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四章 气血上涌-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这是赶人了!王花儿气血上涌,刚要张口。

    “能出什么事儿?真出了事儿,该谁的责任谁负责!”宋氏耳边,传来陌生的严厉女声。

    抬头看时,门口,赫然站着两个面生的人。

    “月娘,你怎么来了!”一真强悍的王花儿,这会儿,比见着亲娘老子还激动。

    “哟,这是?”宋氏听王花儿招呼,心里犯嘀咕,这人是谁?是杨家亲戚,不妙啊,这个都没打发走,又跑来一个。

    “娘,这是杨家二婶!”待月娘和春兰进屋,蒋雄随后上前介绍。

    “是二婶啊!您有心了!”宋氏面上有些挂不住,听她说话,可不是一个好胡弄的。

    “子美是我杨家的大姑奶奶,她生了,我这当婶娘的,自然要过来贺喜一下。昨天大嫂走得急,这才没跟上来,今天才过来,希望亲家别介意。”月娘刚才在房间门口,将宋氏赶王花儿走的话听得个一清二楚,当下就知道,这蒋家的猫腻有点多,语气也就不怎么友善了。

    “哪能啊,快,雄儿,带二婶和你娘去堂屋里休息休息!”介意什么,你们一个不来更好!宋氏悄悄的瞄了一眼床上昏迷的人,她的心里,已经不知道是该祈祷醒来还是永远别醒来了。

    “春兰,去看看,你家大姑奶奶是睡着了?我来了,怎么没见她招呼一下?”有着先前的警醒,月娘没有错过宋氏的那一眼,心里叹了口气,真如四丫头所说,这孩子,真受大罪了。于是,吩咐春兰道。

    “是,太太!”春兰领命上前,不用看,就知道,人是昏迷的,故意大声的喊道:“太太,太太,不好了,大姑奶奶得不醒人事了!”

    “怎么回事?”月娘避开宋氏,大步上前。

    “月娘,我昨天过来到现在,子美就没醒来过!”王花儿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眼泪往外涌,擦都擦不完。

    “大嫂,你是个糊涂的,一天一夜都没醒来,肯定得找郎中啊,哪有生完孩子受这种罪的。”转身,也不理会宋氏:“春兰,去,刚才路过镇上,你也知道吕家医馆的坐堂郎中最好,马上去请他!”

    “是,太太!”春兰应声出门。

    “不用,不用,我们请过郎中!”宋氏见情形不妙,准备阻挡。春兰早已快步走了出去了。

    “你请的郎中在哪儿?我来了这么久,人没见一个,药没有一碗?”王花儿再也忍不住了,自己要去找郎中,却被她牵拌着走不了,而且,还要赶她回去。现在,月娘派人去请,又来阻挡,不用想,都知道,这蒋家,没安好心。

    “这不是一直昏着吗,怎么吃得下药啊!吃了也没用啊!”宋氏狡辩。

    “先不管请没请,请了谁,我这妇道人家,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先前的没见效,咱就再请,直到子美醒过来为止!”月娘摆摆手,阻止了两人的争执。“亲家,子美这孩子,我是看着长大的,身子骨不说多好,但,也不至于生个孩子就成这样了。我想知道,这请的稳婆是谁?”

    想躲的还是躲不了,宋氏心虚不已。

    正因为没请稳婆,偏偏还是一个坐胎,长时间没下来,结果,出来后又大出血,这媳妇,才成了这样。

    “她二婶,你来即是,这房间是恶房,血腥重,要不,我们去堂屋里聊吧!”来则是,郎中是谁,稳婆是谁,你管这么宽干什么?

    “好啊,我说子美怎么会这样,原来是你家连稳婆都没请一个?”王花儿终于反应过来,指着蒋雄破口大骂:“蒋雄啊蒋雄,我把一个好好的人交给你,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你先头那一个会去得那么早,我告诉你,子美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找你拼命不可!”

    “亲家,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生孩子,哪一个请了稳婆?生孩子本就是有命喝鸡汤,无命见阎王的事,就算她有什么,这也是她的命,请什么稳婆啊,哪有那么娇贵!”宋氏见不得儿子受气,理直气壮反驳。

    “我杨家的姑娘,就是这样娇贵!”月娘气不过了,一看到子美的今天,就想到四丫头的明天,真要被人这么糟蹋,她的心都会碎。

    “哟嗬,她二婶,这么说,你杨家姑娘娇贵,就别出嫁啊,嫁了也别生孩子呀,我蒋家,又不坑人不害人,就算是闹到大堂上,也不理亏!”宋氏瘪瘪嘴说道“更何况,生一个丫头,谁稀罕!”

    “丫头怎么啦?丫头还不是你蒋家的种,难不成是我杨家带来了?”王花儿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蒋大嘴啊蒋大嘴,枉自还叫你一声表叔娘,你这娘家都是些什么货色啊。

    宋氏和王花儿,撕破了脸在那儿开吵了。蒋雄红着脸,不知道要劝谁。

    “这是什么情况?你确定是看病人?”吕郎中被春兰带进房间时,看着眼前的场面,问道。

    “是的,请您老帮我家大姑奶奶看看吧,都晕迷了一天一夜了!”春兰见月娘点头,带着人避开两人的战火,来到了床前。

    “大嫂,你听听郎中怎么说!”月娘朝王花儿眨眨眼。

    王花儿安静下来,想要听到郎中的诊断,却见吕郎中摇头不已。

    宋氏心虚,但,吵都吵过了,脸已撕破,大不了,这门亲了结了。

    “我家大姑奶奶怎么样?”春兰心急的问道。

    “失血过多,又引了风寒”吕郎中道:“不过倒是好运保住了这条命!”

    “那怎么一直不见醒来?”王花儿急道。

    “无妨,等会儿,老夫给她扎几针,自然醒来,只是,这人,得好好将养,要不然,子息艰难不说,往后也是药不离口!”

    人活着,是一个药罐,而且,没有生养,这样的媳妇,留着还有什么用?宋氏脸色一下就变了。

    “那烦请先生开个妙方,我们定当照办,好好将养!”月娘心酸不已,连忙开口求药。

    “是啊,先生,您开个药方吧,我随后就去拿药!”蒋雄听了,也是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该听娘的,请一个稳婆,子美也不至于受罪,还要留下病根。

    吕郎中写下药方,交给蒋雄。

    “对了,先生,这副药,多少钱,我好带钱出门?”刚走了两步,蒋雄拿着手上的单子问道。

    “这些药,先吃的是去寒的,后开的是温补的,这后面一张单了的药,要贵一些,大约是二两银子一副,一副药吃三天,得吃上个三五个月才成!”吕郎中正准备施针,见人问药,停手说道。

    “二两?三五个月!”宋氏惊呼!这是要她的老命啊!

    蒋家虽然有些田产,但兄弟没分家,像这样的开支,只能是各房自己掏钱。算算一个月要出去这么多银子,她就心疼,且不说拿不拿得出,关键是,没这样糟蹋银子的。

    “娘,您给点钱,我去拿药!”蒋雄讪讪,回头向宋氏伸手。

    宋氏在怀里摸了半天,掏出碎银丢给蒋雄:“没了,再没了,往后,你自己想法赚钱买药!”

    蒋雄嘴角嚅动,想要说什么,看了看一直冷眼旁观的王花儿和月娘,掉头走了。

    “好了,等一会儿,病人就该醒了,忌讳气急!还有,好好调理,药不能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吕郎中收针,再次交待。这家人,二两银子取药都说没钱了,自己这一趟,怕是白跑了。

    “我去灶房里给热点汤过来!”宋氏见郎中收拾包袱,说完,转身就走了房间门。

    “蒋家,真不要脸!”王花儿咬牙切齿。

    月娘摇头叹息。

    “先生,请帮奴婢过目一下,这些药材,我家大姑奶奶可吃否?”春兰将带过来的补药打开,问着吕郎中。

    “人参,还是上了年头的!呀,还有鹿茸、、、、”吕郎中一一看过,边看,边惊讶,一时说二两银子都拿不出,一时,又有了这么好的补药,这家人,里里外外,透着古怪“要早知道有这些药材,我那后一张单子,都可以不用了!”

    “如此,就多谢先生了!”春兰在月娘的示意下,掏出五两银子,拜谢吕郎中。

    “好,好,姑娘,你就好好的照顾病人吧,忌讳调理得当,老夫包她无碍!”这看诊的钱,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吕郎中高兴不已,背着包袱出了蒋家大门。

    “子美,子美,你醒了?”看春兰送吕郎中出门,月娘摇头蒋家的作为,就听得王花儿惊喜的叫声:“傻孩子,你可吓死娘了!”呜咽声起。

    “娘,子美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子美悠悠睁眼,看着自己的娘亲,眼泪流个不停。

    “大太太、大姑奶奶,刚才郎中才交待,不能气急,你们快别哭了,等会儿,药买回来,吃了药就好了!”春兰看这母子俩泪眼滂沱,连忙劝慰。

    “是啊,大嫂,子美醒来了,是好事,你看你,哭什么?”月娘也出声劝道。

    “子美,子美,这次,多亏了你二婶,你可要好好的谢谢她!”王花儿扯了衣角擦了眼泪,向床上的女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