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二章 毛遂自荐-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恭喜老爷、恭喜三公子!”阿海机灵,立即起身,向杨大年祝贺。

    “恭喜老爷、恭喜三公子!”同为奴仆,春兰和夏雨、阿河都站了起来,阿河不会说话,但也是一脸高兴。

    “好,好,大家都有赏!”杨大年既然能荣升为老爷,这些派头,也要学了会了,大户人家一有喜事不都是赏吗,这会儿,他停了笑,乐呵呵的说道。

    “多谢老爷!”主家有喜,下人同乐!

    杨子千看大家都还比较正常,没有她想象中的疯魔症状,总算放下了心。

    再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虽然夏雨没有卖身契,她却自愿为奴,杨家,从今天起,再不是小农民的杨家了,一个举人,改变了家风门庭,那么,有些规矩,不得不立起来了。不能与时俱进,但,也不能没规矩不是?

    “既然你们跟杨家有缘,特别是阿河,也知道我们家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不是说,有点钱就翘尾巴,在家可以不那么多讲究,但,在外或有外人在时,我希望,杨家的家规不让人嘲笑。”饭后,文氏去陪女儿了。杨家主仆,在杨子千的建议下,在宽大的堂屋里,开了第一次正式的家庭会议。

    坐在上方是杨大年双妇,月娘怀里,还搂着小六。二人听女儿说话,相互看了看,要说大户人家的规矩,他们也只是听说,具体的,还不知道怎么个行事法。

    “我们家是农家出身,在规矩上,还得跟着你们一起学。春兰是洛城孙家的人,自小,这些礼数肯定比我还清楚,不如,让她给大家说说!”杨子千想着,与其教自己凭着电视上学来的一些东西,还不如这个西宋现成的老师。

    “可是,四姑娘,奴婢是在庄上长大的,只会一些粗使奴仆礼数!”被点名,有负重望,春兰有些惶恐。

    “无碍的!就说说那些礼数就行,其他的,我们慢慢来!”又不去参加宫选,范不上还要去找教养嬷嬷什么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学现用也成!

    “是!”春兰施礼,指着坐在最尾的几人道:“首先,在主子面前,奴仆均不能坐!”

    阿河听了就站了起来。阿海和夏雨,也连忙起身。

    “今天不算,站起惯累的,大家坐下好好听吧!”看着下面突然站起的的几人,杨大年忍不住说道。

    规矩就是被这样打乱的,杨子千自嘲的笑笑,一个宽厚的农民,那些条条款款的,他不习惯的还得多是。

    “其次,在主子面前,只能自称奴婢,小的,不得说我什么的,这是对主子的大不敬!”春兰继续说道。

    阿海听了,悄悄的红了脸。

    “还有,在称呼上,老爷、太太;大少爷、大少奶奶、二少爷,三少爷、四小姐、五小姐、六少爷,孙少爷统一这样喊。”

    夏雨无奈的笑笑,落脚杨家,委身为奴,自然,不能再喊月娘为婶子了。看了一眼身侧的阿河,想着,这人都能遵守奴仆的本分,自己还有什么不能的,奴婢就奴婢吧!

    、、、、、、

    春兰一一说来,众人听了个云里雾里,杨子木兄弟几人想着,反正,都是他们当奴仆的礼数,自己就学着当主子吧。

    杨大年和月娘再次对视无语,这大户人家规矩可真多,幸好,自己再穷没有为奴为仆,也没有把儿女卖给人当牛做马;再看着儿大女成人,两人会心的笑了。

    “那个,我说一句,往后,少爷们都这样称呼,我和小五,你们还像以前一样唤作四姑娘,五姑娘吧!”小姐,小姐,杨子千想着现代的带有色彩的称呼,实在不愿接受。

    “是,奴婢(小的)记下了!”春兰夏雨阿海异口同声。

    “我看大户人家的下人都有分工的,咱家,也分一分吧!”看着廖廖无几的几人,杨子千盘算着,是该再添些人手了。

    “阿河喜欢呆在寨子里,往后,就跟着大哥吧!”这人不会说话,带出去,不能与人交流是一件难事,阿河跟着大哥种地,侍弄庄稼不说话也无碍,倒不错。

    阿河点头,看着杨子木微笑,杨子木也看着他点点头。这些年下来,也看得出,他是一个吃得苦的人,做事从不偷奸耍滑,心地纯善。

    “阿海跟着三哥,往后,还得更需要用心!”阿海是老三用惯了的人,人机灵,还有些身手,也学了点生活小技能。

    “是,小的一定会努力!”阿海笑了,自己跟着三少爷,现在的举人,往后,可就是大官。

    “春兰,我现在身边也不需要人伺侯,我看,你暂时跟着太太吧!”有一个大户人家出来的丫头陪着,老娘出门也能得点提点,不至于手脚无束。

    “是,四姑娘!”春兰一直想着自己要跟着的是四姑娘,没想到,却把自己给了太太。好吧,伺侯太太就太太吧,这太太,可不像娘说的那些太太,还别说,看太太的样子,和娘差不多亲呢。

    “我哪用得上要人伺侯,四丫头,让春兰跟着你好些!”女儿大了,身边有个懂事的丫头,她更放心。月娘连连摆手。

    “娘,您就听女儿的吧,过段时间,家里再添几个人,这样,你就轻省些!”老娘要操持这么大家子的饭食,身边还有一个缠人的小六。杨子千算计了一下,一个粗使婆子,一个厨娘,这是最根本的。然后,每人身边一个跟班也是必须的。小六身边,有钱人家是找奶娘,他都断奶了,要一个懂事的丫头或婆子就行了。

    “月娘,你就听四丫头的,她说得不错!”明天开始,家里肯定会热闹起来。先不说罗家王家这些人家的道贺,恐怕,李家,里正这些人,也要来打个照面了,这广源镇,举人可没出两个!当家太太,嗯,身边肯定得有一两个使唤丫头才成。杨大年想到这儿,又有些飘飘然了。咳,不能忘本!连忙又反省!

    “至于夏雨、、、”要怎么安排夏雨,杨子千才真是头疼,这不请自来的人,非主非仆,非宾非。

    “四姑娘,奴婢斗胆,自请去伺侯大少奶奶!”夏雨不等杨子千安排,毛遂自荐。

    是了,阿河在哪,这人,不用安排也是要去哪儿的。只是,她做事的利落程度?杨子千看了看坐在上首的娘,用眼神询问道。

    这些日子,夏雨做事倒也勤快,但,月娘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根本不在杨家,伺侯媳妇做月子?这人打的什么主意,月娘看了看大儿子,木讷老实,怕也不像那种惹花沾草的公子哥,只是、、、、

    见老娘盯了眼大哥,想必,娘是想歪了。杨子千心里发笑,然后道:“大嫂那边,还真缺了人手,你呢,只是个姑娘家,不懂的太多,暂时,就伺侯她的浆洗吧,至于大少奶奶和孙少爷,有邱婶子和娘亲多看顾着点就成!”

    “是!”夏雨在心里哀嚎,四姑娘居然打发她去洗尿布了,好吧,这差事,还是自己上赶着求来的。

    一一安排下来,都有些夜深了。众人散去,杨大年也打着呵欠,准备回屋休息。

    “对了,老三,明天一早,你可得去老房子拜谢夫子,没有他,就没有你的今天!”刚走几步的杨大年,想到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嗯,一早就去!”也是今天回来得太晚,这礼数可不能废,杨子森点头回答。

    “得瑟!”冯老太太一开门,居然看着杨家众人向这边走来。不就是送一个臭丫头过来上学吗,犯得着一大家子一起?

    这杨家,儿子一个接一个的生,这房子屋基好风水肯定被他家破坏了,自己家,居然一个儿子都没有,而且,永远都不可能有了!还有,隔壁那个贱妇,不要脸的嫁了男人,还敢在自己面前显摆,真是气死她了!

    “三哥,举人是什么?是很大的官吗?我以后,也要向你一样考上举人,让爹娘更高兴!”小五稚气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分外响亮。

    “哈哈,五丫头,考举人是男子的事,女孩子可不能去考噢!”杨大年听完,哈哈大笑:“你三哥中了举人,但还没当官呢!”

    不就是中了个举人吗,你自己都说还没当官呢,得意个什么劲!冯老太太恨恨的看了一眼行至门前的众人“嘣”的一声将大门关上。

    “好啊,好啊,青出于蓝胜于蓝!”听闻得意门生考中举人,夫子乐得抚须哈哈大笑。

    “看看老头子,这兴奋劲,比他考中了都还高兴!子森能中,还不是因着他聪明吗”罗氏拉了月娘的手,嗔怪道。

    “罗姐姐,可不能这么说,那些年你是知道的,我们家,连吃个饭都吃不饱,哪能学上知识,要不是夫子,可没有他的今天!”月娘拍了拍罗氏的手道:“现在好了,我们大家都好了!”

    “是啊,都好了!”提起当年,罗氏眼角就湿润了,一手抚摸着肚子:“只盼着,这孩子能顺顺当当的,让他更高兴!”

    “肯定的!”月娘看那边丈夫和儿子女儿与夫子相谈甚欢,回头看着显怀的罗氏道:“隔壁的还天天骂吗?你再苦一段日子,大年说,开了春先修院,到时,你们就搬去河湾,省得受她的闲气!”

    ------题外话------

    昨天又断更了,竹枝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