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一章 喜上眉梢-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老三这算是光宗耀祖了,爹娘当然高兴!”杨子林接过话头,高兴的说。

    “这算什么光宗耀祖,等我中了状元再说!”嘴里包着菜,却依旧含糊不清的急于表达。

    “书,读再多是自己的,功名利禄也不是给别人看的,主要是自己有一个奋斗目标,想着三五年后自己要达到一个什么境界,这才是你要做的!”杨子千递过一串烤鸡翅给他道:“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所谓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你既然有心,那就努力吧!”

    “努力!”杨子林拍了拍小三子的肩膀。

    “嗯!”顺势吞下嘴里菜,杨子森觉得一下就通泰舒畅了。

    “对了,大嫂也该要生了,依我说,明天让邱家婶子一起跟我们回寨子,山高路远的,也别等什么报喜洗三了!”杨子千停下手上的事,若有所思道。

    “那吃过晚饭,我去邱家走一道,问问他们的意思?”杨子林想着,妹妹的安排总是合理的,家里人手少,到时也忙不开。

    “好!”杨子千认为,邱家也不是那种认死规矩的人,若同意最好不过。

    “邱大叔,婶子,你们这是?”天刚亮,春兰就来喊门,说邱家来人了。杨子千连忙梳洗出门,想必是同意一起回去,赶紧去接待。迎接她的就是“咯咯咯”的八只鸡叫,文氏面前,还放着一篮子的鸡蛋。这,果然是给女儿做月子准备的。

    “呵呵,四姑娘别见怪,我们家,也拿不出什么东西,就想着娟儿这月子里要吃,与其你们家拿钱去买,不如就捉了自己家养的去!”邱柱子有些难为情,杨家这门亲家,自己是高攀了,这富贵人家媳妇做月子,肯定不会缺少这鸡和蛋的,但,自己家,要说拿钱也比不过杨家,就拿这些东西吧,至少,是这当父母的一番心意。

    “邱大叔见外了,你们心疼大嫂,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婶子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多,这是全拿走了吧?”杨子千明白,乡下人实在,什么添金添银的不容易,但,捉鸡送蛋是必须的。

    “呵呵,自从听子木说娟儿怀了身子,我就开始养鸡,运气不错,养了十只都长大了,家里还留有两只,给他们爷仨吃!”文氏听杨子千说得在理,由最初的拘束紧张,到此时才松了一口气。

    “婶子跟我们回寨子了,家里邱大叔就要操劳了!”一个调皮的儿子,还有一个小的,幸好是腊月了,邱柱子也不用去庄上忙乎,要不然,杨子千都替他担心搞不定那两个孩子。

    “呵呵,应该的,家里那俩小子快要醒了,我就不送你们了,先回去了!”说起家里,邱柱子还真担心了,连忙告辞回家。

    “婶子这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吧!”杨子千每走一次这山路,就深恶痛绝一次,看春兰扶着文氏走得那么艰难,她就恨不能当一次愚公。

    “是啊,几十年了,就呆在河包县县城这个小地方,方圆十里外都没出去过!”家在城边,和邱柱子算是青梅竹马,就近解决了个人终生大事。所以不放心女儿嫁太远,看看,嫁得远,果然不方便,就走这条山路,都够呛!

    “没关心,我们走慢些!”往次一天半的行程,大不了走上整整两天好了。

    同行的二哥算是手艺人,没气力,光是挑了八只鸡就够他累了;老三更斯文,背了那篮子蛋,杨子千都担心他摔一跤就地卖了,更别指望他挑抬了。就余下一个壮小伙阿海,却背负了众人的包袱。春兰和自己,只属于自保型的,所以,只好委屈文氏长途跋涉了。

    “嗯,我没事!”文氏有些惭愧,以往听老邱说这四姑娘如何如何的能干,没怎么接触还不觉得。今天,就凭她使奴唤婢的小姐走这条山路一不喊累二不喊苦这精神气儿,就不同于别家女子,果然不简单。自己好歹是长年在家操持家务的人,论理,在力气上也不该输给她的。

    春兰也没想到,路还有这样走的?一直以为不是马车就是行船,没想到,四姑娘家居然会在山里住,这真比留她在满堂红上工还累。不过,四姑娘说了,家里有人要生产,自己回家也可以帮衬着,这奴婢就该做好奴婢的本份,绝不能挑三拣四。

    小关庙歇脚,文氏再不挑剔,也忍不住皱眉,当初娟儿也是这样过夜的?可怜的孩子,受罪了!

    天刚亮,又起程,听杨子千说照这样的行程,夜幕时分就能见到女儿了,文氏也就不觉得累。

    “咦,那人好像大公子?”阿海是习武之人,远远的,看着山路的另一端有人走来,惊讶的说。

    “是大哥,他身后还有阿河,奇怪的是,怎么后面还有一个女子?”杨子森书读得多,但,没有像现代的孩子一般早早的成为近视眼,大老远的,他就看得个一清二楚,不解的问道。

    有阿河,不用说,杨子千都能猜到身后的女子是谁了。这夏雨,都不知道用什么烂借口让家人同意她一路同行了。看来,大哥走得这么急,应该是去报喜的,阿河当然是陪同做伴打虎的。不过,虎狼来了,真正能抵挡的得住的,怕只有做农活下过蛮力的大哥才有本事抵挡一阵,阿河其次,那夏雨,就是给虎狼添菜的!噢,不对,听夏雨说跟尼姑庵里的师太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对,肯定是以这个理由同行的。

    有一个女子跟着?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女儿,可是大肚子,那这女子又是谁,不会是?文氏不得不多想,插话道:“那女子是谁?”

    “那女子,是一个叫夏雨的姑娘,会一些拳脚功夫,想必是护送大哥的!”杨子千一听文氏插话不问为什么女婿会出现在这山路上,却独独问一个女子,怕是多想了,连忙解释。

    “噢,这样啊,女子会武,真是稀罕!”文氏讪讪,这四姑娘,真是人精,自己这点小心思,怕是被她看穿了。

    说话间,杨子木也走近了。

    “妹妹”远远的,看到了这一行人,他惊喜的喊道。“呀,娘,您老来了!我正准备去给您们报喜呢!”

    “娟儿生了?”

    “大嫂生了?”

    异口同声问道。

    “昨夜戌时生了,生个七斤八两的胖小子!母子平安!”初为人父,杨子木喜上眉梢。

    “菩萨保佑!”文氏悬着的心,一下就落了地,双手合十,向天而拜。

    “太好了,我当姑姑了!”杨子千兴奋不已,心里,却暗暗替邱娟感叹,老天,在现代,生个孩子,能顺产的可不多,这大嫂,却硬是生个大胖小子,都不知道受了多少罪,真是英雄妈妈啊!

    “娘,您看,这礼数?”杨子木指着自己背上的背着的红布包着的礼物问文氏。

    “行了,行了,我人都来了,这礼数,就代表我收下了,赶紧的,我们快走,我要去看看我的小外孙!”文氏挥挥手,还讲这些虚礼做什么:“你们明年正月里回去拜年时,再去黄家谢媒就行了!”

    报喜的礼,不仅有岳家的,还有媒人家的,这叫封媒脚,以未媒人家也红红旺旺,自己家的可免,那黄家,可不能少了,文氏还是忍不住建议。

    月娘没想到,儿子报喜不到一天时间就回转了,不仅带回了亲家,还带回了儿子女儿。

    所有的寒喧套,此时都用不上了。

    杨子木直接将文氏领进了自己的院子,杨子千尾随了过去。

    “娟儿,你可受苦了?”一进门,文氏就热泪盈眶,生过三个孩子的她,知道这一关有多难熬。

    “娘,娘,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邱娟正闭目养神,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睁眼,就看到了娘亲,激动不已,连忙艰难的起身。“娘,我不苦!只是,我知道娘生我也是有多不容易了!”

    “傻孩子!”文氏扶着她坐下,忍不住点头破泣而笑,生女方知父母恩,真是这样啊!

    “大嫂,你还好吧?”杨子千看邱娟脸色苍白泛黄,有些担心。

    “呀,妹妹也回来了?”邱娟侧眼看到了杨子千一脸担忧,不禁欣慰:“没事,养养就好了!”

    “看我,你没事就好,孩子,好好休息,等你精神气好了,娘再陪你说话!”文氏把女儿扶着躺下:“我看看我的丑外孙呢?”

    床头,小家伙睡得那叫一个香啊,别说外婆来了,就是皇帝老子来了,他也是稳梦周公的。

    “妹妹,大嫂休息了,你快把小侄儿抱出来,我们看看!”杨子森性急,不方便进嫂子的房间,站在门外,大声的喊道。

    “是子森回来了吗?”刚躺下的邱娟问道?说起来,这三小叔子,还是她真正的媒人呢,当初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也就认不到杨家兄弟!

    “是啊,对了,大嫂,三哥中了举人了,我们家,是双喜临门!”杨子千小心的掀开文氏抱着的孩子包袱,看到了那张皱巴巴的小脸,可真丑!

    “好啊,双喜临门!”晚饭桌上,杨子森汇报了自己的成就,杨大年真想放声大笑,反正,在河湾,也没外人听见,果然,他就真笑了。

    “爹没事吧!”范进中举疯了,老爹不会连儿子中举也高兴得发疯了吧?杨子千担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