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二十章 含情脉脉-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二哥,我在学院遇到了徐家大少爷,他们也计划过两天回去,我约好了与他同路!”杨子森拜谢恩师回家,对正在看帐目的杨子林道。

    “也好,大家一起路上有个照应!”想着来时路上那人晕船的样子,杨子林就想笑,要不是妹妹,这段行程下来,那家伙肯定得脱一层皮了。“子森,这帐,我也看不太明白,大抵是赚了些钱,依我看,主事的许婶子珠儿姑娘和厨师每人二两银子,两个小二一两的红包可好?”

    “行,二哥,反正这是小本生意,赚钱不如临江茗满堂红多,相信大家伙儿心里比你我都明亮呢!”杨子森大大咧咧的,妹妹临走前就交待,只要大方向不错,钱帐能对得上,店铺里的事不用去掺言,大小事务都由珠儿处理。他这个甩手掌柜,经手的盈利并不多,每一份汤面净赚几文钱,赚钱犹如针挑沙啊!

    “那好,这两天收拾一下,后天我们就准备启程!”杨子林道:“以妹妹的意思,明年春你再到府城时,可能会置办一些产业,比如庄子之类的,到时侯,银钱上就比现在宽裕了!”

    “论做生意,置办产业上来说,妹妹的眼光,从来就没有错过,我呀,就是再读十年书也赶不上她!”杨子森惭愧不如。

    “呵呵,她说过,我们每一个人会一样就好,就比如大哥,会种庄稼;我会木工;你会读书;说什么术业有专功,我也不懂。但是,我会做好这一行!”杨子林也脸红,只要一想起那个能干的妹妹,他就觉得很骄傲。至少,近十七年来,看到如子千这般聪慧的姑娘少之有少。是了,那唤作珠儿的,却也有妹妹当年的影子。

    “二公子,你找我?”今天,东家兄弟二人要启程回去,大家伙都来了个大早,准备为他们送行。刚进店铺,就听得阿海叫她。

    “嗯,马上我们就走了,这是过年红包的名额,到时,你就在帐上支出即可。”杨子林交给珠儿一个信封:“到年底,你看哪天合适就安排哪天放假,我们走了,就有劳你和婶子多费心了!”

    “谢谢二公子,你放心吧,我们会经心的!”有钱拿,珠儿肯定是要代大家拜谢的。

    “不用谢,不用谢,这都是你们该得的!”突然间觉得自己给的红包好像少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杨子林连忙虚扶一把,正巧姑娘起身,手,触摸到了珠儿的肩膀。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感觉到自己的突兀,杨子林连忙道歉。

    珠儿红着脸摇头,他越说,越感觉此地无银三百两,珠儿都不知道要怎么给他解释她不介意。

    “那我们先走了”看人不说话,杨子林转身准备离开,再回头,又迎上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等我明年再来!”莫名其妙的,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丢下这么一句话,杨子林慌乱的往门外走去。

    店铺众人,因着天亮,要上了,大家就在门口挥手相送。

    杨子林透过众人,看到了站在最后面的那双眼睛,再次默默的向她点头。

    寒冬的码头,冷风凛冽。

    “表妹,让你受苦了!”这码头,还不如河包县的码头,没有茶楼店铺,大家伙等船都站在这儿喝西北风,真是够呛。“都怪家玉不懂事,非要拉着你再跑一趟!”

    “没事的,表哥,我也想跟着去河包县玩,过小年再回府城也不错!”韩芳轻声解释。其实,她并不是像徐家玉一样跳跃不停的人,特别是这寒冷的季节,更愿意窝在绣楼里绣红妆。可是,相比于红妆更重要的是,表哥中了举人,娘亲也同她说了,只要徐家提亲,韩家就会同意。自己不去,怕姨母忘记了之前的承诺。

    “哥哥就只知道心疼表姐,都不心疼我!”徐家玉听得两人对话,搓着冻得发红的双手,委屈说道。

    “家玉!”韩芳喜欢听这样的话,但,姑娘家的矜持让她忍不住出声。

    “行了,行了,两个我都心疼,这府城码头,真没意思!”徐家全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女孩子,责怪起这有限的环境来:“船应该快到了。噢,看,杨家兄弟也来了!”

    “杨家兄弟?”徐家玉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三个少年。土包子的哥哥,也一样是土包子!噢,对了,听说,她三哥和大哥一届考中了举人,是所有应试学子中年龄最小的。这三人,谁是?

    “徐大少爷!”

    “子林,子森!”

    相互见礼寒喧。

    杨子林见他身边有女子,想必是徐家的小姐,这当哥哥的不介绍,自己也不便上前搭话。

    “噢,对了,这是我表妹芳儿,这是小妹家玉!”按惯例,是不用介绍姑娘给他人认识的,但,一路同行七八天,徐家全就向杨家兄弟介绍了。

    韩芳无声的点头算是认识了,徐家玉则比较好奇谁是谁。

    “哥,他们是?”故意无知的问道。

    “家玉,不得无礼,快来见过杨家二公子,三公子!”徐家全抚额,这小妹,怎么跟了表妹好些日子,还是不懂礼数。

    “噢!”徐家玉懒懒的应答,并没见半分动静。不过,杨家老三,她是认识了,是了,这家伙,长得比大哥都不差!

    船行半日,徐家全悲剧的又晕船了。

    这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两个姑娘没有晕船,韩芳带的小丫头也不晕船,可怜的徐家全没有做好行前准备,压根就忘记了有这么一回事,这一下,又脸色发白了。

    “表哥,你喝些热水吧!”船刚在一个小码头停靠,众人下船吃中饭。一进店,韩芳就喊来来热水,亲自倒了端到徐家全手中。

    “表哥,因你有些不舒服,我就喊了这些清淡的菜,你看合适不?”上了菜,韩芳看着桌面,向徐家全解释道。

    “无妨的,你只管喊你们喜欢吃的就行。”徐家全无力应付,不好意思朝杨家兄弟道:“子林,你们要吃什么尽管喊,先说好,这顿饭我做东!”

    听说这儿牛肉好吃,本想喊一盘上桌的杨子林一听是他要管帐,随主便,你们喊什么菜,自己就得吃什么。“这样就好,吃清淡些,在船上不口渴!”看着桌面的几个素菜,突略了老三眼巴巴的双眼,杨子林违心的说道。

    “表哥,现在可好些?要不,晚间船靠岸时我们找家医馆看看?”船上,韩芳问了又问。

    “这表妹,比亲妹妹还关心他!”杨子森调皮的给二哥使着眼色:“二哥,晚间,咱们吃饭住店的费用还是按各付各的吧,要不然,弟弟我的肚子可要闹饥荒了!”

    “呵呵,好,都依你!”杨子林何偿不知道自己家小三香香嘴,那是和双生子妹妹一路货色,走到哪就必须要吃当地的特色食品,要不然,会念叨得你耳朵起茧。看看,中午没吃上,这会儿,就开始喊冤了。

    “表哥,我们去找个医馆看看?”果然,船靠岸,韩芳就开始张罗了。

    自然,徐家一行人去找医馆,杨家兄弟就直接找了栈。说好了,他们先吃饭,不用等到一起。

    “唉,带了女人出门就是麻烦,这晕船,哪用得着上医馆,想当初,我们去府城,妹妹的一斤姜解决了一船人的难题!”杨子森边大吃特吃,还一边摇头叹气。

    “呵呵,徐家大少爷身子金贵,哪像你我这些水里泡大,满山遍野跑着长大的人。再说,有人关心不是好事吗?而且,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这样!”杨子林自然而然的想起,有一个杨子千,还有一个叫珠儿的,就和这韩芳、徐家玉不一样。

    “嗳,二哥,你说,他那表妹,是不是看上他了?”一连吃了好几筷子的肉,杨子林抽了空,凑到哥哥面前小声说道。

    “亏你还是个读书人,怎么也学着背后说人了,何况,这男未婚女未嫁的,只要家长同意,亲上加亲,何尝不好?”杨子林瞪了他一眼道:“你呀,快吃吧,再不吃,阿海可就要把那碗肉吃完了!”

    “阿海,你小子给我留点!”听说吃的没了,杨子森急得连忙看桌面。

    “呵呵,三公子,不够吃的话,阿海再喊!”留什么留,有吃就得吃。阿海知道杨家兄弟在吃食上从不亏待人,嬉笑道。

    “外面再好吃的,都不如咱家的满堂红,妹妹的手艺真好!”船行至河包县,看够了韩芳的含情脉脉和花公鸡般骄傲的徐家玉,杨子森边吃着妹妹亲手翻烤的烧烤,边感叹。

    “三哥,你吃斯文些吧,这样的你,怎么让人相信你是举人老爷啊!”看杨子森狼吞虎咽的样子,杨子千这个熟手都烤不赢,忍不住出声提醒。

    “没事,这不是在自己家里吗,犯不着饿着肚子装斯文。”杨子森满不在乎啃着一串排骨道:“这举人老爷,不是靠嘴说的,是有文书的,对了,我们回寨子里,想着咱家的地从此都不用交捐税,你们说,爹娘会不会高兴的合不拢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