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一十九章 喜出望外-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珠儿觉得,今天的人多,帐怎么算也算不清楚,抬头时,总会有意无意的看到那个人影,直到和娘回家,她都还脸颊发烫。

    “珠儿,怎么啦,可是病了?”回到家,许氏觉得女儿今天神情怪怪的,自己跟她说话,有好几次都没有反应,这孩子,往天可没这样漫不经心过。

    “啊?没啊?”珠儿在娘亲伸手过来摸额头时,猛然清醒过来,避开了许氏的手,连连摇头。

    “让娘看看,脸还发红,怕是有些发热!”许氏固执的摸了一下女儿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觉得没什么异样,疑惑摇头。

    “娘,我真没事,可能今天人太多,有些累,我进屋里躺一会儿,晚些时侯我就起来做晚饭!”珠儿怕娘再追问,连忙躲进了自己的屋子。

    躺在床上,脑海里,总是那个人影在晃动。

    “我这是怎么啦?真不害臊!”珠儿双手抚脸,低声骂自己,索性,拉了被子连头一起蒙了。

    想着那个人看她时的眼神,特别明亮有神,珠儿这颗小心脏,还是“怦怦”跳个不停。老天,自己一定是害了病,咦,害相思病的不是梁山伯吗?怎么轮着自己这祝英台了。不行,自己不能再想了,再说,他可是大户公子,是自己的东家,门不当户不对的,这样想下去,也没意思。

    珠儿咬咬切,在自己的腿上狠狠的捏了两把,直到疼得眼泪汪汪,这才强打着精神出了房间。

    “咦,你不是休息吗,怎么又起来了?”许氏在收拾着家里,看女儿这才一会儿功夫又像换了一个人般神清气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纳闷不已。

    “我休息好了,娘,今晚想做点什么,我来做?”珠儿不好意思的笑笑,自己母女相依为命,何时开始东想西想了,难道就把娘给忘到脑后了吗?

    “随便,我家珠儿做的什么都好吃,娘都喜欢吃!”许氏心里感叹女儿的乖巧懂事,同时,也暗叹自己的无能,让一个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如店小二般的做生意,这样的女儿,谁家愿意娶?这孩子的终生大事,成了她的心病了。

    “二哥,想什么呢?木块,都快被你削成木片了,你还在削?”杨子森看着院中人,暗自观察了好久,实在忍不住了才出口询问。二哥说要再做两根擀面杖,找来的一根木块,被他捏在手中削啊削,削得只留下薄薄的一片了,还没见有什么反应,这哪能做成擀面杖?

    “噢!”杨子林被小三的询问惊醒,一看,哑然失笑,丢下手上的东西,道:“我在想,这珠儿姑娘真能干,看到她,就想起了妹妹那些年在码头卖烧饼的往事!”

    “嗯,妹妹也说,这珠儿姑娘不错,所以才放心的把店铺交给她。这几个月的帐,也做得很细很好,没有一丝差错!”杨子森当然知道珠儿的能干所在。

    “能说会道,又能写会算,还做得一手好饭菜,这样的姑娘可不多!”杨子林由衷的赞叹。

    “是啊”杨子森本想顺着杆子再夸赞几句的,转而看向二哥,人小鬼大的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二哥,不如,让当给我当嫂子吧!”

    当嫂子,大哥已娶妻,那就是给自己当妻子!

    这主意,真好!

    “别瞎说,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亏你还是读书人,看你的书读到哪儿去了,别凭白毁了她的清白!”杨子林心里赞同,脸上却是一本正经。

    “这有什么,让爹娘找人来提亲就是了!”杨子森吐了吐舌头,却满不在乎道。

    “好像什么都懂,怕是你也心急了吧!”杨子林看向老三,笑道“说起来,你和妹妹,明年就十五了,唉,晃眼,都长大了。”

    “二哥,我可不像你们,三年后,我还要上洛城考试,哪来那些闲功夫!”杨子森知道,像他这样的岁数,有些人都成亲了。但,自己是杨家的希望,是杨家的骄傲,要想不再重复那些年的苦难,自己必须努力读书,出人头地。

    “也是,你倒不急,只是妹妹,明年就及笈了,女子再拖不起!”男子无论多大年龄,只要有钱,都能娶上如花般的少女。但,女子年满十八,再翻过二十,可就无人问津了,杨子美就是鲜活的例子。

    “不怕,妹妹这么能干,肯定能找到好的人家!”杨子森咬咬牙道:“明天过后,她的身份,也会有所不同!”

    “中了,中了!”满大街,敲锣打鼓,报喜的人,一拔一拔的涌向各家栈。

    杨子林想要拉着老三去看榜的,但这小子,就是赖在店铺里不动。

    今天店铺里的食太少,珠儿看坐在大门口的兄弟二人,明明很着急,却是一动不动,都不知道,他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恭喜杨老爷,中了第三十名!”过了好久,等得杨子林都快等不下去了,报喜的人终于来了。

    “老三,你中了!”杨子林听了,一下就从坐位上跳了起来,欢呼道。

    “本来就能中!三十名啊?”杨子森摸了摸鼻子,故做淡定的问。

    “阿海,快,赏钱!”看老三那副挨打样,杨子林恨不能揍他一顿,但,到底不敢,现在,他可是举人老爷了。看着来贺喜的人,连忙招呼阿海。

    阿海把昨夜早就准备好的红包,一一分发给报喜恭贺的众人,喜得一个个的眉开颜笑,又是一串串的吉利话不要钱的再奉送了出来。

    “恭喜三公子!”打发完外人,店铺里,许氏、珠儿和厨师小二,一并儿前来给杨子森贺喜。

    “好,大家都辛苦了,人人都有赏!阿海,你接送照顾三公子有功,赏二两银子,其余的,一人一两。”杨子森觉得没什么可喜的,三十名,说不定,徐家那家伙都比自己考得好。对众人的道喜不屑一顾。相反,杨子林却是乐开了怀,大方的掏出银子,一一打赏。

    “二公子真大方,要是三公子中了状元,你是不是赏十两银子一人啊?”阿海接过赏银,讨好卖乖道。

    “借你吉言,三年后,三公子中了状元,在座的众人,一人十两银子,我杨子林说话算话!”都说要讨好彩头,这不就是好彩头,杨子林高兴的接过阿海的话道。

    “好啊,三公子,你一定能中状元,我们的十两银子,就先寄放在二公子你那儿了啊!”厨师乐呵呵的说道。

    “好!三年后,我一定考中状元!”三十名,多没面子,举人的妹妹,到底没有状元的妹妹身份高,不为别的,为了妹妹能嫁个好人家,他杨子森也一定要好好读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杨子林又拿出银银,咐吩阿海采买,大家伙今晚庆祝一番。

    厨师和许氏还有珠儿,各自拿出自己的拿手好戏,煎炸炒蒸煮,丰盛的一大桌子,不分主仆店铺里的众人,欢聚一堂。

    “娘,你偿偿这个,这可是师傅的绝活,是吧,师傅!”珠儿给许氏挟了一筷子菜,还不忘记向厨师拍马屁。

    “呵呵,许嫂子,你看看,珠儿姑娘多孝顺!”厨师乐呵呵的应承。

    “这孩子真是的,又不是在家里,看看,这么多人呢,不知情的,还以为娘有多好吃!”许氏看着碗里的菜,有些不好意思。

    “婶子,您可别这么说,这只能说是珠儿姑娘孝顺您!”杨子林看了一眼珠儿,赞赏道。就这一些细节,可以看出,女子心中有娘,有尊长,这样品行兼修的好姑娘,不多。

    “让二公子见笑了!”许氏受用,只要是赞扬女儿的,就算是让自己的背负好吃的恶名也是愿意的。

    “珠儿姑娘的孝顺,让我想起了那些年,我们在家吃野菜饼,一大家人相互推让,最后,爹娘总要把余下的分给我们兄妹吃。”杨子森悠悠开口,让不知情的众人诧异。

    原来,杨家也曾经苦难过?

    “说起来,我们离家这么久了,眼下,子森也考上举人了,计划着,过几日就该回河包县了!”说起爹娘,杨子林觉得,该回家了,爹娘要知道老三考中了,不知道会乐呵成什么样!

    “好啊,我也想师傅了,要不,明天就走?”阿海一听回河包县,精神为之一振。

    “说风就是雨,哪能这么急!”杨子林瞪了他一眼“我看,三天后回去比较合适,这店铺,就有劳大家伙费心了,明年开春,子森还会来府城学院继续学习。”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经营的!”珠儿点头,要走了吗?唉,走吧,要走的,留也留不住。

    “嗯,我相信你们!”杨子林看了看珠儿,点头。“眼下,快到腊月了,按妹妹的惯例,过年时,从腊月底放假到正月十六,这边不妨也照办吧!”

    说到过年,肯定要说红包。

    “明天,我会看一下帐目,到时,过年的红包,就由珠儿姑娘发分给大家!”杨子林想着,看一下这收支情况,再决定红包的厚薄,本着大家高兴的原则,肯定也得发。

    “谢谢二公子!”有假还有红包拿,大家自然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