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一百八章 独挡一面-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二哥,洛城的事完成了?”杨子森关心的问道。

    “那边的事暂时了结了,倒是你们,怎么会搬来这儿,还有,你考得如何?”杨子林边打量着这个院子,边问道。

    “这是妹妹在洛城回来后安排的。”谈起考试,杨子森胸有成竹:“放心吧,我考得很好,肯定能中!”

    “妹妹常说,不能骄傲自满!”杨子林看他那副气焰,忍不住提醒,这小子,到底年轻,都不知道谦虚是何物。

    “妹妹也说,过份的谦虚等于骄傲!”在外面要遮掩光芒,在自己家里,就犯不着说那些篼圈子的套话了。

    “你呀,还小着呢,往后,去了洛城,你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说学识,单是官职,一个就比一个大,学会稳重,才不会班门弄斧,怡笑大方。”出过远门的杨子林,一路上,看到的,学到的不少,当下,教育着小三子。“远的不说,单就徐家大少爷的稳重,也是你要学习的。对了,他现在还住那边?考得如何?”

    “知道了,二哥,你怎么跟妹妹一样见面就说教?”杨子森说完这话,自己都不好意思,妹妹说教这当哥哥的,偏偏,无论是大哥还是面前的二哥,又或者他,都不敢狡辩。“那徐家大少爷,这会儿,听说搬到他姨母家去住了,听他说考得不错。他邀请我放榜后一起回乡!”

    “他姨母在府城,怎么先前不搬去?”第一次听说徐家的亲戚在府城,杨子林有些诧异。

    “听他意思,他姨母是韩家,在府城算是上是官宦人家,先前要避嫌吧,再则,听说他妹妹也来了,考后才搬去了。”就算自己有这样的亲戚,学习期间,也是不愿意去的。杨子森解释着。

    “二公子,三公子,开饭了!”阿海端了满满的两大碗水饺进来,打断了兄弟二人的谈话。

    “呵呵,阿海啊,你手艺越来越好,闻起来,都有妹妹做的香味了!”长久未吃,杨子林接过碗,就赞扬道。

    “二公子,阿海不敢居功,这是珠儿姑娘煮的!”阿海连忙解释“你走了远路,肯定饿了,先吃饭,吃了休息一会儿再去沐浴吧”珠儿姑娘说时间紧,干脆就做了现成的水饺先填填肚子。

    “呀,怎么好麻烦她。对了,我还忘记向她道谢了!”杨子林有些不好意思,别人好心带路,至少,到达目的地了,也该说一声谢的。看看,谢谢没说,还让人操持吃食。远行前,接过了她手中的热络的饺子,归来后,又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饺,这感觉,像家人的关心,暖暖的。“不行,我得去亲口说一声谢谢才行!”说完,杨子林朝前店急走。

    “二公子,珠儿姑娘煮好就走了!”阿海跟上前来道。

    “这天色已晚,她一个姑娘家走这么远的路,快,阿海,快跟着去送送,直到送回家!”人走了,天已晚,杨子林想着,这姑娘,和妹妹一般的年龄,他不放心的安排道。

    “是,二公子,我这就去!”阿海应答,人已闪出了门外。

    吃过水饺,兄弟二人又闲谈了一阵,杨子林沐浴后,疲倦战胜了兴奋,倒床就呼呼大睡。

    “二号桌三两水饺”

    “好,二两牛肉面,请稍等!”

    “五号桌杂酱面三两!”

    、、、、、、

    杨子林在这一一阵清脆的女吆喝声是醒来,想着这年月,店小二是女子的倒少,听声音这姑娘年岁不大,却如妹妹一般能干,独挡一面,店家真是好福气。

    越听,越觉得声音熟悉,这,不是许氏那唤作珠儿姑娘的在说话吗?

    杨子林翻身起床,悄悄站在后院门看向外面。

    店面人来人往,店小二端着热气腾腾的汤面穿梭,那珠儿姑娘正站在柜台里面一边大声吆喝,一边还不停的给人结算银两。

    这姑娘,真不输给妹妹!

    “二公子,这么早就起了?”阿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旁边,问着杨子林。

    “是啊,听珠儿姑娘的吆喝声就醒了,她们生意还不错!”杨子林笑道。

    “我们生意一直很好,只是今天更忙。二公子,你和三公子要吃什么,告诉厨房一声让他们给你煮,我去帮忙了!”阿海看了眼杨子森的房间,这三公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起床,反正,明天才放榜,今天让他高枕无忧睡睡懒觉也行。

    阿海说完,自己就进了店堂,帮忙收拾碗筷,招呼人,端汤面,做起来,得心应手,似乎这项工作做了很久很熟练一般。

    “二哥,你饿了啊?”杨子森揉着双眼,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那儿打望的杨子林问道。

    “没有!”杨子林回身道:“阿海经常帮珠儿姑娘?”

    “嗯,差不多,反正,我每天吃了早饭他送我去学院,回来就要帮忙跑堂,要不然,人手不够,他们忙不过来!”杨子森打着呵欠,毫不在意的说。

    “这?”杨子林搞糊涂了,这阿海,至少是杨家的下人,怎么帮忙还做得这么尽职尽责了“这到底是谁的铺子?”

    “哈哈哈,二哥,你居然不知道这是我们开的店吗?妹妹回河包县前开的,让许婶子和珠儿姑娘照应,我每个月只需要核对一下账目就行了。小本生意,赚的钱不多,但,足够我在府城的花销了!”杨子森得意指了指店面道:“因为这店铺后面有小院子,我和阿海就搬来了,许婶子的房子就还给她们母女住了!”

    “原来如此!”杨子林恍然大悟。

    “对了,老三,你怎么不去帮忙,你看,今天的人真多,他们都忙不过来了!”杨子林看着兄弟一副慵懒的样子,忍不住责怪道。

    “不是说君子远厨庖吗?”杨子森小声嘀咕。

    “你呀,懒就是懒,还找借口,我们是谁,我们是李家寨子出来的杨家人,妹妹说过,不能拘泥于形式。且不说帮忙招呼人,就是下地种庄稼,你这秀才老爷,未来的举人老爷,一旦回李家寨子,也是应该做的!”杨子林逮着小三子就是一顿好的教训。说完,也不管他接不接受,自己挽了衣袖进了店堂帮忙收拾。

    “好吧!”老二都动手了,老三就没有理由袖手旁观,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帮忙。

    “哟,子森,还得劳你动手了!”

    “哈哈,子森,没想到,你都要帮忙做这些事?”

    “就是,就是,来你家吃个早饭,还能享受你亲自服伺,这银两花得可真值!”

    “就是,就是,明天就放榜了,说不定,子森明天就是举人老爷了,这举人老爷端的面汤,比往常更香!”

    “好啊,我也来一碗,要举人老爷给亲自端来哟!”

    “你呀,明天可就不敢喊他端汤上菜了!”

    “哈哈,就是,就是、、、、”

    杨子森没想到,自己一进店堂,引来好些同窗的打趣。

    一阵阵喧嚣,早餐高峰期总算过了,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珠儿姑娘,这店铺天天都这样忙吗?”作为东家,杨子林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情况,该添人手就得添,可别把大家伙儿给累坏了。

    “噢,没有,估计是明天要放榜的,好些学子想着放榜离开府城前再来吃两顿,你看,今天是以三公子的同窗居多!”珠儿听得招呼,结算的她抬头看到那个木匠,噢,是二公子,正在擦拭桌子,连忙解释道。

    “这样啊!”偶然就不足为奇,杨子林看了店堂人手配置,妹妹安排得也比较合理了,他索性就不再去给添乱了。

    “二公子,这些事儿,你别做了,我们做就行了!”珠儿想着,他好歹是东家,忙向旁边的小二使了眼色,让他接过抹布换下二公子。

    “没事,我们闲着也是闲着,三两下做完了,大家都好早点休息,对了,中午还营业吗?”杨子林没有理会小二,自顾自的做着手中的事,边问道。

    “四姑娘交待,卖早上和中午,但,中午吃这样便餐的人少,有钱人家,都喜欢上酒楼吃荤食了!”珠儿想,要是中午生意也这么好的话,自己早就做主招人了。

    这二公子,问东问西的,难道还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人?看不出,木匠也有不木的时候!噢,对了,今天,还有那秀才三公子居然都亲自上阵了,这杨家兄弟,还真是个个都奇怪。

    “个个月的帐目我都交给三公子了,您可以过目!”这东家多了也不好,不仅要对三公子负责,这二公子来了,还得主动提出让他查账,往后,四姑娘来了,也得这么说。

    “姑娘多虑了,子森看过就行了,我对这些也不在行,我呀,只知道,什么木材合适做什么家俱!”杨子林自我解嘲的笑道。

    “噗嗤!”珠儿忍不住笑出了声,抬头说道“二公子说话真逗!”

    逗吗?我只是实话,杨子林听得笑声,看向柜头里娇笑的姑娘,心里说道。

    四目相望,瞬间,双双慌乱的转移,珠儿脸上,一抹红晕飞过。杨子林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