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一百七章 梦寐以求-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船远行,上面承载着了徐夫人的希望。

    如果不是因着儿子争气,韩家未必会答应这门亲事。多年前提起过,妹妹的意思是婚事上,由其老爷作主。也只因着考了秀才功名,且孩子长得清秀英俊,在学识上日益显影出不凡,上次提出亲上加亲,妹妹这才点头同意的。

    让儿子和女儿都搭上官宦人家的大船,是徐夫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子凭借自己的本事,将与府城韩家联姻;而女儿,一是跟着韩芳进入上流闺密圈中混个脸熟,二来,也要靠着儿子未来的官途顺畅,方能达到她的心愿。

    府城,多好的地方,虽然比洛城差了点,但,比河包县,强了十倍百倍。

    “呵呵,洛城是好,但,到底所聚的珍贵木材都来自全国各地。眼下,也就只有这些了!”孙浩看着堆成堆的成品,还有眼前少年的成熟稳重,这样的速度,让他都惊叹。

    “既然木料已用完,依晚辈看,索性就停工吧,我想,这各地府试快要开考了,如果我路上加紧一些的话,还能在放榜前回到府城,到时,也好和弟弟一起回河包县!”孙老爷要走高档路线,每一张桌子都要雕花,自己不擅长这些工艺,但,能做的,都做好了。杨子林觉得自己留在洛城意义不大。

    “既然你有这方便的打算,那我也不便留你!”义兄父子已出征,前方战事未知。临走前,他交待了年前将东西以林家的名义送进去,那自己这一批货,在正月完结时出售为最佳。以雕花师傅的进度来看,差不多能刚好赶上。“当初,我和令妹谈好分成方式,眼下,还没出货,具体收入还不明了。这儿,先给你两千两银票,等货售完,我再差人给你们送红利!”

    “如此,就多谢孙老爷了!”杨子林收好银票,想着妹妹的叮嘱,于是对孙浩说:“妹妹曾说希望在洛城也能有一个像老爷这样的庄子,这往后的红利,无论多少,想烦请孙老爷操心一下,就将银子购置成妹妹名下的庄子即可,或许,三年后,小弟会上洛城赶考,也有个落脚之地!”

    “好,这主意好!”孙浩眯了眯眼,杨子千那小姑娘,当真是个会算计的,购置庄子,走一路置办一路的产业,最是稳妥不过了。

    “那就有劳孙老爷费心了,就以银两办事即可!”多就多买,少就少买,这红利都还没出来,先预付了两千两,想必,用来购置庄子的银子应该不比两千两少吧。唉,也是在洛城,要在河包县,两千两的庄子,怕要覆盖好几个村寨子了。

    “好,只是,你这一路去府城,需要老夫派人护送?”主动提出送杨子千,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不送杨子林,却又于心不忍。

    “呵呵,谢谢孙老爷了,子林是男子,明日跟着远行的商队即可,就不必麻烦了!”杨子林致谢。

    “如此,老夫祝你一路顺风,待洛城需要再次动工时,自会派人通知你们!”孙浩有急事,这边的事一谈妥,立即就离开了庄子。

    “杨二公子要走了?”

    “唉,真舍不得他走,这几个月下来,我都会这些工艺了,还指望着学了能挣点钱糊工呢!”

    “是啊,没想到,这么快就完工了!”

    “呵呵,各位,感谢你们几个月的辛苦付出。孙老爷说,往后再开工时再通知我,到时,还希望各位能回来一起并肩努力。”杨子林拿出一百两银票交给身边一人道:“这是一百两,阿牛,你去兑换了,大家伙分了,当是我请众位喝酒!”

    一百两,算上雕花师傅,每人也能分十两还有余,众人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杨公子走了,还赏我们酒钱,我看,兄弟们,这钱,我们一人分十两都还有余,不如,就借花献佛,将这余下的钱置办酒菜,今晚为杨公子践行!”阿牛是个头脑灵活的人,当下提议。

    “好啊,我们大家今晚乐呵一下!”众人一听,欢呼四起。

    杨子林还来不及阻止,这几个年轻人就四下里分散开了,打酒买肉,各自出发。

    夜幕里,众人吃得红光满面,谈过去,谈未来,兴奋不已。

    “杨公子,要不因着庄上还有妻儿老小,阿牛都想自请跟着你混了!”阿牛喝得有些高了,红着眼睛说。

    “呵呵,承蒙你看得上!”杨子林看了看阿牛,心生一计,这阿牛,在这批人里,最是灵活不过的,如果:“阿牛,如果,你真愿意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以,预计年后,孙老爷会帮我置办一处庄子,你要愿意,我留下书信一封,到时,这个庄子由你帮忙看顾!”

    跟谁不是跟,孙家家大业大,自己这小小奴仆,多如牛毛,少一个不少。由一个普通庄户人家,一跃而为庄头,且,是这个待人和蔼的杨二公子的庄子,这不是在做梦吧。喝多了,阿牛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痛清晰的传来,看着杨子林盯着他的眼睛,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阿牛,好好干,我相信你!”次日送行,众人送出了庄子,唯有阿牛,还送得得老远,杨子林叮嘱道。

    “谢谢公子,阿牛一家,必对杨家忠心耿耿!”阿牛捏着手中的书信,发誓表白。公子说了,待孙老爷派人前来出货,就将书信递交上去,自己一家,可能就会改姓杨家奴仆了。

    “小哥,你看,这天快黑了,我们刚能进城。你呀,别着急,听人说,这府试放榜,还有两天呢。”商队领头的姓谢,一路上,对杨子林很是照顾。知道他着急着弟弟的事,劝说道。

    “呵呵,多谢谢师傅了,这路上,有劳您费心了!”杨子林看着府城城门,高兴的道谢。

    “不用谢,你我有缘,往后,要去天南地北的,来府成东门找我即可,老谢头都带你走!”谢师傅爽朗大笑,挥手分别。

    “阿海,阿海!”推开房门,杨子林朝着小院大喊。

    “谁呀?”珠儿听得门响,快速出来,这来人,太没礼貌了,哪有不请自进的。

    夜幕时分,天泛昏,但,人还能看得清。这,不是那个木匠吗?噢,不,不对,是杨家老二,唉,也不对,好歹,自己现在是杨家的帮工,得唤他“二公子”。

    “呀,是二公子,你找阿海?”珠儿回过神,出声招呼。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和妹妹走了,老三和房东母女关系却融洽了?这个时辰了,她怎么还在小院子里?

    “嗯,那个,老三和阿海呢?你是来帮他们做晚饭的?”老三也太不像话了,当真考过了,就放纵了,这夜幕时分了,还在外面晃荡不成?要在家,听了自己的声音,早该出来了。

    “噢,我马上带你去找他们!”珠儿朝屋里喊道:“娘,杨家二公子回来了,我带他去店上了啊!”

    “好,你回来时,路上小心点!”许氏正在清点手上的银钱,这几个月母女俩的月银,加起来,比她这辈子所用的钱都多,要是她爹在世时有这些钱,也不至于无钱拿药,久病不治了。唉,造化弄人啊。

    “二公子,请随我来!”珠儿闪身,出了门在前面带路。杨子林更是纳闷,难不成,这许氏母女反悔了,将房屋收回去了,那老三和阿海住哪儿了?

    “阿海”拐过几道弯,到一个铺子门前,珠儿敲着虚掩的房门喊道。

    “珠儿姑娘,你怎么这会儿来了,可是钱帐对不上?”阿海应声而出,问道。

    “你个多嘴的,本姑娘的钱帐何时对不上了?真要对不上,肯定是你故意捣乱!”珠儿笑骂道。“你看,谁来了!”闪身,让出了身后的人。

    “二公子?三公子,二公子回来了!”阿海一看,兴奋高呼。

    “二哥,二哥,你回来了?”杨子森一听,远远的从后院跳跃出来。

    “小三,你都快成举人老爷了,能不能稳重些,这样蹦蹦跳跳的,小心摔了跤!”杨子林一看里屋出来的小子,顿时将所有疑惑丢到了脑后,责怪道。

    “二哥,没事,考试后,我就和阿海一起练武呢,你看,我能跳很高呢!”杨子森一把拽住自己的哥哥,亲热拉着他。

    “你呀、、、、、”兄弟二人,絮絮叨叨就往后院走。

    “有兄弟姐妹真好!”珠儿眼红的看了一眼两个背影,羡慕道。

    “珠儿,天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阿海何尝不羡慕杨家兄弟情深,从小被买来买去的,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也心酸。

    “不用了,二公子刚回来,你快去给他烧水沐浴,还要多做一个人的晚饭。”珠儿本想转身就回去了,后想着,这两小子,照顾一个远归的人,怕有些手忙脚乱:“算了,你去烧水,我来做饭!”挽了衣袖就进屋,熟练的操持着三人的饭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