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一百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微盘

    “爹,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女子婚嫁,历来都是娘亲和女儿谈,今天杨大年却操心起这些事了。杨子千觉得怪怪的,这木头老爹,也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唉,女大不中留啊”杨大年回首,看着杨子千,那个瘦弱的孩子晃眼间长成窈窕少女了,这么聪明孝顺能干的女儿送到别人家,还怕他们嫌弃,难怪人人都不想生女!

    “爹,只要你和娘不嫌弃我,我就留在咱们杨家,我才不出门子呢?”杨子千撒娇卖萌道。

    “净胡说!”老姑娘是家家都忌讳的,背地里,得多少人戳脊梁骨,连带着,下面的儿女婚事都会成难题。

    “爹放心吧,我们兄弟几人都会给妹妹撑腰的,肯定不会让人欺负了去!”杨子木想着,别说吃亏,要是受了点气,哥几个都会打上门去讨个说法。

    “那就看你们兄弟的本事了!”杨大年想着,如果老三也能考个举人,又或者,当的官比徐家全更大,那他多多少少还有些忌惮,如此,四丫头还真不会受气了。

    “爹,你看,我大哥多能干,这地里的庄稼,就是放在寨子里比,也没人有他种出来的好!”杨子千看着一片金灿灿的稻田,由衷的赞叹道。

    “呵呵,这呀,是地今年才第一次种,抢生,所以谷子才长得好!”杨子木老实,憨厚的笑道。

    “是啊,今年,还真是一个丰收年”秋收,是一年的希望,从他记事起,就没看到有这么好的谷子过,更何况,那是自家的,这里是十来亩地,寨子里还要十多亩,想想,粮满仓的事居然发生在自己家,多么的不可思议。别说粮,就银子,白花花的银子,四丫头拿回来的也不少,每个月修房的帮工准时结了帐都还有余,自己家,当真成了大户了。

    “这秋收,怕要请人了!”虽然正月里杨子林在家又折腾了一个拌桶出来,两个拌桶打三十多亩在,这人上,只靠家三四个劳力,再加上罗虎王三,也是不够的。杨子千想着,多请些人,几天时间把谷子打了,秋收是要抢天气的,运气不好,迟一天收,前后结果都相异的。

    “要不,就让修房子那二三十人都停工,先帮忙打谷子,工钱照开!”杨子木这个农业专家,显然更知道抢收的重要,提议道。

    “行,我明天就给大家伙说说,愿意来帮忙的,后天就动工打,这谷子打完了,晒干了入了仓,我这心里才踏实!”杨大年是被那些年沙田的事烙上了心理阴影,一日不收回家,他担心着十二个时辰。

    “人少好过年,人多好种田,你们看看杨家,当真是这个理!”

    “啧啧,现在,寨子里,谁敢和杨家比啊,那会儿,李老爷家的几个长年,也没杨家现在那些势头!”

    “肯定的嘛,长年做事,就是拖拖拉拉的做,要不然,东家会说你无事可做,白花钱请了你呢。这杨家,工钱开得足,人就卖力!”

    “要是我没佃这三亩地,这会儿,我都想去挣工钱去了!”

    “唉,佃这地种起也没多大意思,你看,交了租子,能余下多少啊?”

    “就是啊,你看罗虎和王三,他们两家没佃地,日子却过得比你我都自在,钱也挣了,耍也耍了!”

    “嗯,我听说,郑和尚家佃的地明年到期了也不佃了,他也学罗虎他们”

    “不知道,杨老二家还要不要招长年什么的,干脆,我的佃期到了也懒得再续了!”

    “来看吧,我反正还有一两年时间才到呢!”

    杨家的丰收,喜悦了好些家人。帮工嬉笑颜开,巴不得杨家天天打谷子。

    罗家和王家,依旧以粮抵工钱,大挑小挑的谷子往自家里挑。直看得那些交了租子没余下几箩的人眼红。

    “子禾,姐姐问你,阿河是你家亲戚吗?”夏雨这些时日天天接送小五,这天,突然问道。

    小五丫歪着头想了想,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

    这,到底是还是不是呢?夏雨迷胡了。

    “我也不知道是与不是。反正,每次娘给哥哥们做新衣服,就会给阿河做一套;但是,阿河应该比我们都大,但谁也没叫他哥哥,全都叫阿河!”就这个问题,还是跟着夫子一起学习,说是老幼尊卑要遵守礼仪,对比自己年长者不可直呼姓名。她想着自家那些亲戚,这个婶那个叔,不是姐就是哥,偏偏阿河是个例外,而且,还没人说她不懂礼貌。

    见小姑娘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前面就快到夫子家了,夏雨只好住嘴。

    “夫子,婶子,四姑娘让阿河舂了新米,让给您拿了些过来,杨婶子说婶子您口味变了,这新米煮的饭更香,能多吃一些!”夏雨提了一提篼的米,左手牵着小五进了屋。

    “呵呵,你杨婶子想得可真周到,这谷子才晒干吧,真是难为她了!”罗氏接过米,高兴的笑了。

    小五给罗氏见过礼,规规矩矩的跟着夫子学识字写字去了。

    罗氏放好米,在屋里拿出衣服,准备洗。

    “婶子,我来吧!”夏雨见状,连忙上前帮忙。

    “不用,不用,就两件薄衣服,也不脏,就洗洗汗气,我能洗!”罗氏虽说是老蚌怀珠,但,丈着这几年在河包县里将养得好,身子还不错,反应居然没有邱娟那么强烈。

    “没事,我来洗,在庵里,我就常给师太洗衣服的!”夏雨一把抢过衣服,让罗氏坐在旁边休息,她就舀水动手搓起来。

    “唉,没想到,我现在能这么享福!”罗氏看夏雨这孩子这么机敏,很是喜爱。

    “呵呵,婶子,你和杨婶子都是有福的。可惜了,我娘去得早,要不然,也该享福了!”夏雨停下手上的活,伤感的说。

    “傻孩子,她去了这些年了,你也就别再伤心了。现在,你就把这儿当你的家,无论是我也好,还是你杨婶子也好,都会把你当亲闺女般的疼你的。”罗氏看夏雨又在想伤心事了,开导道。

    “嗯,谢谢婶!”夏雨回过神,朝着罗氏羞涩的笑道“杨婶子没把我当外人!”

    “月娘啊,是个菩萨心肠。当年,自家都穷,四丫头带回阿河,她不仅没责怪四丫头不说,还把阿河当儿子一般看待,吃穿上都和那哥几个一样!”罗氏想起那些年的杨家、月娘的为人处事,感叹道。

    “阿河?他不是杨婶子家的亲戚吗?”夏雨很高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三两句下来,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阿河啊!”罗氏苦笑道:“说起来话长,他呀,也是杨家收留的一个人。那孩子,更可怜,是个哑巴,被人打得遍身没有一处好肉,是四丫头看不下去了,花了三两银子给买回来了。说是买的下人,可这些年,真没把他当下人看待过!”

    “这样啊!”老天,三两银子买回来的哑巴,这人,真的是少主说的那位吗?那位不是说身边有暗卫吗,怎么还要受这些罪?而且,当真是哑巴“阿河的哑疾,是先天的还是后来才哑 的?”

    “这事儿,我们就都不知道了。反正,那孩子,从来不吭一声,都没见他笑过,伤心开心什么的,似乎都与他无关。永远是那副样子,不过,杨家无论是小五还是小六,都喜欢跟着他,很有孩子缘!”听月娘说,小六认人认得紧,偏偏要阿河抱。

    “他真可怜!”夏雨听了,面色悲戚。心里,却想着,少主会不会搞错了,自己千辛万苦折腾了这么多才住进了杨家,不会说话的阿河,真的就是自己要保护的对象吗?

    他不会说话,却会种地,会带孩子,会做很多庄户人家做的事,甚至,比自己这个特殊营队里训练出来的人会的还多。这样的他,真的是那一位吗?而且,自己能感觉得到,他的身边,却没有隐藏的某种力量,要么,暗卫根本就不在他身边;要么,那暗卫的武功,远远在自己之上,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那是一种至高的境界,当今武林,达到这种能力的人,廖廖无几。

    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少主口令,没有他的命令,自己不得擅自离开。不管是与不是,自己是要在杨家呆上一段时间了。

    不过,杨家真的很好,很有家的感觉。

    自己是从小没了娘,但,不是没爹,爹是谁,爹就是营队里的首领,从小就被灌输,要忠于林家,忠于主子,在营队里严格训练,几乎让人忘记了自己的女儿身,更别说家的感觉。

    普通人家,爹疼娘爱,有兄弟姐妹,喜怒哀乐,多么的有趣!

    这次任务,与其像爹说的那样是考验,不如说是体验,让她体验了当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笨拙的学着做家务做农活,也没人嫌弃她做得不好,每每自己都觉得尴尬的时候,就以庵里人少,自己会得不多也就塞搪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