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一十章 寸步难行-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小说

    天气一天天炎热,按说,农家人都快打谷子了吧,罗氏觉得自己这些年在县里都变得懒散了,看看日头还挂在半山腰,自己就开始打瞌睡了。这人啊,就是贱皮子,那时候当牛做马,人忙得像个螺陀,精神却好得很;这会儿,自己挂着师母的名,孩子们都争先恐后的帮忙做事,轮得到自己做的越发减少,精神气却越来越差。这一前一后对比,罗氏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活该累才好!听四姑娘说,三天后,就回寨子,这回寨子,估计着,就要开始忙了,或许,到时,也就有精神了!

    庄子上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了,杨子千回顾一下临江茗和满堂红,好像也没什么操心的。二妞和玲儿的搭配相当绝妙;杨子强这个采购尽职尽责;大妞掌勺半点不用担心;有大丁子坐镇,在河包县,也没人敢来掀浪子。不错,这一行人,已经可以放单飞了,她完全能够做耍手掌柜,只需要牵口袋收钱就行了。

    原本纠结的洛城那一行人,某天来告诉她,说有急事先回去了。回去好啊,在外多不方便。既然你们回去了,我也该回家看看爹娘了!杨子千舒心的盘算着回家的计划,现在名义上有好几处产业有了,关键问题该是回寨子建设自己的根据地了。

    河包县也没什么新闻,就那烟花之地来了两个花魅争香斗艳,再则就是某个要强的女孩子偷跑出来被打个半死什么的。

    没有价值,现代的娱乐圈还炒作不断呢。谁真谁假,一团乱麻。所以,对街头巷尾这类传言,杨子千瘪瘪嘴,谁知道这是不是那花楼老鸨子折腾出来吸引人眼球的事。

    杨子千和夫子夫妇准备回寨子,大丁子义不容辞的要护送。

    送到过了山庄,没有狼出没,他再回来守门店也不迟。

    一路上,罗氏被夫子搀扶着行走。

    大丁子在身后,看着这半路岳父还真是心疼丈母娘,边走边想,回去一定要好好给大妞现场演示一下,这文人,在女人面前,也是一个伟丈夫。

    前面,就是小关庙了,这一段路,也是豺狼出没的地方。

    大丁子才不在乎,一条两条他嫌少,山庄的暗号他也懂,一群狼都能解决。再说,这还没到夜幕,险情更少。

    杨子千走在最前面,现代没考上大学,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没有戴眼镜,虽然不是1。5的眼睛,但不近视。在西宋,本尊的眼神更好,黄昏的山路,林荫昏黑,但不妨碍她看得清一百米开外的前路。

    那是什么?

    树荫下路中央,有一团黑黑的东西。

    杨子千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大丁子,快看,前面是什么?”拦路的是虎,难不成,遇上了?幸好有保镖!

    大丁子闻言,连忙让这三人停下,他上前去探个究竟。

    “四姑娘,你快来!”大丁子人刚闪到黑影边,就连忙招呼。

    世上还有有这样的保镖?遇到危险唤主子快去?

    不对,大丁子好歹是绿林英雄出身,男子汉大丈夫,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出息。

    杨子千跑步上前。

    “是一个姑娘昏倒了,你扶她坐起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山庄请人来给她看!”大丁子想着男女授受不清,这才向杨子千求助。

    只要人还活着,杨子千就不怕。

    谁家姑娘这么悲剧,倒在了这条人迹罕至、豺狼出没的山路之中。

    咦,还挺漂亮,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挂得东一缕西一块,脸上、手上,小腿上,处处都有磕碰擦挂,全身*的地方,斑斑血迹,可见,能来到这儿,还是她一路奔波过来的,杨子千自己没缠脚,最先看的就是这姑娘的脚,难怪能跑山路,也是一个大脚。

    “姑娘,姑娘,你醒醒,醒醒!”杨子千将人扶起,狠狠心,掐着她的人中,边呼唤着。

    “水,水、、、、”悠悠回转,小猫般声响。

    大丁子连忙从背上的背篼里取出水罐,倒了一碗递给杨子千。

    杨子千小心的送到她的嘴边,喂她喝了两口,见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对面的大丁子,浑身打颤。

    “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杨子千想着,人的长相决定一切,虽然说这绿林好汉早就改邪归正了,普通女孩子见了他,依旧胆怯。

    女子这才注意到扶着自己的杨子千,感激的眼神,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

    “姑娘,别怕,告诉我,你是谁,怎么会晕倒在这儿?”杨子千四下张望,觉得,最大可能是这姑娘被这山寨的土匪给抢回来,自己逃跑出来的。于是,看大丁子的眼神也就不再那么友善了,还有几分鄙夷,狗改不了吃屎,走了一个大丁子,还有百八十个大丁子,都不知道,抢了多少类似大妞和这姑娘一般的人回去了。

    怎么可能?大丁子接收到杨子千的目光时,心里就否认了。

    寨子里的人,真的比正人君子还君子,自己这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让四姑娘对山寨的人都生出了怨恨。真要抢了人,更不可能让她晕在了离山庄不远的这条路上,你也太小看兄弟们的本事了吧!

    “四姑娘,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大丁子急急辩护,人虽不在山庄,但心永远是山庄的,可不能容人抵毁。

    “姑娘,你是好人,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怀中的女子,突然调转身,朝杨子千不停的磕头求救。

    “可是,你总得告诉我是什么事,我要怎么样才能救你呀!”杨子千连忙阻止。

    “姑娘”女子开口,泪流满面“我不知道这是哪儿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回去了!”

    “这儿是河包县,你要回家是吧,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家在哪儿,有多远?好,过些时日,找个商队什么的,让他们照顾着你回去就行了! ”这古代的女子真可怜,离了家兄父母,寸步难行。

    “我家在杉板桥,我也不知道有多远。一个月前,我上街时,被人拖上了马车,然后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和七八个女子一起,被关在一个院子里。来了一个妖艳的女人,拿了棍子,天天教我们礼仪规矩和、、、、”女子说到这儿,看了大丁子一眼,然后,红着脸,不再说话。

    “那后来呢?”杨子千知道,这女子,八成是遇上人贩子了。唉,这勾当,朝朝代代都有,哪怕是现代,也有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这些人呢!

    “后来,我们又被拖上马车,碾碾转转,不知道走了多远,只知道,一路上,马车上的女子下去的就没有回来,最后,我被送到了这儿的什么楼”女子后怕不已。

    “又来了一个女人,说是我娘把我卖给她了,要我听她的话,以后保证能吃香喝辣”女子惊恐不已“姑娘,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没了娘,所以,她说的肯定都是假话。我看她们那些女人,净做些丢人现脸的事,这才知道,我是被人卖进了楼子里了。”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杨子千疑惑了,打手云集的青楼,还能跑出一个弱女子不成?

    “我从小没娘,爹也不管我。我就在家附近的尼姑庵师太的照拂下长大,跟着师太学了一点拳脚功夫。”女子咬牙继续说道:“当知道被卖进楼子时,我就想方设法的要逃走。可是,我连上个茅房都有人跟着。那天晚上,老鸨子要我接待一个人,我将那人打昏,剥了他的外衣穿了,打扮一番出了门。可是,刚出楼子大门不久,就听到里面的惊呼,我知道坏事了,跋腿就跑,后面,有好几个大汉一直追,一直追、、、、、”

    慌不择路,她就逃进了这条山路?难道,那些大汉就没追过来?

    “一不小心,我从一个山崖上摔了下去。他们可能以为我死了,就没有追来。待我醒转过来,摸索着从山上下来,又饥又饿,就倒在了这儿,再醒来,就见着姑娘你们了!”女子抽泣着说:“姑娘,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被他们抓回去,抓回去,只有被打死!”

    “可怜的孩子!”罗氏听完,泪眼婆娑,心疼不已。

    那杉板桥是在什么地方,如同一条村寨名字,偌大的西宋,无疑是大海捞针。这要回家,总得找准方向吧。这么有心计的女子,而且还会点拳脚功夫,假以时日,一个人回去也是可以的吧。

    杨子千抬头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前面是小关庙,暂时去安置一下再说吧“这样吧,姑娘,我们知道前面有个庙子,先去安置一夜再说吧!”

    “那姑娘,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小关庙里,夫子听了杨子千的分析,思考了一会儿,能从青楼逃出来的,绝不是个简单的,他开口询问。

    “我真不知道大地名是什么地方,姑娘说的什么市什么县,我不懂。从小在尼姑庵里长大的我,也不识字,但会做饭打扫清洁。如果回不去,想必爹也不会记挂,如果姑娘不嫌弃,我愿意留在你身边当一个使唤丫头!”女子沉默了一会儿,真诚的看向杨子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