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九章 虾兵蟹将-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杨子千百思不得其解,就要不要带这一行人回寨子纠结万分。

    林子岚那边也是心急如焚,这杨家姑娘,就是个慢性子,这么久了还不见有回去的打算。真要等到打谷子,那是什么时节了?

    “主子,洛城急报!”门外,阿波低声禀报。

    “我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天家无情!”看完急报,林子岚从鼻孔里怒哼出声。

    阿波权当自己没带耳朵进来,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传出去,林家必是灭门之灾。早在九年前,林家威风扫地,早就见识了那无情的一面,这会儿,又是什么事让少主怒发冲冠。

    “阿波,通知他们,准备一下,即刻启程,回洛城!”发完火,要做的事,依旧不敢有片刻耽搁。

    “那,主子,河包县这边?”居然还有比现在的事更重要的?几年的奔波,好不容易有点线索,就此罢手?

    “暂时顾不上了,边关告急,征战无人,这会儿,想起了林家,连我这样名不见经传的虾兵蟹将都被伟大的圣旨记挂上了!”子岚嘲讽的笑了。

    林家,开朝以来,为西宋南征北战,平乱定疆,几代人的血都撒在了西宋的疆土上。

    定国将军,多么威风的名字,府门匾牌,却在九年前摘了下来。

    一场莫须有的罪名,让林家四分五裂,从高高的云端跌落。连带着最早的太子妃,当今圣上登基后位空悬,离后位一步之遥的林贵妃,一并成了污云,贬为美人,责令在后宫清修。

    而当夜在林府逗留的大皇子悉闻惊变,于那一夜回宫途中,遭到劫匪,传来消息是和奶娘一并遇难。

    幸好,事后林美人悄悄传信,在众人传说遇害的第二个凌晨,她曾见过儿子,并叮嘱从此远走他乡,她不找,他不现。

    这些年,林府凭着几代人的忠诚,老部下的信任,自己苟延残喘的同时,暗中千方百计寻找大皇子下落,终是一场空。

    眼下,有线索了,却机缘不便,边关告急。

    林子岚边急驰在马上,边思前想后,这慕容家的天下,如果找不到姑母的儿子,林家,何必为他人做嫁衣啊?

    林贵妃倒台,最先得益的人,肯定就是整件事的幕后使者。

    空悬的后位坐上去了,偏偏是文臣不是武将,要不然,林家,可能就此被雪藏了!

    “家国天下,我们岂能坐视不管!”林家家主,定国将军府的第五代将军林东,对风尘仆仆回归的儿子满腔的疑问,就吐出了这么几个字。

    忠,是林家天性!

    却不想,这么忠的林家,居然没有得到好报。

    “爹,但我们也不能愚忠,最后挖坑埋了自己!”子岚从孩提时代就饱受了这种挫折,心里总是有那么些阴影。

    “是啊,眼下,就只盼着能找到你姑母的血脉!”林东长叹,两鬓过早斑白:“听你孙叔叔说,你有点线索了?”

    “是的,去年儿子在河包县发现的那个哑巴,您也知道的。姑母捎带出来的东西我随身带着了,本想这次就确认了,结果,接到了您的急报!”林子岚心有不甘。

    “如此,那边也得安排人手了。既然我们能找到,别人也能找到,可别被人钻了空子!”林东若有所思“听宫里传来的消息,那位也不信大皇子当夜遇难,听说,派了风云在找!”

    风云是皇室武功最高的人,只受命于皇上一人。

    “他一人,只怕是大海捞针,指不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子岚气急败坏,要真心找人,就不该是只派一个人,他皇室的暗卫数不胜数,都养在宫里吃干饭?

    “是啊,这样吧,子岚,你安排两个最强的人过去看护着!”林东决定,自己不胜利搬师回朝,就不带回大皇子,只看护着,只要他安全就好。他不仅是妹妹的血脉,更是林家的希望,只要他还在,林家就有崛起的那一天。

    “爹,儿子回来之前,都还没见着人。听说,是回了一个寨子种地去了。而要去寨子必经之地有一个山寨,我和阿波他们都感受到,里面高手云集,不下三百人,轻易而举的,怕是去不到。”子岚原以为是姑母的布置,结果,姑母对自己儿子流落在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一无所知,更别提安排和布置了。

    “那要如何才能见得到人?”林东皱眉,想不到,那样的偏远地带,却有这样强劲的势力。想一想,自己有时候,还不若放下恩恩怨怨,也到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成为一庄之主来得潇洒自在。

    “他落脚在一个杨姓农家。对了,就是孙叔叔现在做家俱的那个杨子林家。”子岚顿了顿,将杨子千重点说了。“我们都觉得,这女孩不简单。而要接近他,只能从这女孩身上下手!”

    “来人,有请孙老爷!”林东听完,略为思索,向门外传话。

    “义兄,唉,早知义兄有安排,当初就不该随随便便的送一个小丫头。”孙浩后悔了:“那丫头,我连着卖身契一并送了。虽然她有父母家人在庄上,但,到底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乡下丫头,利诱威胁什么的,对她来说也是无用,本事不足啊!”

    “对了,丫头!子岚,你在暗卫营里调两个武功最好的送去!”林东想着,这女孩子,身边最缺的就是丫头,送两个过去,不就了解了。

    “万万不可!”子岚被自家老爹这样的正人君子吓住了。

    “是不妥,无缘无故的,送丫头,那孩子是个人精,我敢肯定,她不会要!”孙浩也阻止道。

    “我看,两个是不行,一个,倒可以试试!”子岚想了想,看向两位长辈。

    “去吧,你觉得怎样好,就怎么安排,唉,我是老了!”林东叹息。

    “夫子,你还年轻着呢。”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但,为了死缠烂打,要夫子回去教小五,杨子千对夫子拍的马屁,那是相当的精亮。

    “罢了,老夫明年就五十了,也是做不出个什么成就了。这李家寨子,回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婶子,怕是不愿意了!”被李老爷扫地出门,是夫子一生中最大的耻辱,这会儿,要回去教小五,听杨子千说是住河湾的新房子,不用见寨子里李家那些人的嘴脸。但,公不离婆,称不离砣,这成家的人,想要分开,夫子倒不乐意了。

    “夫子,婶子最听你的,你帮我劝劝啊,你看,现在是小五,过几年,小六也要启蒙了,还得教小六,婶子一人住在县里也是不合适。让小不点离开家出来上学,娘肯定是不乐意的。再说了,做错事的是冯家,又不是婶子,没错的人,还躲着他不成?”杨子千捅破天不补,大肆渲染,添油加醋,将事情严重化。

    “是这个理!我们行得正,坐得端,身正不怕影子歪,回寨子又能怎么样?”夫子听了,心中那口气一点儿都不平,自己名媒正娶的女人,难道在一个小小的李家寨子还抬不起头做人,岂不是怡笑大方了?

    “我听你的!”夜里,一番鼓吹,罗氏果然对夫子言听计从。

    “这就对了,咱们啊,不仅要堂堂正正的走在人前,还要活得高高兴兴的,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心里不痛快,那我就痛快了!”夫子摇头晃脑,觉得,这都是受杨子千那丫头影响才生出来这点小人心思,果然近朱者亦,近墨者黑,自己没教好她,却被她带坏了!

    “娘,你确定要和父亲一起回寨子?”大妞二妞三妞,全都惊讶的看着她们的娘亲。

    “嗯,你父亲说得对,错不在我,我还怕了谁不成!”罗氏的底气,从来没有这么足过。

    二妞无声的笑了,娘,终于从那段阴影中走出来了。四姑娘说得对,一味的逃避只是懦弱的表现,要勇于去面对,才是真正的解脱。

    “好,娘,你和父亲回去啊,如果我们春节还放半个月的假,就和罗大牛王大丫杨子强他们一起去看你!”娘在什么地方,家就在什么地方,二妞不愿意看到冯家的人,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二妞,自信满满。

    “唉,二妞,你年纪也不小了,照说,娘也该为你操心了。”罗氏看着二妞,有了自己曾经的过往,终是小心翼翼。

    “娘,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二妞看了看大姐,虽然当初不太光彩,但这大姐夫却是个好的。自己要找的人,只能比他更好!

    “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跟着四姑娘,不仅学了本事,心也大了!”罗氏苦笑:“娘是个无用的,有时候,看事还不如四姑娘准,要有什么事,你们大可听听她的意见!”

    “放心吧,娘,你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和父亲好好的,我们就高兴了!”大丁子是个莽夫,对自己和孩子的好,是疼到骨子里了。看着娘也有人如此心疼她,为她撑腰做主,大妞由衷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