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八章 故伎重施-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主子,我们这耍刀舞剑的人伺弄这些玩意儿,还真不得劲!”傍晚时分,满堂红坐得满满当当,人声鼎沸,和着烧烤味、冷锅味,整个场面热闹不已。偏角落里坐着的子岚一行人,看着周围兴高采烈的众人,个个面面相觑,有人低声叹息道。

    子岚肯定是没见过这架式,他还指望着四人中能有一人精通,好歹也让他解解馋啊。这只闻味道不能进口的滋味可不好受。结果,这些个小子,一个都指望不上,还朝他大倒苦水了。

    “笨,那不是有小二吗?”子岚为了不显得自己孤陋寡闻,硬着头皮不接手,眼睛四下转了转,看到了立在一旁的服务生,卖弄的朝四人喝道。

    “小二哥,来,快来!”众人心里翻了翻白眼,不管了,先填饱肚子要紧,连忙招呼。

    罗大牛听了呼叫,连忙上前,看这五个大男子坐了这么一会儿了,还是干瞪眼,心里发笑,看来,今晚自己什么也不用做了,就伺侯这一桌人了。

    先给上了一锅冷锅:“各位先吃着,这烧烤,等一会儿就好!”罗大牛知道,女子喜欢吃素菜;男子就是肉食动物,索性抓了一大把的各种肉放在架子上,上油,撒料,翻转,一双手把这些菜拔动得如花般耀眼。边吃边看的众人饶是学武的,等这一大把肉烤好,愣是一个也没学会。

    “这就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各位,不仅要会吃东西,还要做才行啊!”子岚潇洒的提起一只竹签,学了旁桌的人,将肉扒拉在碗里,然后悠雅的用筷子送进嘴里,还不忘记教训手下。

    行啊,你是主子,你只要会吃就行,学做,肯定是兄弟几个的事。

    四人敢怒不敢言,得,也别怒了,还是吃要紧,看主子吃得这么香,再不动手,就没了份。四双大手,纷纷伸过来取了菜,罗大牛手上就是一空。

    罗大牛无声的笑笑,又抓紧时间烤肉。

    这一顿饭,是满堂红所有食里吃得时间最长的。而且,罗大牛悄悄数过,他们的食量,比普通食大一倍,这样说来,按人头收费,自家老板还得亏本。

    罗大牛揉着自己发麻的双臂,委屈极了。

    看着众人终于有要下桌的意思了,罗大牛连忙去问玲儿,看能不能添加点什么项目多收一点钱,也好补偿一下亏空。

    “什么,不收钱?挂四姑娘的帐上?”罗大牛彻底无语。唉,这才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都不知道,四姑娘上哪儿去结识了这么几个大肚汉子。

    “行了,大牛,那是从洛城护送四姑娘回来的人,能收钱吗?四姑娘的安全比这些钱重要得多!”二妞看罗大牛在那儿叹气,走过来安慰他。

    原来如此!

    不过,这样的大肚汉,早送走早好。

    “暂时不走,等着和我一起回乡下,真要给阿河看病?”杨子千摇头,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以为自己就是那世外高人,等等,听大牛说这五人很能吃,自己要两三个月后才回去,老天,养着这么五张倾盆大嘴,比从洛城请一队保镖价都投得高了。唉,后悔啊,早知道,就婉拒了孙老爷的那番好意,自己坚持单人行动该多好。

    “四姑娘,夫子找你!”春兰是个人来熟,回来半天时间,和罗氏她们打成了一片,这会儿,向杨子千禀告道。

    幸好,孙老爷送的这个人是个好的,也弥补了自己的一点损失。杨子千自我慰道。

    “丫头,你这甩手掌柜做得倒潇洒!”远远的,夫子吹胡子瞪眼的过来了。

    “夫子,你不知道,我可受大罪了,来来回回的路上,折腾得我,你看看,这下巴都尖了,婶子都心疼我,你还责怪我!”杨子千采用了撒娇的方法,降低夫子的抱怨程度。

    “活该,你一个女子,非要去这儿去那儿折腾,听说,你不仅把老二丢在了洛城,还在老三学院附近开了个什么早餐店。我说,丫头,这女子,钻钱眼里可不好!”夫子看了杨子千一眼,心下不忍,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夫子,您常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一不偷二不抢,这正正经经做生意,哪有人嫌钱多?”杨子千理直气壮。

    “你呀,要是老夫的闺女,非把翅膀给你折了不可!”夫子隔空点着杨子千的头,无奈的摇头叹息。

    “不好,夫子,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你要把这只鸟的翅膀折了,那么高的天,飞不出去,岂不是遗憾了!”杨子千装着后怕的求饶。

    “贫嘴的丫头,你该庆幸不是我女儿!”夫子掏出一个本子,丢给杨子千道:“拿去,你回来了,这一堆破烂事,就交给你了。也该还我清闲日子了。”

    杨子千嬉笑着接过本子,道了谢,夫子没理她,独自走了。等人走了,杨子千这才翻看,啧啧,夫子真的是个管理型的人才,可惜啊,志不在此。

    这本子上,不仅记载了每天的收支,某天有些特殊食特殊要求什么的都记了下来,再往后翻,一些建议和意见,条条款款,杨子千觉得都具有实际操作意义和价值。

    子岚一行人,居然住进了徐记。

    听到这消息,杨子千很不厚道的想着:这真是太好了!住徐记,过来吃饭的时间应该就很少,自己也就破费不了多少了。

    “唉,我也不想长住在这儿啊,可是,那丫头,她不回去,我们根本没办法通过那个山寨!”子岚听属下分析,他颇为无奈。

    “主子,我总觉得,那杨家四姑娘,是一个谜!听说是出生普通农家,你看,她做的哪一件事和普通靠得上边?眼前的临江茗、满堂红;府城的早餐店、洛城孙老爷的家俱行,桩桩件件,都很新颖独特,让人眼前一亮。”有人小声嘀咕。

    “是啊!”子岚也是一惊,昨夜里折腾的吃法,就是商遍布天下的洛城,也未曾出现过,却偏偏出现在了名不见经传的河包县?的确匪夷所思。

    “大家听好了,分头行动,将杨家大小、满堂红和临江茗的所有人底细都探察清楚,尽快报来。”闲着也是闲着,他身边都有些什么角色,总得摸摸底:“特别是那个有武功的人,昨夜,我好像见着了,你们仔细了,把他的祖宗八代也挖一挖。”按说,影子是不能离开他身边的,就算影子变成了明卫,也不该单独出现。看来,河包县,太多东西,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四人一番忙碌,结果却让子岚大失所望,这些人,没一个有多特殊。就算是有武功的那家伙,叫什么大丁子的,居然只是杨家请的一个护卫,而且,和那什么熬料的大妞是两口子,还有一个儿子叫虎子,丈母娘是那罗氏,继父岳丈是私塾夫子,乱七八糟的,牵扯了一大堆人出来。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半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主子,听人说,四姑娘明天要去庄子上!”来人小声禀报。

    要回家了?子岚第一反应是。

    待他寻着想要跟着出去走走的理由尾随杨子千来到近郊时,才发现,此庄子,非彼庄子。这,居然不是她口中所说的老家。

    又白忙活一场。

    “主子,我查探过了,这庄子,杨家新购的,庄上常住人家只有两户,地不宽,只有六十来亩。奇怪的是,种的不是谷子这些寻常物件。大面积种的都是这种宽叶子的东西,问附近庄上的人,都说不知道是什么,据说,这庄上的两户人家对人说的是一种菜,但,不像!”众人站在田边,离杨子千一行人远远的,属下低声说道。

    又是新东西?

    子岚觉得,这杨家,透着的古怪太多!

    但是,姑母确认,当初,真的没有办法再安排有人手跟着他。

    那么,这些情况,谁能告诉他是怎么回事?

    迷一样的局面,迷一样的形势。现在,连河包县,一个小小的农家女,都透着迷一样的雾,让子岚这个林家最得意的年轻后生都晕了头。

    “秋收时,大规模的收叶子和杆子。底下的芋头,夜里收,到时,我会让人来帮忙,对外,只说是菜,吃叶子和杆子的菜。今秋,一个都不卖,全做种子。对了,你们要打听到哪儿有庄子出售,告知了我,成交了,我再给你们辛苦费!”杨子千故伎重施,要卖,就要卖得轰轰烈烈,大赚特赚。她计划,再添置个一两百亩地,一起种了明年再来发这笔横财。

    “四姑娘放心,我们会留意的。一定遵照你的意思办!”黄顺子连忙头点,这个庄子上的一草一木,都和他们是荣辱相依了。杨家,是一个好东家!

    “好,我说过,做好了,我们大家都好!”杨子千点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己开的月钱高,规矩也不多,没有道理买不到人心。这庄上,她倒不必担心了。只是,寨子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了。对了,对面田边那群家伙,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非要跟着一起回寨子,这些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可别引狼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