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七章 过河拆桥-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说开铺子,就如纸上谈兵般的简单,正当子岚觉得自己要改变策略不再拖延时间时,手下来报,杨子千的早餐店铺开张了。

    “这女子,就投错了胎!”孙浩是生意场上的老手,在开铺子这些事上,也没这么利落干脆过。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她居然就开张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走,我也去给她捧捧场!”

    子岚带着四个人高马大面色冰冷的人进来时,一时贪便宜图新鲜满坐的人,个个都心惊肉跳,这是什么情况?踢场子的?

    “杨姑娘,恭喜你新铺开张,兄弟们也来给你捧捧场!”子岚看众人噤声,回头看了看手下,示意他们收敛点,这才向杨子千抱拳祝贺。

    “多谢各位!你们看来点什么?”杨子千随手递过一张现代菜单,上面名码标价,子岚接过看了几眼,没见过的都多,索性叫道:“每人一样来一碗!”

    “啊?”既然开了食堂就不怕罗汉肚,杨子千只是怕他们浪费了,水饺抄手汤圆牛肉面杂酱面,一碗就算是一两的份量,也是半斤。对,半斤对这些大汉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那请各位稍等,对了,现在满了,只能委屈你们暂时坐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待有走时才能入桌!”杨子千将五人安置在自已的收银桌前。就仿若五个门神,惹得过往行人更是行注目礼,纷纷打探情况。听说是新店开张,新吃食,还有优惠,又引来好几人在一旁静侯坐位。

    看不是*,而是熟人,店内食们这才又放心的吃了起来。

    “嗯,这味道不错!”

    “早就看有人卖,权当是孩子们的零嘴,就是不方便买来吃,没想到,这煮了吃味道更好!”

    “现在方便了,我们可以吃了早点再去学院!”

    “你们说,这味道,比杨子森的妹妹手艺如何?”

    “哈哈,你傻了吧,我可听说,这就是杨子森妹妹开的店!”

    “什么?不是说徐家全家才是开酒店的吗?怎么办成杨家开食店了?”

    “嗯,往后,我们吃不惯学院的伙食时,就打发人来买了带回去!”

    “我看不用打发人了,反正杨子森的书童每天都送,要吃的话,早就预定,中午就一并送过去了!”

    “这主意好!”

    七嘴八舌的,杨子千听了个明白,感情,自己做这生意,还便宜了三哥学院那一群馋猫。这样也好,这源,还比较稳定。

    待一群学子离开,子岚才带着他的人入坐。

    按着分量,跑堂的小二,给端了满满一桌子上来。

    “来,兄弟们吃,偿偿!”子岚招呼众人。

    出门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主子请,敞开肚子整就行了。

    一个个的,还真没吃过这些味道的东西,大家吃得欢畅淋漓,连面汤都给喝了个精光。

    “味道真好!”

    “嗯,我吃撑了!”

    “好吃!”

    “吃是好吃,就是有点贵!”

    “贵无所谓,只要事能办好,往后,在府城里的这些天,我们天天早上都来这儿吃早点吧!”子岚很会收买人心。

    “多谢主子!”众人心里乐开了花。

    “杨姑娘,你这铺子开张了,一时半会儿的,怕是启不了程了吧?”正事要紧,看杨子千带人过来收拾,子岚拿了银子付费,边打探着她的想法。

    “今天算我请,往后请多照顾!”杨子千婉拒了银子道:“预计十天后,我就可以回河包县!”只要张氏和厨师掌握了技巧,再把现代收银记账的方式交给珠儿,十天的时间,这店也应该能看出盈亏,走上了正规,她就可以放心了。

    “四姑娘,你让我们母女怎么感谢你才好!”许氏,这会儿,将东西搬进了自己的院子。

    杨子森和阿海将书桌搬进了店铺后面的小院,杨子千就将许氏母女的请回了她们自己的家。许氏执意退还先前预收的租金。她没想到,自己租一个院子出去,不仅母女二人都找到了生计,而且,还是能住回自己的院子。杨子千许诺,她们母女的月银是十二两一个月,而且,经营得好,年底还有大红包。

    “四姑娘你放心,我和娘一定好好做,经营好铺子。”珠儿不顾亲娘的反对坚持做了帐房。这会儿,杨子千准备启程回家,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店铺托付给她们母女照应。变相的是,珠儿,由帐房变成了掌柜的。

    “好!珠儿姑娘,我看中的就是你坚强的性格。这些天,我观察了一下,这铺子,肯定能经营得走。做吃食,就是要做放心的,一是卫生,二是食材,你们记得,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三哥是以学习为主,在生意上,也不懂,我走后,一切,就全靠你们自己把握了。”杨子千郑重交待。

    “嗯,这些我们都懂,只是,女人家做事,就怕遇到那些胡搅蛮缠的!”许氏点头,却心有戚戚。

    “不怕,我们做生意,行得端,坐得正,哪怕告上官府,也是说得过去的。如果遇到那些不讲理的,就尽管招呼阿海,让他给丢出去就行!”在河包县,一个地头蛇被她阴差阳错的打趴下了,这是府城,杨子千相信,应该没那么多许四出现了。

    “四姑娘,你看,我们是不是该起程了?”杨子千在那儿千交待,万叮嘱,子岚却是周扒皮出身,自己无事,却催得要命。

    “好,就走!”杨子千向许氏母女及店内的众人再次交待:“大家好好做,年底时,红包肯定厚厚的!”

    “放心吧,四姑娘!”厨师和打杂的小二,十来天和杨子千没有多深的交情,却看得出来,这个年岁小的女东家,是个大方宽厚的主,打定主意安心的做。

    “春兰,你以前坐过船吗?”船上,杨子千看春兰怡然自得,还有心情欣赏沿途风光,时不时的问这样问那样,半点没有晕船的兆头,她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春兰懵懂摇头。

    杨子千苦笑,这人不晕马车不晕船,还真有个有福的人。

    七八日的行程,子岚仿佛走了几十年。他也悄悄松了口气。

    “终于到家了!”杨子千阔别几月,感叹下船。

    “四姑娘回来了!”东家回屋,众人抽空都跑出来打着招呼。

    罗氏看着几月不见的女孩子道:“长高了些,但,好像瘦了!”

    “肯定啊,婶子,你不知道,这一路上,好痛苦!”长途跋涉,真不是人做的事。

    “可怜的孩子,快去歇着,好好休息几天,婶子给你做好吃的!”罗氏安慰道。

    “我不在这些日子,没什么事吧,夫子呢?”当家哪有这么轻松的,回来了,就得过问一下店里的事啊。

    “没事,晚些时候,让他给你说说。快去歇着吧!”罗氏又催促这舟车劳顿的人。

    偏偏,有人就不想她休息。

    “杨姑娘,你家俱行的那些工人呢?”杨子千刚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屋子,身后就转来了子岚的询问。

    呀,把这号人物给忘记了,自己还成了过河拆桥的人了。这送到了家了,应该先感谢一番,再打发点银两什么的将人送回去啊。

    “噢,二哥去了洛城,家俱行就停工了。我那些叔叔伯伯们,留在家里跟着我爹折腾房子去了!”杨子千不好意思道:“几位大哥也辛苦了,先去临江茗喝喝茶解解乏,晚饭时,就在后面的满堂红吃个便饭吧!”

    人来人往的店铺,子岚早就逛了一个遍,却没看到自己惦记的人影,所以才火急火燎的赶来问。

    结果,是答非所问。

    问的是那人,回答的是些糟老头子。

    “好的,这事你不用操心,我想问的是!”子岚咬咬牙,决定得明说,要不然,这女子,眼里只有钱,哪会转那些弯弯绕绕,弄得清楚自己想法啊。“我上次过来,看你们那个不会说话的小兄弟惯可怜的,就跟着一个世外高人学了两招,勉强能看出是否可治,我就想试试自己的手艺。”

    “这样啊,多谢你有心了!”杨子千想起,这人第一次来时,就说可以带阿河去找什么世外高人治哑疾,这次,还真的卖弄起来了。这就叫满罐子水不响,半罐水响叮当。“阿河回我们老家,好像跟着我大哥在种地呢!要不,你跟着我一起回寨子?不过,我估计得七八月打谷子时才回去了。”要卖弄,就看你有没有那耐心。

    种地?

    子岚真想仰天长叹,这胆儿肥大的杨子千,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居然让他种地?也是,你既然敢让他做木匠,种地这样的事,也是做得出来的。关键是,那人,居然还乖乖的听命行事了。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怜的,你学了木匠,学了种地,却与你的将来,毫无半点瓜葛,没半分用处,白白耽误了你的青春年华。

    想要跟着去她老家找人,告诉你是两三个月后的事了?想要自己带人去,回想着上次那山寨无功而返,子岚再次伤脑筋了,要是有个千儿八百的人手,还怕一个山寨不成!

    可是,这会儿,自己做的事还不能公开,又哪敢调动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