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四章 本性难移-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洛城近郊的孙家庄子,四月里一片绿意盎然,让杨子千倍感思念李家寨子里大哥折腾的梯田和河包县自己的小庄子,也不知道,那些地方,是否也如此一片生机勃勃。

    想什么呢,有大哥全心的伺弄、庄上有黄顺子他们,或许,比这个庄子更具有生机。杨子千自嘲的笑笑,哪怕眼前摆满了黄金白银,自己还是更喜欢天然绿色多一点,真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骨子里,就是个农家女。

    庄头听说从未踏足的老爷亲自来了,立马扑爬筋头的跑到了庄上的主院来见主子。“小的叫孙二,见过老爷!”

    庄头姓孙,可能是家里的家生子,而且爹娘老子估计是老辈人的得力人,这才赐了主姓。也是,这个庄子是离洛城最近,什么都是最好的,派了一个家生子奴仆为庄头,与自己更贴心。听阿全兄弟说这庄上的人可靠,才将秘密放在了这儿。

    “你见过这位杨四姑娘和杨二公子,他们要在庄上住一段时间,从今天起,一切都听从他兄妹俩的安排,无论是人才物力还是财力上,有什么事,尽管找阿金即可!”阿全调查过的事,他放心,阿金办事,他称心。自己将杨家兄妹安置在这儿,也就能安心。

    “孙二见过杨二公子,杨四姑娘。”庄头连忙上前见礼。

    “庄头大叔无需多礼,我兄妹在此,多有打扰,往后还望你多多帮忙!”杨子林向庄头示意起身。

    被人称庄头大叔,孙二心下怪异,抬头,趁机悄然打量了这杨家兄妹一眼。自己爹娘老子都是孙家的家生子,代代辈辈,默数三代下来,孙家姓杨的亲戚,好像还没有。这小小年纪的两人,看不出有多富贵,却还能得老爷亲自出面安顿,这可真是稀罕了。自己得小心伺侯了!

    “子岚的人下午就会将木料运来,往后你兄妹就住这儿。外院作为加工场,不知意下如何?这个主院,我们没来住过,需要添置什么,杨姑娘尽管开口!”孙浩看了看杨子千,觉得这姑娘出门,也没带个丫头,自己是不是给拔一个丫头过来伺侯着呢。

    “多谢孙老爷,这样就挺不错了!”只要是新的床单被套,杨子千就没那么多计较了。都说随主便,她又不是挑剔的人。“待这儿走上正规,二哥会留下,我还得回河包县!”

    “好,到时,老夫派人护送!”子岚想讨这个差事可是盼得很急的,孙浩甚至于想着,你早走早好。

    杨子千点头,看向杨子林。

    “好吧,既然这样,庄头大叔,我这儿需要五六个吃得苦,脑子灵活,能保守秘密的年轻男子干活。另外,孙老爷,你如果还要做雕花,雕花师傅就得麻烦你寻来。”杨子林也就不再磨叽,立刻安排道。

    “好说,雕花师傅明天就给你送来。其他的,孙二,你立即着手去办!”孙浩立即派工。

    “是,老爷!”孙二应答,转身退出主院,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道:“老爷,因着先前没有得到通知您们要来,这主院,今天中午怕是做不出来饭菜?”

    阿全看了孙浩一眼,点头,自己也是今天早上才得天通知,说要来庄上。这主院,还真的是什么吃食都没做准备,眼看就中午了,老爷倒可以回城吃,那杨家兄妹呢?

    “你说什么办?”孙浩有些恼火,自己一时疏忽,民以食为天,连吃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不管不问肯定是不行了。

    “老爷,内人会一些家常小菜,您看,是不是请您和贵移步到小的家里去将就一顿?”孙二硬着头皮,这庄子里,新鲜菜都是满山有,自己家还养了两只鸡,有几个蛋,以自家女人的手艺,做一桌人的饭菜出来倒不成问题,就怕他们吃不惯。

    “也只能这样了,你去安排吧!”阿全接到了孙浩示意,吩咐孙二。

    “怠慢二位了,孙某赔罪!”孙浩无奈,只得向杨子千道歉。

    “哪里话,孙老爷这就见外了!”杨子林不以为然,别说孙浩,自己也没想过吃饭的问题,反正只要不饿着肚子,就没事。

    “下午烦请阿全给我置办一些食材,我在庄上的这些日子,就不用去麻烦庄头娘子了。过些时日我离开了,再请她照顾着我二哥即可!”杨子千决定,还是自己动手好些,这庄上新鲜菜多,自己要怎么吃也不能假借他人之手,方便快捷。

    “一定!”阿全连忙应答。

    孙二的娘子,确实也是个能干的。

    待一行人休息够了,移步到他家时,杨子千闻到了满桌的饭菜香。孙二带着妻儿摆好饭菜,就站在旁边伺侯。要说怎么伺侯人吃饭,他们也做不来,相当于,是看着这桌人吃饭。

    杨子千心里有些于心不忍,但,到底不是她的地盘,她不好做主。

    给这桌人添饭什么的,都是孙二的大女儿,唤作春兰的在做。

    也计是因为饿了,更或许,是因为难得吃上这么新鲜的山野小菜,连孙浩都吃得津津有味。这顿饭下来,杨子千兄妹也是满意极了,孙浩这才不觉得那么尴尬了。

    “春兰,快打水来给老爷和贵洗手!”孙二又在招呼着女儿做事了。

    “这春兰,倒不错!”杨子千看那女孩子约摸十二三岁,利落能干,虽说没伺侯过人,却也是眼里看事。

    “不如,让她这些日子在你身边伺侯?”孙浩先还想着送一个丫头过来,看春兰入了杨子千的眼,他就问道。

    没有习惯使唤人,杨子千本想拒绝,后想着,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一个姑娘当向导也不错,点头同意。

    “春兰,去伺侯杨姑娘,自己可得当心了!”孙二听到让自家女儿伺侯杨子千时,心里好半天没回过神。你说伺侯孙家人吧,那是天经地意的主人,这会儿,跟着外姓人。关键是,这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也不知道,女儿没有经过*,这要是犯了什么错,得罪了人,拜佛求菩萨端着刀头都找不着庙门,连求情都找不着主儿。

    “爹,你放心吧!”春兰看那杨姑娘,就如隔壁的邻居姐姐一般,并没有街镇上见过的大小姐们那般矫揉造作,心里却莫名的喜欢。

    一下午,庄上主院车马来来往往,子岚带着自己的人,不停的搬着木材。

    “你说,我们这是改行了?”有人不解,悄声问着同伴。

    “别说话,主子安排下来的事,哪能多嘴!”同伴瞪了他一眼。

    “行,只要别让我去拉大锯就成!”来人扛起一根木材,健步如飞,快速的送进了院子里。

    “拉大锯?”与此同时,主院里,孙二找来的六个年轻人,正满眼疑惑的盯着比自己还小的杨子林,庄头说要自己这几人帮忙做事,结果,一听安排,就是拉大锯,这不是木匠做的事吗?

    “嗯,我做的事就是木匠活,诸位有兴趣也可以跟着学一个一式半点。只是,在我这儿做事,你们肯定学不全。相信,这批木料做完,孙老爷对各位也会*行赏的!”不是自家的人,还真不好安排。杨子林都有些后悔没带罗虎等人同行了。

    “老爷临走前交待了,我们要听杨二公子的安排,你们只管听吩咐!”自己都只有做事的份,哪来挑肥捡瘦的资本。孙二警告着这些年轻后生,这些人,都是孙家的家仆,当然不能讨价还价。

    “就是拉大锯、刨面、钻孔和削木屑这样工种,你们按各自喜欢的来挑选就行了!”杨子林再次提醒要做的事。

    下面的人,相互议论了一会儿,就定了下来各自的工种。杨子林这才一个一个的教给他们怎么做。

    “你们说,这杨二公子,说是公子,怎么还做这种粗笨活?”

    “傻了吧,你,这明显就是一个木匠而已,喊公子,只不过是一个抬举的说法,看他通身哪有当公子的气派?”

    “噢,是这样的啊!”

    “话说,木匠也没他这种当法的啊,老爷这是怎么想的呢?”

    “老爷多聪明的人,单不说什么,你们知道那些木材是什么料吗?是红木,贵重着呢,都不知道,折腾什么东西呢?”

    “罢了,我们呀,还是别多嘴,要让老爷知道了,非打卖了不可!”

    “就是,说要保密的,管他的,学着做吧,也不难,这一下午下来,我就会钻孔了!”

    “还别说,这拉大锯还挺有讲究!”

    “唉,早知道拉大锯这么累人,我就不选 了!”

    “哈哈哈,要我说,最不累的就是削那什么木屑,阿牛,你娃捡到便宜了!”

    “嘿嘿,承蒙各位老兄照顾小弟了!”

    “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呵呵,你说,等事做完,老爷会赏我们多少钱一人啊?”

    “你呀,钻钱眼里了吧,这做事,是我们该做的,做好了,能赏多少,那得看老爷的心情了!”

    “唉,我天天祈祷他老人家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