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二章 举足轻重-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罢了,这事儿呀,我们都不是当事人,究竟怎么个意思,还得看你婶子。”月娘叹了口气,女人这辈子都苦,出门前是父母做主,嫁夫从夫,夫死从子。这罗氏,心眼好,人也能干,嫁了个耳根子软的不心疼自己的男人不说,他还处处听刁蛮老娘的话,活活逼着和离。这会儿,再嫁为妇,夫子也是一个可靠的人,却还得顾忌旁人说三道四,都不敢抬头挺胸做人!

    “照我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月娘,你和罗家王家的特别是大嫂吹吹风,就把罗氏在县城名媒正娶嫁给夫子的事透露出去,让大家心里都有个底,也煞一下冯家的威风!”以往,罗氏在码头的一举一动,杨家是半点风声都没泄漏出来。杨大年想着,不管夫子往后回不回寨子,这二人是夫妻的事,早点说出来,省得众人猜疑乱攀扯。

    “这”月娘想了想道:“也好!”

    “就是,这事情的*早点说出来,大家要议论要乱说,也就是这会儿说,他们都听不到。如果夫子夫妻俩愿意回来,到那时,寨子里的风声也就过了,就能平淡的看待这事了。”杨子木一直想的是请夫子回来教小五,不仅小五,还有小六。而且,自己也是成家的人了,说不定哪天就要当爹了,夫子在杨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躲得了一时,还躲得了一世?再说,做错事的又不是罗氏,干嘛要躲躲藏藏?

    一家三口在那儿讨论得异常激烈,小五瞪着个大眼睛,看不懂,听不明。阿河朝她笑笑,示意她吃饭。小丫头听话的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饭。

    邱娟更是插不上嘴。

    “这罗婶子就是夫子现在的妻子!”夜里,杨子木一五一十将冯家的往事讲给邱娟听,直听得邱娟心惊胆寒,手下意识的抚摸着下腹。

    “要是”邱娟咬着下唇,抬头看着杨子木道:“要是我也像罗婶子一样生个女儿,娘是不是也不喜欢?”

    “你呀,傻了不是!”杨子木呵呵大笑:“你以为人人都像冯家那老太婆?你看看我家四丫头五丫头,别说娘喜不喜欢,单看爹就知道了,比我们这些儿子还金贵呢!”

    “那不是因为前面有你们几个儿子了吗!”邱娟满不在乎的说道,重来轻女,家家都是这样。

    “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无论你生的是儿还是女,都是我杨家的长孙长孙女,爹娘都会乐得合不拢嘴的!”杨子木将人揽进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微笑着说道。

    “好,我就信你这一次!”邱娟想着进杨家门起,月娘待她如亲闺女般,没有立那些所谓的规矩,知道自己不擅长茶饭,许多时候都没喊去帮忙,还是自己觉得过意不去,主动进灶房打打下手,帮忙带带小五小六,这家的老人婆,相信也做不出冯家那样的缺德事。不过,纳妾这事,以杨家日益发展的趋势来看,也不是不可能的。想到此,邱娟心里又不利落了。要让杨子千知道了,肯定会说邱娟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型的。

    “妹妹,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了?”天刚亮,栈里,拍着隔壁的房间门,杨子林焦心不已。

    “不行,二哥,我们再休息一天再走!”杨子千眼睛都不想睁开,艰难的回答:“我真后悔跑了这一趟,我一身,都快被马车抖散架了,全身都疼,没一处是好的了!”没事找事啊,就在河包县,就在府城,做点生意不就好了。偏偏眼睛大脚杆小,要跑洛城,想去洛城发展,结果落到了今天这地步,都快成了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听说离洛城还有三百多里路,自己却半点都不想走了。这马车,当真当不了宝马车,一路行来,简直要人命。

    “那行,想吃点什么,我去买回来!”杨子林想着,无论洛城多好,他都不打算在那儿呆了,真要有什么产业在洛城,妹妹长年累月的就得奔波在这条路上,这娇滴滴的人儿,折腾出个好歹来,赚再多的钱,也是后悔莫及的。

    “我什么都不想吃!你也别管我,等我睡够了,好了就自己起来!”杨子千无比怀念现代的盲人*,疏通一下筋骨、解解乏多好!虽然杨子林是哥哥,但,不说他老古板的思想,就是杨子千,也不愿接受一个少男给自己*。“我忍!”咬牙切齿,同时想着,洛城的钱,还真不好赚!

    孙浩是京城的生意人,要关系人脉肯定都有,更不缺钱。这样的合作者,千载难逢,要白白错过了,就是一大损失。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同样,机会也是稍纵即逝的。杨子千不想放弃这次赚钱的好机会,却也被这样的长途跋涉打趴下了。

    这陆路,不坐马车,就是人力抬轿子。关键是,轿子也并不比马车舒适呀,马车是兄妹二人雇的,还可以大大咧咧的想歪就歪,想倚就倚,轿子就只能坐着。而且,行程也要慢得多!

    等姐有钱了,也造一辆宝马车,就算没有发动机,就车轿也行,让两匹马拉着,动力也足了!

    连大学门都没进过的杨子千,更不是工科出身,对于宝马车的设想纯属幻想,随着翻身的疼痛,梦幻就如这身骨架一般感觉支离破碎了。

    万恶的西宋交通!

    “子岚,情况如何?”孙府,守卫最严最机密的孙浩书房里,二人低声交谈着。

    “孙叔叔,我又循着众人上报的线索一一排查了,那些都不是!独有河包县的那个哑巴少年,让我觉得扑朔迷离,或许,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还真错过了!”子岚风尘仆仆,苦笑道。

    “可是,那孩子,现在是个哑巴!”孙浩想的是,无论是与不是,如果是个不能说话的人,与其让他成为众矢之的,还不如放其一条生路,让他平静平安平淡的老死在乡野。

    “家父的意思是让我再去一趟,一则摸摸底,看是否为真;如果是他,就要看是否能医治,若不然,就派人好好照顾,让他平静的生活在乡野,毕竟,那是姑母唯一的血脉。如果能治,哪怕倾尽林家的全部财力物力,也要治好,拿回属于他的一切!”子岚重重的叹气,他知道,林家,只留下了名望和人力,财力早在那一场政变时就洗劫一空了。怕就怕,竹篮打水,还是一场空!

    “嗯!”自己和义兄,还真是趣味相投,心有灵犀一点通。没有通信息,也能想到一起去。作为孙家的家主,孙浩知道,义兄要做的事,财力方面,肯定是孙家出。拴在一条绳上蚱蜢,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他决定,全力支持。“安排一下吧,到时候,还是我陪你一同前往!”有着他打掩护,子岚办事更不引人注目。

    “嗯,要不,孙叔叔,咱们还是以和杨家家俱行合作为名?”子岚不懂生意,更别说什么家俱,只知道,那儿,有他要找的人。

    “嗯,不只是为名,是真的要合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那张圆桌就要送进那道门,借此机会,不抓住时机发一笔,有钱不赚,不是他孙浩的性格。

    “生意上的事,子岚不懂,倒是给孙叔叔添麻烦了!”年轻人难得低下头伏小道歉。

    “呵呵,你林家,天生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孙浩在心里添了一句,不做小生意,只做大生意,关系着天下百姓,锦绣江山的大生意。

    “是啊,要让看兵法武功秘笈,人人都懂;说看您那一堆堆帐本,谈生意经,我们家,还真找不出一个人来!”子岚苦笑,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没了权势的林家才过得落魄狼狈,没有半点产业,全靠孙家偷偷救济度日。

    “话说,子岚,我这笔生意,可是稳赚的,你要不要掺一股?”孙浩打趣的看着这个有着自知之名的孩子,笑道。

    “孙叔叔,你又逗侄儿了不是!”没有钱,还怎么掺股。

    “唉,去年临走时说好和杨家那丫头洛城见的,眼看都四月了,还没见人影。要真来了,我就打算做这笔生意,到时候,还真需要一些跑腿的人,这东西,得秘密做,你那几个人高马大的人,平时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们出出力,活动活动筋骨,叔叔给你算一股如何?”孙浩想着,与其在外面招买一些不知底细的人来做,还不如把子岚的人借来用用。他知道,倒台后都能跟着林家不离不弃的人,绝对是忠实可靠的。搬一些名贵的木材,借用这些人,给子岚算上一股,也是一种帮衬。

    “孙叔叔!”子岚岂是那种不如事理的人,当下感激:“要用人时,但说无妨!对了,你说杨家人今年要来洛城,那少年也来吗?”

    “来了你也不能确认呀!”线索断得太厉害,就算人在你眼前,也无法确认,血脉不能混淆,更何况,是那家人的,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姑母说了,情急之下,她留下了一件信物!”就怕人不来,来了,就能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