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百零一章 为时尚早-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有趣,有趣就娶回家当老婆去,杨子千很想打趣一句,杨子林却自顾自的往大道上走去了。

    唉,这木匠哥哥人长得跟木头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窍。不过,这十六的年纪,在现代也只是高中生,那可是谈虎色变的早恋,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嗯,自己也是不支持的!随着年岁环境的变化,身边人来人往,陌生的变熟悉,熟悉的变陌生,谁才是谁的谁,这会儿谈起来都为时尚早!

    “娘,我过去时刚好遇见他们出门,东西给她了!”珠儿回屋,对许氏道:“我觉得,咱自己做的,也不比她做的味道差!”

    “你呀,黄婆卖瓜,自卖自夸!”许氏微笑抬头看着女儿:“珠儿,这东西,当早餐卖,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放心吧,娘!肯定行!”物以稀为贵,这东西,其实很简单,但,一定要蒸好炸熟了才端出去卖,省得被人窥探了去。

    “唉,你爹不在了,跟着娘让你受苦了,真要卖,还得抛头露面了!”许氏看着乖巧的女儿,心疼不已。

    “娘,我又不是什么娇小姐,咱娘俩相依为命,只要您在珠儿身边我就不苦!”珠儿边收拾桌面,又端了一碗,准备拿给周家孩子吃,反正,今天做的东西就是个实验。明天才正式拿到人多的地方开卖。

    “子森,今天又吃什么好吃的?”话音未落,筷子就伸进了食盒。一口进嘴,半晌开口:“你家换厨子了?”

    “你可真挑嘴!连这也能吃出来?”杨子森那看着个好吃的同窗,哭笑不得。

    “真换了?你惹你妹妹生气了,不给你做饭了?”果然,看起来一样的菜,味道可是天壤之别。

    “唉,我妹和我二哥去洛城了,从今天起,我和你们一样,食不知味!”杨子森边敲打着食盒,了无兴趣说道。不仅眷念着妹妹的手艺,更主要的是对亲人的依恋。少小离家,有兄妹在身边还不觉得孤单,人刚走,失落孤寂,那感觉挺不好的。

    “啊,这么快就走了?”徐家全听闻,也是吃惊,对杨家兄妹,特别是那精明的少女,有着很独特的好感。

    “唉,看来我混不上好吃的了!”刚才偷嘴的学子,这会儿居然对陌生的杨家妹妹的离开也生出了一份惆怅。

    “放心,打谷子前她们肯定要回河包县,临走时,也会来看我的!”看左右两边的同窗居然和自己一样失落,杨子森安慰着他们,更是在安慰着自己。

    “这该种的该栽的都栽好了,就不知道,妹妹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杨家,邱娟舀了水给收工回来的杨大年父子洗手,边问着杨子木。

    “妹妹说打谷子前回来,这会儿,估计还在府城安顿老三呢!”杨子木边洗着手,心里算计了一下道。

    “妹妹真能干!”邱娟由衷感叹!

    “呵呵,你也不错!”杨子木朝她憨憨的一笑。

    “哪有自己夸自己人的?”邱娟瞪了他一眼,羞涩的说。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你做的那些东西,看看,把小五迷得恨不能搬到咱俩的房间里,吃住都不愿离开你了!”杨子木看着邱娟身后的小尾巴打趣道。

    杨子木从正月里就开始开垦田土,水来源方便的地方砌了田坎成了田,不好过水的地方整理成土,几个月下来,折腾了十来亩地,连着寨子里的,一共差不多就有三十亩了,栽秧子都又请了好些人来帮忙。

    “等我们的院子修好了,五妹要搬过来住也行啊!”邱娟回头看了看身后杨子禾,笑道。

    杨大年是出了元宵就开始修院子,第一个院子就是为大儿子修的,采用了阿河比比划划的建议,修了一条几米远如满堂红般的走廊,然后才是一间正房间,两间偏房间。杨子禾真要赖着和大哥大嫂住,偏房间就为她准备的。

    “四妹说了,兄妹几人,一人一个院子,到时候,小五也有自己的!”杨子木在小五头上揉了揉,这个小不点,是个有福之人!

    “这样说起来,今年一年都得修房子了?”邱娟忍不住惊呼,兄妹六人,六个院子,天,这得多大的工程,得花多少钱啊。

    “可能还不止吧,还要修两个院”杨子木看了看新居,悄悄的告诉邱娟道:“知道吗,当时我们选了三个地方,那两个屋基一个利财一个利官,结果,爹娘和妹妹就选择了这个,就因为,这儿地势宽广,能修很多院子,咱杨家,自己就要修一个大房子,比李老爷家的还要大!”

    杨家,自己的大房子!

    就算是从不重钱财的邱娟听了,也是暗暗砸舌!这得多大多雄厚的家底,才能将整个河弯修成一个大房子?

    “往后,我们生的儿女也不愁没地方住!”看邱娟在那儿*,杨子木又添了一句。

    儿女!邱娟悄悄的抚摸了一下下腹,出嫁前,娘红着脸将所有的事都给自己说了一遍,这个月,自己还没有换洗,不知道,是不是像娘说的那样,这儿,真有了儿女!当下,心里有些紧张,也没有开口给杨子木说。

    “吃饭了!”堂屋里月娘的大声招呼,打断了夫妻二人的谈话,杨子木弯腰抱了小五就进了堂屋。

    “五丫头,这么大了,还让你大哥抱,快下来!”月娘看小两口进屋,无一例外的,身边随时跟着这个小尾巴,嗔怪道。

    “抱,抱!”杨大年身上,正抱着的小六居然也伸出了手,朝着杨子木方向含糊不清的喊道,口水都流了老长!

    “子木呀,你还真有孩子缘!”杨大年看大儿子放下了小五,顺势把小六给扔进了他怀里,喜欢你大哥就去吧,吃饭抱个奶娃还真不得劲。

    “你呀!”月娘看着杨大年丢都丢不赢的样子,瞪了他一眼,这小老头,年岁越大越没个正形,也跟一个孩子一样。大儿子要真有孩子缘,这成亲都好几个月了,也该有好消息了。想到这儿,月娘悄悄的瞄了一眼媳妇,结果,也没见着什么异常。

    “爹,这修房子,自从只开工钱不管饭以后,娘就轻松多了!”席间,杨子木感叹道。第一次修房子,给工钱还管饭,顿顿几桌人,还请了罗大婶王三婶和大伯娘她们来帮忙。后来,还是大伯娘建议说不管饭,工钱稍微高一些,这样更划算。的确也是,平常人家管钱只管饱,杨家还得管好,想方设法的做好菜出来吃,用度上真不少!

    “是啊,幸好不管饭了,要不然,这些院子修下来,你娘得累得褪一层皮了!”杨大年喝了一口酒,点头道。

    “其实我也不累,只是要麻烦她们几个,常年累月的,也不像话!”不是不累,是不怕累。以前吃不饱穿不暖,那日子都过来了,现在顿顿白米干饭,天天有新鲜菜,时不时的还要买肉,这修自己家的房子,再怎么累,心也是甜的。

    “呵呵,咱家的人,都是累不怕的!”杨大年呵呵大笑。儿子折腾田土,天天日晒雨淋的,从没叫一声苦喊一声累,把庄稼伺候得让他这个老庄稼都暗叹不如!

    “子禾也不怕累,子禾要学识字,要跟着大嫂学编花!”杨子禾嘴里包着满满的饭菜还来不及咽下去,就着急的表态。

    “你呀!十处打锣九处在!把嘴里含的饭菜咽下去了才准开口说话!”月娘瞪了女儿一眼,小小年纪,就爱争爱现,都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

    “好,五丫头是个乖的。”杨大年对女儿的宠,从来是无原则的,对杨子千如此,对杨子禾亦然:“对了,我看,下半年把这孩子送到县里让夫子教她吧!”

    “五丫头不比小三子,这孩子不科考,这么小,送那么远去,我不放心,再则,那边这么忙,还送个小孩子去,岂不是添乱?”月娘摇头反对。

    “要不然,就让夫子回寨子里教吧!”爹要送走,娘不让,杨子木找了个折中的办法。

    “那怎么成,夫子不再像从前是单身一人,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他一人回来成何体统,要回,至少你婶子就得跟着一起回来!”杨大年想着,公不离婆,称不离砣,这夫妻,可没有单独居住的先例。

    “罗姐姐咋可能回来呢?”月娘摇头:“冯家那一摊子事,早就伤透了她的心,这杨家寨子,她是有多远离多远!”

    “要换作是我,我就要回,风风光光的回来,怕什么!当初做得那么绝的是冯家,全寨子里的人都有目共睹。这几年,冯家也没起色,反而*着和离的她们母女越活越精神,全须全尾的回来,让冯家看看,气死他们!”杨大年本是老实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两口酒的缘故,居然牛脾气上来了,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本来也是,错不在婶子。而且,她和夫子的婚事还请了官媒,名正言顺的,回来也不怕!”杨子木也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