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九十八章 人各有志-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一次跨进这个陌生的院子,徐家全有一种小时候跑隔壁邻居家串门的感觉。

    小小的院子里,杨子林的木材木板,横七竖八的堆放着,他自己正专心致志的瞄着墨线,都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一股浓浓的饭菜香味飘出来,晃若家里的味道。

    “嗯,好香!”杨子森走在徐家全的身后,一进门大声嚷嚷。

    “都是考举人的人了,饭菜都能让你大惊小怪的,就不能学着徐大少爷那样稳重吗?”杨子林不用抬头,都知道自家的小馋猫回来了,边做着自己的事边责怪道。

    “呵呵,子林过奖了,你看,我不是闻着饭菜香就过来了吗?”徐家全听人夸奖自己,自我解嘲开口。

    “呀,徐大少爷来了!幸好没说你坏话,这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杨子林连忙放下手上的活计,起身招呼着:“子森你太不像话了,大少爷过来了,你作为主人怎么不招呼一声呢!”

    “别怪他,要说失礼,还是我的不是!”徐家全这次过来,全当朋友间平常走动,可没想过自己是人。有了杨子森的邀请,下了学堂就跟着过来了,连阿升都没带,更别提买什么礼物之类的了。听杨子林说自己是人,这才觉得冒昧了,再怎么说,也是乔迁之喜,自己还真该表示点的。

    “大少爷气了,因着我们落了脚,就想着让你过来认个门,往后也好多走动有个照应!”杨子林打来水,洗着手,边解释着请人过来的原因。

    “嗯,还是你们想得周到,这样看着,就好像自己家一样,不陌生;难能可贵的是,这饭菜香味,更能让我们这些背井离乡的人解解乡思之苦!”徐家全丝毫不气的走进了堂屋,自顾自的坐下了。

    “就是,这吃外面的东西,再好吃,还不如自己动手煮的一碗稀饭来得实在!”杨子林不会说斯文话,反正想着能吃上妹妹做的饭菜,就跟没离家一样。

    “谁要吃稀饭呀!”杨子千终于搞定了几人的饭菜,钻出灶房,听得这句话,就问道。抬眼,看着堂屋里坐着的徐家全:“徐大少爷来了,二哥,三哥,那我们准备开饭了!”

    “阿海,你去栈把阿升喊过来!”杨子林想着,既然是一路同行的人,不管是奴仆还是主人,吃饭什么的,还是一起喊上,更热闹。

    徐家全本想不让去喊,后又觉得,等会儿,自己吃过饭回去,天都黑了,有阿升一路也好。

    在别人家,主人家的主仆都没分桌,自己也就没必要让阿升单独一桌了。

    这顿饭,大家欢聚一起,吃着久违的家常味道,徐家全和杨子森聊着学院里的趣事,过得相当愉快。

    杨子千默默听着徐家全的谈话,觉得这人和他老爹一样精明。不做生意进科举,其实还真不知道得失,转而想着,有钱人家都想有地位,这考科举做官,也是徐家势在必得的事吧!不像她,只想着杨子森学知识,考举人,却偏偏不想着让他进朝堂做官,真要说出来,估计没人会信,哪怕是当事人杨子森肯定都会疑惑,这就是人各有志!

    一顿饭,一席话,让徐家全对杨家兄妹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一路同行,就觉得他们能吃得苦,相互很团结、体贴。

    这会儿,觉得这兄妹,个个都不简单。特别是爹多次称赞的杨家四丫头,和家玉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这顿饭不仅是她一个人操持,连这个院子的租赁,杨子森的日后学业生活安排,她都交待的井井有条。这哪像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根本就是一个精明的老妈子!谁要娶了她,别说一个小家,哪怕是一个家族当家主母,那本事,绰绰有余!男人在外面,无论多么风光能干,要是一个后院牵扯不清,后院着火,也是要命的事。

    都不知道,这四姑娘,还有什么不会的?

    “什么,大少爷,你说什么?”杨子林耳朵尖,听得徐家全嘀咕,追问道。

    “噢!”徐家全有些难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稳重了,心里想的都说出了声,不过,这又不是坏话,说出来也无妨:“我在想,四姑娘这么能干,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她不会的!”

    “呵呵,我不会的多了,琴棋书画不说,连根绣花针都拿不起!”杨子千毫不避讳,不会就是不会,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会一行就行了,自己又不是万能的。

    “妹妹!”杨子林和杨子森无奈的看着自家妹妹,有些苦涩。这些年,妹妹为了家,付出了很多,这么聪明的人,要学琴棋书画,哪有学不会的,但,她把所有的学习机会都让给了兄长,自己却连学女红的时间都没有。这么大张旗鼓的说出来,其实也是怪难为情的。

    “呵呵,四姑娘真是个性情中人!”徐家全揭了别人的老底,自己反而不好意思,只好打着哈哈敷衍。“天色已晚,那我们就告辞了!”

    兄妹三人起身送。

    一路上,徐家全摸着吃得胀胀的肚子,还有些犹余未尽。“唉,你说,阿升,要不,我们也买个丫头,去租个院子,像他们一样开伙做饭?”

    “少爷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阿升没有发言权,想着,反正自己不会做饭,要多添了一个人呢,你上学院去了自己还有个熟人说话做个伴。

    “唉,算了,麻烦,就吃住栈”徐家全又自我否定了。

    阿升在心里略为遗憾,好吧,你上学院去了,我无事可做时,可以来杨家找阿海。

    “阿海,今晚我烧的菜这些你都记下了吧!”饭后,阿海主动收了碗筷去洗。杨家待他好,他就没想着自己只是书童,能做的,会做的,都积极主动的做了。这会儿,他在洗碗,杨子千在灶房里收拾整理,就问道。

    “嗯,差不多!”做饭菜嘛,熟能生巧,最先只要煮得熟,再来谈味道好坏!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摸到做,阿海相信,这玩意儿,比师傅教的武功简单。

    “好的,明天我就教你炖汤!每天教你一两样,等我们走后,你就轮换着变着花样的做,反正是你和三公子两人的伙食,做得好,你们自己享受了,要做不好,苦的可是你俩!”很简单,杨子千没把阿海当下人,平等对待,会做了你就吃得好,做不好,吃不好的也是你自己。

    “嗯,阿海会用心学!”阿海原本还只想应付的,但想着杨子千做的各种菜的好味道,也是嘴馋得紧,学上一学,犒劳一下自己和三公子的胃,这门手艺学起来也不亏!

    “子森,你妹妹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学院里,午饭时分,大家相聚一起,徐家全照惯例打开自己的食盒,有些索然无味,探过头,问旁边的人。

    “红烧排骨,呛炒青菜”还没打开食盒,听阿海送饭过来时就这样说的,杨子森边动手,边吞咽着口水。好菜吃不长啊,妹妹和二哥都在计划着过几天要启程了,往后可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也不知道阿海到时候煮的饭菜会是个啥样。

    “真香!”徐家全眼馋,旁边就有嘴馋的学子忍不住赞叹。“哎,徐家全,你家不是开酒楼的吗?怎么没见你家的好菜送来,反而这杨子森家倒像是开酒楼的,天天送来的菜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三尺!”

    “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徐家全苦笑道:“杨子森是带着御厨呢!”

    “杨子森,你家的厨子外借不?哪买的,多少钱买的?转给我吧!”徐家全的一句玩笑话,惹得有钱学子蠢蠢欲动,并伸了筷子毫不气的挟了一块排骨,御厨做的味道是个什么样的,先偿偿再说。

    “哪有啊!”杨子森瞪了徐家全一眼,这人睛馋就算了,这么说自己的妹妹,真不厚道。“我家可没徐家有钱,养不起厨子,这家常饭菜,都是我妹妹亲自动手做的!”

    “这样的好味道,还是你家的家常饭菜?”恨不能将骨头嚼碎了一起吞了,自己家的厨娘都从来没做过。“杨子森,你真是有福之人!”

    “这话不假,我还真是有福!”你们享的是祖辈的福,我享的是同胞妹妹的福。不过,付出总有收获,自己也要努力读书,高中状元,让妹妹成为真正的大家闺秀,享受自己带给她的福气!

    “唉,吃吧,甭管有福没福,至少,我们还能饭吃,有衣穿,就不错了,哪像边境,连性命都不保!”旁边,有学子提了筷子,感叹道。

    在府城学院,最大的区别,就是有关朝事时政的消息流通!听说,边境不安,外敌入侵!杨子森第一次接触这类消息,还有些吃不透!看年纪大些的学子争辩主战主和,搞得面红耳赤,他就只好在一旁默默关注,想着他们究竟是谁对谁错!

    ------题外话------

    后遗症一时半会儿的解决不了了,至少得等到九号竹枝休假才能恢复正常时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