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九十六章 不负重望-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有人晕车,有人就晕船。

    船行不到半日,船上某些人就开始天翻地覆了。这船可不像现代的船分了几等舱,没那贵贱之分,也没有个隔栏。一时之间,杨子千就有些受不住了。

    看着乱糟糟的船舱,杨子千皱眉不已。

    按照规律,得到一个大码头才停靠休息一段时间,听说每到夜里也会停岸休整。河包县到府城,水路得七八日的时日,陆路也能达,但山路居多,虎狼豺豹不说,沿路上还很多土匪占山为王,想要钱财完好无损是不可能的,惹毛了,说不定性命也得丢掉。为此,去府城的人大多选择水路。

    看这情形,杨子千大为恼火。

    更为恼火的是,杨子林杨子森从小水里泡着长大的孩子没事,但徐家全这个大少爷,也是脸色煞白,加入了晕船的行列。

    听人说,晕车可以将姜片贴在肚脐眼上,也有说吃一点生姜片就行的。不知道这个偏方晕船能不能解决。待船行至一个大码头停靠上下时,徐家全那个唤作阿升的书童连忙将人扶到靠上去喘口气。

    “徐伯伯还说他照顾我们,啧啧,这样子,靠不住!”杨子森看着两人背影,摇头耸肩。

    “呵呵,三哥,你可别得意,还坐那么久,越到后面,谁也说不清楚。要不,我们也下去透透气?”杨子千暗笑不已,这杨子森一言一行,很多都被她潜移默化了,有了小小的幽默。

    “反正我没事,走吧,上岸看看!”杨子森得意的和二哥及杨子千上了岸。在码头各种叫卖声中,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最终,吸引杨子千的还是一农妇篮子中的生姜。

    “这地方又不是菜市场,大婶怎么在这儿卖?”杨子千好奇的问道。

    “姑娘不知道,这东西,好些坐船的人都需要,买上吃一点,坐船不头晕!”农妇拿起一个生姜极力推荐着。

    这么说,生姜也治晕船!

    死马当活马医,这东西也不贵,有备无患,杨子千连忙买了一斤。

    “妹妹,你买这么多干什么?晕船的人你都给他们一片不成?”杨子林知道杨子千不看重小钱,关键是,买东西要适用啊。

    “真要有效,愿意吃的也可以拿呀!”杨子千只想着买了没用上,做菜做汤也可以用,一语惊醒梦中人,要真有效,晕船的都吃了,这船上一路行程也就能安宁不少。反正又不贵,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挺值的!

    船再开时,杨子森在杨子千的示意下洗净了生姜,用阿海随身带的小刀切了片,递了两片给徐家全,让他吃下。

    大少爷先是疑惑,后听说可以治晕船,这才接过看了看,抱着试试的心态吃了下去。

    空口吃姜片,也是够辛辣的,真辣得他眼泪长流。杨子千偷眼看去,暗笑不已。有了辛辣的感觉,可能也就顾不上头晕的事了。

    果然有效,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了,徐家全还真没了头晕的感觉,脸色也渐渐恢复了红润,这才像一个正常男子了。

    听说吃生姜有效,好些人还真主动找杨子千寻要。杨子千也很大方,直接放在了一个桌上,需要的人家自去取就行了。有了生姜的帮助,船舱果然安静下来了。

    夜幕时分,船停在一个码头,听说是离河包县的另一个县,叫玄滩县。

    船上的人家,大多上岸找栈打尖休息。

    “唉,这一路行来,还是河包县码头有趣,有吃有喝,还独特!”

    “那还用说,这河包县的码头,这一两年变化可快了,我要不是经常在这条路上行走,都会迷了路!”

    “听说那知县姓曹吧,这样的人才,应该高升!”

    “就是,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

    杨子千一行人刚入坐简易酒家,就听得旁边一桌人在那儿侃大山。

    徐家全看向杨子千笑笑,关于码头的发展,多多少少的,他也听说了是怎么回事。可见,做得好是当官的能力,可没小老百姓什么事。

    杨子千无所谓的笑笑,她又不是什么官,更不需要什么成绩,有银子挣就行了。既然大家认定是曹知县的功绩,就让他荣光一把吧。

    简单的几个炒菜,一碗热汤,吃了下来,心里好受多了。真正是人是铁饭是钢,歇上一顿不吃都饿得慌。

    徐家全以他为长为由,争着付了饭钱,接下来的 要了四个房,他也挣着付钱。

    杨子千皱了皱眉,这一路行来,挣着抢着的付不太好,一是欠下他人情;二来,让外人,特别是容易引起歹人的注意。

    “妹妹,我们就住在你隔壁,有什么事,你叫一声我就听到了!”杨子千的房间,是在中间,左边是杨子林兄弟二人,阿海和阿升在右边,最角落的是徐家全。杨子林进屋里安顿好妹妹,临离开时吩咐道。

    “放心吧,我没事!”杨子千这会儿觉得,自己也该找一个称心的丫头了,不单是做事,至少,这样的夜里能给做个伴。“对了,二哥,这一路行下去,还会有很多需要花银子的地方,不如你给徐大少爷约定,所有花费按人头均摊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功不受禄,这样占他的便宜可不好!”

    “按人头均摊,这主意好!”杨子林也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听了杨子千的建议,赞不绝口。

    废话,不好的意见自己也不用提了。现代的aa制,是朋友同事聚餐惯常用的。谁也不欠谁人情,多好。当然,要说aa制用在了夫妻身上,家庭开销也aa了,那帐就有得算了,感情可能只会随着帐目的清晰而日趋减退!

    杨子千认床,辗转睡不着觉,好不容易闭上眼了,又觉得睡在船上一般,晃悠晃悠的。这坐船坐车久了,就会产生这样的幻觉。这感觉挺不好受的。自然,这一夜也过得很悲摧。

    这以后,船每到一个地方停靠,杨子千都会抢着下船休息一段时间。不再晕船的徐家全,这会儿,还真发挥了他为长的优势,总要买点当地的小吃或瓜果上船给杨子林兄妹吃。当然,这笔花销,杨子千自不好找他均摊,省得被人误作小家子气。

    这样折腾了八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府城的码头,也有了和河包县码头一拼高下的资本。

    热闹宽广!

    “总算到了!”杨子林下了船,担忧的看了妹妹一眼,这几日下来,妹妹的小脸才真正的是发白削尖了!

    “再不到,我都得倒下了!”杨子千也有些后悔,一直以健康宝宝自居的她,才知道,不仅是长途跋涉,这坐船长途旅行也是难上加难。

    “好在,我们去洛城不再走水路了!”杨子林点点头,妹妹不禁折腾,这是明眼的事,唉,都怪自己无用,看那些有钱人家的闺秀小姐,哪犯得着遭这些罪。

    “不知你们兄妹是怎么打算的?”进了城,在一家酒家坐下,边吃饭,边闲聊。徐家全想着老爹给他说的是住栈找学院,既然是一路同行,这学院栈的找到一起,方便有个照应。

    “先找个地方住一宿,这人生地不熟的,明天打探一下看哪家学院好,再找住的地方也不迟!”杨子千却想着,好的学院,没关系没门路,贸然是进不去的。差的学院,去了等于白去。还有,这住宿离学院远了也不方便。

    “这样也好!”生意人果然有生意人的头脑,徐家全看了杨子千一眼,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周全呢。

    第二天,徐家全和阿升;杨子森和阿海;杨子林和杨子千兵分三路打探回来,午饭桌上信息汇总结果是:最好的学院是周山书院,为退下的老翰林亲自把关,独特的是,只重人品和学识,不分高低贵贱。

    “如此说来,我们俩都可去一试?”徐家全对杨子森道。

    “下午就去?”杨子森倒觉得自己有几分把握。

    “行,那就祝你们马到成功!”杨子千举起手中的茶碗,以茶代酒预祝。

    “谢谢!”徐家全微笑点头。

    “没问题!”杨子森信心满满。

    都说自信的人胜利的机率很大!

    徐家全和杨子森果然不负重望,成功的带回来了好消息。

    “书院也有住宿,但很贵,规矩也很森严,而且不能带书童!”两人被告知即日可入学,但这样的住宿条件,显然不适合他们。这阿海和阿升,不可能就让他们俩单飞了吧。徐家全思虑再三,决定还是住栈。

    “栈鱼龙混杂,也不太适合读书!”为什么书院规矩森严,那是因为人家是读书的地方,可不是享受的,不带书童就说明了老翰林的意思。杨子千却反对住栈。

    “那我们?”杨子森想着,不住书院,不住栈,总不能买房吧!这府城可不比李家寨子,说买就能买的,这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单看昨晚住一宿的费用都比往几天的总和还多了。

    “不如,找个书院附近的人家,租住一个小院子!”买不起,租得起。租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阿海这个穷人的孩子是会做饭菜的,得闲就能买菜改善两人的伙食,而且,费用肯定比住栈便宜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