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九十二章 于心不忍-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自从月娘给罗氏点明后,罗氏再不敢和夫子正眼相视。远远的看着夫子来了,就红着脸低头避让。

    “那事,你觉得如何?”偏偏,想躲的,躲不了,夫子干脆站在她面前,轻声问道。

    这,难道是真的?

    罗氏耳朵嗡一声响,猛的抬头看向夫子,见夫子正微笑着问她,满脸的真诚。

    罗氏嘴角嚅动,这,要让她怎么回答?唉呀,这岁数了,羞死个人,脸发烫,转身往回紧走几步,逃了。

    “这,究竟是愿意还是不愿意?”纵使夫子阅人无数,博览群书,也是看不懂罗氏的意思,看人走远了,皱眉疑惑。别是他剃头的担子-一头热才好!

    以前,是一门心思读书,再无高升可能后才发现,除了会识字,别无所长,养一个人都难,更别提养家。不曾想,在李家寨子被李老爷背信弃义赶出来,却是让半路捡来的弟子供养了这些年,而且,越混越好,也不再担心养不活人了。杨大年问他的意思后,夫子就深思熟虑过,罗氏的遭遇他也是亲眼目睹的,这两年多来朝夕相处,觉得不失为一个好女人,要真的能成一家人,晚年有个伴,倒也是不错的。所以,很认真的询问罗氏的意思。却不想,没搞懂她的想法。

    “呀,月娘,这事闹得!”罗氏回了屋,没有往别处,却找到了月娘,红着脸说道。

    “啥事儿?”月娘正给小六子换上一条棉裤,小东西撒尿把裤子给打湿了。边收拾着孩子,也就没转身看罗氏的表情,只当平时的小事。

    “唉,就是,就是刚才,夫子居然问我的意思!”罗氏想了半天,事是月娘提起的,这能帮她拿主意的,也只能是月娘。鼓足勇气,小声的说道。

    “呵呵,看来,夫子是中意你的,那你给我说说,罗姐姐,你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个啥样?”一听是为这事,月娘将孩子丢在了床上,高兴的转身问着。

    “这事儿”罗氏咬着嘴唇,这事儿,让她怎么说呢?以前没想过,月娘提起时,权当玩笑,也不在意。可是,就在刚才,夫子居然亲口问她,就表示他其实也有那意思。要说,这么好的一个人,而且是个秀才老爷,这确实是天大的福气了。轮到自己面前,想要放弃吧,觉得不舍,想要答应吧,还真是难为情。单不说别的,就自己那三个女儿面前,她都只能把脸抹在荷苞里揣着了,往后怎么见人啊!

    “罗姐姐,你是不是有很多顾虑?”月娘看罗氏的样子,知道这人有些骑虎难下了,最大的障碍可能也不在自己,而在三个丫头面前:“这样吧,等会儿,我帮你去问问孩子们的意思!”

    不用自己出面,罗氏自然乐得自在。却不敢想孩子们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事若不成,她和夫子要怎么相处?

    待罗氏红着脸出去后。月娘琢磨着,这事儿,要怎么向大妞二妞三妞说明呢。

    “娘,您在想什么呢,我喊了几声都不应!”猛的,杨子千走到月娘面前,双手在她眼着晃动着问道。

    “噢,四丫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喊我啥事?”月娘后知后觉看到了女儿。

    “没事儿,我就想,这快要回去了,还要办些什么年货,看我们今天出去转转不?”杨子千这次决定放大假了,连临江茗和满堂红一起放,大家都不想着上班的事全都过一个舒心年。

    “娘,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迷?”

    “是你罗婶婶的事!”月娘随口答道。后又觉得,这事让孩子知道了也不太好,就立马闭了嘴。

    “罗婶婶有什么事?”杨子千却要打破沙锅问道底,穷追着问。

    月娘知道四丫头属于好奇宝宝,这事真要说一半留一半,她也就不用出门了,非缠着你说完不可。也好,给她说了,干脆,让她私下去问问罗氏三个女儿的想法,这小孩子间说话不设防,问出的事还更真些!

    当下,月娘就把事细细的给杨子千说了。

    “夫子和罗婶婶?”杨子千诧异极了。这两人,要说代沟都有吧,夫子,估计都快五十了,罗氏还不到四十;一个文人,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这,能有共同语言吗,别不是自家老娘乱点鸳鸯谱吧!“夫子是个什么意思?”当下别管罗氏的想法,得问清楚夫子的想法才成。

    “夫子呀,还真上了心了,自个儿亲自去问了你罗婶婶呢,这不,你罗婶婶拿不定主意,让我帮忙想辙呢!”月娘叹息,自己还真是没事找些虱子在头上爬,看看,还真麻烦呢。

    “那就好办。罗婶婶顾忌那三个孩子是吧?我去!”都说宁撤一座桥,不撤一桩婚,既然双方当事人都有那个意思,自己就出马摆平这事吧。

    二妞正忙碌着,来人传话说四姑娘找。连忙放下手上的活儿,边走边想着自己最近的工作,好像没什么差错,这才放心的往杨子千办公室而去。

    却不想,在门口,同时遇到了大姐和三妹。

    姐妹三人相见,分外疑惑?同时用眼神询问着有什么过错,又相互摇头。忐忑不安的敲门。

    “进来!”杨子千抬头,看着门外进来的三朵金花,想着,这姐三人,等会儿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四姑娘,你找我们是?”大妞最沉不住气,也因着老大,有过有错,她得先担着,一进门就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这次找你们姐三过来,是关于你娘的事!”杨子千开门见山说道。

    原来是娘做了错事?姐三人相互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答案。

    “四姑娘,如果我娘做错了什么,我们愿意承担责任!”杨子千培训时就说过,做错了事不能打太极推卸责任,而要找原因改错。二妞站出来说道。

    “噢,不是做错了什么!”杨子千看她们有这样的孝心,倒也不错。“是这样的,你姐妹们一天天长大了,你娘离了冯家,我就想问问你们,等你们出门子了,你娘怎么过往后的日子?”

    “这?”大妞自己成家了,大丁子心眼好,想必娘跟着自己过他也同意,当下道:“往后,娘跟着我过就可以了!”

    二妞三妞一切都还是未知,也不敢大包大揽,只得默默想着,往后,真要找人,得找一个待娘好的才成,要不然,还不如不嫁!

    “不,不是这个意思!”杨子千有些嘴笨,只能挑明了说:“是这样的,有人呢,看上了你娘,也就是说,你娘,可以再嫁一次。但,她顾及你们的想法,主要看你们同不同意?”

    不是娘犯了错,而是娘要嫁人!

    姐三人显然吃惊不小。

    “娘要嫁哪儿去?她不要我和三妹了吗?”二妞急了:“我能挣钱养家,我能挣钱给她养老,她为什么还要嫁?”

    “大姐,我不要娘嫁人!我们已经没有爹了,再没了娘,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了!”三妞不认冯全,是从心里恨上他了。但是,万万没想到,连娘也这么狠心!她拉着大妞的手,急得哭了出来。

    “大妞,你怎么想的?”杨子千看着两个小女孩子,没办法,这些思想是无法沟通的,一是小,二是传统的教育。别说在西宋,在现代,夫妻离异,孩子也是不能接受的,受伤最深的也是孩子。

    “如果,如果那人对娘,能像大丁哥对我,那我就同意!”大妞到底是嫁了人。自她懂事起,就知道,娘在冯家看的是冷脸,受的是闲气,重来没有享受过一天。自己和大丁子,夫妻和心,相亲相爱,那是一种神仙般的日子,娘还没享受到过那样的日子。如果有一个男人愿意把她放在心里,自己倒乐意成全!

    “大姐?”二妞三妞惊讶的看向大妞。

    “你们不懂!”大妞看着妹妹们道:“等你们成家了,无论我们再孝顺,儿女总有做不了、看不到的地方,如果那人能真心待娘,让娘后半辈子过上开心的日子,难道你们不愿意吗?”

    “愿意!”娘开心,她们就开心。二妞三妞想着,既然大姐说自己不懂,那她肯定懂,懂的人都同意了,自己也就没意见了。

    三姐妹用询问的眼神盯着杨子千。

    大丁子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莽夫,却也是一个妻管严,妻奴。

    夫子是什么样的人?

    满腹经纶,要改造成一个妻管严,妻奴,不用说,那肯定不行!

    “不可能像你和大丁子一样,但是,相敬如宾倒是肯定的!”杨子千不敢包证别的,但这个承诺她代替夫子许下了。哎呀,夫子唉,为了你后半辈子的幸福,不说五好,好歹也给做个三好丈夫!

    “他是谁?娘要跟着他走吗?”大妞想着嫁人了,就得夫唱妇随,要是外地的,往后想看一次娘也难了,心里又有些不舍。

    既然都同意了,也就没什么可遮掩的了。杨子千笑着将她们未来的父亲说了,姐三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都同意了?”夫子听到消息,高兴的问道。“这样,也别找那五娘了,我找官媒!”

    找官媒,是因着罗氏和离过,想要给她郑重的承诺,更正式!

    夫子这两天总算有事做了,不停的追着杨大年问他要做些什么。

    看不出来,这人,也是个闷骚包,都不知道以前怎么就没想过结婚,这会儿,却上心得紧!杨大年还想着等年后给他们办酒,结果,夫子一句话又打破了。“也不是年轻人了,双方也没个老的,择个日子,简简单单的办了就行了!”

    各方忙碌下来,好日子,订在了腊月二十二日,本要回李家寨子的一大家子,不得不改期。

    这次没有大宴宾,就临江茗和满堂红的员工及黄顺子邱柱子罗虎王三等人表示了自己的心意。夫子和罗氏拜天地和空置的高堂,夫妻对拜后送进了洞房。

    “接下来,我还有一个好消息!”杨子千看众人高兴,索性喜上加喜:“今年,给大家放一个长假。明天我将工钱和红包结算了,二十四就正式放假,正月十六开工!”

    毫无预兆的长假,让众人喜上眉梢。

    临江茗和满堂红放长假,码头众商家更高兴。终于又捡了一个漏子。

    “钱是挣不完的。我们大家都回去过一个开心年,明年生意更兴隆!”团年后,杨子千挥手向众人祝贺新禧!

    二十四,夫子和他的新家,新人一起留在码头过乐和年。

    杨大年则带着全家人以及李家寨子的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回赶。

    “这小六居然非要阿河背!”月娘被儿女挽扶着前行,唠叨着认生的小六子却将阿河认作是熟人,真是奇了怪。

    “没事,反正阿河自己要跟着回寨子,我还准备让他和爹做一个滑竿来抬您呢,您非要自己走,到时候,回家又会累得不行!”杨子千看着前面阿河明显串高了的个子,想着,人与人之间,就是一种缘份,这小六的磁场可能与阿河相吸引吧。

    “哪那么娇气!再说,你大嫂也是小脚,单单让我坐滑竿咋行,一家人,一起走也热闹!”月娘回首,看着杨子木掺扶着的邱娟,也有些于心不忍,这孩子,跟着走一百多里路,可要受苦了!

    “没事,我嫂子有人疼!”杨子千打趣道。

    “这人呀,各人的各人疼,说起来,娘倒是有些担心你,怕你遇上的不是这样的人家!”月娘拍拍杨子千的手,心酸的想着杨大年与徐老板谈的事,想着,要不要告诉四丫头。

    “娘,我还小呢,别着急,到时候,你好好的帮我挑,以你的眼光,哪能找不到一个疼你四丫头的人!”杨子千现在学乖了,娘说起她终生大事的事,不能反驳,要顺着说,才不起气。反正,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哪能那么轻易的找个不知根底的人混日子!

    “也是,还小!”月娘决定了,好歹,拖到四丫头及笈了再说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