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九十一章 意味深长-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罗姐姐,这些日子苦了你了!”月娘不禁感叹,本是她的份内事,却让罗氏代劳了。

    “月娘,你啥都别说,这苦不苦的,只有我自己知道!”罗氏摇头,遥望着临江茗的方向道:“没有你们,我那三个丫头,哪有今天,我又怎么有今天!”

    “说起来,这二妞也不小了,三妞也慢慢长大了,这孩子们长大了,你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你自己?”月娘小声说话,小心观察罗氏的脸色。

    贞洁牌坊是为寡妇而立,这和离的人,却没有必要一直守下去,为谁而守?

    “我呀”罗氏摇头,没有考虑太远,按自己的想法,目前的生活就是最好的。每天忙碌得空,逗逗外孙子,看着女儿们迟来的笑颜,一切也就足够了“就这样吧!”

    “罗姐姐,你还年轻,这才三十多岁,还不满四十,人这一辈子,长着呢!”月娘很想说,再嫁一个人吧,女儿们出嫁了,也免得孤独终老。

    “人这一辈子,说长也长,说短就短,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算了,知足常乐!”罗氏明白月娘的担心。话又说回来,这近四十的老女人了,嫁人也就是给人填房当后娘。自己有女有孙了,对当娘这差事再没半分兴趣,更何况,是人人说坏话的后娘。再者,谁知道遇到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跳出火坑,又投进粪坑,她这一辈子也就清静不了了。

    “这、、、”月娘还想说什么,看着罗氏搓着的长衫子,住了嘴,心里独自盘算着。

    “什么,你说让夫子和罗氏组合成一家人?”杨大年才*,被月娘一句话吓了一跳,伸出手去摸妻子的额头,这人没发烧吧。

    “哎呀,你别大惊小怪,我只是今天看罗姐姐在帮夫子洗衣服,就想着,这夫子单身一人,人到中年,也不知道想要找个什么样的;这罗姐也是苦命人,反正,少年夫妻老来伴,这两人要有心,不妨凑一对,相互有个照应!”月娘打掉杨大年的手,独自说着自个儿的打算。

    “我听人说,读书人呀,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夫子,按说,要人才有人才,有文才有文才,这有功名的秀才老爷,却一直没娶亲。你说,是因着年轻的时候风流伤了身;还是多情伤了心呢?”杨大年听了月娘的分析,小声打趣道。

    “你呀,什么时候也学着这些不着调的了。这姻缘天注定,说不定呀,夫子没娶亲,正是因着等罗姐姐呢!”月娘把整件事想得相当美好。

    “呵呵,听你这样说,这媒人,你还真打算做了?”杨大年乐得不行,也只有月娘才这么心思单纯。

    “我才不做媒人。听人说,做媒人,要成功三对新人才行,要不然,得走霉运。放着这好好的日子不过,我去讨那份累人的活计干嘛!”月娘瞪了杨大年一眼道:“当真,你私下里打听一下,看夫子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要有的话,我再去劝罗姐姐,到时,还让子木他们那媒人五娘来做媒,也好成全她成功三对新人的机会!”

    “好吧,夫人吩咐了,为夫自当照办!”杨大年学着戏文的唱腔道。

    “唉,我说,你能不能正经点,给你说事呢,这还没成大户,就调儿啷当的了,要成富裕人家了,不是也给招蜂引蝶了?”月娘厌恶那种油腔滑调的人,连带着杨大年这副样子也看不顺眼了。

    “别,这事,可不能乱说,我要敢招蜂引蝶,你那几个儿女非把我撵着净身出户不可!”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这有儿有女有贤妻的好日子才开始,可别往家里添那些麻烦事。杨大年连连求饶!

    “量你也不敢!”月娘不是母老虎,但也不是病猫。贤惠是好,可不代表软弱!

    “当真,我还忘记给说一件正事了!”杨大年看妻子神情严肃,知道有些玩笑不可再开。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将女儿的事订了个口头承诺。

    “什么?你将四丫头许给了徐家?”月娘一听,瞪着大眼看向杨大年“你?你怎么能这样呢?”

    “怎么啦 ,徐家不错,那孩子我也见过几次,彬彬有礼,而且也上进,明年还要去考举人。徐家的生意也好,关键是,徐大哥亲口答应,不嫌弃四丫头抛头露面,风风火火的性格。我也说过孩子小,怕误了他家,结果人家就不着急,正好家全那孩子考试,不分心。瞧瞧,一桩桩,一件件的,都那么合适,你说,这不正是你说的姻缘天注定吗?”杨大年对月娘反应过激有些不解,或许,当娘的都不希望女儿过早出嫁吧。

    “哎,大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月娘对徐夫人母女的印象实在好不起来:“我和徐夫人偶遇过,话不投机半句多,那样的人家,不是我们家四丫头能高攀的!”

    “我也听说过,徐夫人是大户人家的闺秀,礼仪上自是很讲究。但咱们四丫头,自小有夫子教导,这些年来,大小场合应付得也很好,没有半分差池,想必,徐夫人也能满意!”杨大年想着,月娘和自己一样,是乡下人,见识少,学识少,对大户人家,天生就有一种抗拒,同时,也觉得规矩过多,能压死人,这是怕四丫头进了徐家门受什么欺负吧。但,他杨大年的女儿,可不是个蠢的。

    “不是她满不满意的问题,是我不满意!”月娘有些恼怒了,要怎么给杨大年说这里面的纠葛呢。这女人家的感觉,是很敏感的,她敢保证,真正要让四丫头进了徐家门,这婆婆的规矩,肯定比天大。她的女儿,自己都舍不得给委屈,更何况是没有生她养她的婆婆要给气受,想想月娘心里就难受。

    “也不知你哪来的成见,这么深!”杨大年后悔自己太快答应老徐,夫妻近二十年时间,这是第一次没有商量办的事,却遭到了月娘强烈的反对。可是,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这是关乎儿女婚姻大事,又怎么好反反复复呢:“不过,你放心,徐家全那孩子,真是个好的,改天有机会,让你见见,配四丫头,是真不错!”

    “再说吧!”月娘甩了个冷脸给杨大年。这当爹的人,是没有当娘的细心,看东西,往往只看了表面。这徐家的事,是个烫手山芋了!

    先还兴致勃勃张罗着罗氏婚姻的月娘,一涉及女儿的婚事就不淡定了。

    直到媳妇三朝回门后,一家人计划腊月十九回李家寨子。

    “当真,我私下里问过夫子,夫子说,他这些年,还没考虑过这事。一提起罗氏,夫子倒沉默了一会儿,只说,那也是个可怜人,我看,八成,还真有戏!”杨大年十六这天悄悄对月娘说道。

    “真的?”月娘这会儿又来了精神“我这就去问问罗姐姐的意思!”抱起小六,就朝门外走去。

    果然,罗氏又在门口洗衣服,这腊月天,可冻得慌,这么冷,幸好,看罗氏也是烧了热水来洗,要不然,三天两头的洗这么多,非冻病不可。

    “月娘,这么冷的天,你抱他出来干什么,赶紧的,回屋去!”一看月娘带着孩子出门,罗氏就开始撵人。

    “小六不睡觉,非得抱着。我也帮不上你的忙,一个人闲得慌,就来找你聊聊天!”月娘也没打算插手洗衣服,这孩子就是个磨人精,可放不下手!扯了一张凳子,就在洗衣盆边坐下了。

    “那你要不要再给他裹一件棉大衣,这河风吹得可冷了!”看小六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甚是可爱,罗氏心疼道。

    “不碍事,穿着可厚实了!”月娘扯了一下棉衣,将小六的一双脚都给包裹了:“也只有他才有这福气,上头的几个,寒冬腊月里,冻得浑身打哆嗦!”

    “呵呵,是啊,这些年,你家好了,这后出世的孩子也就有福了!”罗氏抬头笑道。

    “说起来,罗姐姐,我觉得,你也该是有福的人,就是,看你敢不敢做!”月娘强扭着将话题扯到罗氏身上。

    “呵呵,我是跟着你家在享福呢!”罗氏不以为然,自己那是什么命,哪来的福气?

    “不,罗姐姐,我告诉你,说不定呀,你也是个夫人命呢,比如,那什么秀才娘子的身份什么的?”月娘不知道这样说行不行,反正,这话题,非要往上攀扯才行。

    “呀,这话,放在二十年前,我还会信。这会儿,有福也是下辈子的事吧!”罗氏轻声笑道,这月娘安慰人可真是用心良苦。

    “不,罗姐姐,我说的是真的。”月娘抬头看了一下屋里,那里,杨大年和夫子、四丫头兄妹在说着什么事。

    “你就别拿我打趣了!”罗氏不解,这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罗姐姐,你觉得,夫子这人怎么样?”绕弯子太累,还是直接问吧。

    “夫子呀,挺好的一个人,性格也好,对孩子耐心特别好!”老听女儿们说今天又跟着夫子学了什么,又会了什么,这有知识的人,让人尊重。

    “你也觉得好是吧?”月娘咧嘴笑了。

    “你?”罗氏看月娘意味深长的笑颜,愣了一下,脸唰得红了“月娘,可不兴这样的玩笑,我哪有那命!”低头,使劲的搓着衣服,再不理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