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九章 针锋相对-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为邱娟定制的手镯是满天星,一对梅花耳环;月娘的是福字镯面,简单的耳钉。

    “四丫头,这几件,确实比刚才看到的还要好看!”月娘不懂高雅之物,只潜意识里觉得,眼前的东西看起来顺眼。

    “的确,这位夫人说得对,单是这工艺,我们的师傅都研究了很久,可以这样说,这是河包县独一无二的款式!”掌柜毫不夸张,实话实说。

    “呵呵,娘,只要你喜欢就好!”杨子千将手镯给月娘带上,捉住那只粗糙的手,仔细端详,往后,不再做粗活重活了,保养得当,戴上手镯就更好看了。

    “唉,这东西,还是适合戴在那些大户夫人手上!”月娘看了看,觉得难为情,自己这双手戴首饰,有些不伦不类。边说,就边将手镯抹了下来,小心的放在了桌面。

    “娘!”杨子千觉得,要改变一个人的消费观念还是挺难的。以自己现在的身家,不说多富裕,戴金银首饰还是能承受的,偏偏老娘还觉得奢侈了。

    “对了,姑娘,我们东家曾叮嘱过,待姑娘来取货,请到后院一叙,不知姑娘意下如何?”掌柜看这母女俩的样子,有些拿捏不住,这款式,当真出自这位姑娘的手笔,还是假借他人之手。东家说要见上一面,也不知道,能否揭开庐山真面目。

    “丫头,咱不去!”月娘一听,买个东西,还要去后院见老板,这是什么缘由,自己的女儿也是慢慢长开的人了,可不能被人欺负了去。

    “夫人请放心,敞东家就是想向姑娘讨教一下这款式,绝无害人之心。”不用说,掌柜都能想到面前这位来自农村的妇人所担心之事。唉,没见过世面的人就这样,把堂堂河包县响当当的银楼想象成了什么了。

    “娘,您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见就见,什么样的人姐还怕见吗?杨子千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银楼老板打的什么主意,当下安顿好老娘,大方的跟着掌柜的去了后院。

    女儿大了,主意也大,尽管自己有千万个担心的理由,但孩子就是不听她的,百无聊奈的月娘,只得拿起桌上的首饰,重新仔细的端详打量。

    “娘,这家银楼,次次过来都是那些老样式,一点儿都不好看,还没有表姐的漂亮!”人刚跨进门,就开始挑剔,徐家玉有些羡慕表姐的首饰是来自洛城,那可是天子脚下,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哪怕是别人家奴仆下人戴的,都比河包县的来得新奇好看。

    “呵呵,表妹要喜欢,回头就挑两件去吧。反正我爹每次去洛城都会给我买一些!”娇柔的女声,让月娘都忍不住抬头,这大家闺秀,连说话的声音都好听得紧。

    银楼大厅里,走进来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身后是两个丫头,一看这场面,月娘就知道,这是大户人家的女眷,瞧瞧这气势,这派头、、、、

    “家玉呀,真不害臊,哪能看上什么时候就想要什么时候,女孩子可不兴眼皮浅。”妇人的轻声呵斥,听到旁人的耳里全是娇纵。

    月娘忍不住感叹,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花一样的年纪,自己的女儿早就摸爬滚打,风里来雨里去,独当一面,为这个家操碎了心。而眼前的女孩子,却是生在了蜜罐里,还在挑剔。想到此,深深的叹了口气,心思也不在手镯上了,而是拿着手镯,看向了后院的去路,不知道女儿现在情况如何了。

    “呀,姨母,您看,那只手镯真独特!”进得厅堂,柜台的东西没见着,却独独对月娘手上的满天星散发出来的光泽所吸引,自认见过好东西的韩芳都忍不住赞叹。

    “嗯,不错!”徐夫人点头赞许。

    “娘,这耳环更漂亮!”徐家玉三两步上前,拿起了桌面的梅花耳环惊呼:“掌柜的,这些怎么卖?我们全要了!”

    月娘被一阵惊呼声唤醒,回过神,才发现,先前的三人,这会儿正拿着自己的东西寻价了。她有些尴尬,脸微红,刚想开口解释。

    “对不住,徐夫人,二位小姐,这首饰是这位夫人先买下了。您三位再看看别的,看好了,我去请掌柜的为您们多打点折。”掌柜刚才带那位姑娘进了后院,小二认得这是徐记的老板娘,连忙上前招呼。

    “谁稀罕那点折扣了,我们就看上这几样了,多少钱,你说个价。”徐家玉真正的爱不释手,拿着耳环比划着,还准备让表姐给她当场就戴上,冷不妨被小二泼了一盆冷水,当下大为不爽。

    “家玉,怎么说话呢?”徐夫人当底是大家闺秀出生,见女儿这么势利眼,传出去,会说她徐家以钱压人,黑着脸呵斥道。

    “娘,我就不管,我就要这首饰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在娘亲面前还抵不过一个撒娇,徐家玉将这个规律掌握得恰到好处。

    “这位夫人,让你见笑了,我家丫头喜欢上这几件首饰了,你看能否割爱,至于银钱方面,我们可以给你一些补偿!”被缠着束手无策,徐夫人也只得拿钱消灾。眼前的妇人,严格说来,当不起夫人这一称呼,倒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老妈子,穿着上倒还干净利落,但,跟绸缎挂不上钩,多半,是替主家买的,中间能赚得辛苦费,也不枉她白跑一趟了。

    “这位夫人抬爱,对不住了,原本就是几件小玩意儿,不值当什么。偏偏,是我给新媳妇的见面礼,时间紧,也不方便再行订制,所以,还请你海涵了。”月娘被小姑娘的一番话说得有些不自在,好在,大人是个知理的,不过,也是财大气粗,想要用银子砸死人的样子,让人觉得没有半分好感。更何况,东西是四丫头给媳妇订制的,她怎么也不会见钱眼开,将其一番心意给糟蹋了。

    “噢,那确实是不方便了!”一锭银子砸出去,没砸出半点水花不说,人家还说是自己给新媳妇买的。好吧,什么时候,河包县一个山野村妇都能买几十上百两一套的首饰了,这曹知县的经济发展得还真不赖。徐夫人心里有些恼火,面上不显,只朝月娘抱歉的点头微笑。

    看在此人不再咄咄逼人的份上,月娘也勉强微笑,算是回应。

    一看没戏,徐家玉和韩芳大感失望。

    “小二,这样的首饰还有没有,要有就全给我拿来,我家小花小白,一只狗耳朵上给戴一对!”徐家玉重重的将耳环丢在桌面,气急败坏的喊道。

    自己才说是送新媳妇的见面礼,这丫头买不到,这会儿却说买给小狗戴,这不明显是骂人吗?月娘脸色不太好看了,她能忍,但不代表任人欺负。

    “家玉,不得无理!”看女儿闹得太过,徐夫人连忙阻止。

    “娘,我就是喜欢小花小白,就要买这样的给它们戴,不用你花钱,我用我的月钱买!”徐家玉一脸挑衅的看着月娘,一字一句的说道。

    “娘,我们可以回家了!”月娘正有些忍无可忍时,杨子千从后院愉快的出来喊道。

    “好,我们走!”眼前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刁蛮丫头,自己不跟她一般见识。月娘平复一下愤怒的心情,尽量平静的回答女儿。

    “咦,娘,您怎么啦?”杨子千听得老娘的声音,明显压抑着不快,自己才离开一会儿,店小二就惹老娘不高兴了?

    “没什么,呀,丫头,这东西,还没付款吗,一共多少钱,快去付了!”月娘看女儿收拾东西,想到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值得眼前的人这么记恨。

    “呵,娘,放心,这首饰,没花钱!”杨子千心情大好,识货的东家也明智,几套首饰没花钱不说,还让杨子千想着什么随时可以去定制,只希望,允许银楼能仿制出来卖。你不同意,人家一样可以模仿,杨子也就不藏着掖着,大方的同意了。当东家听说杨子千的芳名时,感叹道,能想出临江茗和满堂红的人,果真闻名不如一见!久仰!久仰!

    “小二,你不是说她买下了吗,结果连银钱都没付,你们欺我没钱买是吧?”徐家玉不知内里行情,恼羞质问。

    “家玉!”徐夫人看女儿又要闹了,连忙出声。

    “呀,是徐伯母!”杨子千询声看去,原来是熟人,低头不见这抬头都见了,只得硬着头皮打招呼。

    “哟,是子千呀,呵呵,这是买首饰呢,想必,这位是令堂了吧!”徐夫人暗叹,世界真小,买个东西,针锋相对,闹得不愉快的,却是熟人。虽然,她对杨子千没什么好感,但,老徐有交待,要另眼相待此人,只得满脸堆笑的招呼。

    “正是家母!”杨子千拉过老娘,向她介绍道徐夫人的身份。

    “原来是徐夫人!”徐老板是见过两次面的人,月娘没想到,和他的夫人见面,会是在这种场合,而且,这徐家的千金,月娘心里暗暗摇头。本想叫嫂子的,但看着徐夫人的样子,怕也不愿意自己高攀,学着斯文人叫一声徐夫人吧。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理解!

    折腾这一章出来,才发现网络欠费停了。只好交了费再上传的,延误了更新时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