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八章 爱不释手-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月娘,来烫个脚,我们这小脚呀,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母女二人正说着,罗氏提了大半桶热水进屋招呼着。

    “呀,这怎么使得,罗姐姐,快放下,这是孩子们做的事。”自古尊长为大,怎么能让岁数比自己大的罗氏舀洗脚水呢,这不是折寿的事吗,月娘慌忙下地阻止。

    “行了,月娘,我就算是你姐姐,姐姐为妹妹舀点洗脚水也不算什么的。”罗氏将水提到面前,要不是月娘这么紧张,她都想为她揉揉脚。虽然没有契约没有卖身,但罗氏深深的知道,没有月娘一家人,就没有她母女四人的好日子,月娘不托大,不拿娇,但,自己从心里是敬重着这家人的。甚至于想着,未来就伺候在月娘的身边了却余生,以报答这些恩情。

    “娘,既然罗婶婶提来了,那我给您**,休息一会儿,再去看看外面的店面。”杨子千喜欢罗氏的本份和质朴,不说娘来了,娘没来的这些日子里,兄妹们的衣服都是她在浆洗,甚至夫子的也一并洗了,没有提过半分的报酬什么的。任劳任怨,眼里有活,杨子千计划着,家里要添奴妇都要买这样的,但,这种人,可遇不可求。

    “这孩子,我自己烫一下就行了,哪需要什么时候乱摩。”月娘打掉女儿为她脱鞋的手,笑道。

    “不是乱摩,是*,我在书上看到过,人体的经脉这些是有讲究的,*一下,能缓解疲劳,早一些缓过劲来。”都说聋子会圆话,老娘只是听岔了,却让杨子千笑翻了天。

    “呵呵,月娘啊,这四姑娘说的都很有道理,难得她这么有孝心,你就让她给你按一按。我先出去做事了。”罗氏也笑得不行,转身走出了屋子。

    “你罗婶婶是个可怜的!”月娘的脚已被女儿按进了洗脚盆里,眼睛却盯着罗氏的背影叹气。

    “娘,以前她可怜,以后就有福享了,您不知道,现在大妞二妞做事都很能干,我现在很多事都让她俩顶着呢,三妞长大了也不赖,这三姐妹都像罗婶婶,个个都能干。”杨子千边给老娘*着脚底,边小声的汇报着。

    “呵呵,你挠的我脚心好痒!”月娘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样就好,唉,你不知道冯家,那家人简直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幸好你罗婶婶跳出了那个火坑,要不然,再能干的人,也得磨成鬼!”

    “是啊,这女人,要是靠男人靠不住,还不如不嫁!”杨子千轻轻的揉着脚踝,同情道。

    “你这孩子,尽胡说,女人哪有不嫁人的。只是看各人命数,嫁好了就好,这嫁不好,就两难了!”男人靠不住的难;这和离了的女人也难,女儿都出嫁了,这下半辈子,去靠谁。

    “反正,我就想过,如果遇不到好的,这辈子就不嫁了!”*好一只脚,换另一脚继续揉搓着,边给老娘打着预防针。

    “说起来,你也不小了,唉,这婚姻天注定,娘也不知道,以你这样的性子,要什么样的才是好的,才能容得下你。”月娘听女儿说不嫁,本想骂她两句的,可看着杨子千这孝顺的样子,心里却真的担忧上了。自己就是一个农家妇女,没见识,也没结交什么上层社会的贵夫人。女儿一天到晚抛头露面,风风火火,还是个大脚,这要什么样的人家才靠谱呀。

    还想坚持说嫁不好就不嫁的杨子千,看老娘真焦心上了,只得安慰道:“娘,您放心,您女儿这么能干,想要求娶的人家,从这门口排队得排到码头去了,到时候,您得把好关,为我找一个高大帅的好相公!”

    “去,去,去,没羞没臊的!”月娘被这句话逗笑了,点着女儿的头骂道。

    嘻嘻哈哈的母女二人闹了一会儿,在杨子千的建议下,月娘上了床小憩一会儿。

    等她醒来,小三子都回家了。少不了,又是一番吁寒问暖。

    夜幕时分,相对于临江茗的冷清,后院满堂红却是热闹异常。

    “丫头,这些人也不嫌麻烦,边吃还边动手做!”第一次见这种场景,女儿就告诉了她怎么个吃法,月娘边看边摇头。

    “娘,这些都是年轻人,就图个乐趣,这腊月里,天寒地冻的,好多都不想出门呢,但满堂红自己动手,有炭火,无论是气氛还是温度,都热乎着呢。”杨子千骄傲的依着老娘,介绍着这独门生意好的原因。

    “这是花钱买罪受!”月娘摇头,依她的想法,这吃饭就得好好的将菜端上桌,这生菜生肉上炭火自己动手烧烤,肚子怕早饿得前背贴后背了,还得看着菜一点点的熟,简直就是煎熬。

    “娘,这叫花钱买享受!”杨子千嬉笑纠正道。“今晚我们自己也来享受一把!”

    “够了,够了,别只顾了我们,你们自己也吃啊!”饭桌上,杨大年和月娘、杨子木及小五四人,享受着一对一的服务。杨子林兄妹三人串了服务员,一串串烤好送进了他们的碗里,杨大年边吃边说。

    “好吃,我要这个,我要那个!”独有杨子禾小朋友,丝毫不内疚,指挥着四姐,满嘴油腻,就算杨子千没给放多少辣椒,依旧吃得小脸通红,咝咝叫着,典型的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

    “你呀,好吃也得少吃点,小孩子吃多了上火!”杨子千决定今晚将就她一下,往后还得减少供养。

    一席话,让杨子禾有些不高兴,四姐可真小气,这么多菜不给她吃。

    “四丫头,十二这天怎么安排的?”先前女儿一直跟月娘唠着,这饭桌上,一家人都在,正适合商量正事,杨大年呷了一口酒问道。

    “我想着咱家亲戚少,邱家是土生土长的河包县人,我都给邱大叔说了,让两家的酒席合一起,就在满堂红办了。”男方女方一起办酒席,在现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在西宋却是骇人听闻了,邱柱子就有些放下面子,他怕人说自己嫁女办不起酒席的闲话。好一阵劝说,才让他点了头。

    “这样好吗?”月娘听了,也是一愣,放下手中的排骨串,看向杨大年。

    “丫头,这事,你邱大叔是怎么个说法?”杨大年想着,酒席既然能从李家寨子移到县城,也就能从邱家移到码头。关键是,还得顾及亲家那边的感受。

    “我给邱大叔说了,这满堂红地势广宽,人情往的来了也方便安排。再者,邱家的亲朋好友,经济条件也不算太好,请大伙儿这这儿吃个饭,面子上,倒够足!”

    夫妻二人相互看看,杨子木也点头,杨子千这样考虑,邱家同意就行。

    “明天,我再陪娘去转转,看还要添置些什么!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事了!”婚嫁的东西,在罗氏和五娘的参谋下,杨子千早已经一一准备妥当了。

    “对了,那个媒人眼睛?”突然想起,月娘惊问道,对杨大年请了个瞎眼的媒婆上门这事,她心里也是不自在的。

    “王婶婶的眼睛能看得了个大概了,早不碍事了!”杨子千想着黄顺子那天回家吃到了五娘做的晚饭,第二天那个高兴劲儿,一个劲的感谢杨家给提的了建议。

    “那就好,就好!”杨大年听了也很高兴。

    “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明天得去给儿媳挑一个像样的见面礼!”月娘满意的点头。

    “呵,娘,犯不着那么破费!”提到自己的新妇,杨子木不好意思的出言阻止。

    “你个傻小子,拿不出的家底子,是想给也给不起,咱家这样,要不拿出点什么,倒显得你爹娘不看重新媳妇呢!”月娘嗔怪着儿子的老实。

    “放心,娘,好东西,我早就准备了,明天只需要去取就行了!”杨子千捂嘴偷笑,都说娶了媳妇忘了老娘,大哥倒不具备这潜力。憨厚老实的本性,是杨家人的优良传统。

    月娘没想到,这辈子,自己还有亲自踏进县城高档银楼的这一天。虽然,不是为了自己穿金戴银,但想着能戴在媳妇的身上,也是一种荣耀。

    和杨子千一排排的看过,每看一件,她都点头。

    在她的心里,银子做的,都是好的,能做成这样的,也是不错的。

    “娘,这些都是大众化的,我为你和嫂子订制了两套,等会儿看了,保管你喜欢!”杨子千看着容易满意的娘亲,有些心酸。想着给娘订首饰,还是给杨子美添妆时的事。看看自己多不孝。

    “姑娘,你来了,请稍等,我马上就派人为您取出来!”掌柜的看着杨子千过来,热情极了!连忙招呼小二端茶倒水。

    “好,有劳了!”杨子千微笑点头致谢。

    看着女儿一言一行,举止文雅大方,月娘在心里暗叹夫子教的好。同时,也在模仿着女儿的言行,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显得自然些。

    “姑娘这两套首饰,让人一看就爱不释手,我们的师傅都惊叹遇着高人了,想要当面向您请教呢!”不一会儿,掌柜的小心捧着四套精美的首饰放在了桌面上。

    ------题外话------

    很多亲都在说更新少了,抱歉,竹枝这段时间真的是看到电脑就想吐。每天三千,都要折腾好一段时间,请大家谅解,待情况好转,就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