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七章 跃跃欲试-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我才回去不久,怎么,有事?”还不到一个月又跑回去,自己又不是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就能解决的事。说起来,这寨子到河包县,唯一的山路,老不方便了,有时候都想着,选择李家寨子做杨家的根据地是不是错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正月里,去你家吃了那什么芋子汤,听你爹说是这秋天收,想着,运些出来当菜卖,卖个新鲜!”徐老板也是最近觉得生意不太好,想着要发掘新菜式,才想起这桩事来。

    “芋子?”杨子千看着徐老板,难怪他能在众多生意人中成为佼佼者,善于发现,善于利用,是他的一大优点。他不说自己还差点忘记这东西了。

    家里倒收了不少。因着去年卖了种子,家家户户都有,也不稀罕了。想着要修房管饭,这东西当菜吃也是可以的,所以,今年就没打算卖,再说了,李家寨子,卖给谁去。想不到,大老远的,还真有人惦记上了。

    “是啊,怎么样,丫头,还有没有新鲜的吃法?”相对于怎么芋子的价格,他更在乎吃法。

    “倒没什么吃法, 我们家最常见的就是煮汤,炒丝子!”没有说糊墙做羹羹,那本就是无奈之举。“徐伯伯,这东西,贵在稀罕,只是太远了!”有新菜式,的确能红上那么一段时间。

    “没事,没事,丫头,你家那芋子怎么个卖法,我明天就派人去挑运些回来!”徐老板跃跃欲试,仿佛又看到了鱼贯而来的食。

    卖种子是一文钱一个,这论斤卖,怎么个卖法,杨子千真还不知道。

    “这价格,我也不知道,要不,徐伯伯,你去了寨子,问我爹吧!”反正你都不嫌难跑,这么远的路,豆腐都能搬成肉价钱。随便老爹卖多少钱,无所谓了。

    哟嗬,这个钻钱眼里的丫头,第一次没有谈价格,真是稀罕!徐老板眼里放着精光,打算明天找上十个人去挑,最好一次性将杨家的芋子买光,省得他们反悔涨价。

    目送着徐老板离去的背影,杨子千想着,要是运送方便,自己还可以折腾点糕点出来卖,芋子可不仅仅只有那两种吃法。路太远,一切都是扯淡。这事倒提醒了她,合适的话,就在县城附近买一个庄子,把这东西移送过来种上,这样也方便。

    徐老板没想到这次和杨家的买卖很轻松,才十文钱一斤的芋子,挑回县里,经过加工,上桌依旧卖了三十文一盘。正如他所料,听说新菜式上堂,食们蜂涌而至。

    看得码头的餐饮人家,又恨又妒,却偏偏连徐记这菜式怎么淘出来的都不知道。

    有些聪明的,也去吃过一次,不得不承认,那东西,是新奇,至少河包县独一无二。

    各种传言出来,杨子千感觉到了浓厚的商机,当下,就让黄顺子四处打听,什么地方有小庄子卖。大庄子,她还吃不下,几百两银的小庄子,应该就够了。

    几番打听,离县城稍远一个丘陵小庄子,只有六十来亩,要出售。主家嫌弃是小丘陵,水源不好,不出产好庄稼。

    一翻砍价,连带着庄户上七八间破败的屋子一起,七百两易主。

    “四姑娘,你还真买下了?”黄顺子见过生意人,却没见过像姑娘这么爽快的生意人,关键是,这庄子,他都不看好!

    别人认为是鸡肋的东西,怎么一到四姑娘手上,就像捡着宝一样了呢。

    “顺子叔,你帮我物色两户人家,也不用卖身,只是要绝对忠心就行。工钱方面,你也是知道的,我杨家不会亏待了他们。这屋子,修砌一下,就这两家人住。主要就是看顾庄子上的庄稼,农忙时,我会找短工来帮忙!”杨子千也不管黄顺子怎么想,反正,小丘陵种芋子正合适!

    对了,家里的芋子卖了老多,修房子还在吃,得派人回去说一声,可别把种子给吃光了!

    黄顺子将码头的昔日兄弟一一筛选,最后找了侯哥和另一王姓人家介绍给了杨子千。杨子千用人也方便,也没有了考核什么的,直接带到庄子上交待了要做事。“这房子,你们住着,也可以养猪什么的,收益归你们自己!”

    两家人大喜,有工钱拿,还有外水挣,真是一个好营生。特别是侯哥,儿女都在满堂红上工,这会儿,全家人都是杨家的帮工了,别一不小心,连累了孩子,所以,更是倍加用心。说这会儿不农忙,却也认真的在地里锄草料理土地。这才冬月里,离四姑娘说的三月开春下种,还有些时日,慢慢做,到那地,田地差不多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了。

    健步如飞的大丁子,被杨子千派去了李家寨子,回来时禀告,寨子上的房子修得差不多了。预计腊月初就来城里。

    “娟儿啊,你快看看,还缺什么,娘去给你置办?”文氏最近这段时间,将县里的首饰铺、布料行一一看了个遍,连迎祥街的家俱行都去打听了一下。结果却被当家的骂了,说自己不长脑子,杨家自己就是开家俱行的,哪需添置什么家俱,还非得去外面买。何况,只是在县里办个酒席,真正过日子是在李家寨子,到时候又劳神费力的抬去李家寨子,那不是脱了裤子打屁-多此一举吗?不买家俱,就买其他的,总不能让女儿去杨家被人小看了。

    “娘,哪能这么多,够了!”邱娟看娘摆出来的行头,枕巾被套,都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为此,自己也没少被骂,别家闺女出门是女儿自己绣,自家倒好,全是老娘代劳。还在首饰铺子上订制了两套头面。

    “唉,也是最近你自己能挣,要在头一两年,娘就是想要给你备这些也是有心无力。眼看着,你嫁人了,婆家人也不嫌弃你,娘就想着把你自己挣的都换成嫁妆带过去,有东西傍身,底气也足!”就不知道,亲家母好不好说话,可千万别为难自己的宝贝娟儿!

    “娘,娟舍不得你!”要出门子,离开养了自己十多年的家,去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邱娟其实也里也是忐忑的。

    “乖,别怕,既然那四姑娘都知道你会什么不会什么了,想必是真心接受你的。这女人啊,长大了都得走上这么一遭!”文氏眼圈都红了,却不得不安慰女儿。

    “时间更得真快,腊月十二,就快到了吧。”文氏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连忙起身,又翻看着这些东西,“我得再看看,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

    邱娟对这个双十二的日子,有些期望,又有些害怕。

    “月娘,哎呀,不用收拾这么多东西,也就短短的几天时间,预计就在腊月二十左右,我们就要回来。这可是老大媳妇来杨家的第一个新年,一定得在咱们的新家过!”杨大年看月娘收拾了满满堂堂几大包衣物,连忙阻挡了。

    新家修好了,里里外外的,都打整得好好的了,而且,给杨子木准备的房间还抬了上次老二回家给专门做的新床进去。

    “因我的事,让爹娘劳累了!”杨子木不好意思的向爹娘请罪。

    “傻儿子,这是大喜事,再累爹娘也高兴!”月娘拍拍儿子的肩膀,心里是满满的骄傲。大儿子,长成了个俊小子了,就要为人夫,为人父了,哟,自己,快要当奶奶了。回首看着满床爬的小六,又哑然失笑。

    这是月娘第一次离开李家寨子去县里。离上次的长途跋涉,算下来,有十来年的时间了吧。那是灾后逃难到李家寨子,饥寒交迫,前路迷茫;这次,却是迎娶新媳妇,而且,这会儿,小五小六都被杨大年父子放进了箩篼里,一头是包袱,一头是孩子,她只需要打个空手跟着走就行。可是,这小脚走山路,也是难。

    幸好当初没给四丫头缠脚,要不然,这一来一回,一年跑几趟,够这孩子受了!

    “爹娘,大哥,你们到了!”听闻杨大年到了,杨子林兄妹俩连忙跑出去迎接。

    “子森呢?”月娘没看着三儿子,着急的问。

    “还在学堂呢,要傍晚时分才回来。”杨子千上前扶着老娘,吃味道:“娘,我们就在你面前你都没看见,就只看见三哥不在!”

    “你个丫头又来了!”月娘敲了一下杨子千的头道:“娘不给你多说了,快回屋里去,我这脚不行了!”

    “月娘,你来了!”刚到工棚门口,罗氏惊喜的上前招呼。

    “罗姐姐?”月娘几乎不敢相信,两年未见,这罗氏,越发年轻漂亮了,自己反而像是比她还老几岁一般。

    “夫子!”门口,还站着夫子。

    杨大年夫妇和王三和罗虎,之前在李家寨子见过面的黄顺子,邱柱子等人,一一招呼过。又围过来一群孩子。

    “这群孩子,个儿窜得真快!”月娘被女儿扶着坐在一张凳子上,看着眼前晃动的一张张笑脸,她也高兴极了,仿佛看着自家的孩子一般。

    “丫头呀,咱家真能养这么多人?”月娘看着招呼后离去的众人,吃惊的问道。

    “娘,等会儿,我打热水给你泡个脚,好受些了,就带你去看看隔壁咱家的产业!”杨子千依着月娘,想象着等会儿月娘见着那场景该有的表情,很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