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六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臭小子,居然耍流氓,小爷打死你!”大丁子准备再补上几拳。

    “好汉饶命,好汉误会了,我不是耍流氓,只是遇着熟人了,又不敢确认,就多看了几眼!”年轻人一手挡着脸,连连后退,一边慌忙解释。

    “什么事,大丁子?”听闻女婿和人起了争执,走到门口的罗氏走过来问道。

    “娘,这小子说认识你!”大丁子皱眉,丈母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认识她的人可不多。小子,等会儿,谎言揭穿了,看小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谁呀?”罗氏也疑惑的看过去。

    年轻人放下捂着脸双手,连忙道:“冯家嫂子,我是李家寨子的李钟,钟娃子呀,你不记得我了?我娘是人称疯三娘的。”不管老娘疯不疯,这次再不立马解释清楚,自己离疯可不远了。

    “噢,是钟娃子呀。”罗氏看了半天,仿佛是有那么个人,点点头,后又摇头道:“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冯家嫂子,我姓罗!”

    一听是李家寨子的人,大丁子已经知道那小子说的话是真了。不过,听丈母娘说不姓冯,倒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杰作,想必,那便宜老丈人现在都在吃素了吧!想到此,大丁子心里是偷笑不已!男人最怕什么,哈哈,冯全这个五阴六阳都分清的人也不必当男人了!

    “冯家嫂子,噢,不,罗嫂子,想不到在码头看到你,你现在过得好吗?”钟娃子套着近乎,省得再被眼前的大汉当陌生登徒子揍了。

    “呵呵,总比在李家寨子好。对了,你不在家好好伺侯你娘,跑到县里来干什么?”罗氏盯了这人一眼,在寨子里就没有什么来往,这会儿,还会关心过得好不好,这是唱的哪一出?

    “噢,我来县里帮大老爷办点事,这就回,就回!”钟娃子打着圆场,才不能说是为了告倒杨家呢。“那我先走了,回头见啊!”偷偷看了眼大丁子,见他没反应,连忙和罗氏打了个招呼,撒腿就跑了

    见什么见,自己可没想过再回李家寨子。罗氏看着远去的人影,摇摇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的日子,过得真的挺好!

    杨家都开始动工砌条石了,左盼右盼,里正等人终于盼回了顶着熊猫眼回来的钟娃子。

    “咦,怎么你一个人回来,那官府里人呢?不会让我们直接绑了人给送去吧!”里正看着这个笨小子,这六七天了也不知道跑哪儿晃了来,眼睛都被打乌了。

    “哎哟,我的个里正爷爷,您老这次把我害惨了!”钟娃子手上还余下三两银子,白白跑了这么一趟,也不打算交还了。早在路上,就把要怎么回话想了个清楚明白。

    “什么?怎么会,杨家什么时候买了这么多山地,我们都不知道?”里正气得翘胡子,这简直就是翻天了,杨家买地,都不用通知他这个里正了!

    “是啊,爷爷,县里的差爷们都说这山正月里就买下了,说我是诬告,狠狠的揍了我一顿,看看,我这眼睛!还让我在大牢里呆了一天,是我把手上余下的三两银子还有工钱一起掏出来,好说歹说,这才放了出来,一路上,我吃的是野草山泉,又累又饿,这才耽误了时辰回来!”钟娃子坐在里正堂屋里,一坐就是一个窝,不打算动了,再怎么着,也得混一顿好吃的才走。

    “行了,行了,给你煮两个蛋,吃了就快滚回你家去,你不在这些天,你老娘可都是族里轮流给送饭的,算下来,你也没亏!”里正这头气得不行,还得打发这个无赖侄孙儿。

    杨家买地不找他!

    这杨家,当真是不得了!

    也是,在寨子里,自己还是个里正,要买寨子里的地,是得通知自己。他买的那是无主的山,直接找县里就行了。可是,那是一百亩啊,几百两银子,杨家怎么这么有钱。

    “爷爷,我还没吃饱,要不,让婶子再给我煮几个,吃饱了,我才有力气给你汇报杨家在县城里的事!”三下五除二,吃光了两个蛋,钟娃子抹了抹嘴巴,朝里正笑道。

    里正确实想知道杨家都在县城里折腾了什么,挥挥手,让大儿媳妇又去给煮了两个蛋端出来。

    钟娃子瘪瘪嘴,好吧,小气巴拉的,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大口大口的吃了个欢快。

    “吃饱了,现在该说了吧!”里正看着这些不争气年轻后生,暗叹李家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本想说没吃饱的李钟,却不合时适的打了个饱嗝,只得讪笑,一五一十,外带着见着罗氏也一一说了。当然,肯定不能说那熊猫眼睛是被罗氏的女婿打的。

    “想不到,想不到、、、”里正听完,一*坐在凳子上,嘴里喃喃自语。

    早就看出杨家不是个简单的,叮嘱了族人不再卖地给他。却不想,人家的翅膀硬了,直接避开他这个里正买了河弯以及后山。再想不到,在县里,居然还有那么大的产业,在此之前,都没有透露出一点风声!

    连带着,冯家和离的女人,都跟着杨家过上了好日子。

    这杨家,是祖坟埋正了,要发家了,硬是挡都挡不住!不过,买了山修了房又如何,没地也是不成的。再怎么发,李家的地不卖给他,也只能去别处发。想到这儿,里正心里又要好过些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李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搭进去十两银子,吃大亏了!

    杨家的房子,如火如荼的修建着。

    “老二,想不到那沙田,居然能派上这么大个用场?”杨大富带着人在沙田淘出无数挑沙子回来,和着山上挑回来的白泥,砌的条石看上去稳稳当当的,比黄泥糊的好看耐用。这河边也有沙,但小石头儿多,反而不如沙田的用起来方便。

    “呵呵,我也想不到,这呀,都是那几个孩子,在书上看到了,说可以这样用!”杨大年没有将这主意是女儿出的说出来,四丫头太聪明了,反常即为妖,他可不想这孩子未来的婚嫁什么的影响。

    “你家这几个孩子,跟着夫子倒是长了不少见识!可惜了,子强没学!”杨大富有些遗憾,往常想着老二一家养个外人,这会儿,才知道,书上还能学到这些东西。

    “听孩子们说,子强现在也很认真,学东西,任何时候都不算晚!”杨大年想说自己也是才跟着学了些字什么的,却有显摆的嫌疑,就闭了嘴。转而想着,小五也该到学知识的年纪了,明年,子森上府城考试,是不是让夫子回寨子教小五了呢。

    “这次啊,全靠你们照应着了!”杨大富也听儿子说过县里的事,能让他出去见见世面,学东西,真比地里刨食强得多。

    “大哥,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杨大年看着自己亲大哥,无论是成亲前还是搬家后,他都是没有多话说的人。兄弟俩之间,也没红过脸,闹过矛盾,要说有什么事,都是王花儿一个人闹出来的。好在,她也改了不少,这往后,两家人的关系应该更亲厚些了。

    “哈哈,好好,大哥不说这些了,老二呀,这条石砌出来的房子,是比土墙看起顺眼!”拍了拍砌了半人高的墙,杨大富道。

    “唉,只是越砌越高,这越费力!”看着七八个人抬着条石喊着号子往墙上举,杨大年觉得怪累人的,想着,明天,去镇上多买些肉,让这些帮工的吃好点。

    “都一样,夹墙板锺土墙,越高上土也越费力,这高了,就多来两个人手就是了,进度慢一些,好在,你们也不急着搬家!”杨大富看了二三十号人的修房子场景,想着这进度也慢不了多少。

    “不急,不急,年前修好都行,子木在码头的房子里完婚,三朝回门后再回寨子里!”这才九月,到腊月,还早呢。几个月时间,还折腾不出七八间房子才怪。

    丫头说了,这次修的是主院,宽大的堂屋,一个灶房,一个专门吃饭的叫餐厅,一个茅房,四间大房间。按他的意思,茅房修个偏房就行了,丫头却要正经的修,里面还让隔开,分男女,不仅如此,还要分澡堂,整得把细得很。都不知道,她哪来的主意!

    被老爹念叨的杨子千,这会儿,听人说徐老板找她。

    姓徐的,一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又有是打她什么主意了?

    “徐伯伯,今天什么风把您老给吹到这儿来了!”秋分屋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杨子千爽朗的笑声让徐老板不由的笑了。

    “丫头呀,是西北风呢!你看看你那满堂红一开业,徐伯伯就要喝西北风了!”徐老板想着,这丫头,笑起来无害,做起来,件件事都惊人!

    “徐伯伯说笑了,满堂红也就是年轻人寻一个乐子,哪能影响那么大!”杨子千拒不承认。

    “对了,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李家寨子?”难得给这丫头弯弯绕绕的说那么多,嘴上的功夫厉害,可没几人能说得过,徐老板直接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