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五章 如释重负-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李姓族人,一个年轻后生,为了里正许诺的二两银子的辛苦费,麻着胆子一个人走在去往县城的这条道路上。

    听人说,去年有跟着冯家大妞的两个人看到了密密码码的长虫,一路上,他是木棍开道,先支出长长的棍子,在远离身边一米多的地方掀开那些铺在路面的杂草,确定没有异常这才挪步,走一路歇一路,单是走到有狼出没的小关庙,他都用了两天时间。

    过了小关庙,到县里的距离就短了。年轻人有些激动,仿佛二两银子已经快到手了。

    里正交待了,这次去,不是伸冤告状,不用敲鼓,同时意味着,县衙的门也不好进。所以,一路上,得银钱通路。

    祠堂公家统共拿了十两银子,除了他的工钱,八两银子,随便他怎么使,目的只有一个,务必要告倒杨家,让杨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废不说, 最好让他们惹上官司。

    到了县里,一路打听,终于知道了县衙的大门方向朝哪开了。

    “哥子,你那临江茗的vip卡借我用一下可好”身边,两个官差边走边说。

    年轻人连忙上前搭讪。“两位差哥,我有要紧事禀告知县大人,烦请二位通告一声,可好?”

    “有冤击鼓,鼓在那边!”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年轻人,庄稼人就是笨,还以为知县大人是你家亲戚,想见就能见的。

    “哈哈,你小子,又要去临江茗撑面子吧,不过,这满堂红的新玩意倒是年轻人的好去处!”理都没理会年轻后生,这个差官对茶对菜,都是余犹未尽,回味无穷。

    “哥子,你跑了趟李家寨子,得了这些好处,怎么着也得让兄弟我沾沾光啊!”两人忽视了眼前的大活人,边说边走远了。

    李家寨子,是说的我们那寨子吗?寨子里什么时候来过官差,里正爷爷怎么没有说呢?能给他们好处的,不是李家还有谁,但李家除了躺在床上的李老爷那家人能有资本外,谁家还舍得花钱,更何况,还没有事求他们,有事才烧香,谁没事还会平白往水里扔银子?难道,他们说的,根本就不是自己那个祠堂的事!河包县还有两个李家寨子?

    人已远去,只得再重新物色。站在衙门口的那两个人一脸寒霜,他根本就不敢靠近。

    左等右等,又等来了一个出门的衙役。

    这次学聪明了,一两银子悄悄的拿在手中,人上前,手就抓住了衙役的手,硬邦邦的东西同时也塞了过去。“这位差爷,向您打听个事!”

    衙役感觉到手上有冰凉的东西,低头摊开手掌,立马握紧了,轻声笑道:“好说,好说,有什么尽管说,爷帮你!”不看僧面看钱面,这可是足足一两银子,看不出,这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出手居然这么大方。

    “是这样的,我想要告诉知县大人一个大事,就不知道怎么能见到他!”年轻人一直想的是,里正爷爷交待了要办成事,能做主的,肯定是一县的父母官。

    “知县大人可忙了”衙役想的是,这人,张口闭口见大人,别没安什么好心吧,银子固然逗人爱,要给招一个祸害出来,再多的银子也是烫手的。“不如,你先给我说说是怎么个事儿,再做个决定!”拿人手短,又不想退回去,就权当做好事,多问一问了。

    “这事呀,这私占地修房,轻则重罚,重了可得进大牢的事!你说的那家人,胆子可不小啊!”衙役听完来笼去脉,看了看眼前的人,这人,不像是个奸滑的,怎么也看不出,还是一肚子坏水。天高皇帝远的,只要地邻不找事,修房的人家也就没事儿。可,偏偏,还遇着找事的人了,这些人家,背后不知道都有些什么恩怨!

    “那我能见着知县大人吗?”年轻后生连忙问道。

    “这事,我看,先告知师爷吧!”一口一个知县,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来意!“只不过,你懂的?”衙役向年轻人比了个手势。

    “嗯,知道,知道,多谢差爷!”不就是要钱吗,里正爷爷说了,事办成了,钱花了也不心疼。当下,就拼命点头。

    “好,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吧!”衙役收了钱,也是尽职尽责。当下,就带着人,大摇大摆的进了县衙这道难进的大门。

    县衙师爷的办公厅,听了来人的禀告,摸着胡须赞道:“你们里正是个明理的,这事呀,是得管管,有一就有二,这些刁民眼中,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次,得杀鸡儆猴,一办到底!”

    “多谢师爷,多谢!”年轻后生上前,递了四两银子过去,还余下三两,等会儿,说不定会派出差爷一起回李家寨子,到时候,还得花些钱呢。

    “这是我们的职责,当不得谢!”师爷摸了摸银子,心下了然道:“你说是哪个寨子来着,那户人家姓什么?我这就去禀告大人,请他示下!”

    “回师爷,小民是李家寨子,那户刁民姓杨,叫杨大年!”年轻后生连忙如数上报。

    “什么,李家寨子,叫杨大年的?”师爷一听,惊了一下。那杨大年,正月里才买下一百亩的山,犯不着去别的地儿没事找事,修什么房子不能修在他的地盘上?自己也拿过杨家的好处,不只是一点点,这次,怎么就牵扯上了,不行,还得提前给透个风出去才行!又或者,他本就是修在自己的地盘上,外人不知道而已。是了,很有可能!

    师爷取过县志图,摊在桌上,让年轻人上前指正修占地势。

    “就是这儿,在这个河弯的位置,修了老宽!”看了半天没看懂,还是师爷耐心的讲解,才知道,原来,李家寨子这么宽大的地方,在师爷的眼里,就巴掌那么大点。惊讶的着着河弯,告诉了师爷。

    “你确定?”师爷重点指了河弯的位置,再三询问年轻人。

    “是的,师爷,您说这个地方是河弯,杨家确实就是在河弯的地方修的房子!”年轻人不明白,师爷怎么对河弯还这么熟悉。

    “如此,就是了!”师爷如释重负,小心的收起县志图,对年轻人道:“你回吧,告诉你们里正,这地,本就姓杨,别说修房子,无论修什么,都是杨家的事,别人管不着,官府也犯不着!”

    “啊?!”年轻人听了,更是一头雾水!什么叫姓杨?

    自己家的儿子跟自己姓,那河湾,什么时候成了杨家的儿子了?

    “唉,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河湾,一直到你们李家寨子后山,方圆一百亩的地,都姓杨。杨家花了白花花的几百两银子,全买下了,懂了吗?”师爷有些气结,这李家寨子的里正,也不派个聪明的人来办事。话说,这里正都不是个聪明的,也不打听打听,就莽莽撞撞的来打小报告。也亏得自己多了个心眼,要是就直接上报了,派人去一趟,劳命伤财,白跑一趟,曹知县怪罪下来,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河湾,后山,一百亩,几百两银子,全买下了!

    年轻人一个字一个字的,消化了半天,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杨家,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比李家族中大老爷还有钱?

    “唉,你呀,太年轻了,这次来都来了,不妨去码头看看吧,顺便,也好给你们里正汇报汇报!”收了钱,哪有退回去的理。不过,指点你一二,也就当自己的教育费了。

    别说你一个小小的李家寨子里正,就是河包县的三教九流,经商的人家,谁不认识杨家。对杨家那丫头,敬而远之,又敬又恨。

    锦记现在进退两难,陷入一片泥潭了。秦老板恨得咬呀,妹夫却一再打招呼,不能给他惹事!

    徐记把杨家当上宾敬奉,龙头老大都敬奉的人,商家们谁还不长眼敢去招惹呀。

    “这就是码头,呶,看看那边,那是你们说的那杨家的工棚,还有,那个竹屋,叫临江茗,在河包县远近闻名喝茶休闲的好地方;那后面的一排屋,叫满堂红,每天去吃饭的人还得提前预订,要不然就只能第二天请早了!”好心的衙役将这个愣头青带到码头,指着一排排的建筑,一一给他介绍道。

    年轻后生,愕然瞪着大眼睛,看都看不过来了!

    老天,杨家,杨老二家,只不过是几个孩子在县里,说是做着什么营生,什么时候,变成了大户人家了?这叫营生?这叫大生意好不好!难怪,能买山,能那么大的排场修大房子!

    咦,那抬木头的,不是罗虎吗?还有,还有王三?

    年轻人往前多走了几步,猜都猜不着,他看到了谁?

    冯家和离的那个女人,现在,长得红头花色的,看着比以前还年轻好几岁,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老天,这冯全真是个傻蛋,这么好看的女人居然舍得休掉!

    “哪来的登徒子!”冷不防,右眼被人一个拳头打了过来。年轻后生捂着眼睛后退好几步。

    这打人的不是谁,正是送了杨子森上学堂回来的大丁子,居然有臭小子盯着自己的丈母娘看,嫩牛还想吃老草?一拳重重的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