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四章 闲情逸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什么?大河弯口?”蒋半仙一听,不顾形象的跳了起来,在一群年轻小子面前,失态至极!

    “幺叔公,那地方不好吗?”蒋雄惊讶,这不是他看的地吗,怎么还这么意外?

    “哎呀,你们不知道,是我看的地不假,可我统共看了三个地方,怎么就偏偏选第一个?”蒋半仙急得在屋子里打转转。

    一个*,一个金山,自己明明说得清清楚楚的,怎么就都弃了反而选了第一个呢?

    这天下,还有这样的傻子?还是说,他信不过自己,私下里又找人看过了,但是,也不对呀,没有人会这么卖命的给他选地基呀。要真是另请人看了,这事,也就落不到自己头上了,倒也不怕了。

    真找人看了,哎呀,这杨家,要出大事了!

    要不是另找人看了,自己更要出事了!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他没有理会一群年轻小子诧异的目光,来来回回打了无数个转,最终决定:不行,不行,自己明天一定得亲自去看看!

    “呀,蒋先生,您来了,正准备把这地基挖好后去请您过来帮忙看大门位置,您看看,这大门定这儿合适吗?”杨大年才将四丫头一行人打发走。这丫头,主意多,说先修几间正屋子,往后,还要修亭台走廊,什么小桥流水,说得和*府第一样漂亮,这农家人,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不管了,这次,先把几间主要的屋子修起多。

    杨大年一见蒋半仙未邀请而亲自上门,连忙上前热情的接待。

    “这是闹的哪一出,你怎么不选那两个位置?”蒋半仙脸色发白,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你另外找人看了?”

    “蒋先生说哪里话,在广源镇,谁还能越过您去?您看好的地,就是最好的!”感情不是来看地,是来问过的?杨大年有些摸不着火门,这风水先生惹火了,可不好!他们知道的门门道道多,一不小心,就亏大了。

    “那你是怎么个意思?”蒋半仙指着眼前热火朝天的场景问。他眯着眼,似乎想要看透这个表面老实的庄稼汉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呵呵,说起都不好意思,多谢先生的指点了。只是,我们一家人商量下来,觉得,这大富大贵的运,我们这农家小户的怕是无福消受,就想着合合乐乐,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行了。而且,我家儿子多,一个孩子一个院子,那两个地势也铺排不开来,一合计,干脆,就选择了这个河弯修房子!”杨大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这事,放谁家都不会这么干,自己一家人,也确实有点傻了,说不失落是假,但,却又觉得这样做最好!

    蒋半仙听完,一个巴掌拍向自己的脑门,千算万算,算不到这一家人是个傻蛋!好在,自己今天亲自过来看了,还好,还来得及!

    “哎,罢了,既然你们不要那荣华富贵,我也只能尽量给你们选个好的大门方位了,以确保你家宅平安!”蒋半仙收起自己惊骇的内心,稍微抚平了一下,然后,掏出罗盘,仔细看过。这次,再不能出差错了,再出差错,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左看右看,在杨大年预计选定的大门方向,足足错开了一尺远。

    “就这儿,这个地方好,再不能错了,过了,你家宅可就不得安宁了!”一脸严肃警告着杨大年。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杨大年很紧张,连忙从旁边一个青年男子手上抓过那把锄头,在蒋半仙指定这个好地方挖了几锄,做好印迹,大门的方位可关系着一家人的平安,马虎不得!

    “唉,真是的,放着好好的地势不要。那两个位置,*厚禄,实实在在的不选,却选这么个平平凡凡的地方,看看,这都叫什么事呀?”蒋半仙看了半晌,收了家什,边念唠着边走。

    杨大年连忙将锄头丢给旁边的年轻人,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幸好他来得及时,要按自己预计的地方修了大门,要真不好那可就惨了。这蒋半仙,是个负责任的,这次,红包得给他封大点!

    好地势,难不成,杨家居然没选好的地势修房子,却还了这么个普通的地方修?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要是那蒋半仙不给他看好这大门的方位,那杨家家宅不安?

    年轻人接过杨大年的锄头,悄悄侧耳倾听他们的谈话,目送着两人离开。看着刚才被挖开的新鲜的泥土,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这杨家,这两年,居然还真的就这么发起来了?买地修房,听说,在县里还经营着什么营生。自己家,却年复一年的贫穷,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那会儿,来要点羹羹,他家那丫头态度这么不好,你说,要是真改了大门位置,家宅不宁,是不是,就有好戏看了呢?

    年轻人四下里看了看,见众人都是各干各的,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新鲜的泥土,挖地基到处都有,也不在乎多那么一两个。

    想到此,他就几锄挖了下去,将杨大年做的印迹给填满了。然后,在相离不到一尺的地方,重新按刚才的模样给挖了几锄。

    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确保杨大年无法看得出来,年轻人无声的笑了。

    然后,快速的闪开,装着若无其事,继续干着自己的活儿,干一天挣一天的工钱,还管两顿饭,不得不说,这活儿,还不错!

    蒋半仙指点好位置,又收了杨大年一个二两的红包,总算是化险为夷!放心的离开了李家寨子。

    杨大年送走蒋半仙,回到新地基,看了看刚才做的印迹,又去找了几块碎石头丢在上面,将大哥找来,告诉他,这是大门位置,可别整错了!

    “放心吧,老二,我都帮你看顾着呢!”杨大富成了兄弟修房子的主力军,再怎么说,也是半个主人家。人事安排上,他都在帮忙协调,要不然,凭老二两父子,哪看顾得过来。

    不只是杨大富,就是王花儿,自子强跟着去了县里,子美的婚事月娘的大收笔,也将她收买得服服帖帖的了,杨家老二这棵大树,自己是他亲亲的大嫂,她都不没资格靠还有谁能靠?这次修房子要管饭,她和郑家、罗家、王家的几个媳妇就全力帮忙,挑起了煮饭的大梁。

    杨子千一行人回到县里,看了临江茗和满堂红的生意,没什么操心的,老三的学问做得也不赖。唯一担心的是,老二这木工棚,倒成了鸡肋了,弃之可惜,食之无味。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河包县的消费水平有限。

    宋老板一口气拿下的二十张桌子,销得也惨淡,才卖了七八张,那些餐厅,谁也没舍得大手笔一花几百两的换行头。杨家少于十张不卖,他们就只能去迎祥街花二十多两银子,买一张,放在雅间做个样子,好歹,还有一个地方上了档次不是!

    不操心这样,就得操心那样。

    杨子千这会儿,在帮爹娘操心腊月里大哥的婚事。各种采买,准备,还把新修的一间屋子给准备一下,到时候做新房。

    回家和家里人也商量好了,到腊月,一家人都到县里去,在码头完婚,三朝回门后再举家回寨子。

    月娘还没去过河包县,当下就很赞同,不说别的,为了看媳妇,走上个百多公里,也是不嫌弃的。

    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这是杨大年最乐意看见的。

    因此,在码头操办婚事,一切准备事宜,全权让杨子千做主了。

    自己就安心的在家修房子,还有个条件,得按照丫头的想法修,这孩子,可真当自己是一回事儿。

    杨家修房的进展,看在李家人的眼中,就是那么的刺眼,终于,这天,有人受里正、受族人的委托,踏上了去县里的路。

    “李家派人去县里?”林正得到这消息,觉得不太真实,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这李家,难道又有什么蛛丝马迹,想翻出点新花样出来?

    “少庄主,我看,这事,八成不是冲山庄来的!”有人分析道“他们没凭没据,肯定牵扯不上山庄。听人说,这李家,对杨家大兴土木不满,可能,是去县里给杨家找绊子的!”

    杨家,就是那个大胆的丫头家修房子,他也听说过。想不到,这家人,发起来倒快。那个丫头,还不到十四岁,胆子比个子大,什么事都敢做!

    “禀告少庄主,庄主有令,请您速到会厅!”门外,有人大声的汇报。

    “李家那边,仔细打听着,若与山庄无碍就暂不管他。”林正指示后,大步往会厅走去,边走边问:“可知是何人到访?”

    来人摇头,且不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也得装做不知道。好打听可不见得是好事!

    “哈哈哈,好啊,好啊,多年不见,你那威武山庄日益壮大,声名鹊起,令老夫佩服!”老庄主洪亮的声音传出,让林正心里一惊,威武山庄,听爷爷提起过,可能,这次,自己的亲事还就与与此人此行相关。

    “林叔叔夸奖了,家父多次提起您老这岈屿山庄才是藏龙卧虎,英雄倍出!更听闻少庄主尽得您老真传,习得各家所长,是江湖上少有的好手!”听得一陌生男人夸奖自己,林正不屑的摇摇头。

    本不想进去的,但人都走到门口了,里面的人都是高手,岂有不知道的,林正只得硬着头皮敲门。

    “是正儿过来了,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快来见过威武山庄的张叔叔!”庄主高兴的招呼着自己的宝贝孙子。

    “林正拜见张叔叔!”林正一丝不苟的参拜。

    “好,好,果然是个好小子!”张姓男子打量林正的眼神,就如挑一头猎物。

    “怎么样,张贤侄,这亲戚,能不能做呀?”庄主本就是豪爽人,派人上门去为孙儿提亲,却不想,那威武山庄还要张剑亲自前来相看了这个女婿才作决定。

    眼下,人看了,就看有没有缘份做亲家了。

    “如此,小女就高攀了!”张剑单看林正的那副块头长相,他就满意了。更别说,女儿嫁过来,可是未来的山庄夫人,不错,不错!

    “哈哈哈,那就择日尽快完婚,我们两个山庄之间,相隔几百公里,江湖儿女,一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了。你意下如何?”庄主或许是急着抱重孙,也或者是为了尽快脱离这山庄庄主的身份,好圆了他游历天下的梦想,直接提了这样的要求。

    林正在旁边听得,就好像爷爷要尽快卖他出去一样,连这么无理的要求都提了,那张家,会答应吗?

    “一切凭林叔叔做主!”张剑本觉得有些委屈女儿,但,想着,面子远远没有里子重要,在这种场景下,老人都发话了,自己却强扭着要行仪式礼节什么的,倒显得小家子了。索性,就爽快的答应了。

    这样也行!林正心里抽了几抽,爷爷出马,一个顶俩!

    两边的大人就在那儿商谈着亲事,林正站在旁边,听着都打瞌睡了,就好像,这事与他无关一般。

    本来也无关,这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要娶回来朝夕相处,想想他就觉得头痛。

    见过的女人,都是一个德性,娇笑,哭泣,弱不禁风,走个路都要人扶。

    在脑海里翻腾着那些场景,林正就在心里想着女人全都是麻烦。

    要说例外的,倒有一个,是了,杨家那小丫头。

    唉,人家是个小丫头,自己怎么就想到了她呢?

    自己成亲,与她什么干系?

    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小女孩子计较个什么事,要不要这么猥琐?

    林正在心里暗骂自己,对未来的新娘子,却没有半分猜想,木呆呆的接受着即将来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