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一章 飞黄腾达-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九月初二,广源镇逢场。

    蒋半仙盼了半晌,都没迎来一个生意上门。

    想起李家寨子还写下一桩生意,收拾妥当,就准备去看看。

    说起来,李家寨子还是二十年前去过一次,当时,是侄女嫁过去生了孩子,陪着大哥去洗三朝上了个门。方位知道个大概,要说,二十年过去了,那侄女家有没有什么大变化也不太清楚了。反正,这次,也不是去她家混饭吃,这倒无所谓大门朝东朝西了。

    一路寻,一路问,还真找到了李家寨子。

    这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境地,确实是来过。

    “你找杨家老二,杨大年家?”看着眼前的陌生人,郑和尚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怎么就找上杨二哥了,是好还是坏?坏事,可得通风报个信。“你找他有什么事吗?”是坏,能挡一时是一时。

    “头场天他来镇上找我,说让我给他看一个房子屋基!”蒋半仙想的是,这人,咋这么啰嗦呢,问个路还要打听那么清楚。

    杨二哥家要修房,这人,是找的风水先生!

    “噢,那走吧,我带你过去!”郑和尚这才放心的将来人带着往杨家走。

    “你们李家寨子这些年整得可以噢!”蒋半仙边走边看,说道:“早几年听说你们田里种两季,家家都过得不错!”

    “先生也说的是早几年,天干那两年,家家都坐吃山空,要不是靠着杨二哥家救济,我们这李家寨子,怕是人烟稀少了!”郑和尚感慨良多,不说别人,单是自己家,早就家破人亡了,孩子他娘坟头上的草早都换了几茬了,哪来儿子媳妇一家人啊!

    一路上,郑和尚就将杨家换工活人无数的事,一一摆谈给来人听。

    “噢,这样说来,杨家还是积善之家噢!”虽然说是换工,明面说起,杨家也得了利益。可是,没有命,再多工都是枉然。这活无数人性命,大善!积善之家有余庆,既然如此,自己就好好的给他看一个好屋基,也算是圆了好人有好报这一说辞。

    就在蒋半仙心里盘算着时,郑和尚已将他带到了杨大年家。

    “杨二哥,这位先生说是你请的风水先生!”大门口,他就开始大声喊道。

    “噢,蒋先生你果真来了!”杨大年听得喊声,立即出门热情的将人迎了进来。

    几间房子,不算好,但,胜在牢固!

    屋顶还是谷草,看这光景,也不是多富有的人家,就看大不大方了。蒋半仙默默的打量一番,思虑道。

    “先生请喝茶!”杨子木适时端上一碗茶,是杨子千带回来的花茶。

    走得口干舌燥的蒋半仙端起碗,也没管烫不烫,仰头咕咚咕咚两口喝下肚,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茶,是他以前从未曾喝过的。哪怕这四乡八里的大户人家请去看阴宅阳宅,也是未曾见享受过这样高规格的待遇!这茶真香!还想再来一碗,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先生,您看,我们现在去看地?”杨大年见他喝了茶,想必已经解了渴了,当下就邀请道。

    好,看就看吧,先做事,再谈报酬,说不定,这茶,也可以再来一碗

    杨大年,杨子木和杨子林就陪着蒋半仙往河弯而去。

    “娘,这人看得好不好噢!”杨子千和月娘一直在房间都没出去,家有陌生外人,女子是不方便见的。

    “你爹说听说是镇上是最出名的一个,管它的,也不求看什么大富大贵的好屋基,但凡是能居家,家宅求平安就行了!”月娘的要求并不高,儿女平安健康,家宅顺利就是最好的。

    “就是!”杨子千想着,神棍到处都有,这修房子不找人看一下吧,又觉得不安心,看一下也好,但,不能全信!

    “这三个地方看了下来!”蒋半仙将杨大年指出来的三个地方看过,心里惊涛骇浪,但,表面上不露半分声色,摸着胡须道:“我看第二个地方是最好的,在此地修房造屋,家里必定出文曲星,入朝为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第三个地方也不错,若有人经商富甲一方。”

    “那请问先生,第一个弯口呢?”杨大年有些着急,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材料都是堆放在那个地方的,自己一家人中意的也是那块土。

    “第一个地方,要说修房造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平平顺顺的,不能升官,也不能发财,就做田间一舍翁!”蒋半仙不屑道,“都有那么两个好地方了,你难道退而求次之,还要这个?”

    “呵呵,多谢先生指点了。到时候,修大门时,还要烦请先生再来一趟!”杨大年很激动。要说修在第二个地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可是宰相啊。小三子才十二岁就中了秀才,当真修在那儿,指不定,就是说的他的命运呢!

    第三个地方,富甲一方。可不是,自己家的四丫头,一个小姑娘,胆识谋略都不输人,房子修在那儿, 不也就应验了吗?

    看看,这些个好地方,自己家都早早的买下来了。真是上天眷顾!

    “好说好说,干我们这一行,不就是为了给你们找个好屋基吗?这修房造屋,讲究大得很。你看好些大户人家,就因为没注意这些小事,结果越到后代子孙,越败落得凶!”蒋半仙端着罗盘,眯着眼看了又看道:“你呀,肯听我的,保管你杨家飞黄腾达!”

    “一定,一定!”杨大年连连应诺!

    临走时,给蒋大仙封了个一两二的红包,这可是月月红,他好自己家也红!

    “当真,给你打听个人?”蒋半仙走到村口了,这才想起另一事道:“我记得二十年前有一个侄女叫蒋玉莲的嫁到这李家寨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不认识!”杨大年将脑海里认识的人一一回忆,最后摇头:“我也是才搬到寨子里不到十年,想必,好些人知道是谁,就是不知道姓什名谁!”

    “噢,也是,那就这样吧,等你立门柱时,捎个口信给我,我就过来看!”掂了掂红包的分量,很足,完全值得走上这么一趟,下次,应该更丰厚!

    “蒋玉莲?不认识!”杨大年送了蒋半仙回屋,谈起这么个人物,问着月娘。

    月娘也是回想了半天,摇头不识。

    “按说,这李家寨子,姓蒋的人家可不多!”怎么就不认识了呢。杨大年感叹,是自己岁数大了,记不清楚这些事了?

    “哎呀,怎么忘记她了!”月娘一拍脑门,突然惊呼出声。

    “谁?”杨大年回首问道。

    “子美这次谈的不就是姓蒋吗,大嫂那远房表叔娘蒋大嘴,说不定,闺名就唤作蒋玉莲的!”绕了半天,月娘总算给绕回了正题。

    “子美那蒋家是哪儿来着?”杨大年对这些事,从来不上心。

    “金鸡崖的蒋家!听说有十来亩地的,还过得去。呀,对了,你说让我自己去给她挑首饰,这四丫头回来了,我也懒得走,让她去吧!”想起一桩是一桩,眼看时间都快到了,添妆的东西都还没买回来。

    “那八成是了,听说,这蒋半仙就是金鸡崖的!”杨大年呵呵一笑“这样说起来,我们和他之间还沾亲带故的了!”

    “人家才不不会认识你这样的亲戚呢!”月娘嗔怪道,这男人太老实,动不动就认亲认理的,也不看别人愿不愿意!

    “咋不认识,我给你们说,他说呀,这房子屋基、、、、”当下,杨大年将儿女召唤到一起,他低声说着蒋半仙的批语。

    “真这么神?”杨子千听了,震惊得张大了嘴巴。按说,小三子会读书,自己能经商,这事儿,他在李家寨子也没呆多长时间,不会将消息打探得这么透彻呀。

    “是啊,镇上的很多人都说他看的地好,所以请他的人最多!上场天请他,还忙着了,所以今天才来!”杨大年暗暗点头,钱财和官运,要选哪一个,他都有些拿不住了。不过,官大,应该比钱多好!

    上场天请的人,今天才来,中间耽搁了两三天,这两三天,也有足够的时间来打听主家的消息了。这样说来,也是不可信的。

    “那爹,你看我们修哪块地?”杨子千想着,这爹八成被迷惑了,不会想着两个地都修吧!

    “我呀,想着两个地方都修,可是,人家说了,这屋主呀,只能占一个地,一个地方才灵验,所以,我也有些拿不准,看看你们的意思?”果然如杨子千所想,鱼和熊掌,连老实巴交的杨大年都不可拒绝!

    也是,这*实在太大了点!

    “修第二个,老三就可以为官了!”杨子林见过好些有钱的大户,但,为官的,还真没见过。想着自家兄弟要是入朝官居一品,那是何等的威风!

    “照我说,还不如选第三个,富甲一方,有钱更好!”杨子木想得简单,为官,老三就要离开李家寨子,离开爹娘,哪有一大家人,兄弟几人在一起团团结结,热热闹闹的实在!有钱的日子,过得也挺舒坦的。

    ------题外话------

    浪费了四张催更票,竹枝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