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十章 稀里糊涂-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立秋后,无论是打谷子还是收芋子,来杨家帮忙的人有增无减,看在李姓族人的眼中,更是妒火中烧!

    冯老太太站在自家门前,指桑骂槐,却没有任何一人去搭理她。

    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称,杀人不过头点地。当事情做得太过,大家心里对你不仅仅是鄙视,还会厌恶,哪怕与你说上一句话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眼下,冯老太太在李家寨子,可以说上一两句话的人几乎都没有。以前走得拢的王花儿,蒋大嘴这些人物,都离她远远的了。

    也正因为看王花儿都上赶着巴结月娘,却冷落了她。所以,老太婆才怒火中烧,骂天骂地骂四邻。最终,讨了个没趣,转身回到家里,就开始大骂宋青青。

    过得异常狼狈的宋青青,这会儿后悔得撞墙,嫁谁不好,偏偏嫁进冯家做了小。以为撵了罗氏可以扶正,却一直没正名不说,还过得猪狗不如。活儿做不完,吃饭还看老太太的脸色,两个女儿也被横眉冷对,一家人,吵吵闹闹从没休止过。夜里又常常被梦中满地的蛇惊醒。白天不安宁,睡个觉也不安宁,这噩梦般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看着老太太的嘴一张一盒,骂骂咧咧,宋青青忍无可忍。

    “娘,不是我不生,不是我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事,你问你儿子去!”憋了一肚子火的宋青青甚至想着,当初进了楼子也比在这儿受活寡来得爽快。老鸨子都得看红得发紫的楼姐儿的脸色小心说话呢,那嫖为了一时的爽快,也会心肝宝贝的叫上几句。这冯家,能给她什么?

    “生不出儿子还让问男人,男人能生儿子吗?他要能生,我抬你回来干什么?”冯老太太被这个越来越不听话还敢顶嘴的小妾气得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你儿子连播种的能力都没有了,让我怎么生?要不,我去外面给你借个种回来,你要不要?”宋青青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指着老太太的鼻子,怒目相向。

    “什么,你说什么?你个*!娼妇,我冯家有种,还敢去外面勾三搭四,老娘逮了你浸猪笼!”冯老太太这次气狠了,上前抓住宋青青就是两耳光。

    “你凭什么打我,你个老不死的,你自己的儿子是个软蛋,是个太监,还要让我怎么生儿子!”宋青青的火,早就憋不住了,上前扯着老太太的头发,使劲的往地下按,冯老太太刚拉了宋青青的衣领往下扯,两只白白的兔子就那么跳了出来。看到冯老太太的眼里,更是骚得不行。

    两个女人,边打边骂。

    四妞五妞在旁边哭声震天。

    等冯全赶过来,把两人分开时,不约而同的,都挂了彩。

    “你们这是闹的哪样啊?”冯全头痛无比,这不顺心的事,一件一件的,娘和女人什么时候水火不容了?

    “冯全,老娘问你,这个*说你是软蛋,你是不是办不翻她了,她就开始嫌弃你了?”不见儿子还好,一见他,老太太当着宋青青的面就要对质。

    “娘!”冯全一听,脸色煞白!

    “哼,说呀,你说给你娘听啊,说你在床上有多么的威风啊!”宋青青什么面子也不要了,讥疯的看着冯全,指着老太婆道:“这个老不死的,居然骂我不生儿子,你告诉她,要我怎么生儿子?要生,也生不了你冯家的种了,要不,你休了我,我找别人生去。要多少我宋青青就能生多少!”

    “你休想,进了冯家门,生是冯家人,死是冯家鬼!”这,大概是冯全这辈子说的最硬气的一句话,恨恨的丢了这么一句,转身调头就走。

    “冯全,冯全,你给老娘站住,站住!”是个男人都不愿承认自己不行,这会儿,儿子被**人指着鼻子骂不行,还不发火,难道,真是不行了?老太太连忙撵了过去,想要问个究竟。被人扒光了遮羞布的冯全,哪还有脸面对老娘,跑得比兔子还快。

    “好你个冯全,好你个丧尽天良的冯家,难怪上天都要让你们家绝后!”宋青青盯着冯家母子的背影,颤抖着哭骂。

    她才二十岁,二十岁的她,从此就要守活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约是遇着满屋子的蛇后三五个月,等她有心情有精神想点别的事的时候,冯全也很配合,可是,临到关头,就交了械,一次如此,二次三次如此,此后,次次如此。她早就憋得满肚子的火了,*重来没有得到熄灭过,偏偏老不死的还来提起。要闹大家都闹,谁怕谁,闹翻了,休了更好,四条腿的哈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凭她二十岁的青春年华,还怕嫁不掉?

    结果,没能如她所愿,反而被冯全一句话,死死的拴在了冯家。

    悔啊,这辈子怎么就做了小妾,偏偏,还做了冯家的小妾,这辈子,难道就这样完了吗?守着那个不能人道的男人,和这个老不死的拼到最后,拼个你死我活?

    宋青青咬牙切齿,她不甘心,不甘心!

    “听,冯家好像又在闹了!”月娘皱眉,这三天两头的吵吵闹闹的,整得地脉龙神都不安宁。和他家住在一个大房子,硬是点都不清静。早点修房子也好,早修早搬,搬了就听不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了,那些脏话丑话,可千万别让小五小六听了,以后给学坏了就麻烦了。

    “那一家人,没一个是聪明的!”先前说冯全耳根子软,这会儿,干脆说是蠢,杨大年不屑的说道:“这谷子打完,芋子收完了,我明天就去镇上请个风水先生来看地,择个日子开工,修好就搬,省得被吵得脑门疼!”

    “也行,唉,对了,你去镇上,去银匠铺看一下,买点首饰回来,头几天大嫂在说,子美这九月初九就要出门子了,我们也该给添点妆!”月娘想想这件事,连忙打招呼。

    “呵呵,说起,我这辈子还没进过银匠铺,更别说什么首饰了,要不,你也一起去镇上看一下,顺便,给你也添一两件?”都要给侄女添妆了,杨大年才想起,这一两年日子好过了,也没给月娘添个什么,这才讨好的补救。

    “我老都老了,要哪些干什么。再说,这修房子开支可不小,就别胡乱花那些钱了。这子美,姑娘家,要出门子了,有个一两件像样的首饰也好撑个门面。手镯什么的,我看就不错!”以前,还是在路上的时候见过李家太太戴的银手镯,亮闪闪的,是好看。

    “当真不去?”杨大年其实也拿不住,女人眼中的好看是什么样的。有月娘一起去,至少有个参谋。

    “我去谁带小五小六,这么远,我才难得走呢?就说你给侄女添妆,那掌柜的也会给你推荐一两样的,你看着买就是了!”月娘将这件事全权交由杨大年处理。

    杨大年只得摸着后脑勺,勉为其难的答应。

    “当真,这谈的是哪儿的人呀,这么快出门?”后知后觉,杨大年才打听侄女花落谁家。

    “唉,这事,说起来,我都不知道大嫂是怎么想的。好好的佃农后生正头娘子不嫁,却要去填房,这后娘,当真这么好当?”说起杨子美的亲事,月娘就摇头。王花儿说得上是精明人物,但在女儿的婚事上,肯定是犯了糊涂。

    “填房?后娘?”杨大年一听,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一个鸡蛋进去了:“大嫂两口子疯了?”

    “是啊,说起来,谁会相信!”月娘一五一十的给杨大年谈起原因。

    原因,杨子美要嫁的人,不是别家,却是王花儿的远房表叔娘蒋大嘴的娘家侄孙儿。那小子今年二十岁,前一门媳妇去年难产,丢下一个女儿去了。听蒋大嘴说,她娘家也买有十来亩地,日子过得不错。

    王花儿一直为女儿的婚事着急,佃农穷人家她是不考虑了,高枝又攀不上。眼看着,就要成老姑娘了,蒋大嘴一鼓吹,王花儿头就被吹胀了,稀里糊涂的就应下了。

    “我好好的女儿,为什么要去给人填房,嫁个穷小子怎么啦,只要肯干,一样的能过上好日子。”杨大富不同意,逼着王花儿退口信。

    “填房又怎么了?有十多亩地,家里兄弟两人,前一门留下的是女,女儿养大了就嫁出去,只要我子美嫁过去,生下儿子,就是长子,就能在蒋家立足,这样的人家,有什么不好?”王花儿嘴硬,坚持要同意。

    最后,问当事人杨子美,却被自家老娘鼓吹了,点头同意嫁。

    嫁就嫁吧,当真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以后真嫁不掉,还不怪死他这个当爹的了。杨大富决定,以后子强娶媳妇,他一定不会妥协!

    “唉,各人的姻缘,各人的命!”杨大年想不通,就只好用这句话打个总结。

    “咋不是呢,我也是这样想的!”月娘感叹:“子美这丫头进门,什么都有前头一个的压一头,这嫁妆上,大嫂想方设法的给她准备丰厚一些,我们家,好歹也过得去了,就给她撑撑门面吧!”对于杨子美的婚事成了今天的局面,月娘还是有几分不安的,要是自己搭了手,或许,杨子美就不用去填房当后娘了。可是,自己确实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啊!觉得亏欠了她的月娘,就打算给杨子美置办银首饰。普通庄户人家,能见金银的,绝对称得上是丰厚了!

    初次进银匠铺的杨大年,被掌柜的东一句西一句,灌了满脑子的浆糊,最后还是不知道买什么好。算了,离九月初九还早,到时,让月娘来挑选吧。

    走出银匠铺,也打听了一下这镇上哪一个风水先生看房子屋基最好。

    下街子的蒋半仙不错!

    蒋半仙,也就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头,长得精瘦,目光精明,一看,就像是得了高人指点一般与庄稼汉子有着本质的区别。

    “李家寨子是吧?”蒋半仙摸着胡须,那地方,名字挺熟的,只是,去过那么一次。“这样,这两天我事多。下场天,你也不用过来了,我直接去找你,姓杨的人家?”

    “是的,李家寨子姓杨的就我兄弟二人,我占二,叫杨大年,先生到寨子一打听就知道了!”杨大年恭敬的回道。

    “行,行,我下场天来!”蒋半仙果然忙,边说,边收拾自己的摊子,就准备走人。

    杨大年见此,也不好强求,下场天就下场天吧,也就多那么三五天。

    是了,三五天的,四丫头他们说不定都要回来了。当时说好打谷子回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绊住了,这谷子都打完了还没见回来。

    在街上转悠了几圈,买了点肉,其他好像也没什么可买的,这才打道回府。

    “哈哈,看看,运气多好,爹像知道我要回来似的,前脚才进门,爹后脚就买肉回来了!”杨子千丢下小五丫,跑上前去帮老爹提手上的肉,佯装嘴馋道。

    “你呀,运气是好,吃的时候就赶上了,打谷子却躲脱了!”月娘看她那副样子,好笑的说道。

    “娘,这可怪不了我,我早几天就说要回来的。是二哥,他非要折腾手上的东西,说做好了才回来,这下可好,东西没做好不说,回来谷子也打完了。白跑一趟,真不划算!”杨子千瞪着杨子林,无奈的瘪嘴*老娘的不实说辞。

    “呵呵,你说的那风车,我还真的是搞了一个月了都还没搞出来,回去了还得继续!”杨子林不好意思的笑笑,折腾一样新东西,他就要死很多脑细胞的。

    “怎么算白跑呢,回来看看你娘也好啊。对了,丫头,我寻了风水先生,下场天过来看,到时候,就准备动工了,看着新房子动工,也不算白跑了!”杨大年想起这件重要的事,给家人说道。

    “就是,回都回来了,就等着把你大姐的喜酒喝了再走!”月娘想着,杨子强没回来,还得找个人叫他回来,这送亲,可少不了他。

    ------题外话------

    竹枝身子有异,暂时不能加更了,求亲们谅解,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