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八章(含补3号)-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送走了财神爷,又预定了明年通往洛城的新船票。杨子千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

    四姑娘虽说不是那刻薄的小姐,但培训时也是有板有眼的,和夫子的严肃有得一拼。今天倒是例外,脸上的笑容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东家有喜!

    “满堂红定在端午节开业,所以,这最后的一段日子里,大家都努力的学了,好好做,生意好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杨子千重新分配了工种了,女孩子全部进临江茗磨练,到时候,轮班来一个人掺茶倒水就行了。二妞和玲儿担当大任,两边一起管。

    罗大牛也跟着学烧烤手艺,这家伙学倒比纤夫的孩子们都快,一问,才知道,他在寨子里就时不时的和那群孩子捉了鱼、鸟在河边偷嘴架起柴火烤来吃。据说,还会拿点菜叶叶偷点家里的盐出去,烤出来的东西也是有盐有味的。这火侯什么的,当然掌握的更好了。

    这辈子的童年杨子千没干过这些,但,在现代,还比罗大牛更离谱的都整过,偷家里的香肠去河沟边烧、葫豆玉米碗豆红薯,但凡是吃得的,什么出来烧什么吃。那葫豆这些,是砍了新鲜竹筒将嫩豆子丢进去,口子上涂上稀泥,丢进火堆里烤,味道清香,有些大人路过,还会喊:给我吃点,要不然回家告诉你家大人去。想到此,杨子千也为无忧无虑的童年趣事感到好笑。

    “只是没有这些调料,还是这里的好吃得多!”罗大牛有些腼腆的笑道。

    都说做哪样伤哪样,最近,培训的小子女孩们,老喝自己泡的茶,吃自己烤的菜。味道如何自己要把握一个度,要是烤得好的,经她考核过关了,还可以多烤几串带回家给自己的弟弟妹妹吃。

    有吃有拿还能学技术,姑娘小子们学得相当的认真!

    “四姑娘,你看这样学下来,费好多的菜啊!”罗氏指了指堆在条桌上的菜,心都是痛的。天天这样折腾,好浪费呀。

    “最近我强哥买的菜如何?”想了老半天,杨子千给这位堂兄安排了采购的职务。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采购最是油水丰厚的肥差。与其交给别人,还不如就让他做,至少,目前见他还是忠厚的人。

    看吧,任人唯亲,自己也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不是一直反感家族企业吗?看来,还真是没有站在那个高度,站在哪匹坡就唱哪首歌,果然不假!

    “子强那孩子做事不错!这段日子,我带他去菜市场,总是货比三家,不光看价格还看新鲜程度,认认真真的,还真适合做这事!”罗氏指着那些菜道“买了菜,也不雇人,少的就自己背着,多的就让人给送货过来,这孩子懂节约!”

    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家小子,到比价格,比看货,再算价,这些,都是杨子千手把手亲自教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肯钻肯干,做得不错,以后,前景也是光明的。

    “那就好,慢慢的,你就放手让他一个人去做。”杨子千点头,无论资产有多大,正道节约下来的,才是真正赚的。

    各种香料的打细研磨,杨子千就交给了大妞全权负责,她甚至于想着,要不要把炒料的手艺一起交给她!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可是,防了这个防那个,那也只能是寸步难行了。杨家对罗氏母女有活命之恩,如果这样的恩情都被卖了,她杨子千也只有认命了!

    为了让自己活得轻松自在一点,别走一步路都放心不下这样,放心不下那样,杨子千最后拍板:传授放权!

    四月底,估摸着有些开花早的野茴香果子都熟了。杨子千带着人去了岈屿山摘夏茶和野茴香。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好不好栽,决定连根拔起带一些回去,试栽一下。往后,不可能经常跑山上来摘呀,对了,这东西,可以大量收购呀!想起那年在广源镇买的山货,杨子千决定,让人去找那些山民订购!

    端午节赛龙舟的习俗当真是千年流传。西宋也有!

    “曹大人说了,今年码头有你们这些商家,档次上应该提高一些,多多少少的,大家就出一点!”衙门的差官来传话,商家敢不给钱的,也怕只有秦记了!

    说好听点,这是拉活动的赞助经费,不好听,就叫乱摊派。

    “呵呵,往年也有龙舟,只不过官府可没管过。这会儿,还来正儿八经的了,好,既然如此,我徐某就拿五十两银子出来吧!”徐老板不怕声势大,就怕不够大!码头越热闹,自己的生意越好。当下,小声和杨子千说了后,就决定了。

    徐家五十,自己给多少?

    杨子千本想缩脚的,捐款支助什么的,当真用在了该用的地方她也舍得。但是,怕的是一半多喂了狼,成了那什么x美美炫耀资本,她就心疼死了。

    摆明了的,这曹知县的摊派,他不吃一截才怪!

    “现在吃的可能性小,他急需要做出政绩,要一个好的口碑,想年底考核的时候往上挪!”徐老板好似看透了杨子千的小心思,轻声说道。

    “好,我临江茗满堂红也出五十两!”既然不是扔进私人腰包,她助阵一下又何妨,权当打广告了。

    “丫头,你折腾的这个满堂红一出来,我们徐记怕是要大打折扣了!”同行是冤家,怕什么来什么,这丫头先只是卖茶,这会儿,又开始卖菜了,自己的生意,想不受影响都难!

    “徐伯伯,你过虑了,我那满堂红,卖的都是年轻人,寻个乐子,图个好玩。而徐记,都是公认的上了档次酒楼,那些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不缺钱,谈生意联络感情的人首选依旧是您家!”杨子千在做餐饮前就调查清了消费路线,定位好了消费群体。就像夫子那样的文人,或者类似老徐这类生意人,当*邀到满堂红,肯定手忙脚乱,哪顾得上吟诗作画谈生意。

    “呵呵,不影响倒好!丫头呀,伯伯就怕你一人撑了我们全码头都挨饿!”徐老板不担心是假,以杨子千小露的这两三手的菜品来看,当真有心抢生意,毫不夸张的说,河包县的酒家从此全都得改行!

    “徐伯伯,您可真看得起子千,我呀,有胆也没那心!”没有能力站到最高,就会被人拉下摔得粉碎。杨子千这会儿,才不会去惹众怒呢!

    “你呀,是个聪明的!”徐老板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长得倒比往年好像高一些了,她的产业,更是日益发展壮大了。产业比人都长得快!

    有商家出钱的龙舟大赛果然热闹。

    好些鱼船都加入了比赛的行列,杨子千看过,有些是竹子做的船,准确来说,应该是竹筏,五个人一组,打鼓的一个,四个人划桨。彩头高奖金,看也多,十里八乡的人都来了,外地的商更是停船靠岸观战。

    人头攒动的码头,战鼓掀天,人声鼎沸。

    “所幸子森邀请我们进了临江茗,要不,这场景,你我这种瘦弱的身材,怕要被挤扁了!”周夫子慢慢摇着手中的折扇,坐在谷雨屋内,面朝河边,悠哉说道。

    “呵呵,这会儿倒逍遥,看看龙舟,不挤不热。等会儿,听子森说今天邀请我们吃的东西得自己动手做,你说,我们几个,谁会烹调呀?”旁边一位夫子有些担忧。

    “既来之则安之,不是说还有一个端上桌就可以吃的菜吗,我们要都不会,就专吃那个菜就行了!”

    “怕什么,子森既然请了我们来,总不至于让我等又饿着肚子回去吧!”周夫子不以为然,此子家里,折腾出来的新鲜东西真是层出不穷的。自己几位穷教书,也跟着沾光见了世面了。

    “夫子,这些菜,想吃什么就用盘子盛了拿到桌上去,待火势旺起来时,就可以操作了!”一边走,杨子森一边解释着各种用途。为避免几位饿肚子,最先上的,当然是冷锅。鸳鸯锅一上桌,听说红白锅里味不相同,夫子们就有些感叹了。怕辣的吃白锅,辣不怕的动红锅。

    周夫子提起两串排骨,仔细看过,确认是生的,不能进嘴,望着杨子森。

    “夫子,我来吧!”杨子森乖乖上前,接过排骨,外带又拿了三串过来一起放在木炭火上,边烤边翻转,时不时的,沾点油上去,惹起一阵阵白烟。

    “这东西,倒有点危险!”撒了点盐上去,居然冒了明火,夫子几人忙遮面,身子后倾,唯恐惹火烧身了。

    “不碍事!”杨子森熟练的烤着排骨串,火侯差不多了,撒海椒花椒面,还有妹妹说的那什么孜然粉,一样样的撒了,又挑了点葱花放上去,一个夫子碗里放一串。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老夫子果不欺我!”周夫子接过排骨,准备开吃,在吃之前,还是忍着口水大谈圣贤书。

    “君子远离厨庖,你我今天这样,有辱斯文!”旁边有夫子吃了满嘴的冷锅菜,却对自己动手一事很排斥。

    “非也,非也,民以食为天,在我看来,桌上如此动手,倒如行酒令一般有趣!”另一夫子,偿了一口杨子森烤的排骨,看那小子做起来也蛮简单的,边说边想,等会儿,自己也来试一试。

    抱着试一试心态的人不少,杨子千站在角落里,旁观整条走廊,一桌一桌的,都坐得满满当当的,正如她所料,年轻人居多。

    而且,大家都是第一次旁观服务生的操作,第二次就将人撵到一旁动口不让动手了,一个个的,做得饶有兴趣,却时不时的又惊呼:“呀,没味道,我刚才是不是忘记放盐了!”“坏了,我放多了海椒,这一串谁要吃!我重新再烤!”

    “四姑娘,外面的人很多,都说要进来偿偿我们这新开业的菜式!”二妞走过来,脸上还有汗珠,着急的说道。

    别家人开业,是怕人不多,冷了堂;自家倒好,是被人多惹急了!

    “厨房里的菜还有多少?”杨子千怕这是新鲜吃法,不为呆板的古人接受,第一天就只计划了二十桌人的量,而且,还打了广告,开业这天消费一律打八折,看门外滞留不去的人群,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打折!

    “不多了,连准备的晚上的菜都拿出来了,杨子强又上街去买了,临走前交待了,说这中午了怕买的菜不新鲜,也不要全指望他!”二妞去灶房里察看过菜,又看门口愿意留下来等的人多,这才着急汇报。

    “这样,今天只卖中午,晚上就都休息。你去门口给人道个歉,接待能力有限,今天先排号,明天后天,我们还是这个优惠接待大家!”豁出去了,少赚就少赚吧,金杯银杯不如消费者的口碑,自己都做到这么厚道了,人还不理解?

    当初决定买地,最早定位就是烧烤,到现在,做出来了临江茗,又临时添加了冷锅菜,一张桌子,一边是红白火锅,一边是烧烤,多样人群都兼顾了,生意红火,也是意料之中了。

    等到酉时,所有桌面大堂都打整好了,杨子千将今天的开支收入做了一个统计,原本以为会挣很多钱的满堂红,居然只打了一个平手。为什么?却是因着她不能按现代一样去数竹签,也不好算份例,直接按人头点,一人一两银子。却不想,来的人,个个都吃了个肚儿圆,好些人临走时还在算计,这一两银子吃得太值了!何况,今天还打折!

    物价飞涨,锦记徐记的菜,一盘都是三、四十一文,份量还少;而满堂红的自助餐,想吃什么取什么,荤素不论,边吃边玩,谁都会算帐,这倒底谁家消费更合算!

    杨子千算帐下来,欲哭无泪,感情自己是赔本赚吆喝,照这样下去,满堂红赚的钱只够发工资,还要不要她活了。

    开自助餐最怕遇着两类人,一类,是建筑工地的汉子,大块的肥肉随随便便能吃得下十来块,更不要说味道好的排骨牛肉什么的,绝对是肉食动物!二类,就是学生,吃得多又吃得磨蹭,普通的人翻台两次了,那些个孩子们还在天南地北的神吹,边吃边聊边加菜,真吃得老板干瞪眼。

    可是,眼下,这两样人自己一样都没遇着呀!

    码头的纤夫汉子们,谁舍得花一两银子一个人吃一顿,有钱都买上几斤肉回家给老婆孩子打牙祭了!学生都是些斯文人,怕在同窗面前丢了份,又想要表达自己友善互助的情意,大都帮别人烤了,自己反而没吃上多少。

    可是,谁能告诉她,这生意火,却不赚钱的原因在哪儿?

    “四姑娘,来,喝一杯水吧,累了一天了!”罗氏轻轻的将一杯水放在了核对帐目的杨子千面前,小声说道。

    水!对,水!

    杨子千惊得站了起来!

    酒楼打折,酒水除外?

    为什么,因为,酒水都是外面来的,成本不是自己控制,不打折,该卖多少卖多少。恰恰,经营餐饮,酒水最赚钱!

    而自助餐,有酒水的加入,更赚钱。

    一个个的,酒水都喝了个饱,还怎么装得下肉食。

    西宋的都是粮食酒,度数高,这些人,三碗不过岗,也不是浪得虚名。

    这样的酒进了满堂红也没起到什么意思,除非,像现代的啤酒。那玩意儿,一个人灌下两瓶都醉不了!

    啤酒要怎么酿?杨子千无奈摇头,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了!

    对了,米酒果酒也是酒,这些纯度就低,而且,香味浓。

    “罗婶婶,你会酿酒吗?”杨子千端起水杯,想着,要是能得一个酿米酒的高手就好了!

    罗氏苦笑摇头!

    她会的,都是在杨家学的,不会的,太多太多!

    不会!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多问几个人,总有一个会。

    杨子千将家里的丫头仆人和工人,挨个儿问了一个遍。“你知道谁会酿酒吗?”

    “我回去问我娘”

    “我回家去问问隔壁的婶婶们?”

    工人们都得了一个任务,寻着了会酿米酒的人,不仅那人可以签契约,自己还可以得五两银子的赏银!

    五两银子!

    真的好有吸引力!

    “丫头,你要卖酒,就去酒坊买呀,劳神费力的打听酿酒的人干什么?”夫子看杨子千疯魔一般见人就问,有些不忍,劝说道。

    “不一样,夫子,酒坊里是高粱烤的酒,度数太高了,不适合吃火锅烧烤时喝!”*辣的白酒,再吃点*辣的带海椒的烧烤进肚,能承受得住的怕没有几人!

    “度数不高掺些白水就行了!”夫子打趣道。

    “夫子!”杨子千被他这话气笑了。不过,还真想她想起了小时候一个同学干的糗事:那家伙的老爹让他放学回去时打一斤老白干回去,走在路上,想着老爹三五天就喝一斤,当真有那么好喝吗?打开瓶盖,仰头咕咚咕咚就灌了半瓶下去,除了有点*辣的感觉,也没什么味道。真不知道,老爹喝这东西有什么意思。

    回过神,才想起,给了一斤的钱,瓶里只有半瓶了,回去交不了差。

    有了,将瓶子倾斜,清凉的田水给灌满!

    回到家,将酒交给老爹,自己觉得头重,想睡觉,就爬到床上大睡特睡。

    晚上开饭了,老爹照例先喝酒,觉得味道寡淡,想要问小子是在哪家打的假酒,一喊二喊三喊喊不应。进了房间门,才发现,满脸通红,人事不醒!连忙背了去医院急诊,医生看过,骂大人:你们家不晓得在干些什么,这么小的娃儿让喝酒,还喝得这么醉!

    “卖酒不行,掺水也不行,那干脆就卖水算了!” 夫子对于帮不上忙很内疚。

    “水我也要卖!”杨子千想着,米酒不同于烧酒,味醇香且度数很低!当啤酒喝都可以!

    水,就是现代人的饮料!新鲜的瓜果,榨出来就是果汁饮料了!

    没有榨汁机,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

    麦子能磨成粉,谷子碾成米,就不信,果子搞不出水!

    说起容易做起难,等有人找到了酿米酒的大婶,杨子千都还没想好水果咋做水!

    杨子千知道做米酒前期的工序是像蒸醪醩一样,只是,生成了酒孚子后,要怎么做就忘记了。

    请来的米姓大婶对杨子千的询问却是三缄其口,想必是怕自己偷师学艺吧。

    不说就算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杨子千让她先蒸十斤米的酒出来,看看效果。

    米大婶说这儿不方便,要回家去做,到时,给送酒过来就行了!

    唉,这人,防得太过了!

    好吧,随你折腾,姐只收货,但,一定要好货!

    随后大约是七天左右,米大婶还真用陶罐子装来了五六斤米酒,是乎还为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上面居然漂浮着花些米花!

    这人,做事不精细!

    舀了浅偿一口,倒有曾经喝过的米酒味。只是,这酒,是白色的,没有卖相!

    杨子千决定改良一下。但,米大婶这么保守,索性,自己也小人一回。

    “大婶,这酒还不错!你看是你在我这边做,还是在你家做,只拿酒来?但有一条,必须货真价实,掺不得半点虚假,若不然,就只能留着你自己喝了!”先说断,后不乱,这类大婶人物,最怕她撒泼!

    “那这价格?”米大婶一听,就在脑海里飞快的算计。

    “你说多少钱一斤?”酒坊里打一斤酒是二十文钱,米是八文钱一斤,也不知道多少斤米做一斤酒,价格上,杨子千还真的没有谱。

    “十五文一斤如何?”米大婶眨了眨眼,脑子里转了几转,问道。

    “好!”只要不超过烈酒的价格,你说多少我给多少。

    一听她答应得这么爽快,米大婶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多喊两文呀!

    “只不过”杨子千依旧警告道:“货要真实,还有,在你和我契约期间,不得外卖第二家人!”

    还要签契约!

    “是,是,是!”米大婶有些激动,连忙应承。

    怕人窥探了她的技术,这人非要回自家酿,倒也轻松,当在酒坊买酒一般,只不过,买回来了,自己再加一道手续就行了。

    “满堂红真不愧是满堂红,连酒都是红色的!”

    老顾奔走相告,一两银子一顿,酒另计。奇妙的是,那酒不是白酒,是红酒,味道如米酒一般甘醇,一个人不知不觉就会喝下半斤。

    “那本来就是出自老娘之手的米酒!”米大婶听说后,瘪了瘪嘴,但,至于为什么经过杨家四姑娘的手后会变成红色她就不得而知了。

    “这红色呀,其实也挺简单,只不过,要保密!”杨子千被人人追问红色的来源。

    在现代的红色,是加色素,别说红色,要什么色给你准备什么色素,反正吃不死人为原则。所以,任何时候去买吃的东西,颜色越好看,她离得越远!而自家食用的米酒的色,却是用冰糖加白糖炒出来的。在西宋没有冰糖,也是愁得杨子千唉声叹息的,却不想,大妞一句话就给解决了。

    为啥?

    原来,那精通调香之人告诉过她,什么东西可以给食物染色,偏偏,那叫茜草的东西,岈屿山上,居然也长有。

    杨子千不得不再次感叹,老天还是多眷顾她的。

    大妞也没想到,无意中记下的东西,可以帮上四姑娘的忙。在大丁子耳旁吹枕边风时,那妻奴道:“什么时候有机会了,找着师兄再要点方子,连做果酒什么的都给你套出来!”

    米酒好卖了,果汁杨子千还没给鼓捣出来,让她又有了几分沮丧。

    五月的芒种桃出来了,比现代的桃子更香甜更脆,可正因为脆,杨子千想过的切细搅拌成汁的计划泡了汤,搅拌出来的,全是如米粒般的果肉!又试了几次,还是无功而退。

    “谁能想办法把果子制作出果汁,重重有赏!”想不出来,索性不想了。干脆来个悬赏。

    满堂红的小伙们,除了会烤菜外,最大的爱好,就是买果子,回到家,就削果皮切果子搅拌,有人还拿着去石磨上试过,无耐,磨出来的东西连味道都变了。

    “呀,自己真是笨到家了!”在西宋,吃过豆腐,也可能会有豆花卖,但是,谁见过豆浆。

    豆浆不就是最好的饮料吗?

    一心钻进了果汁里,一果障目,放下现成好做的豆浆不做,做什么果汁。

    “满堂红的香香甜甜的豆浆免费喝!”

    老食总会有新发现。不喝酒的人,爱上了喝豆浆。

    “喝豆浆好呀,老人可以延年益寿,女人可以美容养颜!”就差男人可以壮阳给说出口了。这广告打得,杨子千自己都忍不住想笑。多喝多漂亮,多喝,姐也赚得多。

    员工们不会发现什么问题。

    杨子强却感觉到了。

    “妹妹,满堂红的生意是不是有些下滑了?”他有些担忧,这天,问着对帐目的杨子千。

    “噢,强哥,你说给我听听?”杨子千停下手中的笔,看着这个堂兄,差不多两个月的磨练,褪去了农村孩子的憨厚,眼睛里放出了精明的光彩。

    “这一连三天,我和往常一样买的肉菜,到打烊时,清点灶房里的余菜,发现比往常都要剩得多,如果真的有什么影响了生意,我想,明天就少采买一些了!”杨子千要求的是保证天天买新鲜肉食,过顿的没变坏的就自己吃;夏天不能过夜,就会分发给住在河包县的员工拿回家去消耗。

    这天天让姑娘小子们拿回家,拿得杨子强心都疼了,这才主动想要找到原因,看是否需要减少购买量。

    “强哥,你真的用了心!”杨子千赞扬了他一句“不过,你放心,生意没有下滑,往后,你就酌情减少一点量买也好。”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生意不差,少买点也好,对了,妹妹刚才说他用心了!这就是说,他其实也是可以作得好一件事的!

    杨子强想到此,有些害羞,又去察看余菜,好好的计划参考一下,看明天少买哪些菜为宜!

    终于走上正规了!

    东奔西跑,顾了这头丢了那头,六月,天虽然热,但也不影响满堂红的生意。临江茗更是重来就不用担心,哪怕,锦记果真修起了一排排竹屋,搞笑的以十二时辰和十二生肖命名,想起听到的那些个名字,杨子千就想笑喷!结果不用多说,就开业那几天有人,再往后,也就是看在曹知县面子上去混个脸熟。

    是了,要想立于不败之地,自己也得改进。

    这次,还是岈屿山,那地儿,就是一块宝山。四月底去时,分明看到了金银花长出了花骨朵。坏了,都过了一个月了,别都开败才好!

    浓香的金银花摘回来,夫子好奇不已。

    “丫头,这次还是老夫偿第一口!”听说要入茶,夫子都不淡定了。

    “夫子,这还真没把握做好,你确定要试喝?”杨子千以前做茉莉花茶,就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一样的做法了。

    “无碍!老夫不怕苦不怕死!”夫子将自己上升到英雄的境地就是要做小白鼠。

    杨子千将干茶与金银花放进陶罐里,隔层摊放,即一层茶叶一层鲜花,加盖密封好。此后每隔一个时辰,将银花提出,把茶叶拌匀,再重复进行2次茶叶与银花的隔层摊放。这样茶叶应该就能吸附金银花的香气了。待花茶配制茶叶吸香完成后,把金银花提出,放到阳光下曝晒,当银花手搓可成粉时,与茶叶按3∶7混合均匀,即成金银花茶。

    自制的毛峰制作的花茶,当真冲了一杯给夫子。

    “丫头,这茶叶渣都可以喝进去了!”夫子嗅了一下,闭上眼感受了半晌。喝了一口,却一点儿都不斯文。喝茶是不能喝茶母子水的,他倒好,连茶叶渣都想给喝光!

    ------题外话------

    竹枝再不乱承诺了,这两天码字码得发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