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七章 糖衣炮弹-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丫头,你说将房子建在这儿?”杨大年站在河道弯口,用脚跺了两下地,好似想要弄清楚这地势是否牢固,确认一下女儿的眼光。

    “嗯,我觉得,这弯道口,地势宽阔,背靠山,面朝河,要是将房子修高一些,站在房顶,就可以将整个李家寨子尽收眼底!”针对风水地理位置,杨子千是一窍二不通,选择这地势的原因就那么简单。

    “这地倒也不错!”杨子木往高高的山上紧跑了几步,看了看四周,跑下来时说道。

    对于大哥的无原则的信任,杨子千其实压力蛮大的。这娶老婆自己给他看就说好;这修房造屋,关系着子孙后代居住的百年大业,也是她说了就好!真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没有自己的主见,可别!

    “我听人说,修房造屋,好多人家都要请风水先生看过,要不然,爹,我们今天先选择看一个大概,到时候,也去请个知名点的回来指点一下!”杨子木一说这话,好歹让杨子千对大哥的印象改观了。

    “对,对,你看看我,老糊涂了,连这样重要的事儿都忘记了!”杨大年最近几年受儿女指挥惯了,也没有自己的思维意识。

    修房造屋,可不得找风水先生。最早那几间棚子,还都找人端了罗盘过来看过的。其实,那地方风水就不赖,唉,可惜了,李家是存心为难自己,一步都不退让了。三个,噢,不,现在是四个儿子要娶亲修房子,这几间屋,一家一间都不够,更不要说以后的孙子住哪儿的。

    好在,这一片山买下来了,这地儿,都姓杨了,就不信,硕大的一片山,还找不到一个好的房子屋基?

    父子三人,沿着河边,边走边看,又备选了两个地方,但,总体说来,都没有第一个好,因为只有第一个更宽,坐落得下一个大房子。

    “这次修就要规划好,咱们家人多,兄弟四人,最好,一个规划一个院子!”娶进门的媳妇可不比要嫁出去的女。慢着,费了这么大的劲,得为自己准备一个院子,自己都有了,小五丫也不能少了,心里盘算一下,加上爹娘的,再加一个院,老天,得七个。七个院子,那是多么大的一个房子!

    “嗯,是要想好了才动工。眼下,银钱上可能还不够,就先修最主要的,把地势留出来,往后,慢慢的扩建就好了!”杨大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对修房子,现在的他,一点儿都不陌生了!

    “像李老爷的那样,把墙脚石打牢固一些,也修点围墙什么的!”杨子木多年前给李家放过牛,去过下人房,主房倒不曾进去过,不过,下人房那些围墙也修得像模像样的,现在,自己家,得好好的培整,修就修好了!

    “爹,还记得这山上的白泥吗?这次,修房,依旧用石头的,只是,不是乱石,请匠人,打条石来修,规规整整的,用白泥砌条石,屋顶买小青瓦!”杨子千想着,等有条件了去了解一下那一片石灰石,看能挖多少出来,是不是可以开发利用一下!

    “这样算下来,就费钱了!”儿子女儿,一人一个主意,加起来,就不是主意,而是银子,白花花的银子就要扔出去了。自己手上那点家当,买山都不够,还是四丫头在城里拿回来了,这次修房,又得全指望着她了。

    “放心吧,爹,您是知道的,临江茗眼下的收入倒不错!”就算自己修房造屋,收大于支,还是供应得上。

    “丫头啊,那临江茗这么红火,会不会招了狼?”杨大年从来没想到,这辈子,还会有成为大户的这么一天。听女儿说了个大概收入,他心里就忐忑不安了,总怕惹了人眼,招人惦记。

    “爹,没事的。生意各做各,码头上,都是挣外来过往商的钱财,井水不犯河水!”徐老板是餐饮界的头牌,他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再说了,现在有大丁子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那儿坐阵,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单不说谁,就许四,听说医治了回来,也当了缩头乌龟,不敢来招惹自己了。

    许四都嘣哒不起来了,还有谁不长眼?

    要说不长眼的,估计,也只有一个眼长在额头上的锦记秦老板了。临走前,听到有消息说他在仿照临江茗的风格修竹屋。

    学我者生,仿我者死!

    杨子千自信,自己有千万个仿现代的东西,在西宋,不会死且会越活越精彩。相反,西宋仿她的人,仿得越多死得越快!

    锦记,就会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到他的竹屋倒闭的那一天秦老板就会学乖明白的!

    “爹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一切都靠自己,你们要小心了!”唯一能帮的,就是守在这个屋里,给儿女们把房子修好,让他们随时回来都有一个温暖的家。

    “嗯,大哥负责家里的田地庄稼,看看,这山沟从上流下来的水,也能利用上。往后,就沿着河沟边开垦些田土出来,咱们家不买,照样有地种!”杨子千指着河沟里的流水,想着这梯田建成了,稍微改变一下山沟的水流方向就够用了。什么水车这些东西,都还派不上用场!

    水车用不上,风车倒可以有。嗯,不错,这东西,得让二哥研究研究!

    “好,我种地,老二做木匠,老三做学问”杨子木一一数道,到老四时,他红着脸道:“妹妹好像最会挣钱!”

    “呵呵,大哥,这主意不错呀,放心,老五老六都会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到时候,我们兄弟姐妹随便走出来一个人,都能威震四方!”杨子千看大哥红脸害臊的样子实在太逗比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是啊,要说最无用的,怕是你爹我和你娘了!”杨大年也感叹道,真要那样了,自己的孩子,闭着眼睛抓出来一个都是出人头地的,脸上最有光的还是他。

    “爹,你和我娘生养教育我们,就是最有用,最能干了!”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当儿女的,哪有嫌弃父母的!再说了,老爹老娘,一直都是老实本份心善的人,这样的好人,就该有好报,儿女成群福临门!杨子千不依不饶的*道。

    “就是,爹,我常听人说,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打洞洞,你和娘要不能干,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哪就能能干得了?”杨子木适时的补充一句。

    “好,好,爹娘也是能干的!”杨大年看着贴心的儿女,这话说得,甜到他的心窝子里去了。大声赞好,连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秧子栽完了,家里的重要事情也基本定下了,杨大年决定从明天起就找几个会石匠活儿的人在河边、山上打条石,用自家丫头的话说,那叫就地取材!

    再有,还得去镇上寻访一个有名的风水先生来看一下,只要立秋那天不下雨,不漏秋,雨水少,就可以择个吉日开工修房,修好了,就将大媳妇娶回来。

    杨子千率着一行人,往县城的路上而去,估计着,码头,怕是有贵来了。

    “这大丫和大牛跟着他们爹去了县里,你俩怕是不习惯噢!”月娘抱着孩子,和送别的王家罗家女人说道。

    “不习惯也得去,我家那位说了,这母鸡抱崽都有一个时段,老放在家里,又没地,农活儿不会,又不去见见世面,以后就讨不了媳妇!”罗大嫂边说边笑,现在,她的心思是在自己*的小女儿身上,那混小子,送走了还安宁些。

    “听大丫她爹说,梅子现在都可以独挡一面了,还有,隔壁冯大嫂,噢,不,是罗氏家的二妞,听说相当能干,被你家四姑娘*出来当什么领班了,每月挣的银钱都能赶上我家那位了,说什么,也得让我家大丫去学一学!”王家媳妇低头将儿子嘴角边的口水擦了,道:“这小东西,还不到四个月,怎么就流口水了,我记得是要生牙齿才流口水呀!”

    “七坐八爬九生牙,生牙还早呢,怕是你久了没吃肉,他馋着了!”罗大嫂开着王三媳妇的玩笑。

    “罗大嫂你还别说,这日子,可不比那些年长年累月的见不了一滴油荤。这次他爹回来,又买了两次肉了,当真又馋上了?”不是炫耀,是真心实意的感叹,这不种地的日子,比佃田种地还过得逍遥,如梦一般不真实。

    “呵呵,逗你玩呢,这么小的小子,哪能真馋啊,长大了,可不就成了一个吃货了!”罗大嫂看她老实巴交的实话实说,笑得不行。

    月娘在一边听这两个媳妇的打趣,也抿嘴笑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可真舒心。

    要说不舒心的,当数王花儿了。

    一心盼着让子美在城里给找个好的。结果,正如杨大富所说,杨大年自己一年到头都没去几次县里,还真的是攀交不上。正月里来的人,月娘两口子半点口风都不透露。

    唉,子美今年十八了,再不出门,就得成老闺女养家里了。

    要想女儿不受委屈,养家里不打紧,但若家有老姑子,子强也别想娶新妇!

    不行,得嫁出去,今年,得将人送出门子!

    好在,子强跟着去了县里,看能不能挣几个钱,倒时候,子美就算是攀上高枝,高嫁了,嫁妆上丰厚点,就不会被婆家人小瞧了去。

    杨子强是第一次随二叔家的弟弟妹妹进城。杨子林比他还小一岁,可你看他,神清气爽的,一路上,眼里全是木头,总爱说这什么树,那什么树,能做什么最好!这学了手艺的人就是不一样,当初,自己也该学点什么?现在,老大不小了,除了会挖地种粮,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识,睁着两眼跟闭着两眼一个样!

    罗大牛和王大丫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这兄妹二人和老爹一路上说说笑笑,什么安排,什么计划,这些,他们都听不懂!

    三人茫然,却又憧憬,一路上,不吭声,紧紧的跟着他们的脚步,来到了繁华热闹的码头!

    原来,县城里是这样!原来,还有比寨子那条河更宽更大的河!罗大牛感叹道。

    好多人,好多房子!王大丫快看不过来了。

    好多木材!杨子强被工棚里的一堆堆树木惊呆了!

    还有,那一排竹屋真特别!里面,都会有些什么?

    那后院,还在修砌什么?人们都在边说笑边干活,场面很是热闹!这些人,见了杨子林还不打紧,一见杨子千,就恭敬的喊一声四姑娘!

    四姑娘,占四!依着大家族来说,杨家就两兄弟的孩子,论先后出世算,自己占三,杨子林才是四,这妹妹,该占五的。看来,一开始,二叔一家人就没把自己放在一起排论!

    也是,娘那会儿做的一些名堂他是亲眼目睹了的,眼下,还计较排论次序干什么,能让自己跟着出来都不错了!

    只是,大概爹娘都不知道吧,二叔一家,居然在码头上还有这么些产业,这些,真的都是他们的吗?那是什么时候置办下来的,又靠什么置办出来的?为什么,寨子里,都没有半点风声。

    “强哥,你会些什么?”杨子千上前,打断了他的万千思绪。杨子强占老二,叫二哥,和自己家的老二就重复了,不如,就叫强哥,嘿嘿,强哥强哥,喊起来,还多有江湖味道。

    “我什么都不会,妹妹,噢,四姑娘,你看我能做点什么就安排什么吧!”既然来上工,就得听安排。杨子强收回了自己的野马行空的猜想,转而认真的回答着杨子千。

    “四姑娘是给外人叫的,你是我哥哥,就叫妹妹亲热些,要不,喊子千也行!”让堂哥也跟着别人喊四姑娘,知道的,说他杨子强懂规矩,不知道的,会说杨子千耍大牌。单不说别的,就眼前的夫子,寨子里的老爹老娘都会狠狠训上她一顿。她可不想找这些排骨啃!

    “那我还是叫妹妹吧!”杨子强很高兴,既然杨子千都没有排外,他当然不能自个儿把自己往外排挤。“我在寨子里就跟着爹学了种地,其他的,都不懂,妹妹,你看我能做点什么!”真怕自己帮不上任何的忙!成了混饭吃的,那才丢面子!

    “没有人天生就会,你看她,你应该也认识,就是以前冯家二妞,看看,还是那个胆小怯弱的女孩吗?”杨子千指着二妞的背影,对杨子强道:“她做什么事都很用心,也很尽职尽责,现在,一有空闲,就会在夫子办的培训班学识字,从大字不识一个,到现在,能写得一两百个字了。一些帐目也看得懂了!”

    听娘说过,冯家的几个丫头,老太太不是打就是骂,母女几人过得很悲惨,这会儿,跟了和离的罗氏出了冯家门,却是活得这般精彩了?是了,刚才也遇到了罗氏,那样子不似娘那般的农家妇女,倒像是往日李老爷家有些头面的老妈子一般精干,穿的衣服也合体亮色,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一个个的妇孺都能做到的,自己一个男子,堂堂男儿,还怕什么。

    “妹妹,我也不怕苦不怕累,你看有什么合适的交给我做的尽管吩咐,我肯定更不会有二心!”杨子强深呼吸一口气,既然出来了,就要有走出来的样子!

    “好,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杨子千察言观色,杨子强的脸上虽然有惊讶,有些羡慕,但没有嫉妒和不满,果然如娘所说,体了大伯的忠厚性子,不似王花儿就好!这样的人,值得提拔一下!

    大丫培训了两天,让罗氏给做了一套工作服换上,丢进了临江茗磨练。王三开始还不放心,抽空总要站在门外看看,见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女儿的背影越发自信,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呵呵,都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四姑娘又不是那些大户人家小姐苛刻,还怕把你女儿打了骂了不成!”罗虎在旁边笑话他道。

    “做错了事该打该骂都不无谓,就怕她教不出来,唉,你不知道,我看着梅子,就想着大丫比她还大,什么都不懂,焦心!”王三看了四周一眼低声道:“实话告诉你,怕大丫做事太笨,四姑娘不要她!”

    “行了,你看,那茶不端得稳稳的吗?走,走,走,回去干活!”罗虎打断了王三的担忧,喊道。

    雕刻大师的活完工,杨子千去邱娟那儿取回了一朵美伦美奂的莲叶莲花,整个儿一调整摆放上去,就与工棚的档次大相径庭了。

    “这都月尾了,孙老爷也该来取货了!”杨子千大心里震憾,这东西,送到皇帝老儿的眼前,也绝对不输面子!

    “是的,该来了!”雕刻大师也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可惜,雕的东西太细小,还没有那桌面的莲叶莲花惹人眼!

    “老夫是说刚才脸红耳热,原来是你们在念叨!”一声爽朗的大笑,孙浩进得工棚。

    等他看到了成品时,再没功夫理会众人热情的招呼声。

    果然,自己的眼光就是与众不同,这样的精品,完全堪当重任了!妙,太妙了!

    上前,轻轻的转动了台面,随着桌面的转动,莲叶荷花就像在风中舞动!这心思缜密,配搭绝佳!

    孙浩略显激动的眼睛,一一看向辛辛苦苦劳作过的众人,他很想习惯性的说:“赏!”但,这些人,可不是他的家奴。人群人,还看到子岚说的那个少年,可惜,今天子岚没来,却不见,那少年眼中,对如此精妙的东西没有半丝波澜。这次,怕是信息有误,子岚也看走了眼吧,这河包县码头,是真的大有文章的!

    “四姑娘,这东西,你们费心了,孙某绝不会亏待你们!”孙浩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此物件和雕刻大师我带走了,过几个月,我会寻一些贵重的木材运来,算了,依我的意思,四姑娘,你看,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商讨下一步的合作计划!”

    进驻洛城,杨子千脑海里就冒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可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单不说别的,取名为满堂红的火锅烧烤店都还没开张,家里的房也没动工;一桩桩一件件的,自己不盯着就不放心,今年,怕是不成了!

    “孙老板不至于这么急吧,依我看,先让我二哥打造一个筐子,将这物件装好,以免路上磕了碰了就不妙了!”杨子千还没想好对策,当然要将对方的行程拖上一拖。

    “好,我明天下午走,时间可够?”这话,是问杨子林的。

    杨子林点头不语。妹妹的意思,是打一个木头筐子,这桌面桌腿,要去买几桌棉絮来包裹了运送。他先前早有准备了。既然妹妹留,自有留的道理。

    临江茗的立春屋,自然留给自己的老板。

    杨子千带着孙老板进屋,二妞就送上了两杯清茶。

    “四姑娘经商的本领,让孙某刮目相看!”适才过来时,也听说了,这竹屋后面,是即将开业的满堂红,是一些新鲜吃食,就不知道怎么个新鲜法,想要偿试,只得等下次了。

    “承蒙孙老板夸奖!”杨子千做了一个请茶的动作道“依您看,那张餐桌的工钱是、、、、?”

    孙老板才刚端着茶杯,正喝了一口,听到问话,心里就乐呵了,这丫头,倒底是孩子,真沉不住气,哪有这样着急直白问人的,难道还怕他跑了不成?

    “四姑娘,老夫仔细想过,雕刻师的费用我单独算,其他的,统共给你一千两银如何?”孙浩不是不会算帐,一是想着雕刻师在这儿好歹吃住了三个月,给些银两补偿一下。另一方面,想的是为下次的生意铺铺路。

    “一千两”这次,轮着杨子千惊呼了。光工钱而已!好家伙,这人拿去卖给哪家的王公贵族,经他手一过,肯定是上万两了,不对,少说也得十万两!各种成本各种利润相加算慢相乘出来的数字更实在!

    “少了吗?”孙浩一脸研究的问着面对的小姑娘!这孩子不是没见过钱的人,怕是被自己的大手笔惊吓了吧!真是有趣得紧,涉事未深的合伙人,他选定了!

    “不、、、、”不什么,不少吗,傻蛋才嫌弃钱多。杨子千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感觉到疼了,这才平复下来“孙老板果然是个爽快人!”

    “好说好说!”孙浩喝了一口茶,哈哈大笑道:“四姑娘,有没有兴趣和老夫一起进驻洛城共同发财?”

    果然,前面的都是糖衣炮弹,后面的才是真实目的。

    要说没有,肯定是骗小孩子的。可是,时机未到呀,杨子千欲哭无泪,生不逢时。

    “什么时候?怎么个合作法?”纵然决定了现在去不了,也不想一口拒绝,搭不上这趟船,先预订一张船票也好!

    “眼下不是最好的时机吗?你出人力,我出物力,三七分成如何?”孙浩眯着眼,突然间看不懂这孩子心里在想什么了,做生意不都希望越快越好,做大做强吗?

    “你三我七?”老狐狸露出了贪婪的尾巴了。这样的分成,想得倒美!精典的传说,修机器故障的人,在故障部位划一条线就价值千金,这家伙,出技术的才给三成,枉自还以为他大方。

    “呵呵,四姑娘说笑了!”孙浩知道她会嫌少,这才主动上升“四六开,你四我六,再不能多!”

    杨子千摇头,孙浩急了:“姑娘,你到洛城,场地,人力,物力都是我在提供,你提供方子和技术做指导,这样的分成,不少了!”

    “不是嫌少,只是,今年,子千分不开身,洛城,最快,也怕是明年才能抽空去看上一眼!”杨子千无奈的解释。

    这话总算让孙浩淡定了点。如果这丫头也是个心贪的,纵然合作了也是不愉快的。

    “这倒无妨,这东西金贵,原计划今年送出去的,只是眼下时机未成熟,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传了出去,明年,或许还真是个好时机!”孙浩也有自己的思量,义兄那边没把握,肯定就不能出手。子岚的调查还是没有头绪,最大看点却依旧是河包县的杨家工棚里。

    “那好,我们说定了,明年,子千去洛城,到时候,孙老板可得行个方便!”真是天时地利人和,计划赶上了变化!

    “好,今年事多我就不再来河包县了,老夫先在洛城备好材料,静候姑姑佳音!”孙浩点头称好,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千两的银票推到了杨子千面前:“这是西宋银号的通兑票,河包县的钱庄也能提现!”

    传说中的银票也就是一张纸,通存通兑倒也方便,呵呵,在西宋混了几年,总算是有了一张定期存折了!杨子千小心的收好,又送孙老板去了隔壁的徐记吃了一顿,当然,他也住到徐记!

    说起来,这位财神爷还是徐记给带过来的!

    ------题外话------

    老规矩二更,亲,记得回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