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六章(含补2号)-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一母同胞,没有半路捡来!”杨子千岂有听不懂夫子心里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当下也不示弱,回着夫子。

    “自满!”夫子隔空点着她的头,责怪道:“戒骄戒躁!不得不说,在老夫的眼中,那徐家的少爷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真有这么好,是不是都要招为乘龙快婿呀?”话一说完,杨子千就后悔了,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夫子孤家寡人一个,自己还去戳他的伤疤干什么?好的不学,学了得理不饶人,真是该打!

    “你要是老夫的闺女,配他也是可以的!”夫子不为所怒,却心有所动,要说,面前这丫头,这么精灵能干,要找相配的人,怕也是不易。这徐家,倒是一个合适的。

    瞧瞧自己,这孩子姓杨呢,又不跟他姓,咸吃萝卜淡操心,连人家爹娘的份内事都想抢过来了。当真还不把自己当外人看了!真是跟这些丫头小子混久了,就失了本心了。

    “才不要,看不上!”杨子千暗幸自己不是夫子的女儿,要按老古板的意思,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什么时候被打包卖了都不知道。想到此,杨子千大脑一个激灵:自己十三了,过两年,就是及笄之年,万恶的旧社会,摧残祖国的花骨朵,满了十五就给嫁出去了。下次回寨子,可得先给老娘打个招呼,没经过自己同意,别乱点鸳鸯!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

    夫子看她一副嬉皮笑脸,没有半分羞涩的样子,摇头大叹:“失败,失败!”

    此失败,是他自责教育自己闺阁女子礼仪的失败。反正这是在山野之中,又不是在那礼教森严的官场大户人家,怕什么!杨子千不以为惧,依旧朝夫子嬉笑。

    罗虎王三等人早就进了庙子烧香拜佛。

    说是观音菩萨生辰的庙会,在看惯了人头攒动的景区场面,这稀稀落落的烧香礼佛之人,沿路吆喝买卖的小贩,都没能构成她想象中的热闹场景。

    杨子千也随着夫子一起进了庙子,在观音大师座下恭谨的磕头叩拜。这鬼神之说,信者有,不信者无,有些东西,哪怕是二十一世纪的科学,也无法去解释,第三世界是否存在,一律用未知来概括,冥冥之中总有定数。

    自己有时候不信奉,但牢牢的记住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西宋,在现在,一些家长里短什么的都无伤大雅,但,真正要成长发展起来,难免要陷入一些明争暗斗之中,杨子千在观音菩萨面前发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犯之。此生,唯愿家业兴旺,家人平安!

    什么礼让三分纯属扯淡,礼让了,就会得寸进尺。

    还愿拜佛回来的众人,精神更是振奋。

    杨子千要修的东西,大家也知道了大致的方向,黄顺子邱柱子找的一些可靠的工人,明天就来上工了。

    大方向错不了,杨子千也就不那么累了。

    以为可以清闲一下的人,想着接下来的许多事都得自己亲手操刀,马不停蹄的,又带着大丁子找铁匠铺。这习武之人,对钢铁有偏执的热爱,一眼能识好货。

    “四姑娘,你是打刀还是做剑?要什么样的,少庄主那儿收了很多好货,我可以给那匠人说个大概,做一个相似的出来!”好不容易有讨好小姑娘的机会,大丁子卖力推荐。

    “我要刀剑干什么?”喊打喊杀的,江湖人的习性,果然改不了!杨子千总算是明白了罗氏为什么会鼓动女婿不回山庄了,这好好的安宁日子不过,非要给血雨腥风沾上点边才甘心!这样的好战份子放在老三的身边,日子久了,怕也是要惹上祸事的,罢了,以后,给他换一个护卫,这人,自己得看紧点,别给惹出什么事来!

    “那是?”不做刀剑,做金银首饰犯不上找铁匠铺啊!小姑娘什么不好玩,偏偏去玩滚烫的铁水?

    找铁匠,自然是有事。做生意的人总爱洗涮自己说补锅匠出门,倒(贴)铁。这次,自己要找的,就是倒铁的补锅匠。

    “你是说定制铁锅?”而不是让自己补锅,铁匠看着面前两个人,很是怪异。一个江湖气息浓厚的高大男子进门不开腔不出气,也不知道是要打造什么武器;一个穿着清雅朴素的小姑娘,却找上门来开口要求定制小铁锅。

    “四姑娘,你要定制铁锅?”枉费跑了大半个河包县,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铁质上乘,工艺俱加的铁匠铺,好家伙,这小姑娘,只不过是要找造一口普通的小铁锅而已,大丁子悔得想撞墙。这一个二个的主子,尽做些消遣人的事!好在,杨家小三子还比较正常,以后,还是好好的在他面前当差吧!

    两人,居然是一起的?

    这样说来,大个子只是个护卫?

    这小姑娘,*金戴银,和邻家孩子一般,居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门只带护卫不带丫头,这谁家呀?

    “师傅,你看我这样的锅,能不能做出来?”杨子千掏出自己的草稿图,问着铁匠。无论是下力的苦脚还是凭手艺吃饭的人,杨子千都是从心里尊重他们,一声师傅喊得真诚。

    “我看看!”铁匠听得招呼,有瞬间的恍惚,听惯了“打铁的”“补锅的”称呼,乍一听师傅二字,还当不是喊自己呢。

    口径不大,半尺左右,模样不像锅,倒更像盆子,最奇怪的是,中间,还有一口小锅。当真是大户人家,这样的小锅小灶,只够三五个人吃饭吧,怎么能进得灶房?灶孔都比锅底宽大!

    “师傅,你看看,如果这两口锅的不好做,像这样的能不能做出来?”杨子千主动上前翻看下一页草样,那是一口锅一分为二了,中间隔了一道而已。

    “还有这件东西,比较好做,想必更难不到师傅你!”翻开第三页纸,画着一个小铁筐架,上面是五根一排铁条。

    “第一口锅的模子不好做,第二口倒简单!”铁匠看了看图,想着就在模子中间加点东西隔一下,比较容易的。“这第三件东西,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那这样,你算计一下,打造一口锅得费多长时间,还有这个铁架子,花费多少钱?我急需,先分别打上二十个,比较难的那一种,你先试着,成了,也不妨给我打造二十口!”杨子千就知道,从古到今,能工巧匠辈辈出,没有做不出,只有想不到!

    铁匠原本想着一个小买卖,还折腾人,就计划多收点钱的。结果一听是大买主上门,连本带利的,就实打实的算计报了个计。

    杨子千一听,微笑点头。其实,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秘密,就是现代行话说的潜规则。别人不赚钱,赔本赚吆喝?只要不是暴利,她也就懒得讨价还价,做人要厚道不是吗?非要剥下每一行的外衣,去窥探其中的盈利厚薄,想要花小钱买花好东西,这样的便宜,她杨子千不占也罢!

    钱,都是花在刀刃上的,认为值,多少都舍得花。

    一直忐忑等待砍价的铁匠,没有见着预期中的大刀,却看着小姑娘微笑点头,心下大喜!是个厚道的买家,自己,也不能砸了老铁匠的招牌,货真价实的把东西给做漂亮了!

    十两银子的定金,杨子千轻轻的放在桌上,说好半个月来取货!

    “姑娘,贵府在何方,货好后,小老儿亲自送上门!”铁匠决定送货上门,这样的主顾可不多!

    “那就有劳师傅了!”杨子千诚挚道谢,果然是我敬人,人敬我!小百老姓的纯朴源于自然。

    “临江茗!原来是临江茗!”人都走得老远了,铁匠还在自言自语,这就是传说中的临江茗的东家?怎么像是个农家小姑娘?一直想着怕只有心怀若谷的人,才能打造出那样独特的休闲之地。哪曾想,背后的人,居然会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小姑娘!

    折腾完了铁匠,杨子千回到工棚,又把杨子林找来虐待。

    “妹妹,这好好的条形桌,为什么要在中间留一下长方形的和一个圆形的孔,这样的桌子,还怎么上菜放碗?”妹妹要做什么东西,他都全力支持,但,这样的东西,做出来,也是无用的呀?

    “我才刚定制了小锅和铁架子,让做镂空的地方,到时候要放那些东西!”杨子千看着二哥,自己每一次构思出来的东西,他都能做出来,这一次,当然不会例外!

    “难不成,你每个桌子下面,都要点火烧柴?”要先做二十张这样的桌子,难怪要用石头修走廊式的房子,这烧火总有烟雾,石头也是燃不起来。但,边吃饭,边烧火,哪有这种卖法?

    “不是点火烧柴,但也大致差不多的原理!”能想到这些,杨子千已经是想断了肠。不错,她是要卖烧烤卖火锅,可是,没有气没有电,还只能用木炭。烧烤用木炭不要紧,那涮涮锅呢?不能现煮现吃,咱们就做冷锅,煮好了端上桌直接开吃!

    房子在修,餐具在造,桌子正在做。余下的,就是菜品和调味了。

    吃在味道!

    烧烤没有孜然粉,肯定不叫烧烤。

    杨子千带着罗氏,跑遍了河包县的大小巷子香料铺,把店家说的能食用的香料一一买了回来,细细品偿,原个儿的偿不出来味儿,还烘焙干了碾碎了来偿,也不能得到想要的味道。

    “唉!罗婶婶,我的嘴巴都偿木了,这些香料都不是!”杨子千坐在灶房的小凳子,愁得不行!

    “呀,娘,你和四姑娘整的这些是什么?”大妞背着虎子进来,看着灶台上,切菜的条桌上,摆了不下二十个小碗,碗里各种颜色各异的粉末杂物,惊讶的问道。

    “四姑娘在找一种香料,这不,偿遍了,都说不是想要的那类型的,娘又不懂,帮不上忙!”罗氏感觉自己很无用,炒菜的调料以前都没用过。连油放多了冯家老太婆都要破口大骂,知道用海椒麻椒还是在杨家跟月娘学的,更别提今天买回来的几十种香料什么的了,几乎,她闻所未闻,当然,就更没见过了。

    “我看看!”大妞好奇,在山庄厨房里帮工的那一段时间,也接触过不少东西,算是长了见识。从最常用的姜葱蒜、海椒麻椒、到八角、茴香、砂仁、胡椒、甘草、肉桂、丁香、肉豆蔻、肉豆蔻干皮、草豆蔻、红豆蔻、陈皮、辛夷、孜然、莳萝、荜拨、白芷、三奈、鼠尾草、百里香、草果、香果、良姜、甘牛至、月桂等;挨个儿的,一个个小碗看下去,边看边说。

    杨子千本还焉不拉叽坐在那儿气馁不已,一听大妞边看边说名字,惊得她直直的站了起来。好多香料,她现代都没听说过,也就是刚才在店铺上买时店家告诉她一些名字,哪曾想,这大妞,居然还能看到实物一一叫出名字,简直是人才啊!

    侧耳倾听,直到大妞念完了所有的名字,也没听到她最想听的两个字!

    “大妞姐,你懂调香料?”杨子千略显激动,是不是意味着,以后熬料的人才就有了!

    “我也不懂,只是在那边厨房里帮工,好些东西就认得了。一些不常见的,却是大丁哥见我喜欢问,就缠着他们中一个迷恋调香制药的师兄拿了小样品给我看,也就记下来了!”大妞不好意思,最近夫子在工棚里办培训培,抽空,大家都爱旁坐学上一学。越学,大妞越感到羞愧,夫子说的好多东西她都不懂!更不要说四姑娘说的什么调香料。

    原来如此!都说没有文化的人记忆一点不差。这话,当真不假,杨子千就领教过自家的一个亲戚,大字不识一个,一个大家族几十号人,谁哪天生日,满多少岁,一天不差的记得牢牢的。

    本有希望,眼下,又失望了。

    对了,既然她见过不少,是不是,也见过自己想要的。

    “那你见过一种叫孜然的香料?”杨子千怀着十二分的小心,期待的看着大妞的嘴唇。

    大妞没有用口,直接摇头!

    果然无望!

    “对了,你看看,我这些香料里,还有什么是你见过,却又没有的?”换一个问题,得到的答案或许就有惊喜。

    “你这儿没有木香、广木香、迷迭香、广沙仁、紫苏、香薷、甘菘、葫芦巴。”大妞扳着手指数着。“这些东西,都很少见,没有也是正常的!”想着那师兄给大丁哥说,这些东西的稀罕,忙安慰着杨子千。“对了,有一种比较常见的,叫野茴香的,你也没有!”

    “野茴香是什么?有什么用?”既然是常见的,为什么香料店都没有卖。也是,带着一个野字,想必是一种不被人重视的山野之物,上不得大雅之堂吧。

    “我听厨房里的嫂子们说,这野茴香,以前也不知道怎么个用法,还是那位师兄来了后才知道的。听说有一次打了一只山猪,做出来不好吃,那人直说浪费了东西。那年五月,他就在山上找到一些野草和果子,让晒干了研成粉末,做牛肉羊肉野味时放上一些就可以去除祛腥解腻,并能让肉质更加鲜美芳香。”大妞回忆说道。

    孜然做羊肉牛肉最少不了!

    难不成,这就是了?

    “大妞,哪儿有,我们去找?”杨子千神情激动,比中了五百万还兴奋!

    “岈屿山,就是小关庙那个山后崖边就有,不过,听说是五月果子才熟!”大妞一看杨子千的高兴劲,她也很意外,只是随口说一下而已,难道还真是四姑娘想要的东西?

    岈屿山?好家伙,上辈子倒了岈屿山的霉,这辈子,难不成还能救助自己一回?

    那山,是得去逛一逛了,单不说有或没有时空遂道,但是山上的某些东西,也值得她冒一回险了。比如,这快清明节了,山上应该有茶叶,海拔越高,终年云雾缭绕,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富含有机质,远离任何污染,茶叶口感就更好。对了,现在是西宋,污染啥的还沾不上边呢。摘点清明茶回来,自己制作,用在临江茗上,可能比外面卖的极品都还有特色。还有,那什么金银花,对呀,好像也是五月开花。

    进了宝山,自然不会空手而归。

    打定主意,杨子千就带着没缠脚的二妞三妞,在大丁子的陪同下,去岈屿山寻宝去了。

    “你说他只带了三个小姑娘进山?”得到汇报的林正皱了皱眉,大丁子明面说是离了山庄,但自己承诺过他依旧是山庄的人。这会儿,带小姑娘上山干什么来了,也有那个杨家丫头?不是一个吗,哪来的三个?

    唉,换了个护卫,用起来,不顺手不顺心,这人没有大丁子有趣,事事都正经呆板,只要不关乎山庄安全问题,他都不会给自己汇报。爷爷*出来的人,果然只适合用来做管理,不适合用于生活!

    “听说去了小关庙的后山,在摘山茶尖!大丁子还帮忙扯了几把野茴香!”护卫想着,这大丁子,以前也是少庄主跟前的红人,红人如何,还不照应痛打一顿撵了出去的。这会儿,不像是来寻仇的,倒像是回郊游的。也不知道,在哪家给小姐当护卫呢,掉价到这份上了,上山摘茶扯草?啧啧,英雄也无用武之地,可惜可惜!

    “噗!”一声,林正笑出了声。大丁子这小子,收心养性了,摘茶养身还是养心了?八成,又是被杨家精怪的小丫头逼着做的吧。能逼他做事的把柄,不外乎就是那叫大妞的女人和虎子。难怪,爷爷说有短处的人最不能留用!

    少了大丁子在身边,少了乐趣,还有,爷爷说,明年,就给抬一门亲事回来,成亲后,正式接手山庄!

    他多么想大声*不要呀,可是,爷爷是谁,山庄一呼百应的人,自己胆儿可不肥,只有乖乖听命的份,轮不到自己做主。

    接手山庄,这事,倒不算大!为什么,至少,爷爷在一天,山庄就安稳一天,一点风吹草动都不会。再有,爹和两位叔伯,也是全心全意的为山庄好的,没有那些江湖的争名夺利,这样的位置,坐得倒稳定。

    唯一让他纠结的是,爷爷说的亲事!

    啧啧,女人,好麻烦的!真要娶个女人回来,睁开眼就盯着你哭笑,想想都反胃。

    人生的乐趣,怕要毁在一个女人的手上了!

    “女人果然麻烦”大丁子在心里咬牙切齿。这四姑娘上山,居然为了摘点什么清明茶,这哪是茶,就是一点芽苞而已。可怜的两个小姨子,都认认真真的给她摘,摘了老半天,才将一个小布袋装潢。要依他的性子,直接连根拔起,挑回河包县算了,随你摘芽苞还是摘叶子,哪怕根径都有了!

    “四姑娘,你说这东西制出来后,只给持有vip卡的户上这种茶?”二妞是第一次摘茶,却不想,真心的不容易,芽苞太小了,要摘多少才能制得够一碗茶呀。

    “这东西,可金贵了,估计,连上贡的也怕没有这样的货色!”极品毛峰,古代的皇帝老儿未必有现代人的口福:香高、味醇、汤清、色润,会品茶的人,才能知它的好!

    “照我说,什么茶不一样喝!”大丁子看天色暗下来了,不得不出言劝道:“得往回走了,要不然,这山上有豺狼的!”

    其实,豺狼虎豹他倒不怕,来得多了,大不了一声山庄的求救信号,兄弟们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怕的是,这三个小姑娘,回县城的路上走夜路,你说,这背又背不得,扶又不能扶的三个丫头,陪她们走二三十里夜路,非得走一个通宵不可。

    “当真,我们回吧!”杨子千直起身子,敲了敲自己的嫩腰,指着地上的野茴香,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孜然,叫大丁子装进背篼里,“五月我们再来!”

    “还来,摘起瘾了不成!”大丁子嘴角扯了两下,到底不敢说出声。毕竟,是少庄主交待的任务,还发月钱,说到底,也是主子了,可不敢顶嘴!

    杀青、揉捻、烘焙,摘回来的好东西,可不能没做出个好样子。

    好在,在现代,老爹也承包了几十亩茶山,自家亲手参与制过自己喝的清明茶。这些技术,杨子千也学过一些,这会儿,边琢磨,边试着做,

    “丫头,你确定,茶叶真是这样制作的?”一向远离厨庖的夫子,这次也站在了锅边,看杨子千居然把茶叶倒进了锅里,这究竟是制茶还是炒菜?怎么不放点油,指不定,有油的茶更好喝!

    “夫子,我求求您,您老先去外面坐着等着,等我做好了第一个让您品偿!”本就有些拿捏不住的杨子千,被夫子一问,更是心虚。这身边有一个半罐子懂茶的人看着,压力山大啊!

    “不去,老夫要亲自看看,不懂就问,不会就学,不耻下问!”夫子固执起来,没人搬得动,罗氏在一旁抿嘴偷笑,多大的人了,还跟一个孩子较劲。

    “哟,小心,你那小手可经不住炒!”夫子见杨子千丢下芽苞后,不是用锅铲,而是用手去翻炒,惊叫起来。斗嘴归斗嘴,这小丫头,他当闺女一样疼着,真烫了,伤了,他比李家寨子那两位还心疼。

    “没事,这东西,都讲究抖闷结合,多抖少闷。”边说,杨子千一边将芽苞高高的扬起,反反复复的翻炒。咝,还别说,这温度,真的有点高。杨子千加快了翻炒的速度,时不时的,又抓起一把揉成团,再散开,继续炒。多揉两次,炒了也有好几分钟了,有弹性了,她连忙起锅晾晒揉捻。

    “丫头呀,你这样揉,不如掺一些白面进去吧!”夫子喝茶,但,真的没见过制茶过程。也没找过这方面的书来看。这丫头说在什么书上见过,可是,这根本不是制茶,倒像妇道人家如揉面团!

    “夫子,别急,就快好了,这揉捻也是有讲究的,嫩叶轻揉,老叶重揉,这些芽苞不禁揉的!”其实,杨子千很想说,您老就别再添乱了。看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决定不理会这存心气她的人。

    感觉揉到差不多了,杨子千又将茶叶倒进了锅里干躁,这简单的原始工艺,做出来的茶到底是什什么味道,杨子千心里也有几分忐忑,千万要能进嘴巴才好,要不然,非被夫子笑死不可!

    干燥的差不多了,起锅!

    杨子千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不是热的,是急出来的,看了一眼翘首以待的夫子,真想找个借口将茶叶都收了,自己试过再拿出来给他喝。

    “来来来,快去帮老夫现烧点开水出来。这新鲜的茶叶得配滚烫的开水才成!”夫子早就伸手,抓了一撮丢进了茶碗里,并将碗递给了罗氏。

    罗氏顺从的接过,当真去洗锅烧开水了。杨子千看了,头皮发麻,这成与不成,伸头缩头都得挨上一刀了!再说了,熬糖煮酒无老手,这制茶,自己在这儿还是第一次做,到时候,借口都是现成的,怕什么!

    滚烫的沸水,冲起一片片茶叶,泛开,变在翠绿!

    杨子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卖相倒还好,就不知道口感如何了!

    老爹制出来的茶叶,一个字-苦!听他自己总结出来的教训是杀青杀得不好!

    那自己这次的试验品、、、、?

    看夫子端起,轻轻的呷了一口,闭上眼,细细的回味。

    杨子千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了,夫子才慢悠悠的说道:“不错,还可以喝!”

    对于初次制作成品,能得到这几个字的评价,实属不易了。杨子千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接口道:“多炒几次,把握好火侯可能就要更好些!”

    “丫头呀,百尺竿头,更进一尺,你既然都有胆量制茶,学学点茶、分茶又何妨?”夫子放下茶碗,看向杨子千。

    都说技多不压身,但是,杨子千确定,自己真的没有那份闲心去学这些费神的事。点茶、芬茶、抚琴吟诗、再来点女红,这一件件,一桩桩,都是劳神费力的事。只有闺阁女子才有心去做这事,从而达到讨好某人的目的。

    一心想要将人打造成千金小姐气质的夫子,自是一直要求杨子千这个旁门弟子也学上一学。

    可是,屡屡被拒绝,这不,又苦口婆心的劝说了。

    “夫子,你都说过,这些事,说来容易做起难,要眼到手到心到,子千从小在山野之中长大,静不下心来做这事,不伦不类的,倒不如甘拜下风,从不沾染!”要做就做到最好,要不,就不做!这是她一惯的作风。

    “你呀,不小了,也该结交些兴趣爱好一样的阁闺女子了。”为人师多么的不容易,夫子叹息,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执着于挣钱,没有同龄女子的乐趣和爱好,到时候,怎么走进大户人家?

    “道不同,不为谋”杨子千固执的认为,自己来到西宋,就是为了创造而生,不是享受而来。既然上天没有安排她穿成王公贵族小姐,自己这辈子就不做米虫!

    “偏执!”夫子有些恼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端了茶碗猛喝,掩饰自己的的情绪。

    罗氏看夫子喝得起劲,不作他想,只想着,这四姑娘,果然是能干的,连制作出来的茶叶都能得夫子的赏识。

    茶叶制作过关,但不打算拿到临江茗给人喝了。亲手做的东西,就如自己的儿女般爱惜。

    野茴香草也在晾晒之中。

    走到在修工位,黄顺子上前给她打招呼。

    “四姑娘,估计到时还会余下很多石头,怎么处理?”黄顺子想着,这一天捡的石头就够修房造屋了,当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

    “就挨着工棚的位置,再修两间屋子出来!”住的房子还少,修两间屋,到时候,爹或者大哥他们来了,也才住得下。

    得了吩咐的众人,自然又加班加点的干。杨家付的工钱可不低!

    要对得起这份工钱!

    铁匠送来了定制的铁架铁锅,外面的走廊一直在修整之中。

    杨子千将晾晒干了野茴香连叶带径揉碎了碾成细末,沾了点进嘴里,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孜然的味道。

    那果子呢,果子熟了,肯定就是了!

    先试着整一顿来吃!

    四五年的时间,没有吃过那东西了,这会儿,一想起晚上一大家人要凑到一起,起码,得准备两桌才够吃。

    和罗氏大妞一起去市场上买菜,各种适合烧烤,烫火锅的菜都买了两斤。回家来,把各种肉类码上调料,又让闲得无事的大丁子划竹签。

    大丁子对杨子千每一次安排下的任务都是从心底抗拒。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还划竹签签,这是玩什么把戏?不得已,也得动。一会儿功夫,就划出来一堆。

    杨子千让罗氏将竹签洗干净了,又指挥着她将菜用竹签串起来。连肉都也这样做。

    真浪费,这样折腾,怎么个吃法?

    不是炒煮炖,看着竹签上还码了盐味的肉,罗氏心里都没谱了。

    更离谱的是,四姑娘倒了老多的油下去,然后,将海椒麻椒还有一些什么香料,一骨脑儿的抽进锅里。

    哪有这样放调料的,这是吃调料还是吃菜呀,对了,她炒的这菜是什么?是油炒调料还是调料炒油,可没见着什么菜。

    “先说好,今晚的菜,有点辣,吃的时候,更多的是要靠各人动手!”将菜端上桌前,杨子千给众人打着招呼。

    到目前为止,罗氏都还没看出菜是什么。洗切整理了一大碗一大盘的,堆了满满的一条桌,可是,都还是生的!

    不让炒,只让在铁架子里点燃木炭火。然后,将铁架子端上了桌子中间的空洞。

    看看,燃得多旺,就不知道,今晚,吃得如何了。

    一些菜,倒进了锅里,煮熟了,就分了两口小锅给端上了杨子林做那条形桌。而另一些码了调料盐味的菜,却被放到了铁架子上。

    “呀,这不会烧糊呀?”

    “丫头,这东西,还得边吃边烤?”夫子随手拿一起串肉,研究了半天,生的,实在进不了口啊,看着红红旺旺的桌子中间的铁架子,问道。

    “对,这样,放在上面,要多放几根,注意要经常翻动,时不时的,沾点油抹在上面,再翻转烤烤,到熟的时候,再根据各人的口味爱好放点这桌边的调料上去。”杨子千边操作示范边解说,最后,撒了点不是很成品的孜然在上面。然后,将这串肉送到了夫子的碗里。老古板当然很受用。看见没,尊师重教,这丫头,也不枉自己教了她一场!

    “嗯,真香!”只顾着看着她的手,没注意到,口水都流了出来了。

    众人连忙自己动手。连那个洛城来的雕刻大师,这会儿,也用握雕刀的手拿起了竹签,不动手,就吃不成!

    “不想动手烤来的吃的也可以在这口锅里捞菜吃!”杨子千指了指旁边的小锅,向众人说道。

    大丁子了早就等不及了,一筷子送进了嘴里。

    好辣!好香!

    辣得实在,却又吐不得,只得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

    吃完后,又跑进灶房里找水喝。

    杨子千看他那狼狈样,这样的吃法,明天不跑茅房才怪!

    “这东西,好是好,但肠胃不适的人,可不能多吃!”先说断,后不乱,明天肚子疼不要找自己就好!

    四下里,只听得碗筷响,以及时不时的抽咝声。

    杨子千仔细看过了,那雕刻师雕花的动作要有这么快,一只腿就犯不上用二十天了。

    “丫头,新建的地方,就是卖这些东西的?”桌上摆了锅还摆铁架子,连木炭火都给搬上了桌。关键是,吃的人,还不能得闲了,自己都动手。

    一辈子没进过灶房煮过饭的大男人,连调料都认不了,要自己整一个口味出来,自己吃,好吃坏吃都赖不了人。

    怎么说,怎么怪异,却又新奇得紧。小锅里居然可以是两种味道,一个辣得不行,说是红锅,一个白锅,就是罗氏熬的一些骨头汤放进去煮出来的菜。一样的菜,随着自己的心情两三样吃法,这主意,真正是新颖。

    整个桌面,烟雾袅绕,难怪不是修房子,而是通透的走廊式的。

    “妹妹,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卖?”杨子森想的时,到时候,也请学堂里的夫子同窗好友来吃上一顿。

    “五月初五开始卖!”杨子千仔细算过了,五月开卖,一是自己熬料的技术有待提高。二就是人手的培养,这些可不比临江茗泡杯茶那么简单,搞不好,那些人上桌,生的都得吃进嘴里去。所以,要培训出两三个熟练的烧烤师出来。

    “邱大叔、顺子叔,你们看谁家有能干的媳妇孩子,帮忙找上七八个,还是要踏实肯干,吃得苦头的人!”要开业,自然,是找人。

    “这事好办!”两人相视一笑,码头的伙计们从来没停下打听的脚步。

    至于通知谁家的来,两人私下里商量了好久,选了又选 ,决定可靠了,这才通知到杨子千这儿来面试。

    一行八人,两个年轻的妇女,四个男孩两个女孩子。那叫侯哥的儿女小英小勇自然在列。

    妇人负责洗菜切菜;两个女孩子负责引导,端茶倒水;四个男孩子,教会他们烧烤的本事,要是人不会或不愿动手的,就上前代劳。这样安排也合理!

    “你们都是邱大叔和顺子叔推荐过来的信得过的人,我呢,也没什么多的要交待,就是一句话,只要你们肯干,做好了,就亏待不了你们!”杨子千在培训课前的开白场道:“有一条,不得泄露出这儿的商机秘密!连家人也不得说这些是怎么做的。一经发现,杨家绝不再启用这样的人。”

    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秘密,炒料是自己在做,他们谁也沾染不了。

    而摆在桌面的香料什么的,都是一些粉末,也不怕他们认得出来!

    众人自然是满口应承,纷纷表达忠心,那年轻的妇人俩,还准备发誓诅咒了。

    杨子千连忙阻止了。

    当下,还是郑重的写下了用工契约。

    干活的士兵好找,指挥的将军难寻。

    临江茗走上了正轨,杨子千不想动她的人员配备,可是,这后院烧烤还是没有收银员和领班啊。

    不得已,只好暂时把小英和另一个女孩子调到临江茗实习,决定等她俩能胜任工作了,干脆两边一起统管,让二妞和玲儿一起兼顾了。多劳多得,到时候,把月钱再涨上一些。

    这边修房子的事有黄顺子和邱柱子照看收拾。

    三月初,栽秧子,杨子千依旧带着人回李家寨子农忙。

    不是少了她就下不了田,实在是,探亲假是必须的,要不然,罗虎和王三他们心里会有怨言。而自己回家,还得计划家里的修房大计。

    出了月子的月娘将养得白白胖胖的,小六子也长得肉嘟嘟的,唯有小五丫不太高兴,杨子千回来,主动上前求亲热。

    “娘都不爱子禾了,娘只抱小弟弟!”一边受着杨子千的揉捏折磨,一边委屈诉苦。月娘一个人,肯定只能抱一个凉拌一个。这小五丫,感情倒细腻,这么小就开始吃醋了。难怪,现代的人都怕生两个孩子就兼顾不过来,冷落了另一个。

    “子禾最乖,最懂事了。你是姐姐,长大了的小姐姐,要心疼娘,小弟弟现在不懂事,饿了冷了拉了都只会哭,娘很辛苦,要照顾他,所以就照顾不了你了。子禾自己玩,不找娘哭闹,就是最懂事了,就算是帮娘照顾小弟弟了!”弯弯绕绕说了一大通,杨子千自己都绕糊涂了,也不知道小五丫听懂没有。

    “好,子禾最懂事,自己玩!”没有得到安慰,却要求做到更好。杨子禾幼小的心灵被糊上了一层浆糊,*拇友钭忧砩舷吕矗还怨缘囊槐咄嫠男《魅チ恕

    这,是不是太听话了!现代的孩子,哪有这么懂事的?

    天干年头的免费工快用完了。

    以郑和尚、杨大富为首的中坚力量,再加上罗虎和王三这两人的后备援助的支持。这次,栽秧子帮忙的人手,却也有增无减。

    雷氏和王花儿过来帮忙做饭;罗大婶和王三婶也把孩子给抱了过来,床上,一字儿排开,三个婴儿,只留月娘看顾着。

    “瞧瞧,现在,我都快过上大户人家太太的生活了,连做饭的事都插不上手了。”月娘看顾着孩子,和杨子千小声的说笑。“你爹说小六子的满月酒等到满一百天时来请。这次,栽秧子,好些赶了礼的人家又来帮忙了!”

    “行,到时候,好好的招待他们!”杨子千想着,这百日宴肯定得热闹的办一场了。

    “娘,大娘现在经常来我家帮忙吗?”按往常来说,大伯下地帮忙,她都要跳起来闹。这会儿,两口子都过来帮工,这太阳,可真是从西边出来的。

    “嗯,只要有事,她就会主动过来。唉,她也是焦心子美的事。婚姻大事,我和你爹都决定了不去插手,到是子强,听你爹说你要折腾什么,差人手的话,就把他带出去吧!”月娘想着,自己家的亲戚,好歹比外人更可靠吧!

    “好,这次带走。对了,我还差人,你问问王家和罗家的孩子要不要一起出去!”罗大牛和大丫都是老实本分的孩子,跟着出去做做工也好。

    “她们要不是年前坐月子,早把孩子赶去县里了!”月娘笑道。

    “对了,丫头,咱家那山地,要怎么个置办法?”买了山回来的杨大年,未见半分动静,要不是自己收着地契,月娘还以为那是做梦呢。

    “放心,秧子栽完我们就去察看,下年雨水少了,就修房,耽误不了你腊月里娶媳妇!”杨子千边笑边看睡在床上的三个婴儿,老天,这婴孩是不是长得一样呀,单看脸上,都瞧不出谁是谁家的了。“娘,你们会不会把他们认混了啊!”

    “傻丫头,当娘的,哪有把自个的儿女都认不清的!”月娘瞪了女儿一眼,慎怪道。

    “四丫头,你今年也满十三了,这些年来,咱家日子越过越好。娘知道了,很多时候都是你在拿主意。”月娘拍着杨子千的手道:“你一个姑娘家,天天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折腾,你爹和我心里都不好受。”

    “娘,这样挺好呀!”自己不愿意的事,就是手架在脖子上,也是不愿动的。这种有干劲,有冲劲,有压力有动力的生活,是现代的她想要都想不了的。她很享受,并不觉得有半分委屈。

    “这孩子,都不知道随了谁的性子,姑娘家的规矩没学半分,倒学了个男儿性子。”月娘感叹道:“我们寻思着,等年底,娶了大嫂了,让你大哥去接手你的手,我们女子,还是在自家屋里安稳些!”

    “娘,我要做的事,大哥不会;大哥会的事,我也不会,这调换了,就成了两个睁眼瞎了!”杨子千一听,这不是添乱吗。

    “你大哥学学不就好了吗?”月娘想着,女儿终究是要嫁出去的,这样整日的在外跑,坏了名声,怎么谈人家?娶妻到那贤,谁会找一个整日里给汉子打交道的闺阁女子。以前缠小脚是怕她疼死,眼下,留在家里学点女红,懂点家务,又不受皮肉之苦,应该不妨事了。

    “娘,不一样的。”杨子千急了“我是从小就和三哥一起学识字的,我的学识,和三哥不相上下。但是,大哥不一样,很多东西,他不懂,做不了!”开什么玩笑,要将她困在家里,岂不是折了她的翅膀。

    “再说吧!”见杨子千反感,月娘决定年底再说。

    坏事了,根深蒂固的东西被娘翻了出来,意味着,她未来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题外话------

    龟速!用了十个小时,真为明天的万更捏了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