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五章 独占敖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这二月过半了,码头的气氛也浓厚,越来越热闹了!”杨子千站在自家棚子前观察来往商感叹道,并想着,计划可提前了。

    能吸引过往商停泊上岸的,自然是别拘一格的码头建筑。吃住休息一条化,和别处码头的脏乱差简直是天壤之别。

    在码头上,随手抓一个人问吃问喝,绝对没拿广告代言费,但张口就来的广告词肯定是:徐家的吃食独占敖头,临江茗休闲最贵!

    贵就是身份的像征,贵,就代表高档!

    “二哥,孙老板的餐桌你的进度如何?”杨子千一看雕花师傅就感觉他是在磨洋工,无奈,人不属于自己管!随他折腾去吧。

    “桌面都做好了,听师傅说在桌边缘和转盘中间都要雕花,到时候,就看你让邱姐姐配饰什么样的装饰了!”杨子木打起自己十二分的精神,好不容易完成了重要的工序,万事俱备,只等花了!

    配饰也得有讲究!

    邱娟做的花鸟蝉虫活灵活现,这次,不如,做一朵莲吧!

    一片莲叶,一朵莲花,文人墨,不都喜欢赞它高洁吧,想必,高洁的东西就更能入人眼吧!

    亲自上门给未来的大嫂交待接下来的任务,也提醒她注意休息,毕竟,腊月就要进杨家门了,真要把新娘子给累坏了,大哥那儿也不好交差!

    “哪就能累着了,我做这些东西,就是一种兴趣,更是爱好,虽然没见过你说的这种花,但,看了这图,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就能想象出长什么样,做起来,也就得心应手了!”邱娟对小姑子的关心很受用。还未进杨家门,对新的生活,却有了几分期许!

    “唉,我说,四姑娘,这娟儿,针线不懂,茶饭不熟的,你娘他们?”见杨子千又要走了,文氏实在不放心,急走几步,赶到门前问道。

    “呵呵,邱大婶,邱姐姐是个什么性子,会些什么,我一一都给爹娘和大哥说过,进了我们家门,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杨子千感受到了文氏的忐忑,就想很义气的拍胸脯保证,转而想着自己曾在夫子面前夸下海口要装乖乖淑女,这才改为动口不动手!

    “娘!”邱娟娇羞脸红,看了文氏一眼,轻声的喊道。这些日子来,非逼着她丢了编织捡针线,可是,她的手,真的捏不稳针啊!

    “是,有四姑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再不逼你学针线茶饭了!”文氏苦笑道:“真是什么人什么命,不知道,上辈子修了什么样的行,居然让你遇到了杨家!”既然男方家人都不计较,自己还去折腾个什么劲,凭白让女儿受罪!媳妇是别人的好,孩子永远是自己的乖,娟儿虽然不懂女红,不会家务,但在文氏的眼中,也是最乖的,只是怕新嫁进门被嫌弃,这才非要逼着她学一学。

    “呵呵,是邱姐姐和大哥一起修的行!”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邱娟要不是仗义出手救老三,哪怕邱柱子是自家的工人,也是无缘相识的。十年修得同船渡,百生修得共枕眠,大哥和邱娟,能喜结良姻,自然是一同修了千百年的行!

    “四姑娘真会说话!”女儿嫁个好女婿,肯定得一同修行!文氏一听,也是乐了。

    邱娟见老娘看自己的眼神又有了几分其他的东西,一跺脚,道一声“娘!”红着脸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孩子,还害羞了!”文氏和杨子千将闺女逗得脸红耳热,还一脸无害的笑容。

    从邱家出来,杨子千边走,边盘算着今年的大事,至少,有三件!

    “找人,修房子?”黄顺子听说这个消息,当然很高兴。码头的兄弟伙私下都在打探,最爱问的是杨家什么时候招工人。这工人暂时不招,但修房的临时工,让兄弟们来干上一段时间也是不错的。

    “还买竹子不?”邱柱子想着,自己地熟,可以帮忙收购。

    “不用了,这次要修石头房子!” 杨子千看着众人道:“准确的来说,这次的房子不是房子,而是能遮风避雨的亭子!”

    一听是石头房子,已经正常回来上班的王三罗虎自然想到了李家寨子的小石头房子,这次也一样吗?好在,也是河边,而且,这是一条大运河,两岸的石头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石头?”黄顺子邱柱子相视一笑,难不成,王三说的以工换工具的趣事要重演?那才多大的孩子,这会儿,昨天才满十三岁的姑娘,在河包县码头,怕要成为名人了!

    “邱大叔,你帮我找些会修房的人;顺子叔,你去告诉那些纤夫,让他们的孩子们来做这活计就行,每捡回来十块石头就付一文钱,只是样式大小得照我的标准来!”杨子千仔细观察过,河边的天然原材料真多!算下来,这付孩子们工钱,比买竹子还便宜,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石灰石!糊墙的东西,只能用最原始的泥浆加谷草节子。想着,这次寨子里有石灰石的那一片山都姓杨了,以后,有条件了,运些过来,粉刷一次吧!

    石头都能卖钱?

    黄顺子昔日的难兄难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却看他一脸认真,不得不再次确认:“当真是十块石头一文钱?”

    “呵呵,侯哥,顺子什么时候说过谎?”黄顺子乐了,这天上掉纹银,还没砸头上兄弟些就昏了!

    “顺子,你想过没,孩子们能挣多少,我们一天才能挣多少,啥都不说了,明天,全家人都捡石头去,孩子他娘和孩子们捡,我就拿竹筐来挑!”被黄顺子唤作侯哥的人,当真精明会算,立即就下了这样的结论。

    “码头越来越热闹,你这样岂不是因小失大?”黄顺子连忙劝道,只是想要帮帮他们,可不想害他们。

    “顺子,你倒没在码头混了,你不知道,看着是热闹了,可是,来码头揽活的人有增无减。而且,现在的商,大多是靠岸喝茶吃饭,要搬运东西的都少得可怜,活儿越来越少,一天也挣不了几文钱了!”侯哥摇头叹息,还不如,捡石头卖钱,至少,看得真实,捡一百就十文,两百二十文,三百四百呢、、、、、

    苦难过来的黄顺子默默点头,无声叹息!

    “小英小勇,明天都和爹一起上码头捡石头去!”侯哥犹如见到了银钱,当下就高兴的交待了自家儿女。

    “好!”两个孩子,乖巧的应答。

    “这两孩子也是听话的!”黄顺子看着两个半大孩子,就想起了自家的梅子,幸好那会儿没卖出去,要不然,就算今天有好日子过了,自己也会内疚不安!

    “当真,听说你家梅子在临江茗上工,兄弟,你看,能不能、、、、”余下的话,侯哥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好,侯哥,明天去码头做事,抽空我就探探四姑娘的口气,如果缺人的话,倒也无妨!”黄顺子心领神会,并决定,拉扯一把!

    二月的码头,不是淘金者的天下,却是捡石头的战场。

    最开始,是黄顺子通知的昔日同一个战壕的难兄难弟,他们自是全家总动员不提。慢慢的,发展到码头过往的穷人都加入了捡石头的行列。

    当听说杨家是捡河边的石头来修房子时,四邻的酒家栈老板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用这石头修房子能省不少的木料钱呢!而且,比木料还久经耐用。

    “爹,杨家那丫头,和妹妹相差不大的年岁,你说她脑子里都装了什么呀?”看书累了,出来休闲一会儿,却听到了这样的趣事,徐家全更是惊讶,向见多识广的老爹打探。

    “唉,这杨家丫头,可是要一个人来比!”刚才听了大堂里食们议论纷纷,这会儿,又听儿子摆谈询问,老板摇头自叹不如!

    “还有,杨家的杨子森,听学堂里夫子们说,也让明年和我一起去省府赶考!”明明比自己小四岁,学识什么的却不相上下,这,就是一个强敌!

    “家全呀,论做生意,在河包县,除了锦记秦家,他家的关系,自是不提;其他的,爹可以骄傲的说,无人能及!但,这个山沟沟里冒出来的杨子千,却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而一个小小的杨子森,你也感觉到了压力,这说明什么?”徐老板若有所思问着儿子。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徐家全能想起的,就是圣贤书上的这一句话!“杨家不容小觑!”想了想,又补加了一句。

    “杨家,固然不可小觑,这是其一;其二,你要记住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更有强中手!做任何事,都不要骄傲自满,固步自封!”徐老板语重心长的教导着儿子。

    夫子常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的确,爹在商场上的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东西,比书上的更实用!徐家全默默点头,难怪他能从一个小小的最低层的人士做到今天的成就,他抛砖引玉,总结的经验教训,却是实实在在的,更值得自己去学习和借鉴!

    “儿子受教!”徐家全恭敬的回答!

    “好,我的儿子,自然是不俗的,好好的学习,明年,等你中了举人,爹再为你安排一门好亲事!”徐老板哈哈大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一改刚才的严肃,开着儿子的玩笑。

    前一刻,严肃得大气都不敢出;后了刻,却跳出了九天云外的玩笑,徐家全觉得自己的思绪快跟不上老爹的节奏了。好亲事吗?怎么样的才算好?

    茫然的徐家全,还是惯常的摇摇头,未知的,就不去想!

    “当真是人多力量大啊!”杨子千看着临江茗屋后堆起来的成堆的小石山,还有络驿不绝来来往往的人群,感叹不已!

    “是啊,家家户户,拖家带口都来了,路过的人听说后也加入了。”黄顺子一边帮忙点数,一边接口“慢点,小勇,少背一些,你爹在挑呢!”一手,接过一个少年背上重重的背篼说道。

    “不怕,黄叔叔,我背得起!”小勇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汗水,咧开嘴乐呵呵的笑道。二月的天气,居然干出了豆大的汗珠,可见,真是用心用力做了。

    “这孩子,随了你爹的性子,实诚!”黄顺子先给他点了数,看着这个孩子,多了个心眼,故意大声说道。

    “顺子叔,他爹也是你的好朋友?”果然,杨子千听了他们的对话,关注了起来。

    “嗯,是我的好兄弟,码头上,并肩挑抬多年!”黄顺子道:“先前两次盖房,他都来帮过工。”

    来帮工的,都是黄顺子的难兄难弟,这一点,杨子千不置可否。不过,看着那少年跑得飞快的背影,杨子千心里倒有了主意。

    黄顺子本还想说上两句的,无奈人多事多,何况,四姑娘都没再问了,自己再多话,就显得怪异了!咬咬牙,将想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顺子叔,今天到酉时就结束吧,明天不用捡了,以后要用再通知他们!”看这形势,差不了多少了,杨子千决定收工!

    边数着结算的工钱,大人小孩都一脸兴奋,却又遗憾:河岸的石头这么多,杨家怎么才用这么点啊!

    杨子千看着堆积如山的石块,更为遗憾:西宋什么都好,就是了解她的人还没出生!这会儿,自己要修的东西,又得集总设计师、临工、质量检测员为一体,亲自坐镇指挥了!

    “四姑娘,我听你的意思,有点像观音庙的那亭子走廊的样式?”一群人,围着杨子千,听她讲解明天开始施工的设计图,说得她口干舌燥,听的人,却是一知半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邱柱子听懂了个大概!

    观音庙,离河包县有五里路,听说庙里的观间最为灵验,有求必应!黄顺子也是去过的,想象一下那走廊的样子,是乎,和四姑娘说的,好像还真有点相似。

    “那我们明天都去观音庙看一看!”听说不远,又有样品,杨子千暗骂自己猪头了,闭门造车,一个人的想法又是茶壶装汤圆,肚子里有货倒不出来。走上一趟,现场看了不就省事多了!

    “好呀,明天正好是二月十九,观音菩萨生辰,还能看个庙会!”黄顺子大喜。自己是成年人,对庙会什么的倒不稀罕,四姑娘还是个孩子,指不定,就喜欢这些热闹。

    殊不知,现代灿烂文化熏陶过来的杨子千,什么热闹没见过,对庙会什么的,当然没有兴趣!

    “正好,我还许有愿,明天一并还了!”罗虎听说去观音庙,想起了家里女人生产时自己的誓言,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还愿吧!

    “好,明天早些时候去,大家都去看看!”杨子千点头同意,晚开一天工也无所谓,有了样品,做起来也顺手得多。

    “夫子,明天你也去看看庙会吧!”杨子千很想再将施工的枷锁给夫子套上。就说自己苦吧,唯一变通得快的夫子,却不愿再搭手俗务,缺得力干将,一个人,再怎么折腾,也蹦哒不起来!

    “好,老夫也去看看热闹!”一直在旁边听丫头叽叽喳喳的说,她说得不累,自己听得都累了,何况,又有那么一点好奇,这丫头,这次又要折腾个什么出来呢。看看也好,一睹为快!

    “原来,你要折腾个这样的出来?”夫子站在走廊上,皱眉,这东西,既不能当栈,又不能摆酒席吃饭,做这么个东西出来,有什么用?

    “嗯,这样的飞檐翘壁,正好能遮风挡雨!”杨子千很满意这一行程。想做的,正如这走廊一般宽大,只不过,所用的材料不是圆木,而是石头。

    “总不至于,还似那亭子般放置一些石桌石凳吧!”夫子扫眼亭子,发现,有好些学子正在里面吟诗作对!如自己年轻时一般!

    “咦,我三哥也在里面!”杨子千很意外,早上没听说他要逛庙会呀?这是逃学而来?唐伯虎等四大才子最好卖弄文彩以吸引女人的眼球。难不成,这家伙,也学了纨绔仕子的不学无术,卖弄*自诩风流?

    “子森在,那徐老板家的少爷也在!”夫子眼睛很好,将亭子里人一一看了个清楚明白。“他们站起来,怕是看到我们了!”

    果然,不多时,两人就过来见过夫子并给这一行人打招呼。

    原来,是学堂里临时决定放这群学子出来郊游,让大家放松放松,也是找点素材,做起文章来才思泉涌。

    “去吧,学堂里是学,在外,也是学!”夫子挥挥手打发了两个年轻人。

    “这徐家的少爷,底子好,如果再敏锐一些,假以时日,子森都不是他的对手!”见过一两次面,对徐家全,夫子是难得夸赞了几句。

    “这么说来,他其实是不足为惧的,对吧!”杨子千听话只听重点,重点是,徐家全不够敏锐,没有自家的小三子聪明,当然,也就没有假如了。

    “丫头,难怪你和子森是双生子!”一样的聪明精怪!夫子在心里暗暗笑骂。

    ------题外话------

    先五千,余下的,晚些时候补上(今日二更)

    推荐好友的文文:翠色田园之第一农家女:。。592063。正在首推中,求亲们帮忙收一个,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