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四章 见机行事-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夫子不再谈离开,就算是雨过天晴!杨子也卸下了心理负担。

    不过,这事也提醒了杨子千,夫子要不愿意做库管了,寻了合适的人来做后,还真得给夫子找点事打发一下时间。他这号人,最讲骨气,特不愿意混日子吃白食。

    对了,就在工棚里办培训班!

    以后,杨家的商战不仅要打进省府,还得进驻洛城,红遍整个西宋大江南北。管理型的人才难寻,不如自己培养。先让二妞三妞玲儿梅子和那个买来叫燕儿的丫头以及阿河阿海都跟着学学,到时候,看情况再决定启用谁!阿河不会说话,但不代表不可以当库管!

    杨子千的算盘打得噼哩啪啦的响,杨大年带着公干的两位大爷和徐老板一行人回到了李家寨子。

    看着一行陌生人进入寨子,且,除了邱柱子和黄顺子看得出是苦过的汉子外,其他三人,晃眼看就是斯文人。寨子里的人家相互私下打探,却又相互摇头不知。

    “那是你家的亲戚?”王花儿悄悄打听,十七八年了,也没见过月娘还有什么亲戚走动。这会儿,生了小六子,却大老远的来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月娘摇头,这个月子算是真的将养得好了,大半的时间都捂在温暖的被窝里。这会儿,听说来人了,虽然是女主人,但,确实也不方便出去吹冷风。“听孩子他爹说是王三的老表他们!”月娘没有说徐老板和衙门里的公干人员的身份,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些东西,不张扬更好!

    月娘模棱两可的话,让王花儿猜测了半天,王三那个穷鬼,什么时候还有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亲戚了。真有这样的亲厚的亲戚,那年就不会乱吃东西差点一家人见阎王啊!这月娘,果然还是遮遮掩掩的,怕自己攀交上了不成?

    要真值得自己攀交的,也就是为了子美的亲事了。

    不行,这人都上门了,还真是个机会,看着来人岁数和杨大富差不多大,说不定,家里就有刚成年未成亲的儿子呢,一定得好好打听一番。

    邱柱子这会儿,却是杨家正经的亲戚。

    未来女婿家,房子倒像样,不过,屋顶还是谷草!

    自己找女婿倒也不全看家当,单是看了杨子木这个清秀的小青年,倒是打心眼里喜欢。听说,还是一个庄稼好把式。看来,这杨家,是走上坡路的人家,这女婿,也是个撑得起事的小子,不错,不错!

    随后,又和黄顺子去了王家和罗家,兄弟几人相见,分外亲热,要不是杨大年早打了招呼在自家吃饭,罗家和王家也要大动锅灶了!

    杨家有雷氏,有王花儿帮忙,两桌人的饭菜做出来,有鸡有肉,杨子木又下地窖拿了好些芋子出来煮了汤,丰盛的晚餐上桌,让众人大饱口福,痛快淋漓地大吃一通。

    “难怪王师总爱念叨吃在民间!杨老弟啊,你家这叫芋子的东西,早先怎么没见拿到城里找我啊?这味道不错!”徐老板摸着自己胀鼓鼓的肚子,暗叹自己幸好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亲自来了一趟,要不然,这么好的东西,又得埋没了!

    “呵呵,承蒙徐大哥看得起,这东西,之前是少,后来,又靠着它活命,你要喜欢,今秋收了就给你挑一些去!”杨大年没料到,随意的一桌饭菜,而且,主厨人的手艺远不如月娘,却让县里响当当的酒家老板惦记上了!

    “一言为定!到时,你不送来,我可找人上门来挑了!”徐老板想着,凭着杨家四丫头的精明,要知道自己看上了这物什,八成又得举着大刀狠狠的砍上一刀了。想到此,又四下里环顾了杨家的房屋,是太小太寒碜了点,买山换地修房确实是头等大事!

    “好,肯定送,肯定送!”和徐老板的每一次打交道,是乎都是自己占了大便宜,杨大年对他,是从心底生出了感激之情。对他提出来的事,更是有求必应,反正,今年也不可能卖种子了,按计划,也是要多种些,卖给谁家不是卖,只不过,一百里的山路,除了人工钱,估计也赚不了几个了!

    罢了,又不是次次都能让自己赚的!

    公干的两人,一路上爬坡上坎,原本以为师爷安排的肥差,一百多里山路下来,腰酸背疼不说,还见着了传说中的稻草屋,这么穷的人家凑什么热闹买什么山?真是坑了自己两人!但是,一想着徐老板都在,不看僧面看佛面,去他店里请个喝个酒,给打个折也是挺有面子的事,所以一直忍住不吭声。

    只盼望着,明天丈量了就回去,至于,想像中的好处,没有是正常,有点都会是意外了。这趟公差,出得可真辛苦,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师爷,成心在报复呢!

    一顿饭下来,对杨家的看法倒有了些改观!

    夜里,黄顺子和邱柱子分别去了王家罗家搭铺!

    徐老板就和杨子木睡一间屋;两个公差则进了夫子和杨子森他们俩的屋子。

    “老大,你说这杨家,倒底是有还是没有?”临睡前,实在憋得慌,问道。

    “难说,可能有点不多,明天看我眼色见机行事!”两人商量好了,这尺寸,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可松可紧,就看,这家人识不识相了。

    “两位差大哥,我们就从河边这道弯开始吧。”领着众人到了洗衣服的河边,杨大年确定离李家的地盘都远了时,对公差人员道:“顺着这条山路,往这片山的山顶,再绕着那边的山沟量下来。”四丫头走前,就交待了,这次先买这片山,连着山沟一起丈量。

    好家伙,虽说只有五两银子一亩,但,这整整一片山,牵扯下来,少说也有近百亩了,得几百两银子呢,这杨家,居然是个土佬肥?!

    “当然,这次肯定是辛苦差大哥了,我家丫头已经准备好了,回城的时候,就会给二位送上临江茗的vip卡,到时欢迎二位赏光!”对女儿说的那个什么卡,杨大年是念叨了不下二十次总算记住了。这丫头,少收钱就少收吧,还什么卡什么的,也不嫌折腾。

    “临江茗!”两人一听,意外震惊!

    难怪,癞*打哈欠-大口气的要拿下一片山,原来是以时辰收费的临江茗老板。啧啧啧,这趟差,肥实了,师爷果然没骗人,好好干,好处少不了!

    能得一张临江茗的那什么卡,比收点银两更值价。象征身份和地位的东西,更经济实惠!

    心里松动了,手上,也就宽松了。

    以杨大年看来,这片山加河沟边的乱石滩,少说也有一百一十亩地,最后,登记在册的记录一百亩整。

    一百亩好啊!数字吉祥,又好算帐!

    杨大年乐呵呵的签字盖指拇印,好酒好肉招待一番,当天下午,私下里一人又给了五两银子,两个差官乐得找不着北,这利人利已的事,当真得多做!

    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县城里办地契。

    事后,杨子千给师爷和两位差爷分别送上了vip卡,还说,这卡,以后在临江茗后院享受同等优待。这就是说,杨家在码头上,还要折腾新玩意儿!

    码头,今非昔比了。

    众人大兴土木,经过两三个月的培整,已经进入了尾声阶段,心急人家,已经开始营业了。

    新的徐记酒家栈开始筹备营业,在码头豪华气派,远远超过城中的锦记。

    “这徐家,真的成了我的劲敌了!”锦记秦老板,虽然也抢了几亩地,到底位置不如靠码头两边的好,不占地理优势,又没有招牌菜,在气势上,活活被人压了一头!可恶,当真是可恶,自己一时大意,一失足,成千古恨,没有将对方强势的萌芽掐死在摇篮里,这会儿,长出来了,想当然的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了,偏偏,妹夫还说不能动!

    徐老板又找杨子千订购了二十张桌子,心里还想着李家寨子的芋子,当然,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会儿,都还没开始下种就上赶着去谈生意,岂不是不打自招,说明那玩儿金贵,让她个鬼精灵一样的丫头涨价吗?

    “这码头,什么时候变成今天这场景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又在河包县耽误了些里辰,到许四从省府治好伤,站在码头想要大喊“我许四爷又回来了”时,发现,这地方,早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四爷,你不知道,杨家那臭丫头,折腾了一个临江茗,一夜之间,码头就被河包县的酒家栈瓜分了!”手下的人连忙汇报:“而且,杨家那臭小子也中了秀才,还是案首!”

    徐家的儿子中了秀才,歇了打他的主意的心思。这杨家,也是案首,那这仇?

    “别给老子提杨家了,上次打断老子腿的人查清楚没有,是谁?”许四一听到杨家,就浑身发痛!

    “四爷,当时只顾着打那小子了,我们连人都没看清长啥样就被揍了,事后又警告说离杨家人远些,估计,是他们请来的保镖!”毛子也有些后怕,这杨家,怕是惹不起了!

    “惹不起,以后就给老子都躲着点!”许四听完,朝临江茗的方向恨恨的瞪了一眼!咬牙切齿道。

    ------题外话------

    竹枝又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