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呀,提亲,请我家五娘保媒!”对杨大年毫无征兆的上门请帮忙去提亲,黄顺子大为惊讶。什么时候,杨家看上了邱柱子家的丫头了,要娶回去当大媳妇!“可是,五娘的眼睛?!”为难的说道。

    “嗯,我们知道,之所以不找官媒,一说觉得没那必要,二是,这熟人熟事的,也不用讲究那些排场了。你家媳妇,就去走一趟,做做样子就成了,该有的礼仪,我们一样都不会少!”就请谁家上门提亲一事,杨家父子父女是商量了好一阵子。

    杨子千之前还想着,在提亲前让两个当事人见上一面。结果,杨子木对她是盲目的崇拜,非说妹妹说好的就是好!再有,风俗上也是不能见面的,父母之命媒灼之言!

    本来,在县里认识的人家不多。

    徐老板家的女人,杨子千觉得,一直对自己有偏见,少去沾惹为妙!罗氏是和离之人,不合适谈婚论嫁;这做媒,又得女人出面,不想找官媒,就退而求次之,找五娘好了。

    “当真,你家五娘的眼睛,要不请个大夫看上一看!”这也是杨子千的意思,指不定,还能复明呢。杨大年一直想着,请个瞎眼的媒婆,到时候,也是多有不方便的。

    以前是没钱看,现在手上有点钱了,习惯了,也没想着请郎中。一听杨大年的建议,黄顺子才后悔自己不精心。送杨大年出门,他就去了河包县最好的医馆。

    “唉,耽误得久了,这眼睛,才开始就治疗,吃上几副药就好了,现在,吃个一两个月的药,也只能看个大概了!”大夫把了脉,翻了眼睑仔细看过,底子受损严重,没钱治病拖延了病情,摇头叹息。

    黄顺子和五娘一听,别说吃一两个月的药,就是吃一两年的药能看个大概也是菩萨保佑了。至少,不用伸手不见五指,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女一天天长大的样子。两人都兴奋,五娘更是喜极而泣。

    “好了,你注意了,可别再哭了,再哭神仙也拿它没办法了。”大夫开了药方,又叮嘱了注意事项,黄顺子立马高兴的送了他回医馆,买回了几大副药。

    “这样就好,我看二十二的日子好,那天就让五娘去一趟邱家!”杨大年听黄顺子到工棚里说了这事,听说几个月后能有所好转,杨大年也就放下些心来。并决定了上门提亲的日子。

    黄顺子看杨家人都回来了,以为要开工了。结果,说放假到二月初一,也难怪,东家有喜事呢。

    “丫头啊,你折腾的这些事,动静可不小!”看着人来人往的临江茗,又听说是以时辰论银钱,杨大年心里震惊不已,自家丫头,胆子忒肥了!

    “呵呵,爹,要不了几年,我们杨家,就会家大业大!”杨子千指着竹屋的后方道:“初夏时节,我还要在那儿修点东西出来,估计,到时得再招人手了!”

    “当真,你大伯说给子美找人家我没答应,倒是子强,如果你再找人的话,看能不能让他也出来学一学!”连阿河一个奴仆现在都是一手的好工夫,刚才看他削木屑的动作又快又准,雕刻师傅都说这孩子是个学手艺的好料子呢。子强是大哥的希望,在他家佃的几份地上也刨不出花样,如果愿意的话,出来学一学,见见世面倒是好的。

    “到时来看吧!”杨子千最恨家族企业,老板的姑父舅子老表往往占据了公司的重要位置,屁都不懂却站得高,指手划脚,还不能得罪了,说话声音大了,都得小心给你打小报告,给你穿小鞋!真要让子强来了,要是遗传了大伯的老实忠厚认得清理倒好,如果是像王花儿那样的,还是有多远离多远吧,别到时请神容易送神难就悲剧了!

    对于儿女们的计划,杨大年只是精神上的支持。要钱没权,要技术,他除了一身蛮力外,也没什么技术,不过,对自己修房子这事还有几分把握了。看杨子千没有一口应承,也怕给孩子们添了乱,当下就不再多说了。

    “最近都停工了,那个雕刻师傅还天天抱着木材做什么?”杨大年自小在山林田边转悠,认得不少树木,还真没见过他抱着那木材,听说叫什么沉香木的,全工棚里的人,都金贵得紧。

    “那是洛城一个孙姓老爷定制的高档餐桌,这雕刻师傅也是他自带来的。唉,东西越金贵,越不敢马虎,他现在雕的是桌腿,二哥负责做圆桌面!”杨子千从寨子里回来,近二十天时间,大师就雕刻了一条腿,幸好不是螃蟹,要是八只腿,这人就得做上整整半年时间了,靠这样的效率吃饭,可想而知、、、不过,话又说回来,慢工出细活,时间越做得久,表示这东西越具有艺术性,具有收藏价值,指不定,孙老爷一高兴,指缝里就又多漏出那么几十两银子出来了。

    算了,靠人还不如靠自己,让二哥将桌面做出来后,就随那个师傅怎么折腾吧,自家人,还真不能就在这两棵沉香木上吊死了,为了两棵树,放弃了一*森林,不值得!银两要广撒网,重点培养,目前,临江茗收入较稳定,待有空时,再去山里走上一趟,寻到稀罕物出来,这独特的生意,也就保持长久了!二哥的这几样家俱,在河包县是做不出一朵花来了,看宋老板惨淡的销售业绩就知道了!看来,这现代的东西,要在西宋立足发展,还得走一些平民路线,最好寻常百姓家都能买得起的才是最好的!这事儿,有待挖掘!

    “照我说,金贵的活儿,咱家就不接!”杨大年的想法很简单,生意做得走就行了,没必要去整这些高档的东西,万一不小心,弄坏了弄砸了,还得赔偿,得不偿失!他的话,打断了杨子千的思路。

    “先做这么一个,探探路再说吧!”要说,杨子千也后悔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还有,要走出河包县,也得搭上孙老爷这趟船才行啊!

    “丫头,明天去邱家提亲,后天和徐老板去县衙里谈买山的事,谈妥了,我准备二十四就回去了。你一直是个有主见的,这县里的东西,就靠你自己把握了。”杨大千看着儿女们折腾的产业,兴奋和不安同时涌起“咱们呀,要量力而行,还有,不能忘本!”

    “爹,你放心吧!”杨子千知道老爹怕自己成了生意人,就整天的算计,都说当老板不黑心就赚不了钱。自己可没有黑心忘本,过年时,每人除了工钱还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连大丁子都有点,喜得他当场就上交给大妞了,说没想到自己除了会偷钱外,有一天也能挣钱了。

    “好!爹看你这些年做的事,有些冒失,却又每次都好运的成了!想必,你也是有成算的,爹就不再多言了!”家里的大小事务,丫头掺言的多,主意也正,说起来,自己这个当爹的,几乎都是靠边站的份了!

    杨子千回以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老爹要放心了,自己做起事来才不会瞻前顾后的!

    五娘在黄顺子的搀扶下,进了邱家的门。

    来个瞎眼的媒婆,文氏有些不自在了!

    当听说是邱柱子在码头上的难兄难弟,又是亲受男方委托来的,而且,带的礼节一样没少,她也就满意的点头了。

    双方就定亲、交换生辰八字等一些事做了详细的安排。

    “恭喜邱大哥了,这杨家大儿子,我倒是见过两次,是个值得托付的好后生!”黄顺子夫妻俩离开时,再次向邱柱子道谢。

    “呵呵,这事呀,还真亏了你了!”码头上拉纤;杨家做工;上门提亲,一件件的,都少不了黄顺子在中间做了介绍人!

    “呵呵,别这么说,我们兄弟间,说这些就见外了!”黄顺子拍了拍邱柱子的肩膀,兄弟俩相视而笑。“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和嫂子回吧!”

    邱家同意,本是意料中的事,但,杨大年还是兴奋的邀请了夫子和他共饮。有了小三子中秀才喝醉的先例,杨子千悄悄的将一瓶酒藏了一半。待两人第三次叫倒酒时,杨子千将酒瓶抽了个底朝天:“喝完了,你看再去买点不?”

    自己好像没喝多少啊,难不成,是夫子酒量大?

    杨大年想要叫杨子千再去买一瓶时,夫子却发话了:“喝酒是个兴致,不是图喝醉,今天就不喝了。你家的喜事,只会越来越多,我们喝酒的机会也会很多!”

    “哟,看我这糊涂的!”杨大年一拍脑门,大声自责道。原来,是听夫子说喜事,这才想起了小六子的名字,连忙向夫子求教道。

    “这四个木的字,倒有一个,读作gua,但是,你确定真要这个名字?”夫子嬉笑着看向杨大年道:“我看,下次,你们家再生孩子的话,还是生女儿的好,这五个木字的字,我真没见过了。”

    夫子一言出,众人喷!

    杨子千深深的被夫子的幽默折服了!却又想着,老娘真不能再生了,再生,自家确实要出一个男女混合足球队了!

    “我也这样想的,这闺女吧,名字都好取,什么花呀,叶呀,朵的,这儿子,特别是这大名,怎么取还真的是考人得紧!”杨大年连连点头称是。

    “子gua,子gua”杨子森一人在旁边念了两下,大声打断夫子和杨大年的谈话:“爹,小六子不能叫这个名字,念起来太难听了!”

    子gua、瓜子,杨子千也受不了这样别扭的名字。

    “那你们说,换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好呢?”一心想要四个木字的名字,被否决了,那就得拿出个更好的来。杨大年表示自己不懂,带着三分醉意看向夫子。

    “你要带木字的是吧。唉,我看你家木、林、森,都少不了一个树,要不然,就叫子树吧!”夫子一时也想不起具有深意的好名字,晃眼看着工棚里堆着的树木,与其说急中生智不如说胡*差,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杨子千听了,又是一个白眼,感情,自家兄弟几人,到小六子这儿,直接打了个总结。

    “好,就叫杨子树!”几乎不假思索,杨大年一锤定音。

    可怜的小六子,还以为请教夫子能得出一个响当当的好名字,不想,老爹太迷信读书人,就这样轻易而举的取了个最是普通不过的名字。

    “呵呵,咱家可齐全了,自成一片森林,里面有树有木,对了,还有禾,就差苗了,要不,让娘再生一个妹妹,依旧叫杨子苗!”杨子森见老爹取名字的随意性,替小六子叹息的同时,还不忘记拿自己一家人的名字打趣。当初五妹妹就差点叫杨子苗的,看来,这名字做了个备份,以后,指不定还真能用上!

    杨子千这会儿,就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没成花成叶成朵,要不然,也得归到那一片森林里去!

    不过,名字不属于森林里,但人和心,可都是跟这家人紧紧相连的!

    “哈哈哈,子森说得对,这建议,大年呀,你可以考虑考虑!”夫子乐开了怀。这可是你们家人自找的乐子,不笑白不笑!

    “嗯,可以!”谁知,杨大年却当成了真,还郑重的应答了夫子。

    满满一桌人,连带着少有开口说话的罗氏和*人阿河都笑出了声!因着临江茗的员工是包吃住的,轮流换班吃饭,这会儿,桌上的二妞和玲儿想笑又不好笑出声,憋得满脸通红!

    杨家的森林,说来就来。

    县衙里,曹县令听说有人买山,就有几分惊奇。

    稍有算计的人家,谁会买那些不能种出庄稼的山呀?

    当听说是最先在码头边买地的的杨家时,愣了一下,又恍然大悟,也只有这样的人家,才会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来。想着不同寻常的临江茗和现在大兴土木的码头,曹知县又疑惑的想着,这杨家,指不定,又要折腾什么出来了。

    叫人搬出县志,找出杨家人指名要买的地方。

    李家寨子小河边的山,除了树木长得茂盛了点,真没有什么特别的记载。

    “他们为什么要买山而不去买地买庄子?”边看,边问着一旁的师爷。

    “听说,那杨家的姑娘要买庄子的,一时半会儿寻不着合适的,一是价格,二是地势。这杨大年和他女人,舍不下那几间破屋,死活不肯搬家。偏偏寨子是李家的,怕杨家独大影响了他们,不卖地给杨家了。所以,这家人,就把主意打到了这片后山来了,说是山边建几间屋子,索性,将山也一起买了,地比李家多不了,山多也是一种硬气!”师爷将杨大年一家人演戏场景讲给了曹知县听。

    “无知小民!”曹知县丢下县志图,轻笑出声。枉自他还以为有什么稀罕的东西被杨家看上了,结果,答案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拿银钱买山和李家比地界宽窄,当真是傻得出奇!

    “大人,你看这价格?”师爷私下里得了徐家不少的好处,刚才,在公事厅杨子千也暗示了,到时,少不了他的好,所以,卖力的问道。

    “那山也没什么奇特的,就比荒山价高一些卖吧,想买多少买多少!”曹知县没了兴趣,最好,把广源镇那几个村庄里的山都买了更好,自己也可以多捞几滴油水!

    荒山是三两一亩,这山,卖四两?

    师爷试探问着。结果,心黑的曹知县,将价格涨到了五两一亩。

    “五两就五两,还得买了地修几间屋子,今年要娶大嫂,爹娘又不愿意搬家,没办法了,只得烦请师爷唤人和我们一起回寨子里丈量,到时再回县里办文书!”五两一亩,在师爷和徐老板都觉得贵了时,杨子千却大度的接受了。

    单不说山,就那山上的树,杨子千觉得五两是千值万值了!想着那一片片山就要姓杨,杨家的森林就要来了,她就激动不已,却还得假装沉稳。

    “好说好说,我这就安排!”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就快见着好处了,师爷跑趟的脚步也快!

    要去李家寨子的人,这也太多了吧!

    除了师爷安排的两个国土局的公务员,那是工作,无可厚非。

    邱柱子想着,这女儿亲事都订了,自己却不知道女婿家的门朝东还是朝西开,趁着工棚没开工,自己也跟着前去察看打探一番。

    离谱的是,黄顺子也要去。

    丢下吃药的五娘和家里几个小孩,跑那么远的路,目的,是为了送贺礼。是了,王三是他嫡亲的老表,喜得贵子,也应该去送个礼。当然,他去了,自家和罗家,好歹一个是东家一个是同事,肯定都得赶个红包。在现代,躲红色炸弹躲都躲不赢,黄顺子这人却好,直接把自己当董烈士了,上赶着去堵膛!

    让杨子千抽风惊讶的,还有堂堂徐记酒家大老板,居然不怕山高路远,也要跟着老爹去李家寨子看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就不信这生意场上的老鬼,还能看出自己心里转了九十九个弯打出来的小算盘!

    罗氏听了杨子千的交待,给这一行人准备的干粮和水都很充足,怕就怕,那两个公干的人和徐老板走不动,耽误了时辰,大家在路上饿肚子就不好了。

    杨子千估摸着,徐老板去了李家寨子一趟,肯定不愿意去二趟。好奇害死猫,这徐老板一介生意人,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走上一百多里山路,死是死不了,估计,脚得脱一层皮了。

    杨大年一行六人往李家寨子而去。

    送走了老爹,杨子千就正式在夫子手上接过生意上的帐目了。夫子的能力不用置疑,可是,看帐本也是一件头痛的事。

    自己好歹是一个老板了,得善于用人。什么事都靠自己亲力亲为,事无巨细的整下来,自己肯定吃不消。

    正式凭命夫子当总管?

    “你个小丫头,可别得寸进尺啊!”夫子气得七窍生烟,堂堂有功名的秀才老爷,沦为最低等的商人,那可真是有侮斯文。

    “不是,夫子,您常说,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您看看,这些日子,您做这些事都是得心应手,我就想着,金子在什么地方都能发光,既然你再无心科考仕途,不如和我们一起进军商场如何?”杨子千讪笑道,并想要努力说服夫子。这些自诩清高的文人,最不能用银金论英雄,要劝动他,肯定就得有说服力。

    “什么也别说了,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夫一看就知道了!”夫子摇头,再次拒绝“银钱乃身外之物,这些日子照看下来,知道你那摊子东西可不是省心的,罢了,老夫还是过些清闲的日子吧。还有,你这工棚里的事,也尽早找个人来接手。至于我呢,或许,还可以趁着年轻,多出去走动走动!”夫子想着,杨子森眼看要考举人了,自己一个秀才怎么能再教导举人?杨家的生意俗务自己一旦推了,再留在杨家,就显得突兀了。不如,就寻下家吧!

    这是打算要走?

    杨子千大惊,自己只是想找个能人,绝不是逼着走人!

    更何况,在最艰难的时期夫子都能坚持下来,现在的杨家,蒸蒸日上,此时夫子走了,难免让人心寒。

    “夫子,夫子,你听我说,听我说!”着急的杨子千上前,一把扯住夫子的袖口,连忙解释道:“你要不喜欢做这些事,我就去找合适的人手来做,可是,您不能走。您说过让我三哥明年上省府考举人,他离不开您!我家小五也到了启蒙的年龄了;还有刚出世的小六,这些,都要您来教导的,您可不能走!”

    看杨子千急切的样子,听她搬出了才下地的小婴儿的教育问题,夫子怎么会感觉不到杨子千拳拳赤子之心呢。当下,心里甚是欣慰!

    “你个丫头,没规没矩!”夫子拂掉袖口的小手,瞪了杨子千一眼道:“出去可别说你的礼仪是老夫教的!”

    “呵呵,夫子,您只要不走,出得门去,我保管做一个乖乖的淑女,人们要问起,我一定会骄傲的告诉她们您的大名!”杨子千卖乖讨好哀求道。

    “行了,行了,你可别把我卖了,我还帮着你数钱!”夫子佯装恼怒。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鲜花,钻石、月票和评价票!欠的章节,竹枝一直在找时间,可惜、、、、、、争取这周内还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