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二章 另眼相待-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初一下午,杨家门前,来来往往,热闹不已。

    王家和罗家,自己有月婆子,只得提了鸡和蛋过来,放下就回去了。

    杨子千检查过了,比送过去的蛋还多了十个,这礼还得重。算了,今年生意好了,多给他们涨点工资也就进去了。

    郑和尚的女人雷氏也提了鸡和蛋过来,还羡慕的逗了逗小六子,无奈,人家眼睛都睁不开,大睡特睡,天王老子来了,照样不给面子。

    寨子里,有好些人家,也掂量了轻重,思虑再三,或拿了点蛋,或提了点白面,都过来赶礼了。

    送礼来的人,杨子千无一例外一人煮两个荷包蛋端了出来招待她们,将来人喜得不得了。更是对杨大年家的大方热情所感动。

    “唉,生小五时,能有这么多的人该多好!”杨子千边登记名字礼单,边感叹,这日子好过了,另眼相待的人也就多了。

    不过,这么多人来,居然没见着王花儿上门。

    哟,这大伯娘,倒是一个有骨气的。

    杨子千细细想过,觉得王花儿人是有些薄凉,如果嘴不碎的话,好像两家人之间也没什么过不去的!既然人家都有意疏远,你还上赶着去巴结不成?算了,不来就不来!

    “你可想好了,当真不去?”杨大富对王花儿无语极了,这个女人,自诩聪明,却老是掂不了轻重。老二家添丁,寨子里的人家都上赶着送礼混个人情,她倒好,一个亲亲的大嫂,却找着借口不去。

    “不去!”王花嘴犟道:“你老二现在发财了,鸡、蛋、面什么都不缺,还在乎我这点东西!”

    “你怎么就四六不懂了呢?他在乎的时候,也没见你送过去!在你的眼中,就只有东西值价,这人情就似薄纸?你去外面转一转,打听打听,这次送礼的,以前有几家和老二有交集?图个什么?单不说他最近买地什么的,就凭杨子森那小子能这么小考个秀才,也值得他们勒紧腰带赶个礼了!”

    “那些人都是马屁精,我才不去呢!”王花儿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还是很想去一趟的,无柰,因为借用拌桶、因为天干年头换工的事,自己早就将两家人的脸面撕破了,这会儿,找不到台阶下了。

    “药也给你了,引子也给你了,去不去的,随你的便!”大过年的,杨大富真不想给这个女人罗嗦了,他想着,实在不行,明天自己去一趟老二家。虽然说,弟媳生子,当大伯的上门恭贺有些不伦不类,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和老二一家越来越疏远吧,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子强考虑。自己面前,一个女儿,早到了出嫁的年龄了,一个子强,子息不旺,他兄弟无靠。老二家,连这个小六子,是四个儿,两个女,胜了自己多少倍了。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祖宗下来的,哪怕是打群架,愿意上阵的恐怕是自家人帮忙的多。

    “你这些事理得这么清楚,怎么不见你操心子美的事!”王花儿看了眼坐在房里绣花的女儿,瞪着杨大富道。

    “你是当娘的,这儿女婚嫁,肯定是你来撑头,我怎么个操心法?我也认不了几个人,而且,都是寨子里的,你觉得谁家小子合适,我豁出这张老脸上门去求亲?”杨大富快被王花儿的无理取闹气疯了,指着门外呵斥道。

    “你们别闹了,嫁不出去我就绞了头发当姑子去!”杨子美绣花都静不下来的心,又被爹娘大声的吵闹声搅成了一锅粥。今年,自己就十八了。娘总说这个不合适那个家穷,挑剔了两三年下来,媒婆都少有上门了。

    未来的夫婿,要什么样子的,她心里也没谱,总知道,娘肯定是为她好。

    眼下,一家人,一旦提着她的亲事,就是一团随时可能引燃的火,无论是娘还是自己,心里都闹得慌。

    “行了,行了,不就是去你老二家吗,走,子美,陪娘去拍拍马屁!”一提起子美的亲事,王花儿决定硬着头皮去看月娘了。

    “我不去,那家人有什么好看的!”杨子美被王花儿当娇小姐一样的惯养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也就会一点点烧茶做饭,其他的俗务一概不会,更不要说地里的活儿了。对几年前来逃难的二叔一家,也没有半分好感。

    “让你去就去,还给我讲什么条件!”王花儿想着,自己老脸都不要了,女儿不去,有些事,怎么开得了口。

    杨子美心不甘情不愿的,随了老娘,第一次跨进了重建的二叔家。

    印象中的破房子不见了,有了木屋还有石头屋,上次来,是送了两个鸡蛋,今天来,却是杨子千端了两个鸡蛋给她吃。

    进门就是,杨子千想着,刚才自己还在想这大伯娘怕不会来,没想到,来了不说,还带了个稀,这杨子美大小姐,可少有露面噢!

    “月娘啊,看你是个有福的,又添了一个小子!”王花儿进屋,看着头上包了帕子,怀里搂了儿子喂奶的月娘,是打心眼里羡慕。

    “这么冷的天,大嫂都过来了啊!”月娘对王花儿的和颜悦色感到惊讶,却也掩饰得很好,亲热的喊道。

    “早该过来了,这大过年的,子美这孩子非要把那朵花绣好才挪步,就等着这会儿才过来!”找了个借口,王花儿又把杨子美拉到月娘面前道:“你要看小弟弟,快去看吧,你们每一个孩子,都是从这么小长大的,可见,我们当大人的,带你们是多么的不容易!”

    “呵呵,是啊,拉扯一个孩子,都白多少根头发,说起来,大嫂才是有福的,子美都长大了,快出门子了吧,子强也不小了,哪像我呀,还添一个累赘,把他带大,我都老得走不动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享得到他的福!”月娘看着怀里小人儿抱怨道。

    “福肯定享得到,你看看你,儿大女成人的,面前儿女又多,你才是真的有福。说起子美,我头都焦大了!”王花儿一直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月娘才刚说道子美的事,她立马接口道。

    “大嫂愁什么,这好女婿,得打着灯笼找,也不知道,你要给咱家子美找个啥样的,才这样焦心!”月娘本不想听这些闲话的,但,不谈儿女,与王花儿之间,好像也没有共同语言。

    “先前谈了几个,都是些佃农家,家境又不咋样,有些人家,打听过,老人又厉害。我们子美这样老实的孩子,落到那些厉害的人手中,日子可怎么过,所以,我都谢绝了!”王花儿,这会儿,就像和月娘多么交心一般,将媒婆上门谈的几个对象,一一介绍给月娘听。

    你就是厉害的了,还怕你女儿遇着厉害的?月娘心里想着,不过,都是当娘的人了,为子女的事操心这种感受她也体会到了,难免,又同情起王花儿来了。

    “唉,这谈亲事,还真的得找个门当户对,老人明理贤惠的才行!”月娘将儿子换了一个**,继续道:“要落下某些厉害的婆婆,还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

    “就是,就是,我们都见过了,所以,就怕啊!”某些厉害的婆婆,指的是谁,月娘和王花儿难得一次心有灵犀,默契的想到了隔壁的冯老太太,相视一笑!

    “这事不急,姻缘来了就来了!”月娘好心的安慰道。

    “当真,听说你家子林在县里做事,你看有没有合适的,帮帮他大姐?”闲话一大堆,王花儿干脆也不绕弯子了,直截了当的问道。

    “呵呵,大嫂,你看你硬是心急乱投医,子林才多大,今年才十五,他能有什么见识,怎么会知道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这可是大事,别把他大姐害了才是真的!”月娘一听,吓了一跳,这王花儿,算计到自家老二的头上的。做媒是媒婆的事,谢媒礼薄了媒婆都要走霉运。子林可是手艺人,是堂堂男儿,可不能沾染了这些东西。

    “我也就是想着什么说什么,就这么提上一提罢了!”王花儿被明白的拒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但,她打定了主意要靠上老二家这棵大树了,最好把子美嫁进县里,不说当富家太太,当个小生意人家的正头娘子,又或者,嫁个有技术的手艺人,像张木匠那女人的日子,过得也不错啊!

    这次不行,改天,让杨大富直接找杨大年说去。

    当下,王花儿又和月娘闲扯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家了。

    “我是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原来杨子美出门,是急着寻婆家了啊!”偷偷听了大伯娘的话,杨子千为老娘的精明拒绝拍手叫好。

    做媒可不是好做的,如果双方好就好,要是过不好,怪死了你这个媒人。

    而且,王花儿是什么样的人?

    心比针尖还小,当真给找了个人嫁出去了,就凭杨子美继承了王花儿的那些尖酸刻薄,争强好胜的德行,怕也是拴不住男人的心。得知女儿过得不好,到时候,三天两头的,非打上门来闹不可!

    “你个丫头,好歹她也是你大伯娘,是你大姐,怎么说话呢?”月娘嗔怪道。

    “放心,娘,从今天起,她们装出个大伯娘,有大姐的样子,我杨子千也会大人不记小人过,过往的事,不再计较,也真拿她们当亲戚看待!”杨子千吐了吐舌头,却又固执的说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杨子千觉得,想让王花儿低头伏小倒不容易。

    “她今天和我说的话,都赶得上十多年来和我说过的话的总和了。看这样,八成,是想通了,不再为难我了!”月娘将熟睡中的小六子轻轻的放在床上,对女儿道:“其实,我现在过得很好,也不在意她以前怎么说我,怎么欺我,四丫头,做人,要大度,以后,对她,也尊重些,别再没大没小的!”

    自家老娘心太软!心太软!

    杨子千点头称是,又想着,或许,正因为她心好,才会得到上天的眷顾,让自己莫名其妙的穿到这具小身板上,来改变这家人的命运,让她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这事,我和老二提一提,但,估计希望不大!”杨大富听说自家女人将女儿的婚事寄托在老二一家人的身上时,有些恼怒,但,到底是关系着女儿的终生幸福,问上一问,想必,也没什么问题。“这一年多,虽然说那几个娃娃在县里折腾,但老二一直在家,也没个人情交往,再说,真是好的,子美也高攀不上!”

    “行了,行了,别长了他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我家子美论人才口才哪样高攀不上好的人家了?让你去问就问吧!”王花儿听杨大富一席话下来,又有了几分恼怒。从月娘那边回来,好不容易才平复了满腔的不平,杨大富又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不就是门当户对吗?自家穷,还不就是因着你这个当家男人没本事!

    新年大头的,杨大富摇头闭了嘴,再说下去,又得吵一架了!

    初一的夜里,一家人围坐在月娘的房间里,逗弄小婴儿的主角换成了小五丫,怯怯的想要去摸他的小手,又怕被娘骂,只得沾一下就赶紧缩了回来。

    “爹,小弟叫什么名字?”杨子千也高兴,当然就想过,娘要生个儿子,就让这小子学武去,没想到,心想事成!这小子的名字,可不能随了几个哥哥,都成木了,他可得成钢,经得起江湖风雨才行。

    “呵呵,这事,我和你娘想了老久,就没个定数,还想着,实在不行,请夫子帮忙给取个名!”杨大年乐呵呵 的笑道,有些难为情,先是不知道是儿还是女,是女儿的名字还好取。但儿子,依着上头的,木、林、森来说,这小子,得带四个木字,可是,有没有那个字还两说呢?

    “不知道?”杨子千听老爹将夫子都给搬出来,又掉头看着三个哥哥,这次,连新中的秀才老爷都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了。

    “怎么不是个女儿呢,唉,看看,小子多费事!”杨大年见儿女都被这个名字难住了,叹息道。

    “今天才下地不到一天,你都嫌弃他两次了,小心以后不供养你!”月娘见杨大年又在唉声叹气,忍着笑说道。

    “敢不孝顺供养我,要不听话,这老大老二老三都可以将他给捆了,看他翅膀硬了飞得到哪儿去?”杨大年作为一家之主,这点还是有的。

    取名没取成,还被老爹嫌弃,并且,还准备了严刑家法,杨子千看着床角熟睡的小六子,默默的为他的未来担心!

    正月里,是喜庆的,一家人,计划着过了正月十六就回县里。

    “唉,我们家人手太少了,我一走的话,娘谁照顾!”杨子千有些放心不下,指望着爹和大哥这两个男子当月嫂,比望着天上掉金子还难。

    “你放心吧,妹妹,我炖汤煮饭洗尿布都会!”杨子木底气不足的说道。这些东西,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手生了。会倒是会,就不知道,煮出来的东西娘吃得下不,洗出来的尿布,小六子会不会嫌弃!

    “照我说,我也跟着一起去县里一趟,一是送送你们三个,罗家和王家人都还在月子里,他们俩怕要过了正月才能去上工。山路不好走,又有豺狼,你们兄妹三人打单走,我不放心!二来呢,将子木的亲事定了,说了老半天,老邱家再不见动静,怕是急了,还有啊,丫头说买山的事,宜早不宜迟!”杨大年一一分析道。

    “爹一走,家里更丢不开,大哥一人还得照顾小五,不行,不行!”杨子千头摇得像拔浪鼓儿。“除非,找一个能干的人来照顾娘!”杨子千后悔了,早知道,就在无家巷买一个能干的媳妇婆子回来!

    说起能干的媳妇,郑和尚家的女人,倒是一个干活的好手。

    有了,就让她过来照顾娘亲,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一方二便的,既带了她的儿子,又可以看照着小五。

    “工钱这些你就别说了,既然看得起我做事,明天就过去!”雷氏听了杨子千的想法,当下就表示赞同,并婉拒了工钱。

    杨子千将一些注意事项一一交行了雷氏,并郑重的拜托她道:“郑婶子,我娘和小五就交给你了。我爹可能七八天左右就回来了,但他回来后,依旧要麻烦你照顾我娘,我怕他不经心!”

    “呵呵,四姑娘,你真是个懂事的!”自己生过孩子,也坐过月子,哪有眼前小姑娘交待的这么详细啊!什么尿布要用开水烫洗,杨二嫂的吃食要注意荤素搭配,还要注意小六子拉屎的颜色,一件件的,说是书上看来的,这读书人,就是讲究!

    “啥,明天要去一趟县里?”杨大年给罗虎和王三打了招呼,顺带着,也给自家大哥说了一声,家里有什么事,让他们都照应着点。杨大富听了,又想起了王花儿念叨的事,就厚着脸皮给兄弟说了。

    “这事,还真如你所说的,恐怕有些难!我在县里人头也不熟,这次还主要是送三个孩子过去,小三子学堂要开课了,可不能耽误了!”杨大年心里揣度了一下,避重就轻的说道。

    “反正,我们也就是给你说说,这东西,也讲究缘分的,不强求!”杨大富脸微微发红!“你放心吧,等你们走后,我让你大嫂过去照顾着月娘母子!”

    “那就有劳你们费心了!”杨大年想着,自家大哥,一直还是有心的人,只不过,强不过女人罢了。大嫂要真能听他的话就好了!

    就连月娘都不相信的是,王花儿还真的过来照看她了。

    “郑家媳妇,我看这汤炖得差不多了吧!”

    “哟,小六子睡醒了,来,大娘抱抱,等你娘吃过饭,就来喂我们小六子啊,乖,别哭,一会儿饱奶奶就来了!”

    “五丫头,快回来洗手吃饭了!”

    一板一眼的,王花儿做起事来,还像模像样的,反倒是郑和尚家的雷氏有些缩手缩脚了。

    “没事,她也就是心血来潮,过来看看,要怎么做你随意,别在意她说什么做什么,我心里都有数呢、”看雷氏为难的样子,夜里趁王花儿回家了,月娘连忙宽慰着她。

    “不是,我就想着,她到底是你家的大嫂,有些事、、、、、”雷氏想着,自己是外人,又不好做主,但事情做不好吧,又有负四姑娘的重托。

    “呵呵,你放宽心!”月娘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这一两年来,你、罗大嫂、王三家的,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吗?”

    “说起来,我们几家人能有今天,还多亏了杨二嫂你们的看顾!”雷氏听到这儿,也就明白了自己的重量,决定明天不去和王花儿计较了,她要干什么随她,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按着四姑娘交待的事做。

    “那是我们几家人有缘分!”月娘一直相信命运:“你看李家寨子上百户人家,和我们家交心的可不多!”这一点,还是四丫头教她的,说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大家能交心,也就不计划恩惠了!

    雷氏会心的一笑,自家男人老实本份,但遇着了杨二嫂这样的东家,这日子,越过越红火了!

    “哟,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我都快招架不住了!”父子几人才进木棚,夫子就抱了厚厚的帐本上来,准备撂担子。

    “呵呵,夫子,我回来了,也该放放您的假了!”在现代上班,做梦都想休假到元宵节后才爽,这会儿,理想变成现实,确实有点丰满!盘剥了别人,也得给人一些想头才好!

    “丫头,我看,这边的事,晚些时候再理,你看是先找你邱大叔还是先去徐老板家?”杨大年焦心家里,只想三下五除二的把这边的正事办完就回去。

    “买山,好,我这就叫人给师爷递话!”徐老板一直计划去李家寨子看看,这会儿,提上日程了,到时候,跟着量山的大队人马一起去瞧一瞧,这丫头的眼光,到底有多么的独特。

    ------题外话------

    亲们,竹枝求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