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十一章 添丁进口-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杨家小三子中了秀才,这消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李家寨子。

    李老爷听得,心里暗暗叹息,光景好时自家还办了族学,请了夫子教都没考一个出来。这会儿,曾经的佃农家却出了个秀才老爷。也亏得和里正叔叔有先见之名,不再卖地给他家,要不然,这寨子,还真得改姓杨了。

    冯家老太太听了,瘪了瘪嘴,中秀才有啥用,不当饭吃不当衣穿,当了官再来显摆!出门看了看杨家的房子,老觉得,他们的房子修起后,自己家总是这不顺那不顺的,可恶的杨家,肯定是修房造屋时动了手脚,挡住了自家的风水运势!

    杨家不仅有功名了,还有钱了。

    为什么,瞧瞧,去镇上置办的过年货,都可以和李家的妣美了,挑了好多鸡,背了好多蛋回来。而且,还请了个稳婆回来坐等生产。

    啧啧,谁家女人生孩子这么娇气,李家寨子,除了李老爷家外,谁用过稳婆?

    “我就说不用不用,我生了你们五个,谁不是顺顺利利的下了地。往回,最多就请了你大娘过来。这次你们非要请人回来,闹得这么大的阵仗!”月娘对孩子们说道。

    “娘,以前是以前,是没钱,现在,咱们家有能力了,这有经验的人请回来坐阵,我们也放心!”开什么国际玩笑,老娘现在可是高龄产妇了,来不得半点马虎。王家和罗家的也要生产了,请一个人回来,没事更好,花钱买个心安!

    “哟,有本事了,还请稳婆了,当真万事不求人了,用不上我了!”王花儿在家里,听得外面的闲言碎语,酸溜溜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就少说两句。这不是好事吗?老二家,可不比当年了!”杨大富看了王花儿一眼,道:“你还是把子美的事放在心上吧!”

    “谈的人家都不咋样,放心上有什么用?”王花儿没好气的说道,媒婆上门,说的都是佃户人家,有些比自家还穷,嫁什么嫁,嫁去还不是吃苦。除非、、、、、王花儿动了动念头,却到底不敢说出来。

    腊月二十四夜里,刚把灶王送上天,大丫就跑来了,一进门就大叫“杨二婶,杨二婶,我娘说她要生了!”

    叫杨二婶有什么用,还不如叫稳婆来得实在。

    “娘,你自己都不方便,就在家坐等好消息!”当下,杨子千带了稳婆就跟着大丫往王家而去。

    “哟,是个顺当的,放心,有我老婆子在,保证你大小平安!”稳婆进屋,看了王三婶的状况,探出个头,朝屋外的人喊道。

    “那你就多费心了,放心,三个孩子顺当出世,保管给你封个大红包!”杨子千听闻是顺当的,心里放下不少。这第一个生产得顺顺利利的,也给后面的人一些好的心理暗示。

    “好勒,这大红包老婆子十拿九稳要定了!”稳婆回首,还不忘记洋洋得意一把。

    走了这么远的路,进了杨家屋,发现不是大户人家,心里就不太舒服了,连房子都不是瓦房,哪来余钱接生啊!不过,又听说是三个,一趟生意做三桩,到底也还值得走上一走!

    结果,在杨家吃住两天,生活上居然不比大户差,就把自己那点小心思藏了起来。

    杨子千在屋外听得里面的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就对生产这事恐惧不已。这可不是现代,实在不行,肚子上划一刀直接给抱出来,这可真正的是听天由命啊!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以后也不嫁人,生产什么的也轮不上,省了一遭罪!

    就在杨子千胡思乱想时,听到了屋里的婴孩啼哭。

    “生了?”王三早已急得满头大汗了,腊月的天气,居然还有汗出来,可见,这人心急成什么样了?一听孩子的哭声,人就窜到了门口。

    “生了!”稳婆大叫:“是个带把的!”“快,热水,还有,给她煮点吃的!”一连串喜气洋洋的喊声从屋里传出来。

    “恭喜王三叔喜得贵子!”杨子千算了一下,从她们过来到生,费的时间不到两个时辰,倒还真是顺当了!当然,恭贺是少不了的,明天,还得添上贺礼。

    “呵呵,同喜同喜!”王三显然喜昏了头,你家添丁,关杨子千啥事,怎么个同喜法?

    听了他莫名其妙的回答,杨子千也只是抿嘴发笑,并没有往心里记。

    大丫也是一个能干的,这会儿,就端了煮好的四个蛋进了房间。

    看着大丫端的蛋,就让杨子千想起了四年前老娘生小五丫的痛苦往事,也想起了罗氏偷鸡蛋送过来的事儿,那会儿,还曾为打碎的一个鸡蛋哭鼻子,现在想起都心酸!

    好在,娘生小六再不会受这份苦了。

    “王三肯定高兴了,自从二丫三丫没了,这些年,好不容易添了个孩子,还是个小子!”杨大年听了杨子千的汇报,将心比心,很替王三这个难兄难弟高兴!

    “就不知道,罗大嫂会生个儿还是女!”月娘边抚摸着肚子,微笑道:“四丫头,明天,给你王三婶送一只鸡二十个蛋过去!”

    “好的,放心吧,娘,王家和罗家的礼早都买回来了。你看,鸡和蛋这么多,准备得好好的了,等你生了一天一只鸡都有得吃的!”杨子千决定给老娘好好补补身子,把之前生五个的损失都给补回来。

    “你当娘这么能吃啊?”月娘道:“以前一个月子能吃上一只鸡都是作梦,这会儿,你还一天一只,也不知道节约点!”

    “节约什么,能吃就是福,你可别想着省钱什么的!”杨大年一旁听了,就插话道:“这次啊,你的月子好好做,我也将功补过,好好的给你补上一补!”

    月娘听了,无声的笑了,这父子几人,怕是早就商量好了!

    这可是杨子千穿来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过年了,一家人的新衣新鞋月娘早就准备好了。腊月二十九,午饭后,一家人就计划着明天年三十丰盛的团年饭要怎么做,年要怎么过。

    “鱼肯定得有,这过年有鱼,就是年年有余!”杨子千记得,现代年年团年饭,桌桌都必备鱼!

    “雄公鸡杀一个,敬了菩萨,来年家运更雄厚!”说起来都愧对先祖,以前穷,敬菩萨请先祖,连一个二指宽的刀头肉都没有,神仙列祖列宗全跟着自家人一起吃素了!今年决定了要杀那个最大的来敬菩萨!

    “我看有些人家剪窗花,要不,我们也买点来贴上”杨子林走过的大户人家多,比较喜欢这些东西“还有灯笼,挂在屋檐下很喜庆的!”

    “爹,娘,我要写春联,我自己写!”杨子森看大家都有主意,自己作为家里的读书人,这事,当仁不让!

    “好,我家有秀才老爷了,自家的春联自家写!”杨大年最喜欢看小三子显摆,当下表示赞同。

    月娘和杨子木就看着一家大小在那儿乐呵呵的计划安排,母子俩相视一笑,满满的幸福温馨,洋溢在小小的屋子里。五小丫一会儿瞧瞧这个,一会儿瞧瞧那个,为什么,爹和哥哥姐姐说的东西,她都没见过,好奇的眼睛,瞪得老大!

    稳婆在一旁坐着发神,这家人商量的这么热闹,也没自己什么事,三个孕妇才生了一个,看来,这个年都只有在主家人这儿过了。不过,听他们说得这么丰盛,想必,也可以跟着过一个肥年了。

    “大年,大年,快,快让你家的稳婆去看看孩子他娘!”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中,稳婆都还没回过神,罗虎就冲进了屋。

    一看他心急火燎的样子,杨子千心里咯噔一下,暗叹不妙!

    “唉呀,这胎位不正,是坐胎!”稳婆前脚进屋,一会儿就传出惊呼声。

    “就是啊,孩子他娘一直在说肚子疼,想着王三媳妇都生得快,也就没在意,谁知过了几个时辰了,还没动静!”罗虎在屋外低着头忏悔,要知道,就该早点上杨家找稳婆。

    “没事,罗大伯,你别着急,有稳婆呢!”安慰了一下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罗虎。杨子千转身抚头无力叹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胎,可一定要顺利了,要不然,老娘那关也就不好过了!

    “用力!吸气!对,就这样,再来!”伴随着稳婆的声音传出了罗大婶的震耳欲聋的痛喊声!

    “爹,我娘没事吧?”罗大牛这会儿,焦急的看了一眼房间门,转身,又问着自己的老爹。

    让个半大小子亲耳听自家老娘生产的嚎叫,也不知道会不会给留下心理阴影。

    “大牛,你去烧热水吧,还有,给你娘多煮几个蛋放在灶上热着,等会儿要吃!”杨子千随便找了点事给打发了他。

    “观音菩萨保佑!送子娘娘保佑!无论儿女,我罗虎就盼大小平安,初一一定去庙里给各路神仙添香油!”转身看着罗虎,堂堂五尺男儿,竟然跪在大门前,虔诚求佛了。

    就说生产是难关吧,杨子千咬牙切齿的想着,老娘这次生了,一定要让她别再生了,自己的小心脏,这样的折磨可受不了几次!

    罗大婶这一次,可是受了大罪了,从腊月二十九的午时,折腾到年三十的子时,杨子千都快崩溃了,更别说罗虎和罗大牛。

    “总算是生了!”伴随着婴孩的猫啼声,是稳婆有气无力的声音,连是儿是女她都没精力说了。

    “我娘怎么样!”罗大牛几乎要哭出声来了,娘哼哼的声音都有好一会儿没传出来了。

    “她没事,受了罪,这会儿,累昏过去了!”稳婆将小婴儿洗了包裹放在罗大婶的床头,走出门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这次可凶险了,差点血崩了!”

    “这不是有你吗,你这么有经验,相信没事的!”杨子千听了眼角跳了几跳,也不知道是不是瞌睡得慌了。将人带回杨家的路上,再三交待,可别说罗大婶凶险,就说她生产慢,耽误久了!

    “老婆子省得!”这些婆子,大户小家都走过,还没见过这姑娘家作主,操心了自家操心别家的!“只是,刚才那妇人,再没有机会添丁进口了!”

    罗大婶元气大伤,再不能生产,不过也不碍事,有罗大牛这个乖巧的儿子,又添了个小女儿,儿女双全,就是好!再添不添的,想必罗家也无所谓了。

    回家,月娘果然没睡,一进门就问情况。

    两人将串通好的口供原话背诵了一遍,月娘双手合十“谢谢菩萨保佑!”

    “你们不知道,让娘去睡觉,却说睡不着,见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就一直在求各路菩萨!”杨子林摇头道:“娘,快去睡了吧,这身子可受不住熬夜!”

    又是求菩萨,看来,菩萨还真忙!

    如果真的灵验,她也不防求上一求!

    杨子千闭目,在心里默念:“菩萨保佑我娘顺顺利利生产,等杨家发达之时,定给您重建庙宇!”

    当下,一家人这才放心的睡觉了。

    结果,年三十,就因为给罗家操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杨子林念叨的窗花灯笼都买没到。幸好杨子森的是自已动手,用老爹买回来的红字,用略显稚嫩的笔画写下了一副春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横批:年年有余!”

    “好!好!”杨大年把自己能认得字指了出来,余下的,靠儿女们给讲解。听完解释,大赞!

    “她们俩都生了,这个家伙还稳得起!”罗氏摸着肚子,难为情的对稳婆道:“还得麻烦婶子在我家多住上几天了,连过年都回不成家!”

    “没事,没事,老婆子正月里也没什么亲戚可走,在哪儿都是过年,看妹子你家这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指不定,明天初一就添丁进口了呢!”好吃好喝的供着,还有那四姑娘承诺的大大的红包,稳婆心里倒是稳了不少,过年有什么过头,年年过,年年老,小的过年盼新衣盼压岁钱盼长大,这土都埋了半截的老婆子有什么可盼的,难不成还盼着快快老死?

    丰盛的年夜饭吃过,杨大年把小三子的得意之作用面粉打了浆给糊在了大门上。

    “按说,还得贴门神!”杨子千站得远远的看了看老爹贴的春联,怀念起彩色的门神来了。

    “今天去镇上晚了,那些东西都卖光了!”杨大年左右看了看,觉得小三子写的春联,也不比别家的差。“对了,我还买了火炮,晚些时候,你们就去放吧!”

    “放火炮!”别说杨子森,就连老二杨子林,老大杨子木,都是一脸兴奋!

    从小到大,只听别人家的烟火响,从来没想到,自己也能亲手摸上一摸!三兄弟这会儿谁也没谦让,争抢着进屋拿到火炮就跑到了门外。

    “哥,那东西可危险了,点燃就快跑!”杨子千想着,这倒底不是现代的烟花礼炮,可是实实在在的火药,杀伤力也不轻,当下将要追着去看热闹的杨子禾扯了抱在怀里,叮嘱着三个大男孩。

    “就你惯孩子!”一听说危险,月娘就担心的看了看远处几个正准备点火的儿子,瞪了杨大年一眼。

    “过年嘛,大家乐呵乐呵!”杨大年咧嘴一笑,这东西,可买到儿子们的心坎去了,你看,连快谈亲事的子木都兴致勃勃的!

    将一串火炮挂在树腰上,杨子木将一截燃烧着的木棍伸向了引线头。

    “快跑!”远远的,杨子林和杨子森大叫。

    “嘣!”“噼噼啪啪”“嘣”

    一声声鞭炮,响彻云霄,月娘看着火光闪烁,声音又大,虚着眼,害怕的捂着自己的耳朵。

    杨子禾小朋友也要捂耳朵,“乖,小五,我们把嘴巴张大就好!”杨子千将小五丫抱着背对着放火炮的方向,张大嘴示范着。曾经看见过这样的说辞:遇着巨响,背朝声音的方向,就是让耳朵的鼓膜两边的气压保持一致,如果不能保持一致当发生巨响或大的冲击波时封闭的一侧与开放的一侧就形成了气压差,进而损伤鼓膜。

    “不,我不怕,我要看,我要看”无奈,小家伙毫不领情,固执的转身,看着火光四射,听着响声,拍声欢呼。

    过了好一会儿,一串长长的火炮总算是放完了。

    “这东西,点燃爆起是喜庆,却也怪吓人的!”月娘放下举酸了双手,皱眉道。

    “过年过节,就是要放火炮,这才表示热闹,喜庆!按规矩,敬神拜菩萨都要爆的!”杨大年看三个儿子余犹未尽道:“以后,我们家依旧把这规矩兴起来!”

    这就是典型的烧钱。

    怎么说来着?杨子千脑海里就想起了鲁迅先生曾说:外 国 人 用 火 药 制 造 子 弹 御 敌,中 国 却 用 它 做 爆 竹 敬 神;外 国 用 罗 盘 针 航 海,中 国 却用 它 看 风 水;外 国 用 鸦 片 医 病,中 国 却 拿 来 当 饭 吃。同 是 一 种 东 西,而 中 外 用 法 之 不 同 有 如 此,盖 不 但 电 气 而 已。

    好吧,既然老爹说是传统,是规矩,那就依规矩办事好了!

    改变不了规矩的杨子千,和家人一起熬夜守岁。

    稳婆被打发去睡了,月娘也带了小五丫上了床,父子几人,将新的一年要做的事也理了个头绪。计划一出来,大家都兴奋不已,特别是杨子木,心里,更是有了一种期盼,成亲!自己要在今年成亲!

    “好,先买山,修房,娶媳妇!”杨大年总结了一下会议要点,件件都是大事!就在兴奋中迎来了子时。

    新的一年,新的希望。

    杨子千还在美梦中,吵醒她的不是爹娘叫吃早饭的喊声,而是小五丫捏着她的鼻子道:“娘说肚子痛,说妹妹要出来了!”

    老天,大年初一,小家伙要急着出来了!

    杨子千一个激灵,掀开温暖的被窝,一个翻转猛的起身,穿好衣物,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月娘的房间里。

    “四姐爱妹妹,四姐不爱我了!”小五丫看着飞奔出去的背影,委屈的边喊边追赶过来。

    “娘,娘,你怎么样!”杨子千进屋,见老娘眉头紧皱,却没有喊出声来。

    “我没事,你快带着五丫头出去,这地方,可不是你们这些女孩子能进来的!”月娘忍着疼痛,撵着女儿。

    “放心吧,四姑娘,你娘的情况很好!”稳婆做好准备工作,这是三个战役的最后一战,她检查了一下月娘的情况,胜券在握,仿佛看到了杨子千许诺的大红包。

    “那就全靠你了!”杨子千抱了小五丫,退出房门,对老娘生子,她只能袖手旁观,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还是求菩萨保佑,只希望,菩萨这次一定不要太忙,一定要抽空保佑娘亲!许下了诺言,有了主心骨般,心里居然好过些了。看来,有信仰,其实也是一种精神支柱!

    月娘倒底是生个五个孩子的人,无论是占着运气,还是凭着杨子千的虔诚,午时左右,杨家的小六子就急吼吼的出来了。

    “呵呵,怎么是个小子呢!”杨大年这话,一听就觉得重女轻男了!

    “我要看妹妹,我要看妹妹”小五丫一听说生了,就跑进了屋里,拽着娘亲的手喊道。

    “过来,子禾,娘累了,我带你去看弟弟,记住了,你现在是姐姐了,要做一个好姐姐,可不许欺负弟弟!”杨子千拉过小五丫道。

    “我不要弟弟,我要妹妹,我是姐姐,我要一个妹妹,然后就像你一样捏她的脸蛋,打她的小*!”小五丫一句话,让杨子千彻底晕倒了。

    榜样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这么小的小屁孩,她杨子千优点一篼筐不学,偏偏就学了辣手摧花骨朵的这种虐待倾向!可见,平时,她是多么的恨自己这个姐姐,敢怒不敢言,只得将愤怒呼叫转移!

    正月初一添丁进口,不是第一次当爹的杨大年依旧乐呵得找不着北了。

    好在,杨子千还比较淡定,伺候月婆子她的技术赶不上月嫂,但,总比家里笨和笨脚的几个男子要强。

    果然封了个大大的红包,将眼睛都笑眯了的稳婆送了出去。

    “四姑娘,以后你家添丁可记得找老婆子我啊!”一语出,杨子千震了一下,还生?不过,今年要娶大婶,添丁的事,倒也不会太久。

    “好,一定找你!”杨子千冲她的背影大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