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九章 大费周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买人为好!”兄妹三人邀了夫子,一起商量添人手的事。两个方案一提出,夫子更赞同第二种。

    “眼下,杨家的家业越来越大,总是需要有自己靠得住的人手。像罗氏、罗虎这些共过患难的人不多,只能买,手上捏着生死契,才不怕闹出什么乱子来!”到底是走南闯北的人,大宅门的阴私,丫环奴仆的背弃,什么没见过?既然这几个孩子把自己当长辈一样的尊敬,这些重要的事都没避讳,自己,也要有个长者的态度!

    “好,明天我就去买两三个人!”心动不如行动,杨子千永远是说到做到的人。

    “妹妹,你去无家巷带上大丁哥!”杨子林要赶宋老板十张餐桌的货,他的人手一个都不能少。只能让大丁子跟着前去。

    “嗯,我知道,对了,要不,也给三哥买一个书童!”杨子千想着,看电视上都说,上京赶考,得有书童挑担作伴。听说,夫子们得出的结论是,过两年,杨子森可以上省府考举人了!过两年,也正好可以和徐老板的儿子徐家全一起上府城有个熟人,相互有个照应,倒更放心!

    “你看着办吧!”杨子林愣了一下,笑了,是了,他都忘记了,自己家,有了一个秀才老爷了。等这批桌子做完,也就到腊月了,回家过年,就告诉爹娘这个好消息!

    无家巷,上次,是*买下了不会说话的阿河。这次,是自己主动来买人。

    自己无形之中,也像那些买家一样,高高的站着,评头论足,将人当牲口一样看待,唉!

    “姑娘,你买人吗?”一个中年妇女,怯怯的看着杨子千,准确的说,是看着她身后的大丁子。这姑娘,不像有钱人家的娇小姐,一路看过来,眼神总停留在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身上,自己家的玲儿,不知道,她能不能看上眼。但是,不是有钱人,买了玲儿,又干什么用呢,可别做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吧!

    杨子千寻声望去,见一个收拾得很干净的年轻女人,把手上的小女孩子往她面前一领。

    又是母亲卖女儿!

    见女人收拾得很干净,原本心里有些喜欢的,杨子千这会儿却很反感,这场景,就让她想起了上次见到的那个女人把女儿当暖床丫头卖的事儿。

    “你为什么要卖她,是你的女儿吗?”小姑娘*岁的样子,长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样子也乖巧,穿着打补丁的衣服,也没有遮挡住她的童真和聪明!

    “她是我的女儿玲儿”女人见杨子千感兴趣,心里既高兴,又酸楚。当下,就把卖女儿的原由说了一遍。

    原来,眼前的母女娘是从金鸡崖来的。这玲儿的老爹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屡考屡败,屡败屡高,今秋,和杨子森一届终于中了秀才。范进中举,可以想象,那人是多么的欣喜若狂,只嚷叫着自己就要去省府考举人了,要家人帮忙凑银两。有举人,可以免很多税收,一家人欢欣不已。可是,家底子薄,说过两年要去省府考举人了,却无钱再继续深造,更不要说盘缠。

    婆家人多,兄弟妯娌的算计也多,几番商讨下来,两个结果,要么就放弃再考;要么,就卖儿卖儿供他读书!

    男人死活不愿意放弃,说男儿大好前程,岂能说放就放?不放又待如何?卖儿卖女,就算中了举人,当了官,少不得也有污点。整日里,唉声叹气,愁眉苦脸,最后,居然倒床了!本就穷的家,雪上加霜!

    现在,就算不去赴考,也走到卖女的的境地了!

    “姑娘,如果你想找个丫头什么的,我家玲儿自是最好不过。她自小就懂事,在家帮我照看小的,人还没灶台高,就能帮忙做茶饭了。而且,玲儿也跟着他爹学了好些字,能书写家书!”看着杨子千眼里有同情的成份,秀才娘子决定了,就把玲儿卖给她。

    能识字写字,倒是个不错的丫头!

    自己那临江茗,还真缺了一个收银员。自己要是时时处处分分秒秒都要在那儿守着,那不再是做生意,而是坐监牢!

    “跟着我很苦,你可愿意?”看着这个叫玲儿的,眼里没有半分的怯弱,要说做丫头,还真不一定指挥得动,当员工,许以好处,可能更好相处!

    “玲儿不怕苦!”小姑娘歪着脑袋,看着眼前就快成为自己主子的人,比自己,就高出一个头,估计,也大不了多少。

    “那行,我买了!”都没说多少价格,就决定了要人。

    女人惊喜,而后又落泪。

    “玲儿,都是爹娘没本事,你别记恨我们!”牵了女儿的手,满眼祈求。

    既然你都舍得卖了她,又何必奢求她的原谅呢。

    有时候,杨子千都在想,自己家那会儿穷得这么揭不开锅,老爹和娘都没动过卖儿卖女的念头,但这些人、、、、摇头,叹息!

    篼篼转转的,在无家巷,又转了一个圈,另外买了一个十岁的姑娘,是从人牙子手上买的,听说以前在大户那儿做过粗使丫环,这次是被连累发卖了;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买这个男孩子还有一个插曲,是大丁子建议杨子千买下的,说是个练武的好苗子。想着老三以后的路途,能打造一个会武的左臂右膀,倒也是不错!

    三个人,花了十五两银子,去官府办了契约,回了码头。

    玲儿会识字写算,留下给自己当个秘书,改天直接任收银台。

    那丫头改名儿叫珊儿,本就做过丫头,端茶倒水不在话下,丢给二妞去*,人多了,就可以让她们轮流休假了。

    小子给取了阿海的名儿,老三上下学的,由他伺候着,空闲,就被大丁子抓了习武。阿海也喜欢这些招式,学起来很用功。

    三人都有了安排。杨子千还是想着他们身价比阿河的可高多了。要是都是阿河那价多好,十五两银子,都可以买五个阿河了,虽然不会说话,也耽误不了做事啊!

    看来,天灾过了,物价上涨也快!

    自己得赶紧的挣钱,一排竹屋子打造后,连料带工的钱,足足花了四百两银子,家底也就抽空了。

    好在,有了个天天进账的摇钱树,这以后,就不那么心慌了。

    沿河的地方都修了竹屋,后面,还有一大排的空地,还能修好些房子。慢慢的来,自己,总要将这块地打造出来才行!

    杨子千不急,有些人,却急得不行。

    以徐记为首的一批批酒家栈,是抓紧时间修房造屋。

    本就繁华的码头,更是天天人声鼎沸,更惹来了外地商的驻船停留。

    “想不到,这码头,也会有这么一天!”微服私访的曹知县带着师爷和一个衙役,边走边看,边感叹!

    “大人,等这番成就出来,您也就该往上走升一步了!”师爷轻声笑道!

    发展了经济,做出了政绩,就算自己保持谦虚谨慎的,知府大人也不允许有这么低调的事出现。

    “呵呵,承你吉言!”这人有点小聪明,但,用起来还真顺手!曹知县笑道,你懂我懂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子岚,距离上次,我们离开的时间不到三个月吧,眼下就是寒冬腊月,这码头的热度可没有半分减少啊!”大船上,孙浩站在甲板上,盯着这个码头,有些恍惚,要不是子岚确认是这儿,他都怀疑自己走错了码头。

    这儿修房的干得热火朝天的,石匠木匠和挑抬的工人发出的各声响吆喝混成了一首激扬的曲子,让人听了不是烦躁,而是热血沸腾;杨家家俱行的旁边,不知什么时候矗立起了一排青一色的竹屋子,远远看去,还以为走到哪个园林景区。

    “孙叔叔,这太热闹了,对我们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子岚皱眉,低声道。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子岚还担心什么?”孙浩知道眼前势不由人,等这次确认后,子岚暂时不会再出现了,否则,让人生疑,后果他们谁也承担不起。

    “我得到的资料是,当年一同失踪的有两人,其中一个是奶娘,一个,是姑姑安排的隐卫。事后得到的回报是和奶娘一起曝尸荒野,但隐卫却不知所踪。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身边的高手就是当年的隐卫,只是站在了人眼!”离*越近越让人激动,子岚有些不解的是,这个隐卫,不单是鲁莽武夫,各路人马几乎将洛城翻了个底朝天的时期,他居然能安排得天衣无缝,悄悄带人离开了是非之地,而且,这么多年,未有半点风声传出,可见也是善于谋划的忠勇之士。

    “真是这样的话,也就不能解释现在为什么会伦落为工匠了!”孙浩长长的叹息,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一个八岁的孩童,能熬到今日,且,还要在未来面临血雨腥风,也不知道,有些东西是否落下,如若不然,不再适应,就怕抽猴子爬树,底下的下人拼命往上抽,而猴子却没有能力或没有心往上爬,也是一翻枉然,真到那时,多少家族将面临再一次的洗劫!

    “没有娇养,让他自力更生,变成山野村夫,就算那些人嗅到了点什么,也绝不会想到这样的场景,算起来,最是安全不过了!”子岚这样想着,对隐卫更是佩服!

    “走吧,是与不是,就看今天了!”船被纤夫们拉着靠了岸,孙浩招呼着众人。

    “眼下,主要是确认他手上是否有那半截东西!”子岚又多愁善感起来,半截不值钱的东西,可别被当成废物扔了才好!要不然,事成之日,凭什么相认啊!

    “徐徐图之即可!”孙浩懂得生意之道,想必,事物都是相通的,义兄就提过,要多多提醒眼前的年轻人,怕冲动坏事。

    “孙叔叔教训得是!”子岚苦笑,越急越容易出事,不急,不急,离能*大白于天下之时还有些时日,机缘未到,不能操之过急。

    “子岚看我这些木料,杨家能否打造出我心仪的家什?”两人下了船,往码头走来,一路上,谈论的都是生意经。

    “照小侄看来,只怕有些考他的手艺!”子岚笑笑,孙叔叔也算是下了血本了,居然找了最稀有的沉香木来。五十上百十的树已难找,孙叔叔大手笔,居然找到了两棵据说是别人传家十代的宝树!

    “一张桌子两棵树足够了吧!”说起来,孙浩的衣柜和书柜运回洛城,没费吹灰之力,就挣足卖光了。看着争抢的人群,他一直没放下那个念头,回到洛城,四下打听,真的有好的材料。重金购买,决定赌上一把!

    “够了,够了!”当杨子林听说孙老板两棵大树换一张精致的桌子时,连连点头。

    杨子千对木材本是外行,只知道,当今世上,最贵的有黄金梨、乌木、还有就是沉香和红木。被人抬进棚子的树子,有着隐隐的幽香,能让一个老狐狸大费周章运来的东西,肯定不是凡品了。

    “二哥,这东西金贵,可大意不得!”当下,连忙出口提醒。别到时候,东西没做出来,让人赔原料就亏大了。

    “姑娘果真有见识,这东西,不比寻常物件!”孙浩眯了眯眼,眼前的小姑娘,难道还识货?

    既然识货,也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如此精明的人,身边养了两个不同寻常的人而默不作声,可见,心思不一般啊!

    “孙老板要的是能登大雅之堂的物件,比不得寻常木材,这做工和工艺上,有什么样的要求?”先是急急的盼着人来,眼下人来了,却有些忐忑,二哥这个半罐子水要匠,要做传统的雕花工艺肯定不行,是不是,还得去找一两个老师傅来帮忙?

    “像徐记酒家那样的餐桌,但又有别于此!普通的,上不得台面,真要进得那道门,没个能工巧匠,怕也是做不出来。此行,带了一个雕花师傅,手艺上没得说,由他全程协助!”

    看看,就说老狐狸有算计,连工匠都自备了,倒省事不少!

    “那这工钱和工期?”说是来料加工,价格是见木材再谈,眼下,又给添了工匠,要收多少钱,杨子千心里也没个底了!

    “工钱好说,姑娘也是爽快人,老夫断不会做出让你们受损之事。工期上,也不必太急,明年三月,我亲自前来提取!”年礼是赶不上了,和义兄商量的结果是赶在那位的寿辰前送去。

    ------题外话------

    怕断更的后台预设稿,亲们别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