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八章 独树一帜-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夫子盼这一天,盼了好多年,如同当初自己中了秀才一般骄傲和满足。这些年的苦和受的委屈,总算是没有白挨!站在榜眼,看着面前的小儿,心里一直想着:总算没看走眼!

    杨子森很高兴,他没有像妹妹所说的那样,稳重、淡定什么的,一到他这儿,绝对成了摆设。他淡定不下来,前一刻,还是山村小儿,满山跑的野孩子,这一刻,来人就恭贺他,恭敬的称一声:“秀才老爷!”

    你见过十二岁的秀才老爷吗?

    你见过十二岁的案首吗?

    鸡头总会有人当,但是,十二岁的鸡头,身后是一群年长年迈的小鸡,那感觉,怎么看,怎么有成就感!

    几家欢乐几家愁。

    在他掩饰不了自己的兴奋时,看着旁边捶胸顿足,嚎啕大哭的昔日同窗,也能收起脸上的笑容,天性使然,换成了深深的同情。

    十年寒窗再成空,锥针刺骨又三年。以读书为主业的人,从年少到白头,日复一日的钻进了书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考一个秀才,考一个功名,成了毕生的追求,却又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打击,想起来,也是怪可怜的。

    “子森,你还呆站在这儿干什么,快回去报喜去啊!”榜前,人头攒动,有中了的同窗羡慕的说道。自己也中了,名次却在这个小孩子身后,说起来都丢脸。不过,到底也是中了,心里就又多了几分安慰。

    “呵呵,家里人早知道了,我二哥还在码头设了点小意思,招待亲朋好友,你们要有时间,欢迎前去坐坐!”杨子森得了吩咐,旦凡有人恭贺,就往码头带。而且,还要将学堂里几位夫子一并请回去。

    “夫子,我去找那几位夫子,你就在这儿等我,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去了!”小小的身板,穿梭在人流中,像一条滑滑的泥鳅,转眼之间,就没了踪影。

    “这哪像个秀才老爷,整个儿就一孩子!”看着眼前消失的身影,夫子喑自失笑。

    河包县今年新闻特别多,码头杨家家俱行出了个十二岁的秀才案首,让多少读书人家羡慕嫉妒恨!

    “走,家全,我们也去杨家恭贺一番!”徐老板招呼儿子,这丫头,昨天就让买地,说今天过了要涨价,除了她家老三中案首外,还有什么稀奇的事能拗动地价?

    “夫子,里面请!”弟子高中,作为夫子,被人郑重的邀请,不是第一次,却是最独特的一次。

    杨家家俱行!这个名字,在河包县不出彩,但,从此后,世人记不住他家的家俱,倒能记住一个十二岁的案首,十二岁的秀才老爷。

    外面看稀奇的过往路人很多,有些是看秀才老爷,有些,却是看杨家那一排竹屋。

    竹篱笆围成的院子里,门口是一间竹屋,再往里走,一条长长的竹子走廊,延伸到第二十四个竹屋。

    每一个小屋正前门,悬挂的不是梅兰竹菊这些文人墨赞赏的高雅的名字,而是以二十四季气为名。

    夫子一行四人,被邀请进了立春这个小屋。

    “这屋子的摆设,不像是吃饭喝酒,倒像吃茶!”一脚跨进小屋,感觉就与外面的喧嚣隔离了。一张小方桌,两排宽大带靠背的木凳子,让人很有坐下休憩的*。

    人刚坐定,进来一个穿着蓝色碎花衣服的小姑娘,托盘里,四杯清雾,袅袅绕绕,似乎,都闻到那股茶香。

    “先生请用茶!”二妞初次上阵,难免有些紧张,但,牢牢的记住了杨子千交待的各项礼仪要领,轻放,轻言,“几位请慢用,有什么需要请拉动门边的这个绳子,自会有人前来为您服务!”轻轻的带上房门,从窗前走过。

    “这杨家,大费周章的,请我们过来,就为喝一杯清茶!”

    “周夫子稍安勿躁!且看且坐且享受,你不觉得,坐在竹屋里,凭窗远眺,河面入眼的,就是一幅幅动人的山水画吗?”坐在上首年龄最大的夫子,端起面前的茶杯,小呷一口,闭目回味:“好茶!”

    一声叫好,引起了众人的好奇,也端了喝上一口,纷纷点头赞许!

    “几位夫子,学生招待不周,还望海涵!先请诸位在此喝喝茶聊聊天,到晌午时再请各位用餐!”杨子森被人团团围住,各种赞扬恭贺求教,脑袋都给吵晕了。趁人不备,溜出了包围圈,得知夫子几人被安顿在“立春”屋,连忙过来请罪。自小带大他的夫子,这会儿,却人影都没见着了,八成,是回他自己的屋里写感想去了!

    “子森,这么大的事,怎不见你父亲出面。”周夫子皱眉,刚才是由他二哥接待送了进来,儿子的喜事,当老子的居然不没露面。也不知道是官还是商,这么大的排场,连谢师的礼仪都不懂吗?

    “夫子有所不知,家父在李家寨子务劳,目前尚不知学生考中之事!”杨子森有些愧疚,唉,二哥今天也太忙了,要接待同窗好友、徐老板、宋老板不说,还要应对外人千篇一律的问话:“今天是你们家这竹屋子营业吗?这么热闹,是卖什么的?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诸位,临江茗明天正式营业,喝茶聊天小憩,一个时辰一两银子!因今天家有喜事,恕不接待外!”杨子林只得一遍遍的宣传一遍遍的解释,也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想的,只让这么说。

    “一两银子喝茶聊天小憩,想钱想疯了吧!”

    “你还别说,单看那一排别具一格的竹屋子,我就想进去坐坐!”

    “临江而坐,品着茗,邀约志同道合的朋友畅谈快意人生,倒也是一种乐趣!”

    “怎么样,季安兄,明天晨时这临江茗见?”

    “好,不见不散!”

    人来人往的码头,因着杨家的两项谈资,驻足停留的人越来越多。

    有些外地商,本只想停留休息一下的,听说明天对外营业的那一排竹屋,也觉得好奇,纷纷留住了下来。一时之间,河包县的酒家栈都沾了光。人们讨论的事,店家也听入了耳,少不得就要派人一番打探。

    “丫头,你这招欲擒故纵用得妙啊!”站在竹走廊上,看着码头边指指点点的人群,徐老板感慨道。

    “徐伯伯,在你家订的三桌外卖都准备好没有啊!等会儿,我还得招待人呢!”之所以用了这个招数,还不就是跟你学了吗。你个老狐狸,还夸起我来了,杨子千不以为然,本想亲自操刀整两三桌酒席的,一是考虑到打下手的人手少,时时处处靠自己,怕吃不消;二,也是防着眼前这人的。他心心念念的就是自己的拿手好菜。家底都给人掀翻了,还拿什么混江湖。所以,干脆让他给送外卖。

    “也只有你才能想到,居然让把菜做好装了送到这儿来!看来,以后,我还得把这项生计用起来才好!”徐老板摇头,眼前,明明还是一个小姑娘,每一个想法,都是骇人听闻,却又独树一帜。

    “我看,徐伯伯这会儿,怕是有计划把昨天买的三亩地修起来的打算吧!”杨子千看他左看右看,时不时的点头摇头,又总爱看向自己对面的那一片沙地。有了自己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吃虾吃鱼的人理所当然的就多了。

    “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个小精灵!”徐老板哈哈大笑。“丫头啊,你说,徐伯伯明天,会不会又成为整个河包县城生意人的眼中盯肉中刺啊?”

    “呵呵,要想不吃亏,就得站在风端浪口尖!徐伯伯后悔了?”杨子千想着,这老鬼,得了便宜还卖乖。怕成为众矢之的,那你就别买啊。一口气买下三亩地,明天就几倍几倍的翻涨了,还故意装出小白花的弱相,成心是想将那些生意人气得*吧。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这杨家修房有古怪吧,你也真是的,靠码头的左边卖给了杨家,右边干嘛又卖给了徐家,你怎么就不给我留下啊!”秦老板自认能有这个妹夫罩着,生意人的好事从来没有落后失手过,却不想,这次,吃了个大亏了!

    “我也不知道啊,昨天有人来买,想着反正是荒地,有一份收入是一份。哪知道,一夜时间, 这些人都发了疯,排着队的要来买沙地荒地。你也别再想着靠码头的两边了,杨家的地界往左,你要多少,赶紧的带人去划出来,我还得应付那些人呢,等会儿,没了可别再找我!”曹知县被大舅子一顿大呼小叫,吼得他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来不及理会他,师爷频频问他,这地,现在到底卖多少一亩才合适!

    既然这些人上赶着来送钱,也就不管他心不心疼,以前喊价是五十两一亩,现在,直接喊一百!

    “一百两!”排队的人心里权衡了一下,觉得有点贵,就开始犹豫了。

    “我可告诉你们啊,徐记才刚买了三亩,你们再不下手,这码头沿河的地儿可没了!”师爷也是一个会做生意的料,撒谎吆喝道。

    一百两,徐家都买了三亩,自己,再怎么着,也得买上一亩。

    “我要一亩!”

    “我要徐家的旁边的!”

    、、、、、、、、

    “师爷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好不容易打发了排队买的人,曹知县都还处于懵懂状态,什么时候,河边的沙地变成了金地了?

    “大人,照学生看来,这事,八成是和杨家那一排竹屋有关!”当初说来买地,还是徐老板带人来办的。幸好他昨天急吼吼的买了三亩,三亩,我的天,十二个时辰不到,徐老板就赚了一对半!这人,眼光真好,跟着他,吃香喝辣不成问题!

    “嗯,听说,是个喝茶的地儿,明天开始营业,你看,我们,是不是也找个机会去见识一番!”曹知县对所辖地出了新事物有几分好奇,更感兴趣的是,这杨家一折腾,就给他折腾出一堆的银子来了。

    知县是什么,是父母官,是一县之主。到自己挪窝时,这钱和帐,还不是自己人做,不错,这杨家,倒合了自己的味口!

    “想不到,子森他这个农家人,却有如此独特的眼光和思维,培养出如此聪慧的小儿,孺子可教也!”周夫子一行,酒足饭饱后,又在竹屋里休憩聊了聊天,体会了一番别样的服务,亲切自然贴心,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去。

    宋老板从未想到,茶,也可以这样喝,还和徐记老板坐着聊了半个时辰。徐老板在河包县,是可以和锦记秦老板比肩的人物,要在平时,哪有机会搭上一句讪啊!这会儿,两人不仅平起平坐,还相谈甚欢,听他说,杨家的转盘餐桌是很有销售前景的,让他喜出望外,决定明天就找杨家要提货!

    徐老板带着儿子家全,看着杨家这竹屋里进进出出的人,悄声给儿子说道:“家全,你说,我们要是在这河边也建一个徐记,你觉得生意如何?”

    “爹,儿子愚笨,对生意上的事、、、”徐家全作为读书人,对生意,一窍不通,老爹一问,自己就开始尴尬。

    “哈哈哈,也是,儿子,你就只管读书,考个举人,考个状元,生意上,有我呢!”回过神来的徐老板,这才想着,儿子一心只读了圣贤书,身上可没沾上半点铜臭味。

    “子森,在你家品茗,感觉真不一样!以后,我们想要来吧,又怕消费不起!”中了秀才的同窗,同喜同乐,一行人相邀来案首这儿讨个吉利,被邀请着进了竹屋,一番激昂文字,吟诗作画的兴趣正浓,偿试着拉了门后的绳子,表达了自己的需要,不多时,上好的笔墨纸砚就送了进来。

    “这好办,赶明儿,送大家一个vip卡,享受一样的服务,更优惠的价格!”杨子林对妹妹的料事如神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怎么会知道这群人会说贵呢?完全就是照她所想而行动的,真正是未卜先知啊。

    “好啊,好啊,一人一张你那个什么卡”人人都想着,改天,带自己姑爷舅子老表来坐一坐,这地方,贵是贵,但真正物有所值!有了那什么卡,可以更优惠,一个时辰,就要不了一两银子了。

    不以物品论贵贱,只以时辰谈银两!

    临江茗,成功的引起了河包县上层人士的好奇心。

    临江茗,不仅是远到商的休憩之处。一时之间,友人相聚、谋权策划、招商引资,洽商谈事,都相约临江茗。

    以二十四节气命名的竹屋,先来先得,也可提前预约,起过预约时辰,不再恭候,且,定金不退。

    以二妞为首的三个服务员,脚板心都跑大了。

    罗氏和大妞,在灶房里,操持着茶水,杨子千亲自上阵,用时令瓜果拼出五彩的果盘,一间屋子一盘!

    到夜幕打佯,一个个的,累并快乐着。

    “不错,罗婶婶,今天辛苦了!”

    “大妞姐,这烧茶水的事,带着孩子危险,今天也看着我做了果盘,你跟着我多学几次,以后,这果盘的事,就交给你来做了,我一样给你工钱!”

    “二妞三妞梅子,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好好干,到年底时,给你们封个大大的红包!”

    好的领导,要善于表扬!

    果然,没见银两,就听了杨子千一两句话,人人都精神气十足,个个昂首挺胸。不但能挣工钱,还能得红包,最主要的是,也能像四姑娘一样大胆的在陌生人面前说话做事了!

    大妞看着娘,满足极了!

    “娘,我觉得是在做梦一般,我也能挣工钱了?”

    “大妞啊,好好的跟着四姑娘,我们,可不再是当初任人欺负的人了!”罗氏点头,骄傲不已。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想起了在冯家过的那十多年,真是白活了!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第一件事,是来到西宋后的基本福利,只要没事,无论是在李家寨子,还是在码头棚里,没人会去催她起早床。当然,夫子会时不时的给她脸色看,在老古董的眼中,女人,哪怕现在就算是女孩子,也是要早起操持家务的。

    今天一天的劳动成果,倒不至于会数钱数到手抽筋,但是,以后,就会了!

    一个时辰一两银子。来来的人,一般情况下都会坐一个时辰,还有谈高兴了的,面对江面,吟诗作画,两个时辰三个时辰都未定,果盘吃完了,还会问有没有充饥的。少不得,又给送上几个烧饼。一天营业五个时辰,一共二十四间屋,不满打满算,至少,也有百十两收入。这竹屋,就是一间间聚宝盆!

    浑身酸痛的杨子千,想着那三个小姑娘,也被自己剥削得太过了。

    五个时辰,远远超过现代八小时工作制了,更不要说双休,连单休都轮不上。

    不行,这样下去,早晚得累瘫了。

    招人!

    手脚不干净,不知根底的人,招来也麻烦!

    要不,就只有买人!

    天,自己当真被万恶的旧社会同化了,居然会主动想着买人的事了。

    ------题外话------

    亲,竹枝说好的周末万更,无奈,亲戚家的老人去世了,要回去送她最后一程!今明两天没更够的,竹枝会找时间补足!八月,竹枝盼着大家的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