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七章 为时尚早-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对,就这样绑!”杨子千细细的看过来,绑竹子也是一种技术活,不仅要绑紧,还得绑出花纹来。

    “是的,就这样,三面墙,朝河的这一面,墙面留一个大的窗户出来!”自己想出来的东西,也只能时时处处自己动手动口去指正。

    “妹妹,这样成吗?”虽然说,家里人靠自己双手修了木屋修石屋,但,这会儿,妹妹没有动这两样材料的念头,又想出了竹子屋。杨子林搭不上手,却时时惦记!

    “放心,肯定成!”不成也能成!杨子千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劲。在现代,一次意外的出游,看着小河里漂着的游船,不是木制也不是铁制,而是竹子。整根整根的竹子双层做船底,又是竹子墙,头顶的,还是竹子做的顶篷,像瓦片一样。

    “哟,四姑娘,这屋顶,你让把楠竹双向剖开,削了筒节,一反一正铺开来,用木屑子连在一起,还真像有钱人家的那些小青瓦!”邱柱子和黄顺子排弄好了几根楠子,看着一小片成品,欣喜不已!

    “可惜啊,丫头,你怎么不是个男儿身!”夫子这几天忙碌下来的结果是:棚子外堆积如山的竹子,然后就是自己浑身都酸痛。看着快要成形的第一间竹屋,他感叹不已。

    “夫子,你权当我是男孩子就好了。反正我和三哥是双生子,样子长得也像,你把我想象成他就好!”那样最好,你也不用成天念叨说没个女儿家的样子,自己也不用装淑女,大家都不累。

    “给点颜色,你就要开染房,不学好的,尽学些没规没短的事!”夫子又被杨子千一语点燃怒气,恢复他的本职身份,犯了职业病,板着脸训道。

    背着夫子,杨子千又是皱鼻子,又是吐舌头。

    自己就是实话实说嘛,和老三是同卵双生子,本来就像,要是她女扮男装,指不定,多少人都要把她当杨子森看待。

    不错,这真是个意外发现,改天,自己也来个反串,试试效果如何,看有没有粉丝!

    杨家家俱行不做家俱,却在码头大肆用竹子修房子。

    徐老板听到这消息,立马赶过来看:“这丫头,无人能及!”,看着即将成形的一间屋子,徐老板感叹不已。却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丫头不说,自己也不方便打听。

    “修房子呀,我那边的货,总算是卖完了,你看,什么时候来提第三批!”宋老板想着,一年两百套,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唉,白纸黑字都签了约了,不卖也得卖,只希望 ,这次下场后能多中几个秀才,那书柜才好卖;中了秀才,嫁娶办喜事的人家也多,衣柜也能顺带好销一些。

    “你的货一批都是二十套,之前见你一直没卖完,想着没那么快,也就没做出来,要不然这样,你先卖着,要货了就直接来这儿提,一般时间给户订到三至五天左右即可!”杨子千有些恼怒,要货不提前打招呼,眼下忙都不忙不赢!“因是我们的原因耽误了你提货,契约上今年的销量再给你减二十套吧!”

    “当真?好!”不用提货压银子,还主动提出减免提货数量,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杨家在沙地上修房,修的还是竹子房子,你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锦记的秦老板,听得风声,直接就跑到了县衙问妹夫。

    “我哪知道,地卖给了人家,要修要建,我们也就管不着了!”知县老爷对这个舅子越来越有意见,打探消息跑腿的事,派一个小子去问问不就成了,跑来问他,自己又不是他的下人,难不成还成了包打听!

    “好吧!”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怏怏而归,

    “在修房?修的却是竹屋?”呵呵,就说杨家那臭丫头无权无势吧,连几个臭钱都没有,竹子修什么房啊!“对了,那小子的情况如何?”既然大肆修房,人手上肯定不够,是不是就有机会下手了。

    “以前跟着的那两个纤夫没跟了,我看了好几天,见那小子都是独来独往的,可能觉得时间长了,也就没在意了”一直找机会,无奈,老虎打盹要看年看月,自从上次失败后,那小子上下学的路上,都有两个纤夫跟随。

    这会儿,放单了!

    好,好,真是个好机会!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许四牙齿咬得发响,要不是怕闹出人命,他都想磨刀霍霍向杨子森奔去了。

    下个月就要下场了。看得出来,学堂里的夫子压抑着他的喜色,秀才肯定是十拿九稳的事;夫子天天晚上给自己开小灶,倾囊而授,恨不能一股脑儿的把他毕生所学灌输出来。杨子森在学堂里是准备下场的学子里年龄身高都是最矮小的,浓缩的都是精华。此一战,必扬名!

    小小儿郎下了学,一个人往码头走去。

    以往,是罗大伯和王三叔护送,说过多少次不用不用,但二哥和妹妹就是放心不下。事隔这么久也没见那几个*有动静,想必贵人多忘事,把自己这个小人物忘记了吧。忘了也好,等考了秀才,有功名了,他们就更不敢胡作非为了。

    眼下,护送的人换了大丁子。这人,杨子森前后左右看了看,哪来人影啊。摇摇头,罢了,改天,还是让二哥重新给他安排个活计吧,这么高大一个人,天天无所事事还白领工钱,他都心疼得慌!

    走到上次差点出事的路段,也不知道是有心理阴影还是怎么的,这会儿,感觉人少,心跳就加速了。

    胆真小,枉为男儿!

    杨子森想到这儿,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镇定,这会儿,还没遇着事就心慌什么。暗暗的给自己壮着胆,鼓着劲!只要走过了这条人迹稀少的街道,就能看到码头了,那儿人来人往,更不会出事了。

    更何况,捏了捏荷包里的东西,自己手上还有秘密武器:上次妹妹从李家寨子回来后,将海椒面换成了白色的石灰石。一拉就开的小包,随身携带,来吧,来了,就让你好看!

    “小子,爷爷看今天你哪往哪儿跑!”许四,从角落里走出来,拦住了杨子森。

    真正是怕什么来什么!杨子森无语问苍天,你真的听到我在呼喊了吗?一手,伸进了荷包里,拉开了那条线。

    “怎么,你们吃了两次亏了,还敢来惹我?”故做镇定,冷笑问道。

    “臭小子,你和那臭丫头都是一路货色,以为耍点小聪明就能吓唬我们!”许四将一截木棍猛的往地上一杵,咬牙切齿道:“今天,打不断你一条腿,爷爷就不姓许!”

    “不姓许姓什么,难不成跟着小爷姓杨?”杨子森盘算着,也不知道大丁子那*在哪儿,自己要是能拖延一点时间,他能及时赶来就不告他的状了!山野小儿,本就会吵架,当下,就吊儿啷当道:“小爷才没你那样不听话不长记性的孙子呢!”

    “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毛子一听,这还得了,连四爷都敢骂。一声怒吼,几人交换了眼色,一涌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杨子森猛的掏出防狼装备,挥洒了出去。

    “小子,你以为爷爷还会中你的计,不就是面粉吗,来吧!”许四等人一见白色的粉末出来,扯起长衫子就开始遮挡。这东西虽然无害,但进了眼睛一时半会儿也会影响视线。

    “唉哟!”

    “唉哟!”

    一连四声,没有预期的面粉从天而降,却是被人狠狠的踢倒在地。

    因是遮挡了视线,这会儿,连谁打的他都不知道。

    许四连忙掀开衣衫,想要看清情况。

    这会儿,他后悔看到了这个恶神。

    一个高大的男人,直接上前,逮了他的双手一扭,只听得“咔嚓”声响,两只手再也抬不起来。

    “你是谁,你知道爷爷是谁吗?敢多管闲事,你活得不耐烦了!”许四痛得浑身冒汗,嘴却不饶人,破口大骂!

    “真吵!”大丁子上前,捏着他的下把一扭,许四彻底失声了,下巴都脱臼了,还能说什么?

    “四爷!”毛子三人一看形势不对,立马要上前帮忙。

    “少不了你们的,别这么急!”大丁子慢条斯理的,来一个断一个,来两个,断一双,三下五除二,瞬间的时间,整个战场的形势就大逆转了。

    “记住了,以后离杨家的人至少一丈远,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大丁子拍了拍手,杀鸡焉用牛刀,一个堂堂的武林高手,对阵四个混混,传出去,都有损他的颜面。但是,有些话,还得说:“如果不服,还想再找麻烦,下次,就不是断手断脚的问题了,不能杀了你们,让你们在床上躺一辈子的事,倒也容易!”

    “早知道你要来,我就不撒这东西了,看看,回去以后,还得让罗婶婶再缝一个,多麻烦啊!”杨子森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暗叹自己运气好,关键时候,这大个子还是出现了。要不然,下个月下场的事都可能被耽搁了。

    “有我在,你还劳烦我娘干什么,这东西,趁早丢了!”大丁子走到杨子森面前,一把抓过布口袋,往后一扔。

    好死不死,刚好扔到了许四的眼睛上,余下的石灰粉,如数飞进了他的眼睛。

    许四挣扎着,叫又叫不出来,手也抬不起来揉眼睛,只能坐在地上,就着腠盖上的衣物,使劲的蹭着,却感觉*辣的生疼。

    四人狼狈的回到家里,家人请来的郎中左看右看,拿不住这些都不能说话的人是什么病情,倒看出,这病一定传染,要不然,怎么会一连四人都这症状。当下,诊金也不要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溜烟的逃出了许家。

    一个两个三个,接连请来的郎中,都是这副德行,不能治,治不了!

    其实,也不是不能治,是不想治。

    想想,这是谁啊,这么大手笔,四个,许四一行四人,全都这样。多么的解气,多少壮观啊!

    手断了是吧,下巴脱臼了是吧,那你们就将就这样吧。省得治好了出来祸害人。

    “怎么办?爷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了?”大夫人恨许四的无情,却也知道,当底是当家人,从昨天夜暮时分回来,到今天上午,这么长时间了,手不能动,嘴不能言,也不是个事。

    “夫人,依奴婢看,这河包县里有名的郎中都请过了,不如,送爷他们到省府去看看吧。这病,可拖不得!”小美也着急了,爷是怎么样的人,怎么会打雁被雁啄了!

    许四一听小美的提议,连连点头,看着小美的眼睛,更是柔情似水。

    大夫人在一旁看了,恨不得立马将人给卖出去,却也知道,有些人,是她动不了的。当下,只能招呼了管家,如此这般交待一番,由小美作陪,一行几人去码头坐船往省府而去。

    “哟,四爷,您老来了,这是上哪儿去?”

    “四爷,您老好啊!”

    “四爷,来码头看看?”

    路过的人,都纷纷点头哈腰,给他打着招呼。

    可,眼前的人,权当没看见他们,直径往码头边停放的船而去。

    “这祸害要出远门?”

    “谁知道呢,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的怪事可真多,杨家修什么竹房子;连许四爷都不敢去闹场子了。”

    “他能闹什么闹,听说,人家杨家是买的地来修的。他可没理由去闹!”

    “说起来,这杨家也奇怪,好像一没背景二没钱势的,却悄无声息的在码头上整出来这么大个动静!”

    “是啊,还真是个有本事的,也不知道,背后的靠山是谁,一直没见着露面!”

    “说来也奇怪,这竹房子,那么小一间,看起来不像住人,都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管他干什么,等全部修后了不就知道了!”

    全部修好,前前后后,都是一个月的时间了。

    完工了,将这一排竹屋收拾妥当,杨子千计划着,自己要做的事选在与三哥放榜日同一天开业。也学学徐老板,大肆热闹一番,借机打打广告。

    考完了的三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空闲时,还缠着大丁子教教他的拳脚功夫。男子学学这些防身之术也不错,杨子千乐得成全!

    这会儿,她还忙着一件更重要的事:培训!

    听当说烧饼不卖了,罗氏很是遗憾了几天。做惯了的事,突然让不做了,总是心欠欠的。

    “罗婶婶,你也别惦记那饼子的事了。快来,你和大妞姐帮我赶制三套衣服出来!”杨子千抱着一匹布料走进了她的屋子。

    “四姑娘,这饼不卖了,二妞三妞和梅子就没事做了,她们咋办?”罗氏接过这种蓝色碎花布,想着不过年过节的,这姑娘干嘛要做新衣服。

    “正要给你说呢。我打算让她们三人正式上工了,但做的事,可不简单,要抛头露面,就怕你不能接受!”杨子千心里,有一个大胆的计划,虽说这些日子以来三个女孩子一直在帮忙卖东西,但,真正要这样长时间的露面做工,有些老古板还是不能接受的。

    “四姑娘,只要是你让做的事,你都不怕,我们还怕什么。让她们跟着你学学也好,以后,出了门子,才不会受欺负!”不说别的,单是胆量比自己强就好了!罗氏感叹,月娘真正是个有福气的,这儿女,一个比一个成才有本事!

    “那好,从明天开始,我就训练她们!”杨子千想着,将她们训练出来了,加上自己的竹屋格调,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杨子林加班加点做的,不是宋记的货,而是妹妹交待的小方桌、小圆桌;长凳和独凳;罗氏赶制的衣服不是瘦长、窄袖、交领;下装也不是各式的长裙。居然,让做长袖对襟衣服;下装是裤子。虽然说现在有人会弃裙子穿裤子,但,比着三个女孩子身量做出来的,四姑娘说叫工作服的这一套衣服,看起来就觉得清新、朴实、自然、雅致。

    “幸好你们三人都没缠脚,要不然,这工作,我还不敢让你们做呢!”想着三个小脚女孩让做事,杨子千就觉得头痛。万恶的缠小脚,忍不住,杨子千就在心里咒骂了一顿。

    “我教给你们的礼仪,是不是都记住了?”三个女孩子纷纷点头,杨子千看着高矮不一的三人,想着,以后,有条件了,得找身高体重胖瘦都差不多的,清一色的美女站出来,让人赏心悦目!“那些都是小细节,你们记住了,户就是上帝,我们是为他们服务,但是,要做到不卑不亢。你们是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你们是最光荣的,不是卖身的丫头,所以,遇着什么事了,立刻告诉我,我会为你们做主!”既然决定了出来混,三教九流,形形*的人,总会或多或少的要遇着,这些个小姑娘,可别被人欺负了还不敢吭声,那她就成了最魁祸首了。

    “放心吧,四姑娘,我们会好好做!”二妞是三人中最大的,这一年多来跟着杨子千学了不少知识,也有了胆识。

    “好,明天,就看你们的了!”杨子千交待完三人,并将衣服分发了下去,“记得,明天穿这身新衣服上工。我会让罗婶婶再做三套,到时候,两套换着穿,上工时必须穿!”

    自己可以上工了,不仅能挣工钱,还有新衣服,三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离开了。

    明天,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老三,但愿你别让我失望!杨子千,你也别让众人失望!

    想到此,杨子千又将自己精挑细选采购来的东西一一检查。

    这东西,还不够好!

    等有机缘,一定要做出最好的来!

    孙老爷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送来木料,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本就忘记了这以茬!唉,早知道,先小人后君子,让他交个百十两定金,签个契约什么的套牢一下也好啊。

    宋家的家俱行,真的是走不动货。

    这宋老板,也是个胆小的,转盘餐厅都不敢进货。

    也是,一张桌子二十两,他至少得卖上二十三四两才有赚头。平常百姓人家,谁舍得花那个高价买张吃饭的桌子啊。

    不说百姓人家,就是自诩城中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锦记,也派人问过价格,当听说是二十两一张桌子,十张桌子起卖时,那人就大声说:“抢人也没你们这么凶!”满嘴歪理打道回府,再没有来过。

    普通的小家小户酒家栈,也没几人有胆识一掷两百两换行头!只能远远的看两眼,再就羡慕说上几句。

    徐记酒家,不是凭酒香闻名,徐家的菜,徐家的会转动的桌子,徐家的餐桌布置,无形之中,成了河包县头牌,。

    杨家家俱行,眼看又要停工了!

    东方不亮西方亮,除了星星有月亮。

    四年前都没饿死, 这会儿,有地有技术了,还怕没饭吃不成!

    杨子千信心满满,明天,只要明天一过,财源肯定会滚滚来!只可惜,没钱再买地,要不然,都想沿着河边再买上两亩地来存放起。囤地,不仅在现代会发财,在西宋,有她杨子千搅浑了的地方,这地,也会翻倍儿的涨。

    要不要,给徐老板透个口风呢。

    杨子千想着,自己家没本事再拿地,给他透个口风,让他占了先机,念着自己的好,以后,他更会全心全意的支持自己的生意!

    想到此,她决定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一趟徐记。

    “你说让我趁早在河边买些地?”徐老板盼来了财神爷的散财童子,这次没有给他菜品,没有带什么家俱硬卖给他,却,让他去草都不长一根的地方买地。

    “嗯,反正,我觉得,明天一过,河边的地,肯定很抢手。想着徐伯伯是做生意的人,这地买了,或许会有用,所以提前告诉你一声!”杨子千微笑着看着徐老板,反正,药给了你,引子也给了你,买不买是你的事,时机没抓住,只能怪你自己了!说完,也不等人反应过来,她就告辞回去了。

    “明天,明天是个什么日子?”人都走远了,徐老板还在自言自语。

    一拍脑门:“明天放榜啊!”徐老板想起,去年明日里,正是自己好运来临时。

    可是,放榜和买地,这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买吧,这姑娘都有诚心上门来说了,这地也不贵,先买着再说。

    当下,就跑到县衙里,找到关系,从紧挨着自己家棚子处,往码头的右边,买下了三亩宽的地。

    “徐老板,你该不会也学了杨家一样修什么竹屋子吧!”丈量土的人,看了一眼旁边确实好看的竹屋,打趣着徐老板。

    “这,也说不准!”徐老板想要否认,转念一想,现在下决定好像为时尚早!

    ------题外话------

    亲们,八月份了,竹枝要努力,盼望着大家的支持!口号是决战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