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六章 弃车保帅-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胡闹,简直胡闹!”庄主坐在大厅,气得吹胡子瞪眼,这个孙儿,做事越发不知轻重。好端端的将自己的护卫打得血肉模糊,打了他,就等于给自己卸下了一个臂膀,一个受伤的护卫,在危险来临时,无论是身手动作还是内力,都会大打折扣,这样置自己的危险于不顾,一问原由却三不知。

    执行刑罚的说不出大丁子什么地方惹了少庄主,挨打的人还没有半分冤屈,一口一个甘愿认罚。这又是他们俩私下的赌气闲闹惹的事儿,胡闹,一个堂堂的未来庄主,心胸气度如此狭窄,要搞恶作剧,又丢不下面子,经常以势压人,往后,何以服众!

    “禀庄主,少庄主到!”厅外,有人汇报。

    “让他给我滚进来!”厅内的老人,几乎是用内力在吼。身边的几个护卫听了,耳朵都在“嗡嗡”发响。

    一听这怒气,就知道老爷子气得不轻。林正唉叹坏事了,也不知道,那傻大个儿有没有和盘托出,要不然,自己也少不得一顿皮肉苦了。

    果然,一进门,就看到了趴在地下的大丁子,听来人说,五十大板刚打完,就遇到了庄主出来散步。

    爷爷散步,何时散到行刑房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多嘴!山庄女人偏少,敢做这个小动作的,肯定是那些自诩为英雄的人物们。

    现在,就算他有八张嘴,也找不到理由来开脱了。

    “庄主,是小的该罚,不关少庄主的事!”大丁子见少庄主冷冷的盯着他,连忙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谁叫自己这么倒霉,五十大板都挨完了,庄主才出现,没有少一板不说,还得受他们的逼问。可是,私自下山惹祸的事,就是打死也不能说啊!要不然,他夫妻二人,就得成山中兄弟的眼中盯肉中刺了。

    “问你什么错你又不说,关不关他的事,由他来说更好!”庄主对这个人还是很欣赏的,只可惜,脑子不是太灵活,有时候,还拎不清轻重。既然主仆都到了相看两厌的地步,不如,还是换一个吧。

    “爷爷!”林正嬉皮笑脸上前,抚摸着他的胸口道:“爷爷别生气,的确是那小子活该。”看来,大丁子还没招供,一切,还有机会。

    “说吧,该在什么地方?”老头子就这样,前一刻乌云密布,转眼看着孙儿的这张笑脸,就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

    “这小子,自从有了女人和孩子,都搞不清谁是他的主子了!”林正边说边想,这黄口白牙说谎,得拿捏好度,让爷爷也感觉到傻大个儿活该才行!

    自己搞得清啊,两个主子,一个是你,一个是女人。她又不与你争权夺利,难道还要除了女了和孩子。想到此,大丁子猛的瞪大了眼睛,祈求少庄主不要太毒!

    “昨天夜里到今天未时,他都不在我身边。打探的消息出来,说是他女人想县城里的娘,这*就瞒着我,将女人和孩子送到县城里去了,一个护卫,却忘了本份,爷爷,你说,他该不该罚!”这是事实,自己没编谎言。一向置自己安全为第一的爷爷,肯定会相信。

    “好你个大丁子!”老爷子一听,果然火冒三丈,猛的站了起来:“少庄主所言是真是假!”

    “请庄主责罚,确有此事!”大丁子咬牙回答,想着,这*上,少不了还得挨几十板了。不过,总比丢命的强。唉,少庄主,你就不能换个别的说辞吗?谁敢拿你的安全开玩笑啊!

    “你入我山庄,誓言永不背弃,听命于我,却为了儿女私事,置少庄主安危于不顾,真是罪不可恕,来人,拖下去,再打五十大板,扔出山庄,永不再用!但凡有半分害我山庄之心,休怪我无情!”庄主怒喝。为了个女人就敢私自外出;要是哪天敌人用刀架在那女人的脖子上,威胁他来对付山庄,对付自己的心肝宝贝,指不定这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人,特别是作为护卫的人,一旦有软肋,就容易坏事。这人,是再也留不得了!

    “庄主息怒,大丁子知错了,承蒙庄主后厚,我早已歃血为盟,生是山庄人,死是山庄鬼,刑罚后,望庄主宽恕,让小的继续追随少庄主!”要逐出山庄,大丁子一下就急了,没家没亲人,进了山庄,就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把山庄的兄弟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虽然,现在有女人和孩子,但,他也离不开山庄。

    “不得多言,带走!”林正心里抽了一下,不是他不讲情份,实在是,大丁子闯的祸够大。这样的安排,算下来,确是好的。唉,只得弃车保帅了!要不然,更严重的后果,他也承担不起!

    “看在你跟我多年的份上,伤好些能走动了,你就离开山庄吧!”刑房里,执行的两人看着大丁子,心里还是有几分佩服的。没掺水份一百大板下来,扛得住的没几个。这小子,一声不吭不说,还有力气求少庄主,还要留下来。“将他送回房里!”

    “少庄主,连你也不要我了吗?”趴在床上,大丁子顾不得痛,看外人一走,少庄主后脚进了门,他连忙问道。

    “你自己知道,之前的祸事一直有隐患,这样也好,你离了山庄,好好和你那女人和孩子过日子。只要不再做有损山庄的事,在我心里,我还当你是山庄的人!”朝夕相处多年,一下子要将人撵走,他也有些不舍。堂堂少庄主,什么时候,自己也有儿女情长般的娇情。林正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一顿。

    “可是,离了山庄,我能去啊儿?我能做什么?”大丁子神色黯然,这次,真的玩大了!

    “在李家寨子,我们欠了杨家姑娘一个人情。我曾答应给她一个护卫。眼下,你去正合适。以后,就听命于他,誓死效忠,也算是帮山庄办事!”林正一直为派谁去心烦,歪打正着,这傻大个去正合适。

    “少庄主!”大丁子嘴角扯了两下,背上的伤,这次不是闹着玩的。疼啊!

    再疼,也抵不住这个消息让人心痛,居然是当杨四妹的护卫,当一个女人的护卫?听一个女人命令,他不是没听过,可,那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啊,杨四妹,凭什么要自己听命于她呢?

    大丁子想要说什么,却被林正阻止了:“就这样,我意已决,而且,爷爷也容不下你了。去吧!”转身,出了房门。

    “大丁哥,你又逃跑出来了?”看半夜里出现的人,大妞高兴却又难过,男人这样做,回去,少不得又是一顿打。

    “我没有!”大丁子一把将来开门的女人搂在怀里,使劲的嗅着她的发香:“以后,我再不用偷跑了,我们再不分开了!”天知道,养伤的这三天,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丢了山庄的事务,却又能日夜守在女人身边,祸福相依,天人交战,静静趴在床上,总想着,女人给他上药的瞬间。这会儿,女人真的就在他身边了,女人可以给他上药了。

    “大丁哥,都怪我,都怪我惹祸,让你受罪了,让你被庄主撵了出来!”男人重义,自己却拖了她的后腿,连累了他。听说被撵出来了,大妞心疼不已。边为他上药,边想着往事,第一次见他受伤,是为了抢她;第二次受伤,也是她惹出来的祸。

    “没事,少庄主说了,还当我是山庄的人,我只是来还杨四妹的恩情!” 走了这么久的山路,这伤又裂开不少,大丁子边疵牙咧嘴努力压抑着疼痛,一边,轻松的说道。

    “什么?让你来当护卫?”大清早的,杨子千就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这不会有什么陷阱吧,这么舍得,将离不得身的左右手送人?你送得出,姐就收得下。正好,让他天天护送三哥,还怕什么许四。

    “好啊,好啊,这样最好,你们在身边,娘就放心了!”罗氏听说女婿不仅跳出了土匪窝,还变成了杨家的护卫,有了正当的事做,真正是菩萨保佑,连声称好。当下,又拿出自己存的钱,天亮卖完烙饼就在离码头不远的地方问房价。最后的结果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但租住了两间屋子,一间当灶房,一间当卧室,也够这一家三口用了。

    听说罗氏为女儿张罗了住房。杨子千也决定将沙滩荒地的建设提上日程了。

    五张桌子一完工,就如数送到了徐老板那里。

    “丫头,你那地什么时候买?”打听到山地的价格后,徐老板就有想去看一眼的冲动。

    “不急,那地方也没人有买山的计划,年底或明年买都行。”接过徐老板结算过来的银子,杨子千就告辞回家了。

    “这丫头,整个人都怪钻到钱眼里了,哪像个姑娘家?”徐老板看着她的背影,感叹不已。

    钻钱眼里的杨子千,一路上,边走边算计着手上可用银钱。

    将工钱结算完,又亲自跑了一趟邱家,并和邱娟私下里聊了聊她对未来婆家的想法,这人也不娇情,一说凭父母做主,二,要容得下她的爱好!

    “你呀,我让你丢下那东西,跟着我学点针线,学做家务,就是不听,现在,有谁家容得下你这样的!”又生了一个儿子的文氏,对女儿的迟迟未见动静的姻缘很是着急。

    “娘,容不下,我就不嫁了,你看看,四姑娘今天给我送红利来了,还这么多,能挣钱,我还养不活自己?”天天被娘念叨,当着外人的面,娘又这样说了,邱娟忍不住回了文氏一句。

    “你!”文氏气得不行,转眼又瞧着桌上的银钱,这孩子做的东西当真能卖钱?可是,能卖钱又怎么样,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有不出嫁的女。眼下都是两个儿子了,自己老两口在一天还好,要哪天闭眼蹬腿了,娟儿还不被两个兄弟媳妇嫌弃死了!

    “呵呵,邱大婶,你也别急。我看邱姐姐这么能干,保证能找到好人家!”自己一句话,被文氏偷听到了,引起了这母女俩斗嘴,杨子千赶紧圆场。

    “就托四姑娘的吉言了,我和她爹都不图什么,只要男方家人口简单,婆婆心眼好,小子踏实肯干,过了门,日子不过得磕磕碰碰的就行!”文氏没图什么,但她说的这些条件,哪一样不是实实在在的呢。“唉,算了,嫌弃我多嘴,我就不管了!”转身,又去奶儿子去了。

    杨子千一一比较,绝配啊,自己家,这些条件都具备。“要不,邱姐姐,你给我当大嫂吧!”

    “你?”邱娟正为当着杨子千的面和娘闹别扭有些难为情,却不想,有人来一句话,更陡,让她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了。“你快别这样说,我哪高攀得上你们家!”

    “我说的是真的。邱姐姐,你没见过我大哥,但见过我二哥三哥,我告诉你,他们三人面相都差不多,我大哥呢,比二哥要稍微矮小一些,但是,也有邱大叔那么高。嗯,我娘心很好,我家人口也简单,大哥老实肯做!”一样一样的说着,几乎就是比着文氏择婿标准那个框私人定制的。“你别说高攀什么的,我大哥,只是个种地的庄稼汉子,没有我二哥那样的技术;也也不像三哥那样会吟诗作赋,就怕,你看不上!”

    邱娟本以为这小姑娘是闺中取乐,哪曾想,她竟然认认真真的把自己家的家底都晒出来了。红着脸,盯着杨子千,半天没反应。

    “行不行啊,你愿不愿意,要是行,我就回家让我爹娘来你家提亲!”见人没反应,杨子千直接丢出来个炸弹。

    “我,我,”邱娟咬了咬嘴唇,想着要是有杨子千这个心直口快,且懂她支持她编织的小姑子,也是件很不错的事。想要点头答应,却又怕被人觉得轻浮:“我听爹娘的!”

    “好,那说好了,过段时间,最多年前,我就要回家去,到时候,我爹就会跟着来县里提亲!大嫂,好嫂子,你可别把自己嫁给别人了!”邱姐姐也不喊了,得意忘形,连个定情信物都没有,就开始占便宜,连嫂子都喊了出来的。

    “你个贫嘴的丫头,看我不打你!”邱娟的脸,越发红烫,几乎都能滴出血来。起身佯装要打杨子千。

    “哎哟,不得了,大嫂要打我了,我得走了,我可不敢再在这儿呆了!”杨子千跳起来,边朝门外跑,边咯咯大笑。

    “唉,四姑娘,四姑娘,吃过午饭再走吧!”听人说要走,文氏连忙出来留。

    “不用了,文大婶,以后,有的是机会来蹭饭吃!”杨子千说的是真的其事,意有所指的说道。

    “说什么呢你们?谁是大嫂?”文氏不明所以,回头,看站在门口的女儿脸红透了,惊奇的问道。

    “娘!”邱娟想着刚才杨子千的话,不给娘说吧,她念叨事小,万一真背着自己先定了人家,那岂不是错过了杨家的好姻缘,咬咬牙,一五一十,全盘给娘交待了。

    “当真,她真这样说的?”文氏一听,惊喜不已。转念一想,却想着,哪有未出阁的小姑娘张罗嫂子的,这事,当不得真。看女儿娇羞的模样,又不忍泼冷水,只好道:“晚上你爹回来了,我再问问他的意思!”

    “你说四姑娘看上我家娟儿?她亲口说要上门提亲?”邱柱子一听,也是意外不已。

    “是啊,娟儿都听进去了,看那样子,是一门心思想要进杨家门呢。这小姑娘也真是的,怎么能开这种玩笑呢?”文氏有几分恼火。

    “我看,这事,八成还真不是玩笑!”邱柱子思前想后,觉得,事成的机率倒很大。

    “你也老糊涂了,她一个小姑娘,说话当吹风过!”文氏着急了,这父女俩都中了四姑娘的毒了。

    “能,你不知道,杨家,这姑娘,什么事都能做主!”邱柱子语气肯定!

    “啊?”这下,轮到文氏不淡定了。

    “真的,四姑娘人聪明,胆识过人,说话算话,顺子家的老表王三私下里就说过,连杨大年都听他闺女的,我这些日子也仔细看过,无论是她二哥还是三哥,都宠着她,遇事也找她讨主意!”邱柱子将在工棚里的所见所闻给文氏细细的摆谈。

    “啊,这么厉害!”真正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么个小小的姑娘,却这么有胆识!“这样也不行啊,娟儿本来人就老实,又不会针线家务,要当他家的长媳,要伺候翁婆,要操持家务,更何况,你说这姑娘又不是个省油的灯,娟儿进了杨家门,还不被她拿捏死了!”

    “就说你头发长,见识短吧!茶饭,伺候人什么的,以杨家这势头来看,都轮不着娟儿去做了。既然四姑娘看中了娟儿,肯定不是看中了她的煮茶饭的这些手艺,当然,你也别指望娟儿以后去当什么家。做一个贤妻良母,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就最好!”邱柱子见过的人和事,形形*,却能保持自己的本心,凭的就是认得清看得明,几句话,也将文氏的顾虑打消了。

    不得不说,邱柱子看人的本事很强悍。

    这天,四姑娘召集大家坐在一起,说什么开会,安排未来的工作。

    “宋家家具店里,我去看过,都还有两三套没卖完。估计也没这么快来提货!”杨子千自从看过宋家的销售情况后,就对河包县的消费能力大打折扣了。“孙老板说要送材料来,一是没签契约二是时间未定,眼下,我们就暂时停工!”说完,看向众人!

    停工?失业?

    停就停,反正子森也快下场了,正好有时候再帮他查漏被缺。

    又失业了?黄顺子和邱柱子略显失望,自己是不是运气不好!

    唯有罗虎和王三,一眨不眨年盯着杨子千。这丫头,主意大着呢,这次,又不知道要折腾什么。

    “顺子叔,你和邱大叔看看码头上,你们以往有打过交道,靠得住的人,能不能帮我找上一二十个人来”杨子千决定先找人。

    “找人,一二十人!”两人惊讶问出声来。

    “嗯,要可靠的!”杨子千点头,又朝夫子道:“最近要请夫子帮忙,我准备大量收购竹子,夫子帮我登记造册!”

    还以为能偷懒的夫子,神经一下就绷紧了,就说这帐房先生不好当吧!

    “妹妹,你准备动工了?”关于棚子旁边的空地,妹妹曾经和自己商量过用途,想着这样的浩大工程,肯定得多准备银两,预计三五年后才能实现。今天这阵势,一看就不同寻常。

    “嗯,早动工早好!”杨子千信心满满,自己果然是穷人出身,手上有点钱就得瑟。前前后后的收入,也有四百多两了。不修阁楼,不修小青瓦房,准备,用竹子唱个大戏,做一个河包县绝无仅东西出来。

    王三和罗虎,会心微笑,看看,果然有大动作!

    “那我们做什么?”活儿都安排完了,也不知道,把自己如何安排!

    “你们,做监工!”杨子千笑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两人,是杨家绝对忠诚的伙伴,也见证了杨家建造木屋石头屋的过程。

    “杨家家俱行大量收购竹子,除慈竹外,硬头黄、斑竹、楠竹都要!”河包县码头近邻的庄子寨子,都流传着这样的信息。

    “杨家家俱行帮工,工钱未定!”码头上,和黄顺子邱柱子熟悉的人都被告之有这样的活计。

    杨子千招工,先不谈工钱,都成了她的习惯了。她是完全忘记先谈工钱一事了,而黄顺子和邱柱子却又不好问,索性也就不去问了,反正,怕吃亏的人一般心眼都小,不来就算了。果然,就冲着他俩华丽丽转变命运一事,往日的熟人,这会儿,都把他俩当贵人!

    一番统计下来,足足来了二十个人!

    挖地基,一间间的屋子,却小得不行,只能安下一桌人;修房子,除了四周的立柱,屋顶的横梁,所有的用料,都是竹子,罗虎和王三,凭着杨子千给他二人的口头描述,痛苦的执行着监工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