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四章 伶牙俐齿-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饭桌上,罗氏喜形于色,不停了瞧着女婿,果然是个会疼人的,不仅把孩子抱过去了,还帮大妞挟菜。

    “我们走后,没什么事发生吧!”看罗氏这样子,也别指望着她主动汇报工作了!杨子千调头问着夫子。

    “没事,她们几个卖饼子;老夫就天天在这棚子周围溜达;子森由黄顺子和邱柱子护送着上下学堂。”夫子愣了一下,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升职成管家了?既然人家问,就答吧,谁叫自己拿了她的工钱呢,古人尚不为三斗米折腰,老夫却越来越世俗,居然为了点银子就屈尊了。汇报完毕,像又想起什么道:“徐老板那边,曾带过几人过来看家俱,听他们的口音,倒像外地人,听说老板不在,就有些失望的走了。”

    外地人,上门看家俱,又失望的走了!杨子千一听,紧张的呛了饭。可怜的,八成是来谈生意的,好不容易盼了鱼上钩,却连垂钓的人都打瞌睡去了,这鱼,还不就跑脱了,可惜,可惜!

    “妹妹,要不要喝点水!”看自家妹子被呛着了,杨子林很着急。

    杨子千猛的咳了几声,感觉好多了,摇头表示不用。

    “食不言,寝不语,古人诚不欺我也!”夫子瞪了杨子千一眼,看看,跟你混久了,连自己这点礼仪都忘记了。看看,被呛着了吧,大声的咳嗽,也是闺中女子的大忌!

    在用餐中说话的,不仅仅是杨家工棚里,还有徐家酒店大堂内。

    “这东西,倒是精巧!”老早就听了徐记大名,正巧今日有空船行至此,一行八人,慕名而来,偿偿人人赞不绝口的菜品。

    远远的看去,徐记和外面任何一家酒楼相差不多,甚至于,比街正中的锦记看上去还平凡。怀着好奇的心进门,却被两张圆桌面的桌子迷糊了,内里果然大有乾坤。再等满满一桌子菜上完,小二手轻轻一抬,唱道:“各位官请唱用”满桌的菜品就居然自己转动了起来,一碗碗的菜,在自己面前悠雅的经过,忍不住,大赞!

    “的确不错!”坐在下首的年轻人也点头,赞不绝口。

    “哈哈哈,看来,这徐记倒是别具一格了,一路行来,能得子岚你赞赏的东西可不多!”最先说话坐上首的中年男子开怀大笑。天南地北做生意,凭的是眼光和胆识。可眼前的年轻人子岚不一样,对外的说法是跟着历练历练,实际上,他的目标不在钱,更不在乎山水之间。

    “呵呵,孙叔叔,我对这一碗红红的菜兴趣更浓!”唤作子岚的年轻人提起筷子说道。

    “难得,太难得了,这徐记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你的青睐,那我们就动筷子吧,看看是不是浪得虚名!”孙姓中年男子在一行人之中,论辈份最高,他不动手,其他人也只敢望着流口水。想他孙浩,产业偌干,什么好的没见过,什么精巧的没吃过,这一次,倒还长了知识!

    “这味道、、、、”一筷子菜进口,皱眉。

    与子岚一样的其他几人,也迫不急待的将一筷子菜送进了嘴里。

    “好辣!”

    “好麻!”

    “好吃!”

    满桌人,人人边呼叫出声,却又将筷子再次伸进了菜碗里。

    “真正是让人欲罢不能!这菜品,果然当得起特色二字!还有这桌子”孙浩轻轻的将桌面转动起来,有人刚伸进碗里挟菜,菜却动了起来,筷子落了空,只得尴尬的收回了手。孙浩手未松,继续转动着上面这一层桌面,边喊道“小二,小二!”

    “官,您有什么吩咐!”肩上搭了块白帕子的贵子,连忙跑了过来。光看衣饰,这桌人都是非富即贵,伺候好了,赏钱就很可观了!

    “这桌子,哪儿有卖?”不是加菜,也不是添酒,却问的是桌子。不过,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几批问桌子的人了?他都有些永清楚了。不过,老板交待了,有对桌子感兴趣的人,大可以带他们去杨家棚子。

    “回官,这是我们老板在杨记家俱行订制的,全河包县独一无二!”贵子的嘴,越来越会说话,单就给杨子千打广告这事儿,都很卖力。

    “杨记家俱行在哪儿?远不远?”只要不是翻山越岭,不耽误子岚的事,去看上一眼又何妨,做生意,不在乎大小,贵在新颖,贵在抢先机会。这桌面子,运到省城甚至于天子脚下的洛城、、、

    “官是坐船而来,当经过码头,杨家家俱行就在码头边上!”看来,这群人果然对桌子感兴趣了。“官若要去看看,小的自当为您领路!”

    “好!饭后就走一趟吧!”孙浩点头,挥退贵子,再次伸筷至菜碗里时,只余下几根豆芽菜。

    只知道子岚一行五人比较能吃,却不想,也是好吃的,这新奇的菜品,他才偿到一口,这会儿,辣过了,想再吃时,却没了。

    “老爷,你看,要不要再来一份!”阿全和阿金是他最忠实的左臂右膀,按说,仆人不能与主人同桌,但出门在外,也就不再有那么的讲究,连子岚都没有计较上下尊卑,自己一个生意人,还在意个什么劲!

    “小二,小二!”阿金喊道。

    “官,有何吩咐!”这次要不是喊添菜,自己的头拧下来当球踢。贵子在心里给自己打赌,上前应答。

    “这碗菜,再上两份!”不等阿金说完,孙浩直接开口。

    “水煮椒麻鸡,两份”贵子笑着向操作间喊道。看看,自己又猜对了!

    “四姑娘,四姑娘,我带了贵过来,说要看你家的家俱!”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贵子远远的就开喊道。

    就算夫子是在里间,也是听到了这般喊叫。这小子,偶尔会带人过来。自己也会帮杨子千做做好人,赏他点钱,对了,这笔帐,还没找那丫头报销呢。

    有户上门,杨子千连忙扯了扯衣襟,整了整仪容。好的外在形象精神面貌是对户的尊重。

    “几位官里面请,是要看书柜、衣柜还是圆桌!”就在杨子千迎声上前的同时,门口,站了八个男子,活活给杨子千将门外的阳光挡住了。

    这小子,确定是给自己带的户,而不是土匪什么的,这么大的阵仗,哪像谈生活,倒有点像砸摊了的来了。

    一想到土匪,杨子千就朝棚子里的大丁子看了眼,若真遇上了,也不知道,大丁子一人,能不能拿下这八人。

    大丁子,居然感受到了杨子千的目光,朝她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摇头。

    这是什么情况!

    杨子千一下就糊涂了!

    “四姑娘,这位是孙老爷,从洛城来,在我家用了饭,觉得桌子好,说要看上一看,小的就给你带过来了!”贵子讨好的上前介绍,凭着小二的三寸不烂之舌,好歹将人的姓氏和来路问了出来。

    “孙老爷好,几位既然大老远的来了,就进来看看吧!”杨子千向贵子点点头,然后向来人招呼道。先礼后兵,要打要杀的,总得关门放狗才方便。棚子里,好歹也有这么多个男人,数量上,也吃不了多少亏!

    “老夫路过河包县,听闻徐记菜品不错,却不想,他家的桌子又入了眼。这就来叨扰姑娘了!”一路上,总想着,能制出如此精巧用具的人肯定是精通机关设计的高人,却被这小二唤出来一个丫头,难不成,是高人手边的童子。

    “孙老爷气了!这家俱,说不上精巧,却也胜在新颖。想必,如能得你青睐,那就是杨记家俱行的福气!”进门就是,要谈生意就直接点。要杀要刮也来痛快点,磨磨蹭蹭的,拐弯抹角的,多没意思!

    “好说,好说,可否容老夫看一看,或许,你还可以叫上主事的人过来,签个契约什么的!”孙浩从跨进大门起,就注意到这个棚子别具一格了!成堆的木材、成堆的木板,却,没有一样成品。里面的几个工人,似乎早已习惯了陌生人的闯入,头都不抬,依旧各做各。

    签契约?而不是签阎王殿上的生命薄?杨子千心,“砰砰”的跳了几下,难道,这还真是一个大买主?

    “孙老爷请!”杨子千做了现代标准的引导手势,既然后面的人都没做介绍,她也全当没看见。大户人家的人出门,身边护卫管事丫头倒不少,自己也犯不着个个都去巴结。答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把主事的人拿下了,这些下人又何以为惧!

    当下,就带了这一行人,向一个个的工位走去。

    本打算明天正式复工的,结果,这做工的,比当老板的还心急,一听说他们回来了,黄顺子邱柱子前后脚的就回了棚子,说的是,徐家还有几张桌子做交货,得抓紧时间干!眼下,这邱老爷一行人都有眼福,全部工序流程都能被他们看全了。看了又如何,成堆的木板原材料和零配件,能学了去的,也只是皮毛而已!

    边转悠,孙浩边想着,这东西,也不像有什么机密,真不敢想象,精巧的桌面是这个简陋的棚子里做出来。如果,换一个工棚,换一种用料,换一种材质,那孙家,还愁什么,那人的年礼不就用了吗?那人什么也不缺,独独,缺的是一份真心。也或者,现在,他还缺一个人!

    转念一想,就算能制作,这么远的路程,也是运不走的,除非,连人一起给带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或许,那名能工巧匠也乐意同行!

    只不知,这工棚里人,何人,才是那名高手师傅!抬眼,再次望去,却见子岚停在了一个工位上,还伸手,取了那人身边的一个小木屑捏在手上看了看,又若有所思的放还了回去。呵呵,自己倒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也对这些新奇玩意儿产生了兴趣!

    “怎么样?孙老爷意向如何?”杨子千一直不动声色的在旁边,静静的观察着眼着这尊神的表情,无奈,久经商场的老狐狸,杨子千没办法看到脸上的任何表情,只知道,这人,皱眉舒展的瞬间,思绪已万千!唉,要斗这些老鬼,自己,还是嫩了点!

    “姑娘这儿的东西,也只能在河包县卖卖,老夫要的,怕是姑娘做不出来!”单纯的做点生意,倒也可以考虑,但要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唉,难!

    姐造不出飞机大炮,一些小小的家俱,倒还难不到。这伙人,当真是来者不善了,各工位走上一圈是装装样子吧。眼下就是找借口发难了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死不是杨子千!姐是谁,姐是二十一世纪的人!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孙老爷想要什么样的家俱,不如给小女子说上一说,或许,也有意外发生呢!”杨子千微笑,挑衅的看着孙浩。

    “姑娘的胆赏,老夫佩服!”本想着,用激将法引出幕后高手,却不想,遇到一个伶牙俐齿,还敢大胆向他下战书!“只是,你这个工棚,断断是做不出上得了档次的货的!”不抛弃不放弃就会有奇迹,孙浩决定,再添点利诱!

    “孙老爷眼里,什么是上档次?”你以为是逛名牌店,还上档次,姐能做得出下里巴人用的东西,也能做得出你口中所谓的上档次的东西!只要,你给姐把原材料准备好。

    “酒楼只是三教九流过的驿站,但凡上档次的东西,断不可能出现。”孙浩想了想,直接开口道:“我要的东西,能进得府衙、甚至是那道门!”

    府衙就是有品级的官员家中;那道门,不言而语,自是想要送到皇帝老儿的眼前。

    我的个天,姐就是想折腾点东西出来换点银钱,为利不为名,这玩意儿,直接送到他眼皮子下?想想这是皇权至尊的西宋,自己又不懂宫中忌讳,弄不好,说违了什么、与什么相冲,直接将自己给打入十八层地狱,她不就冤枉死了!

    不,这交易,风险太大,不干!

    ------题外话------

    头痛一天了,或许是热伤风了。天气热,亲们也要注意身体!就码了这么一点,别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