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三章 久别重逢-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一阵风般从眼前闪过,她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这个*人。阿河无奈的耸耸肩,苦笑,什么时候起,自己连当一个跟班都要被人漠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爹,我们家不买地了,再不买李家的地,买山!”一进屋,杨子千就朝着家人大声嚷嚷。

    这孩子,受的*不小,买山干嘛,占山为王,当山大王?当山大王是用抢的,还用得上花银子去买?杨大年好笑又好气。

    “四丫头,你是女孩子,是十二岁的女孩子了,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这样急躁,不要这样大声说话,不要、、、、”月娘一看飞身进屋的女儿,感觉自己教育太失败了,连忙补教道。

    “娘,娘,你等一会儿,我有重要的事,我先说!”杨子千上前,拉着月娘的手,眼巴巴的望着她。

    “你个鬼丫头,什么事比得上你的终生大事重要,再这样下去,坏了名声,嫁不出去可怎么办!”月娘点着她的脑袋,笑骂道。

    “嫁不出去就不嫁。”抬头,看着大妞一脸羡慕的盯着她,不好意思的笑笑,丢了娘,转身抓了杨大年的手道:“爹,快,跟我来,我给你说正事!”

    杨大年一怔,随即,带着孩子们当真跟着去了小三子的房间。

    “四丫头这样子,都是被她爹给宠出来的!”月娘看着几爷子的背影,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杨二婶,你们家真好!”大妞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有爹宠真好;爹宠女儿,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好什么好,一个个,都是皮猴子!”话刚说完,小五丫就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一下就扑在了月娘怀里,差点母女二人都摔倒了。

    大妞连忙上前给扶住她们。

    “看看,说着说着又来了一个!”月娘一手紧紧逮着小五丫的手,一手护着肚子,这孩子,要伤了肚子的里,可怎么得了!

    “快去,去你三哥房里去,你爹在讲故事呢!”这惹祸精,远远的打发了最安全。

    小五丫果然中计,跑向了杨子森的房间里。

    月娘和大妞,相视而笑!

    “去县里找县衙买山,沿着河边的山都可以买,选一块视野宽阔向阳的地修房子,沿河边建梯田!”杨大年听完女儿的讲述,再回放一遍,想着这事闻所未闻,更不要说见过了。

    “爹,我要听故事!”小五丫朝着老爹冲了过去。

    杨大年看女儿飞奔而来,连忙弯腰将人接住,一把搂在怀里,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好好听,别说话,要不然你四姐就不讲故事了!”杨大年将五丫抱在怀里,警告道。

    “子禾不说话,子禾认真听!”小五丫拼命点头保证。

    就你那样,还敢说自己不说话,杨子千憋着笑。看了老爹和沉默中的两个哥哥道:“是的,就这样办,反正,欠咱们家工的人不少,这些工,能用就用上了。而且,也不用求李家!”

    父子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从来没想过,河边的山,也要当田种?

    “爹,妹妹说的,我看行!”杨子木相信,妹妹的眼光一定错不了!

    “我觉得,这主意好!”杨子林想着,修房造屋,自己这次,少不得得出一把大力气了!

    “行,那我明后天跟你一起去县里,一方二便,看看邱家的意思,再就是把买山的事办了!”一家人,除了不管事的月娘和小五丫,小三子在城里读书,这四人,有三票通过了,那就办吧。杨大年一惯属于说干就干的人,当场就拍板决定。

    “爹,不急,娘眼下怀着身子,家里只有大哥我们不放心。这样,我们回县里后,先让徐老板帮忙打听一下情况,再决定买多少,你有空时,就沿着河岸多转悠一下,到时候,直接定位置修房,这样也快,说不定,还能修好过年。对了,邱家,我先去问问邱家姐姐的意思,然后,再行安排!”杨子千一一分析,实际是交待安排道!

    暂时不能设计房子,那就明天启程。杨子林通知了罗虎和王三

    本想带大丫走的王三,看妻子又怀上了,身边没个人照应着不放心。“你自己注意着点,我会算着日子回来的!”临走前,王三再三叮嘱。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没生过!”罗家,罗虎的交待并不招人喜欢。无奈,摸摸头,挎了自己的包袱背在肩膀上,道“那我真的走了啊!”

    “这人当真老了,越来越罗嗦”罗大婶想得,老夫老妻的了,还搞得这么黏糊,心里甜如蜜,嘴上却不承认!

    天还没亮,杨家的门前,月娘检查了孩子们的衣服,又看了背篼里的干粮,外带着,罐子里的水有没有装满都没放过。

    “其实不用带水的,现在山沟沟里到处都有水了!”王三道。

    “带上吧,四丫头不喜欢喝生水,我给烧的开水!”每一次送他们走,月娘都有操不完的心,真正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爹,娘,我们走了,放心,有好消息我们就回来了!”杨子千向老爹老娘挥手再见。

    “路上注意着点,这快到冬天了,得注意着点,别冻着了!”本想加一句别饿着了,想想自己这个馋嘴的丫头,说什么也饿不着的,杨大年无声笑了。

    有了大妞这个小脚加入,杨子千的步伐就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了。瞧睢,孩子都交给阿河帮忙背了,她还是落在了最后。王三私下里说,照这样的速度,得走上两天两夜才能去县里。

    怎么办?凉拌,这人不跟都跟上来了,总不能半路扔下喂狼。杨子千昂天长叹,好事,果然不能做多了!

    事实上,刚翻过一座山,天还没大亮,这个担心就不存在了。

    大丁子居然从后面追了上来!

    这人,最早是在岈屿山庄附近出现的,这会儿,又从哪里钻出来的?杨子千纳闷的想着。

    “大丁哥,你怎么走在后面?”他不是一直在少庄主身边不能离开的吗?对了,他有没有挨罚?

    “我给主子请了假,专门在路上接你,等这事了结了,再领罚!”大丁子没说的是,自己还找庄上的毒王要了两种药,就在昨晚,点了冯全的穴道喂他吃了一粒;另一种,就在老巫婆和那个小妾的房间里、还有李老爷的房间里都分别撒上了那么一点点。好戏,指不定这会儿都开演了。也幸好自己来了,刚才,就在他们一行人的身后,远远的,还跟着两个李家下人。他也没出面,就撒了点药,招来了山上的某样东西帮忙了,估计,那两人早就吓回李家寨子里了。

    “蛇,啊,好多蛇!”一声惊呼,宋青青吓昏过去了。四妞看着床下密密麻麻长长的虫子,紧紧的靠着墙头,撕心裂肺哭叫起来。

    “吵什么吵,死人了啊!”冯老太婆,被喊声和哭声惊醒,按了按太阳穴,这个女人,越来越难管教,天天这样大清早的吼,是不是要把自己气死了就称心了。

    四妞的哭声没有停止的意思,那女人死了吗,听不到吗?

    老太婆火了,翻身下床,眼睛都没睁开,脚就在床下胡乱的找着鞋子。

    是什么,冰凉的,她踩着了什么,双脚都是那种感觉。水淹进来了?低头看时“天啊,满地的蛇!冯全,冯全,快,快帮我捉蛇!”连忙跳*,紧紧的抱了双腿,唯恐那些东西爬上了床。

    “娘,怎么啦!”冯全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昨晚一直在做梦,好像,还梦见吃了什么东西。这会儿,头昏沉沉的,孩子在哭,老娘在吼,只有那个女人没开口了,要不然,这个家,真正算得上是鬼哭狼嚎了!

    冯全推开老娘房间门,正准备跨进去。

    “快,快,帮我把它们都弄走!”床上的老娘情绪激动,指着地面吼道。

    地面是什么,天,怎么会这么多,大大小小,长长短短,花的黑的红的,这是什么情况!

    冯全吓得步步后退,又想着什么,猛的上前,一把将门关上。

    “冯全,你个逆子,你是要看着你娘被蛇咬死才甘心,你见死不救!”老太婆在门关上的瞬间,心底一下就绝望了,这种感觉,去年,在山匪进屋那晚她也有。这,都养了什么儿子啊!自己造了什么孽啊!

    “娘,我找人来救你!”冯全大声说道,他没忘记床上有老娘。“宋青青,宋青青,快起来!”一把推开女人的房间,看四妞也是看着地上哭,多了一个心眼,果然,这房间里,这地上,也全是那东西!女人睡得这么沉,居然没反应!

    赶紧的,又将门给关上!

    “来人啊,救命啊!”李家寨子,秋天的早晨,被这一声声尖叫染上了神秘的色彩。

    有蛇,不止一条;有蛇,不止一家,李家老爷的房间里,冯家老太太和宋青青的房间里,无一例外,蛇王召集了它的子子孙孙来开会了!

    寨子里不怕蛇的人不多。李家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那几个人,是先去了李家,帮李老爷把蛇一条条逮了按进临时密封的箩篼里,足足挑了满满一挑去后山放了生。

    待他们将李老爷的事解决了,在冯全的苦苦哀求下,再去冯家,将两间屋子的蛇捉完,这一天的时辰都过了,远远围观的人,都准备回家做晚饭了。

    “听说,李老爷已经吓得人事不省,郎中看过,说是惊吓过度,得好好将养,再不可情绪过激,否则,轻则在床上过余生,重则见阎王。”

    “这还是轻的,你没听那才进去捉蛇的人说,冯家两间屋,都闻着臭哄哄的屎尿味!啧啧啧,不躺半年都得躺三个月了!”

    “喂,你们说,这事儿,是不是透着古怪!这么多,一起钻进去,毒蛇也不少,居然没咬人!”

    “不古怪才怪,哪有这么多蛇一起出现的,整个李家寨子上百户人家,住山边的也不少,偶尔见到这东西是有的,哪有这么夸张的!”

    “是啊,你说,这是不是得罪了哪方神灵?”

    “要说得罪了神灵,却又说不过去。这冯家和李家,八竿子都打不上边,怎么会同时得罪了一个神灵!”

    “不是天意,就是人为!”

    “噢,对,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

    “呀,谁有那本事,可以召唤这东西出来帮忙报仇!”

    “那他们又同时得罪了谁?”

    “是啊,同时得罪了谁?”

    问的人相互看看,猛的,想到了什么,大家不约而同的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昨天,冯家门前的戏还记忆犹新,今天,不仅仅是冯家,连带着李家都有了更精彩的戏。这,是算报应,还是算报仇?

    惊恐的睁大双眼!报应,是上天都看不过眼他们欺负罗氏和大妞;报仇,难不成,大妞的男人还真是山匪,而不是杨家丫头说的什么二掌勺!

    紧紧的捂着嘴巴,相互摇头,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太可怕了,太恐怖了!赶紧的,各回各屋,各做各的饭!

    待跟踪大妞的人屁滚尿流的爬回李家汇报时,李家的人,除了惊恐,还是惊恐。又是没看到有人,只看到遍地的蛇,怎么会,那大妞,难不成是蛇精投胎转世!自己这是招惹上它们的先祖了?想到此,李老爷眼一番,又晕了过去。郎中一天跑两次李家,最后,给了一个结论:李老爷,瘫痪在床了!

    “没死吧,没死就把你那一身打整一下,还有,那满床的屎尿,我看着都恶心!”冯全进了宋青青的屋子,厌恶的说道。

    老娘他不敢这样说,但这个女人面前,他还有点男人的样子。

    冯老太太,挣扎着起身换下身上的脏东西,但是,她不敢下床,在冯全再三保证下,她探出头,看了地下看床下,直到确认没有时,才下地。

    但是,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全是蛇。

    天色已晚,众人这才走到小关庙。一直没说是山庄的人,大丁子也不敢贸然将山庄的底透露给这些人。大妞当然也没有回山庄,她要去县城,带着男人和儿子,去县里看罗氏。

    想着明天就能见着娘和妹妹了,本就没办法睡的这个夜晚更是彻夜难眠。

    有了大丁子的加入,小脚的大妞走路不是用走,还是被架着行动,一行人,依旧是中午那个时间段到了县里。杨子千想着,自己的身体倒是越来越好了,这走山路的本事,都快追上二哥他们了。其实,她哪有那本事,还不是因着他们故意放慢了些脚步。

    “看见没,我说的徐记酒家就是那家人,生意极好,你说你男人一个月十两月银,自从生意好了以后,徐老板还真舍得给的。大掌勺多少我不知道,但,听说跑堂的贵子,一个月都是四两了。”远远的,一群富贵打扮的人群正走进酒家,杨子千指着那个方向给大妞说道。并想着,自己家生意起来了,也给大家涨工钱,总不至于说,一个技师还不如人家酒楼一个打杂的小二的工钱吧。

    “李老爷会不会派人来查!”大妞有些不放心,回首看着杨子千和大丁子。

    “不会”

    异口同声,二人都回答。

    “查也不怕,我早打了招呼!”杨子千惊讶于大丁子的肯定,自己和土匪头子交涉时,这人还在和大妞互诉衷肠,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事啊!

    “他没那个胆子来查!”大丁子冷笑道。“当初带你走时,我就说过,我的女人,谁也不能动半根毫毛,否则,哼!”

    “我们还是快去见娘吧!”转身,对大妞说话,轻言细语,让杨子千大跌眼镜,妻奴,在哪个时代都是存在的。

    “四姑娘,你们回来了。唉,二妞三妞,快,快烧火做饭,再煮五个人的”远远的看着杨子千回来了,罗氏就打着招呼,并让女儿做饭。

    “罗婶婶,还得再加两个人的饭,你看看,我带谁来了!”杨子千大声说道,边闪身,将身后的大妞一家子露出来给她看。

    谁呀,寨子里的妇人,谁会跟着出来做工?还背着个奶娃,跟着个男人,举家外迁做工,又是一家没佃地的?

    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是谁。

    罗氏站定,看着越走越近的人愣着发神。

    杨子千悄悄看着,大妞早已经泪流满面,脸上分明又带着笑,直直的走上前,用手在罗氏面前晃了晃“娘,娘,娘”一声一声叫着,罗氏都没了反应。

    “娘,是我,是我,我是你的大妞啊!”大妞索性扑进了罗氏的怀里。

    “大妞!”差点一个踉跄,稳了稳身子,双手将怀里人扶起,推开,仔细看过:“大妞,大妞,我可怜的大妞!”罗氏放声大哭。“我可怜的孩子,都是娘不好,都是娘没本事!”罗氏边哭,边想着,那会儿,自己要是全力去拼了,大妞或许就不会被抢走了。“对了,你这是逃出来了,还是被四姑娘救出来的?”罗氏边哭边打量女儿,嘴里,又不停的问道。

    码头上人来人往,有人哭,自然就有人看。看着人群有向自己这边移动的趋势,杨子千可不想被人当猴看。“罗婶婶,快莫哭了,咱们进棚子里去慢慢聊吧!”

    “是了,看我!”罗氏也发现了旁边的好奇的眼光,右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左手掏出帕子小心的给大妞摁着一滴滴滚落的泪珠:“走,跟娘回家,娘再不让你离开了!”

    “不让你离开”听得大丁子心里一阵哀嚎,不要呀,丈母娘!

    母女二人跟着众人回到棚子里,无所顾忌,又是抱头痛哭!

    “你们母女久别重逢,这是喜事,快别哭了!”杨子千最见不得人家的眼泪,看她们哭,自己也当了陪练,莫名其妙的,脸上的泪水就跟着滑落了。尴尬的擦了,出声安慰道。

    “好,是喜事,是喜事,看我老糊涂了,四姑娘,你别介意!”罗氏听杨子千出声,这才想起,这是杨家的工棚呢,做生意的人,很忌讳的。

    “没事,罗婶婶,你们母女聊聊,我去做饭!”二妞三妞听到工棚的动静,手上捏着水瓢和柴棍棍跑了过来,这会儿,也是小泪人了。唉,罗氏是没心情下厨,为了自己的胃着想,还是亲自出马吧!

    “二妞三妞,快去做饭,娘要给你大姐说说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娘想大姐,见了大姐激动;自己也一样想大姐,也想和大姐说话。可是。四姑娘都亲自去灶房了,无奈,两个女孩子只得抬起袖子,将泪擦了转身进了灶房。

    “大妞,快给娘说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罗氏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女儿,连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男子也不注意。

    “小婿大丁子拜见岳母!”大丁子见自己被忽视了,委屈的看了大妞一眼,女人不把自己介绍出来,那就自荐好了!关于是叫丈母娘还是叫娘,他在心里纠结了很久,想着戏文里都是这样演得,于是,也文绉绉的来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罗氏看眼前多了一个大个子,双手作揖鞠躬,高声叫自己为岳母。大妞明明是被土其匪抢去了,怎么,眼前的人,像是正经人家,好像,还读过几天书,瞧这礼仪!

    “娘,他就是你的大女婿,叫大丁子!”大妞从来不知道,男人还有这么喜感的一幕,这动作,这礼仪,放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大丁哥,我们家又不是读书人家,你就跟着叫娘吧!岳母岳母的叫着拗口!”

    “好吶,娘,我是你女婿大丁子,这是你外孙子虎子!”大丁子咧嘴笑了,这娘,他有十多年没叫过了,叫起来,也不觉得生疏,又连忙献宝似的把儿子抱在了罗氏的眼前。

    罗虎在旁边听了,心里愣了一下,从小到大就被人虎子虎的叫着。这会儿,这小子,满口孙子孙子的,像是在骂自己一样。

    “啊!”罗氏显然很惊喜,一把抱过孩子,她都是当姥姥的人了!

    “大妞,你这一年多,还好吗?”罗氏不敢相信,事隔一年,还能见着女儿不说,这女婿外孙子,齐齐的三口之家,都见着了。简直就像做梦一般!

    “娘,我很好,大丁哥对我很好!”大妞说完,眼泪又涌了出来“倒是娘和二妞三妞受苦了,他们太黑心了!”想着灾荒年被冯家撵了出来,娘亲可真是遭了大罪了。

    “傻丫头,别哭,别哭,娘有你杨二婶看顾,没遭灾没受罪。娘有你们三个,什么也不要了,只要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娘就满足了!”罗氏揽过女儿的头,怀里抱着外孙子,紧紧的拥着,生怕一不小心,梦就醒了。

    “嗯,娘,杨家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大妞也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他们的!”大妞抬手,给娘亲擦着泪,又亲了亲儿子的脸蛋:“娘,大妞有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