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二章 豪情万丈(补)-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那不行,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你不能离开李家寨子!”李老爷一个眼神,两个粗使婆子上前,再次抓住了大妞的手。放虎归山,他还没那么蠢!

    “要不,我就去李老爷你家住着?”大妞回头,朝众人道:“李老爷说我是山匪婆子,在他所说的事情没弄清楚前不让走。里正,各位叔叔婶婶婆婆,那我母子俩就先去李老爷家住上一段时日了,到时候,还请大家做个见证!我男人,月钱不多,十两银子,但能帮我母子报个信什么的,相信他会感恩,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啧啧,十两银子一个月?你们见过这么高的工钱没?”听大妞说她男人挣十两银子,围着的人又开始议论了。

    “要我说,冯家就是个傻的,事情都没弄清楚,就把人往外撵,还说得这么不堪,生生的撕破了脸皮,看看,人家男人多会挣,手指缝缝漏点出来,也够他们家用了吧!”有会算计的人,悄声说道。

    十两银子,冯老太太听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家,只有她才知道多久没见到一个文钱钱。

    十两银子,宋青青想着,当初老娘把自己卖到冯家,也才三两银子,十两,都够买好几个她了。什么时候,那个女人生的赔钱货不赔钱,反而赚钱了?算了,自己还是对四妞好点,以后,也找个会挣钱的女婿!

    见围观的人又被银钱晃花了眼,这事儿,越来越不好收场。李老爷和里正的眉头越皱越紧。

    大妞要人见证,见证什么?

    当然是,人完好的走进了李家门,在此之后,出了什么事,缺胳膊少腿、哪怕伤风感冒,李家,都得拿个说法出来。杨子千抿嘴,无声的笑了,这大妞,跟了山匪,胆子变大了,人也聪明多了,还知道利诱,和现在的罗氏不相上下了!

    “这!”李老爷也不是个傻子,好吃好喝的供奉着不说,还得担风险。家里的女人姨娘,谁没斗过心眼。小人与女人难养,虽说都是些头发长见识短的主,但是,用起阴私手段来,一个比一个狠。眼下她都敢这么说了,指不定,一入住李家,就能闹出点什么事来,到时候自己可就是百口莫辩。若真再出个人命官司什么的,李家刚好转的家境将陷入万丈深渊,再无发展起来的可能!这责任,他担不起!

    “李家现在下人不多,没功夫招待你们!”李老爷冷哼道。

    过去了的,与即将发生的一对比,傻子也知道选择答案。

    “那李老爷,你说,我现在是走还是留呢?又留在哪家?”大妞脸上挂着笑,没想到,原来,恶人可以这样斗,真不错!

    两个仆妇,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老爷一会儿让抓住,这会儿又没了示意!“既然杨四妹知道她男人在哪儿,人就住杨家吧”里正见这事僵持不下,出面打着圆场。

    看看,不只是现代好人当不得,老人跌倒了不能扶。在这西宋,也是好人做不得,出面说了一句话,就像狗屁膏药一般的倒贴着上门了。杨子千心里有些恼怒,但转念想着罗氏的好,不甘不愿的开口道:

    “大妞,那你先别走了,回县里的路,豺狼虎豹多的是,两三个汉子上路都命悬,你们母子俩上路还不够它们塞牙缝。不如,先到我家去挤一挤,过两天,我们也要去县里,到时候,大家一起走吧!”杨子千说完,朝身边的人看了看。姐这次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看你们要怎么报答我。

    林正微笑点头,意思是他知道了这份恩情,定当重谢。眼看众人不再纠结山匪的问题,大妞母子也安全的有了落脚之地,他手一抬,将大丁子的穴道解开了。

    “主子!”大丁子盼着这一刻好久了。

    “立刻回去!”林正冷声道。

    戏,看完了,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去了。杨子千回了屋,身后,是林正和大丁子,大妞也跟着进了杨家门。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一进门,没有外人,林正双手抱拳,真诚道谢!

    “谢倒不必了,我一向不做亏本的买卖,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即可!”杨子千想着,自己倒长了本事了,居然出面救山匪!

    “不知何事,只要不违道义,林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林正一愣,这丫头,这种事,当生意做了?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情还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答应一件事又何妨!

    哟,山匪还怕有违道义了,这抢粮抢人的,还装什么正神?

    “我要一个人!”杨子千突然想到一件事,说道。

    什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这不是戏文里唱的吗,怎么,眼前的人将台词搬到了现实中。

    要一个人!老天,这个杨四妹该不会真的让少庄主以身相许了吧!大丁子才从刚才的震怒后悔中走出来,就这么被杨子千一句话雷焦了!

    “要谁?我!”林正嬉笑上前,这丫头,惊人的事做得不少,也越来越有兴趣,真不枉自己背着爷爷下山一趟!

    “我要一个武功好,最好会飞檐走壁的人帮我护送我三哥,我们在河包县遇上了点麻烦!如果你愿意亲自去,当然更好。但是,得签契约,也付工钱!”上赶着的好手,用来保护三哥,想着,捏死许四那几个*肯定不在话下。

    林正摸了摸鼻子,堂堂岈屿山庄的少庄主,去给你家老三当护卫,这排场,大过了头!就算让山庄里的任何一个汉子去做卖身的护卫,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山庄的人重情重义,他,更不可能以一个少庄主的身份去压榨他们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不签约,也不用付工钱,但,我保证跟你的人忠心于你!”林正说出条件就算是应答了。

    反正只是找个保镖,关键时刻不软蛋就行,其他的事,又不让他参与,忠不忠心的,倒无所谓了。先将就着用吧,等以后有钱了,再自己培养两个好手出来,或者,还得指望眼前的人给帮忙教导!是了,老娘肚子里的,也不知道是男是女,要是个弟弟,到时候,就让他跟着这山匪头子学武去。杨家出个文武双全儿子,前景很壮观!

    可怜的小不点,还没出世,就被这个四姐卖给了山匪,世上最悲摧的人,莫过于他!

    “对了,有一事,你得找人去办!”想到此,杨子千迅速进了杨子森的房间,提笔刷刷写了几行字,交给了林正。“县里徐记酒家,亲手交给徐老板!”

    “好,多谢!”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林正感叹她想事周道。

    没有说什么人跟她,也没说什么地方找她,他这谢,没有半分诚意!杨子千心里微微不满,唉,算了,算了,自己只是救大妞,又不是救他,就算救了他的土匪窝,也是无心的。夫子常说,施恩不求报 予人不追悔,自己还计较个什么劲!

    侧眼看到了眼前那一家三口,大丁子一边心疼抱过儿子,一边宽慰着大妞。

    “大丁哥,我没事,有杨四妹,我们母子都没事。倒是这次差点给山庄带来祸害了,你回去又该挨罚了!”大妞后怕,一听说娘不在,自己就只顾着找娘了,没想到蛮横的结果差点引来大祸,这会儿,娘没找到,男人回去,还得一顿板子。自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没事,我扛得住,那你就先住着。那家人,我得给他点颜色!”大丁子想着,山庄的规矩是不得杀人放火,没说不能做点其他的。

    大妞也恨他们,但,不能让大丁哥变成杀父仇人,当下拉着他拼命摇头。

    “放心,我有分寸!”大丁子拍着她的手,安慰道。

    “还磨蹭什么?走了!”林正与杨子千的事谈妥,狠狠有瞪了大丁子一眼,指挥着众人,挑了芋子种回山庄。回去,有你好看的!

    大丁子不舍也得舍,只能深深的看了两眼妻儿,挑了担子走人!

    “大妞怎么回来了,与家里人吵翻了,住我们家两天也好!”自己一家人都在操持着卖芋子种,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不太清楚。听四丫头说了个大概,月娘于心不忍,拉着她安慰道:“饿了吧,你去我屋子里喂孩子,我去做早饭!”

    “谢谢杨二婶!”大妞觉得,冯家的人,比一个无血缘关系的邻居婶婶都不如,真真是可笑。

    “谢什么,这大清早的,大家都忙,我们也没吃呢,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月娘边带着大妞进自己的屋子奶孩子,边微笑着说道。

    “杨二婶,我是不是特没用,娘和妹妹没找到不说,还差点惹上了大祸!”看着眼前热情的人,大妞就像看着自己的娘亲,委屈一下又上来了。

    “傻孩子,这次,也怪我们,早知道你要回来,悄悄的给你说了就是了。你娘她们,没走丢,在县里,在我家木棚里帮工,到时,你和四丫头一起去看她吧!”月娘也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让四丫头早些给她说了,看看,到最后,这麻烦还是引到自己家来了。

    “杨二婶,多谢您大恩大德!”进了屋,将孩子往床上一放,大妞重重的跪在了月娘面前,磕头谢恩!

    “这孩子,快,快起来!”月娘慌忙要扶她起来:“我和你娘,这些年都交心,谈不上大恩,就相互帮衬着,可当不得你这样!”

    “杨二婶,我娘被他们算计了,舅舅家不得力,可想而知,如果不是你,她和两个妹妹就算是现在都得饿死,更别提去年那样的灾荒年月了!这次,杨四妹又担着风险出面救了我们母子,你们一家,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再造父母!”说完,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

    “好了,好了,这孩子!”月娘抹了一把自己潮湿的眼睛,这罗氏母女,个个都可怜!“瞧瞧,脸都花了,去擦一把脸,好奶孩子,我做早饭去了!”

    大妞又跟着月娘出门,打水洗了脸,回屋关上门喂着孩子。

    杨大年父子几人进了小三子的房间,将这两天卖芋子的收入统计了一下,足足有一百两银子了。

    “没想到,土里也真能挖出金娃娃!”杨子木看着银子,看了看老爹和弟弟妹妹,咧嘴激动的笑道。

    “那是当然!”杨子千也很满足,从家无分文,能到现在的收入,四年多时间,每一天都是煎熬,更别提其中经历的惊心动魄的那些插曲。不管天时地利还是人和,能有今天,也是老天眷顾了,杨家,再不是当初的杨家了!

    “丫头,你说要买地修房?”杨大年看闪光的银子,再看着聪明能干的儿女,畅想着百两银子,能修出的房子,是不是,比李家的还宽还大!

    先前说买地修房,是怕土匪抢劫要花光银子,眼下,自己和土匪都是一家人了。呸,什么一家人,只能说是一条船上的蚱蜢。不对,也不对,是相互欠了人情有了交往,兔子都不吃窝边草,相信那个土匪头子也不是火葬场开后门---专烧熟人!这项顾虑没了,这地,依旧得买,这房子,也得修,而且,越到后面的,房子得越修得好,最好能传承几百年,让后人知道,当年,杨家四姑奶奶,是多么的威风能干。不错,不能留取丹心照汗青,可以留下家训励后人!

    “买,等以后有钱了,就将这房前屋后的空地都买了,就以这房子为中心,不停的扩建,修一个杨家大房子出来!”杨子千豪情万丈,杨家的历史,改变就从今天起。

    “呵呵,好,我们一起努力!”杨子木和杨子林兄弟二人一看妹妹这架式,相视而笑,信心满满!

    “好,爹晚些时候就去找里正买地!”杨大年兴高采烈!李家的先祖留下了良田数百亩,也经不住后代不肖子孙的挥霍,再加上点天灾人祸,还不一样的越来越少。自己家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儿女们的争气,这光景是蒸蒸日上了!将手上的一百两银子都花了,余下的芋子,可能还能卖二十两银子左右,当时,月娘生孩子做月子的用度也有了。

    “我也不相信杨家丫头说的话!”李老爷,此时坐在里正这个同宗叔叔家,就刚才的事谈论着。

    整件事,都是冯家的人在说,眼看就要水落石出了,偏偏杀出一个杨咬金。她轻飘飘的一句话,起着四两拔千斤的作用,让事情就这么平息下去了。实在不甘,实在咽不下那口气。

    “要不,你派人去县里问问?”里正皱眉,这杨老二家,最近两年,在寨子里太活跃了,李家和自己这个里正,好像都没卡上他的眼!

    “我看没那个必要了,一是去县城里来回得四五天路,而且有豺狼虎豹,两三个人上路都有怕是不妥;二,既然她敢搭腔,想必也有后手,我们派人去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李老爷摇头,心里掂量着要怎么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仇不报,非君子,既然知道冯家大妞跟山匪有关,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那她,就是一个很好的诱饵!派一两个人,悄悄的跟踪,就不信,她在杨家还能住一辈子不回去!

    “也是,这杨家,我们得注意着点了!”里正能当里正,不仅仅是辈分高的原因,脑子里,有些东西也是很能算计的。

    “嗯,知道了,以后,再不卖地与他家了!”有钱,有钱外地买去,只要不把李家吞食了,李家寨子还在,李家的根基就在,李家人在寨子里就还是大爷!

    “好,这事就说定了,唉,我老了,这些事,还得靠你们这些晚辈们了,还有下面的子子孙孙,好好的*了,可别净出败家子!”里正无意一语,让李老爷脸红筋涨,可不,自己就是个败家子!

    杨家,大妞奶完孩子,忙进了灶房帮月娘烧火。这能干人的眼里,就是有活计,不像有些木呆呆的人,一站就是一个坑。这罗氏的三个女,幸好都随了罗氏的性子,要不然、、、、想到此,月娘摇头。

    大妞和杨家人一起加上阿河,满满的一桌子人开饭。杨子林看着挂角的阿河,想着家里也该添上大圆桌了!

    吃过饭,杨子千就像老妈子一样交待着月娘要多吃这样,多吃那样,还要注意些什么,让月娘和大妞都哭笑不得。这孩子,还没出阁呢,怀孕的女人要注意什么事,她哪能这么清楚。

    “这是我在县里看的书,娘,别不信,书上说了,照这样做了,生的孩子身体好,也聪明!”杨子千连忙为自己的超前意识找借口。万事往书上推,谁也拿她没办法!

    “嗨,你这孩子,那是大户人家的夫人太太忌讳的事,看我生了你们五个,从来不知道那些事,也没见你们谁是傻子呆子!”月娘笑道,这孩子,信书,比得过信她这个亲娘了!

    “反正,多注意比不注意的好!”不能承认自己呆傻,但,也要相信科学啊!

    “行了,行了,你们明天走还是后天走,大妞要不要跟你们一起上路?”月娘打断女儿的说话问道。

    “原本计划明天走的,爹去买地了,回来我得看看家里的房子计划怎么修,忙不过来,就后天一早走!”杨子千想着,县里的生意她丢不下,家里的修房大事也放不开,自己这都是什么命啊,生生世世都逃不出操心劳累!“大妞能不能一起走,得看李家人那边的打算!”李家要揪着不放,大妞还真不能跟着自己走了。要偃旗息鼓了,跟着去县里一趟,见见罗氏她们,又能掩人耳目,倒也不错!

    “这地,不卖了?”杨大年坐在里正的下首,心里一震!“我想买的,都是我房子前后左右的空地,主要是孩子大了,要娶媳妇,住不下了,手上有两个钱,就打算着买来修点房,不影响什么吧!”这里正家的门槛越来越高了,自己本想送点礼什么的给里正,结果丫头不让送,说不能显摆自己家,更不能惯了里正。送一回就得有二回,回回送,养肥了又不当猪宰,不划算!看看,现在,他不就打麻烦了。

    “不卖了,是族中的众人商议的事。这祠堂也是打算要修建的,觉得你房子那边的风水好,估计过上一两年就重建在那边!”里正编着借口,过一两年的事,谁知道会有什么发生。

    风水好,又不是埋死人!杨大年心里有些不快。看吧,外姓人,想要在李家寨子有点发展多么的不容易,人家有地,打着修祠堂的旗号也不卖给自己。唉,胳膊,扭不过大腿。

    起身,准备告辞回家。

    “对了,我家丫头明后天就起程回县里,冯家大妞的事,你们是怎么个打算,她还想着跟我丫头一起回去!”杨大年想着女儿交待的事,一急之下,差点忘记了!

    “这事,没凭没据的,我们李家也管不着,随她吧!”里正摆摆手,有些不想再看到杨大年。

    这杨家老二,越来越能耐了,又要买地修房了!幸好先前商量好了,不再卖地给他。要不然,自己李家的产业,都得改姓了!一个明明比自己差的人,几年的功夫,站在了自己之上,怎么看都不顺眼;怎么想,都不舒坦!

    “李家不卖地了!”杨家人听了这毫无预兆的消息,很是吃惊。

    这李家,真不可小觑了。才刚有点风吹草动,他家就草木皆兵。

    硕大的李家寨子,他不卖地,杨家是插翅也难腾飞。这又不是灵异世界,自己还能折腾个空间出来?

    怎么办?

    杨子千摇头叹息,看到了老爹眼中的无奈,两个哥哥眼中多少有些愤慨。愤慨在西宋有什么用,现代的愤青都只能发发牢骚。这地是别人家里,你能拿他怎么办。

    不能在李家寨子发展,只能再筹钱,到时候,寻到有合适的庄子,一并给拿下,举家外迁!

    杨子千想着这个宏伟大业时,有惊喜也有沮丧,要拿下一个庄子,不要一千两也得八百两,河边棚子外的地还是一片沙土乱石头,那儿也急需要银子来筹建,什么江湖情仇义盖天 金银财宝摆两边,没有金银财宝,这什么情仇义都得靠边!

    唉!一声叹息,杨子千出了家门,想着去河边转转,消消心中的郁闷。

    妹妹又要独自出门了!

    杨子木和杨子林不用说,都知道自家这个宝一遇到问题就要出去转转,一个人发发呆!反正是在寨子里,也不怕有坏人,兄弟俩人也就没跟着去。

    阿河见杨子千一人出门,习惯性的,默默的远远的跟着。

    这条河经过了天干,终于恢复了流水。水依旧那么清澈见底,河里,几个孩童就如当初的自己和老三一样,追逐河里的游鱼。

    “看,我抓住了一条鱼!”七八岁的男孩子兴奋的举起手中的战利品向同伴炫耀!

    “呀,小狗子,你那条鱼才二指宽,太小了,快放了。杨三哥说过,小鱼若不放,以后就没得大鱼来捉了!”河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看了小孩手上的鱼建议道。

    “小狗子,别听他的,杨老三家现在越来越富有了,当然不在乎一条小鱼。你家这么穷,还指望着你捉鱼回去帮衬着呢。有一条是一条,管它大还是小!”不远处,有个满脸水珠的半大孩子大声说道。

    是放还是不放,小狗子显然没了主意,拿着鱼,半天没有反应。

    自己家富有?不在乎小鱼?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顺耳,杨子千皱眉,孩子的家教来源于父母的潜移默化,这话说得那么尖酸刻薄。自己教给三哥的开发与保护并重,可持续发展这个原则,经他的嘴里一说, 就完全变了味道。

    看来,见不得杨家发展,发富的人,在李家寨子还挺多的。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世道就这样。只看到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揍,自己家好过,一不靠偷二不靠抢,一家大小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你们要嫉妒要眼红,就让你们眼红个够!就那么一瞬间,杨子千举家外迁的决定又动摇了。

    不外迁,要发展,又不能建空中楼阁,房子建在哪儿?地,从何而来?这,都是一个问题。

    抬眼,看河,河的上游,是无尽的后山,那里是一片苍翠的原始森林。

    对了,后山是无主的,可以去县衙里找人买下!

    不能买地,就买山!

    还有这条河,河虽然买不下来。

    但是,现代人能围湖盖楼,她杨子千,一样可以围河造田!

    无主的山,买下来,花费不多,多买,围着河边,修建一些梯田,种下的谷子,肯定不会变成麦子!谷子麦子都能种,也能种瓜果蔬菜,什么都能种。

    “太好了!”杨子千拍手欢呼,转身,小跑回了自己家。

    ------题外话------

    感谢xiao123xuan的钻石、打赏;感谢所有看竹枝文文的亲!

    老规矩,上班期间更新字数不多,周末一万!今日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