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一章 水落石出-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大妞的笑,让众人一下就沉默了。

    “笑什么笑,你一个土匪婆子,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当真是胆子够大!”李老爷很是恼怒,什么时候,他的权威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被人看上眼。

    “这李家寨子一向是你说了算,我说不是土匪的女人,却没人相信,非要拉我去见官,各位都是看着我大妞长大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在你们的心目中,一旦和土匪沾上边就会被打入万劫不复的生渊,我,却是百口莫辩。其实,你们的心,和冯家的一样黑!”大妞想过了,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索性,不再说了。见官,官是干什么的,还不就是替有人钱办事的,原想着和大丁哥好好的在山庄过一辈子,却不想,连这个都是一种奢望。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那你男人在哪儿,是干什么的,你说出来,我们找人核对了,就放了你们母子!”不知是谁通知了里正,他赶来了,正巧听到了大妞的话,李家寨子向来民风淳朴,岂能出一个窦娥?只要对了质,见了人,一个妇道人家起什么作用,要抓的,是土匪。

    “大妞,你快说啊!”

    “大妞,说吧,不管你男人是谁,有几个,只要说出来是干什么的,家住哪里,这事,就了了!”

    “就是,大妞,见官可不是妇道人家能做的事,听说,牢里比楼子里还脏!”

    当下,有人真心劝说,有人跟着瞎起哄,都向大妞喊道。

    大妞流着泪,沉默不语,她不会那么傻,当真说出男人来。

    “你们谁知道她男人在哪儿?事情说清楚了,这事就过了。否则,也只有送官了!”里正看四下里的人议论纷纷,也有几个同情她的人,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也不想惹上麻烦。于是,朝李老爷点点头。

    “就是,你说他在哪儿?我派人去找来,若是我的错,我当着大家的面给你赔礼道歉!”李老爷心里冷笑,八成,自己的仇家今天还给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这一年多来,自己家的罪可受得不少,这一笔帐,得慢慢的算清楚了!

    “你们谁见过她男人?谁知道她男人在哪儿,要知道的吱一声,以免说我们冤枉了好人!”里正见大妞不说,就朝四下里的人问道。

    “我见过,我知道在哪里!”平地一声惊雷,炸得大家都看向了说话之人。

    是谁,当然是杨子千。

    这丫头?!林正心跳加速,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看走了眼,她骨子里,才是真正的狠!

    好,说吧,说了,一切的事都由我来承担,女人和儿子就会没事了!大丁子僵硬的立在那儿,心里叫着来吧,爷爷不怕!

    怎么会,杨四妹怎么会把男人卖了?要卖,早些时候就该都知道了啊?大丁哥,你快跑啊,你和少庄主还站在他面前干什么?大妞的焦急写在了脸上,嘴角嚅动,却不敢说出声来。

    “噢,杨家姑娘是吧,你说你知道,那你告诉我们,她男人在哪儿?我派人去找!”李老爷窝着一肚子火,撒谎也不看场合!

    “不,杨四妹,求求你,别说!”大妞回过神,连忙哭叫哀求着杨子千。

    林正的手心都捏出了汗水,甚至于想着,为了全庄几百号人,他要不要就地将这臭丫头了结了!可是,这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下手啊,下了手,自己出跑不脱!

    “怕什么呀,不管你男人是匪还是官,又或者,是平民老百姓,这一切,现在冯家和你都没有关系了,是穷是富,日子,都是你在过呢!”杨子千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慢悠悠的吊着众人的味口,要是场合不对,她都想找点指甲花给涂红一下,这太白了可不好看。

    “杨四妹,大妞的男人是干什么的啊,你真知道呀,快说,是不是真的就是土匪啊!”有人沉不住气了,朝杨子千起哄。

    “就是,四姑娘,你就快说她男人在哪儿吧!”有杨家免费帮工的人也着急了,看看,这大妞,其实也挺可怜的,背上的孩子也一直在哭,声音都哑了!

    “他男人啊,就在、、、”杨子千摇头,看着众人,呵呵,这比宣布高考分数还吸引人的眼光。侧身,猛的看到林正的手青筋突出,不得了,这山匪头子杀气太重了!

    “不要说!”大妞嘶心裂肺高声尖叫。

    不是山匪是什么,要不然,会那么紧张,李老爷脸上一阵兴奋,冤有头债有主,就要水落石出,知道了地方,哪怕散去李家一半的家财,这仇,也非报不可!

    “就在哪儿呀?”见杨子千回话被大妞的尖叫声打断,连忙问道。

    “就在县城徐记酒家,是他们的二掌勺!”杨子千觉得,再不把话说完,身边的人肯定先把她捏死了!

    话音一落,众人惊讶!

    这,不是某某山,不是二当家?是酒家,是二掌勺,这与土匪相差也太远了吧。

    林正几乎感觉到自己心有那么一刻是停止了跳动;大丁子眼睛盯着杨子千,奈何动弹不得,自己除了会耍刀剑,根本就没用过菜刀,更不要说锅碗瓢盆勺子什么的。刚才,被人为的戴了绿帽子,这会儿,自己又被换了身份!

    大妞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听杨子千的话,什么,她说的是什么酒家,什么掌勺,她没有卖大丁哥,她真的和杨二婶一样是好人。

    “杨四姑娘,你这是瞎说的吧!”李老爷不淡定了,怎么会,如果真的就如她所说,那先前为什么大妞自己不说,而且还千方百计的阻止杨子千说出来呢。

    “李老爷,这是不是瞎说,你派个人去县里问一问不就知道了!”杨子千边说,边看了一眼身边的煞神,那股怒气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调笑的表情。徐老板那儿,自己一封书信就搞定了,这人手下,都是飞檐走壁的好手,送信的速度肯定不比李老爷的人慢!

    “冯老太太,你怎么说?”人是你冯家的,说是土匪也是你冯家的人在说。李老爷和里正都是满脸冰霜,这冯家,真正个个都是蠢货!

    “是山匪,肯定是山匪,那晚,我们亲眼看着她被山匪抢走的!”冯老太太见众人都鄙视她,连忙证明道。

    “你怎么不说,那晚,是你亲手把我送给山匪的呢?”大妞走上前,冷视着这个她伺奉了十多年的所谓的奶奶“山匪要你交出钱财,不然就剁你的手割你的耳朵,你没钱,为了免灾,就主动将我送给他们,并且说,如果我不去,前脚山匪走,后脚你就将我卖到楼子里去!”

    “看看,看看,她自己都说了,她男人就是山匪!”宋青青一听大妞的话,连忙插话“她自己都承认了,不打自招了,你们快把她送官吧!”

    “不错,那晚,我是被山匪带走了,可是,山匪也是人,山匪的心,比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心都好,我哭着求着,他们就没带我回山匪窝,而是将我卖了,买我的,就是我现在的男人,那个二掌勺,唤作大丁子的人!”大妞从杨子千斩钉截铁的话里知道,她必定帮自己渡过难关。单凭她一个人,知道*的冯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索性,就把这事挑明了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大家都在云雾里折腾吧。

    “啧啧,虎毒尚不食子,这冯家的人,个个都心毒啊!”

    “原来是这样的,天啊,自己亲亲的女儿,亲亲的孙女,主动送给山匪,还说卖楼子里,这家人,为了钱,为了活命,真真是没有不敢干的事!”

    “冯大婶,我终于知道你家为什么一直生不出儿子了!”有人就朝冯老太太大喊道。

    这,生儿子,和这些事,什么跟什么,这些人,思维跳跃得太快了吧,杨子千自认为是现代人,见过飞机火箭,也没见过思维跳跃这么快的人,她完全没跟上节奏!

    “为什么?”冯老太太一听这话,将这儿的所有事都抛在了脑后,认真的问道!

    “是因为你们家做事太缺德!”那人一本正经。

    “哈哈哈,哈哈哈、、、、”

    人群中爆发出的笑声,掩盖了刚才所有人的疑惑和怒气!

    杨子千也跟着大笑,谁说古人呆板,瞧瞧,这不就是一个活宝吗?

    里正和李老爷相似看了几眼,眼神交流着刚才的信息。这事,怎么看怎么奇怪!真有那么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依我看,大妞你现在不能离开李家寨子,我们先派人去县里核实了情况你再走!”里正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冯家我是不能住了,里正爷爷你要我留在寨子里,你看我们母子俩,是不是就在你家吃住几天呢?”大妞想着,只要大丁哥没事,山庄没事,早晚,她都能回去。留就留,杨四妹既然搭腔,肯定就有解决办法,怕什么!

    “这,我家屋子窄,不太方便,看看,这都有谁家方便,住上几天?”里正一听要吃住他家,可不敢点头,这非亲非故的,是欠了你的?

    “那就不好办了。我看,我还是走吧!”大妞冷笑道。这李家寨子,她再不会来第二次了!

    ------题外话------

    竹枝应朋友邀请出了趟门,回来只码了这点字,亲们先看着,晚些时候补足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