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十章 后悔莫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零零星星的,李家族中的几家人,或多或少的,都来人买了一些回去。本不富裕的家底子,多半也是买来做种子的。

    “禀报少庄主,在李家寨子外的兄弟送信回来了。”林正眼睛盯着手上的书,心正飞到了遥远的地方,突闻有消息,且是李家寨子的人传送的,人一下就精神了。“说!”字出口,心眼提到了嗓子上,未必,李家的人知道是他们干的了?

    “说是寨子里杨家折腾出一种叫芋子的东西,不怕水涝不怕天干,且能当主粮吃,眼下正卖种子,一文钱一个!”来人细细禀告,未提李家,倒说的是杨家。

    “哪个杨家?”杨家两兄弟,是老大还是老二。

    “是杨老二家!”本想说是偷鸡的那家,但上自庄主下至兄弟们,对这事都避讳,自己还是不要送上门挨打了。

    “耐天干?当主粮吃?如此,倒还真值得买上一些回来种,这庄上,没田,只有土,水源不好,真有收获,倒能解决大问题了!”庄主听完孙儿的汇报,看了眼三个儿子,见他们也是点头赞同,当下,就决定派出人手前往杨家购买。

    “记住了,是购买,还有,上次去过的人,一个都不许露面!”老庄主黑着脸发话,一日为匪,污点上身,纵然跳进河里也洗不掉。再不想看着这孩子犯第二次错。

    “是,孙儿记下了!”林正点头应答,心里却想着,怎么样瞒着老爷子,自己也出去溜达一圈回来。

    “你们要去李家寨子买种子?晚上出发,明天天亮时能到,白天磨蹭,再夜里回寨子?”大妞听得这个消息,心扑扑的跳得很快,咬了咬牙道:“我想跟着你们去,回去看我娘她们一眼,就一眼,然后我就在后山等你们!”

    儿子都满床爬了,女人想娘也是应该的。大丁子脑海里回放着那个拼命磕头求善待女儿的那个娘,心里也是满满的酸楚。如果好手好脚,长得越来越圆润的女儿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当娘的人,心就该放下了吧!

    “胡闹!你们当真以为这是回娘家?”林正听得大丁子的请求,气得不行,还嫌麻烦不多,再找些虱子在自己头上爬?他想要去李家寨子都得背着老爷子,这被山匪抢了的女人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不是打着锣鼓宣布:岈屿山庄就是山匪窝!

    “少庄主,就让她跟着一起去吧,真出了事,绝不牵连山庄,大丁子一人承担后果!”都说恋爱的人智商为零,这结了婚,当了爹的大丁子,脑袋本就不够用,这会儿,连着心智都不健全了,为了女人,豁出去了,一再求着林正。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林正态度很坚决,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少庄主,你看,我们是一早就出现在杨家买种子,她去看她娘,看一眼,她就上后山躲起来等我们一起回来,根本就惊动不了寨子里的其他人家!”大丁子的脑袋,这会儿转得飞快:“更何况,女儿让山匪抢走了本就是不光彩的事,说不定,寨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事。唯一知道的,或许就只有杨家!”除了杨家,连李家人都不知道,这样想起来,大妞回去,也没有风险的。

    大丁子苦苦哀求,林正自己都是背着庄主准备出门的,想着这小子也是个疼女人的,沉默无语了。

    沉默就代表同意。当下,大丁子连忙跑回屋,将好消息告诉了大妞。

    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妞兴奋极了。

    看着床上的儿子,这夜里,交给谁照顾放心?

    交给谁照顾都不放心,这是不打自招!自从生了儿子厨房里就没去帮工了,山庄里一两天见不着她,谁也不会想着这人会跟着去李家寨子。

    “带走吧,路上有我呢!”大丁子将儿子包裹了,丢在了竹筐里,一头,又捡了一块差不多重的石头,挑起就走。

    “你们?!”当林正看着这拖家带口的大丁子时,恨不能揍他一顿。再看着怯怯不语的女人,他就心软了,等回来了,再收拾这个*!

    一行七八个人,挑着筐子打着火把,行走在山间小路上。都是习武的壮汉,本是健步如飞,却因着有了那拖儿带崽的大丁子,大家都有意放慢了些脚步,无奈,小脚的大妞依旧走得很慢,还有好几次,不是大丁子抓着,直接滚到山崖下面去了。

    林正火起,对大丁子更是恨得牙根痒痒,这婆婆妈妈的一家子,真是拖了后腿了。这样算起来,起码得多走上一个时辰才能到李家寨子!

    “来了,来了,”宋青青一边穿着外衣,一边回应着外面的急促的敲门声。这天都没亮,把个大门拍得咚咚响,是火烧房子了还是死了亲娘老子了。凌晨最是好睡的时段,就不让人睡了,这是哪家的疯子没吃药就给放出来了?以前,罗氏在的时候,就想把她撵走当正头娘子,这会儿,罗氏和她三个赔钱货都撵走了,自己没有被扶正不说,还做着这个家一切的打杂事务,从小妾的地位摇身变为了丫环。她真是上辈子欠冯家的。边想着,边拉开门栓,打开了大门。

    “咦,你是?你找谁?是不是走错了?”宋青青眼睛都还没完全睁开,这天色也比较昏暗,用手揉了一下双眼,再看时,还是觉得不认识。眼前的女人梳着妇人头,圆润的脸红扑扑的,背上,还背着一奶娃。没听说冯家有出门的大小姑子,怎么会有人背着奶娃上门,该不会,是认亲?

    认亲?不会吧,冯全那个*,应该还没那本事。那这个女人是?

    就在宋青青*时,大妞一把推开她,大步走了进去。

    “娘,娘,我回来了!”激动拍打着娘的房间门。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你别拍了,那房屋是我在住,我可没那福气,有你这么大一个闺女!”宋青青被声声唤娘声惊醒,是了,是说这人还有点面熟,原来,是那个被山匪抢去了的大妞。

    “天,山匪!”宋青青一想到此,连忙往门外看去,确定再没有人的影子,一把将大门关上!

    “谁在那儿叫呢?”冯老太太翻了个身,皱眉,四妞还是个孩子,声音不会这么粗,五妞还是个奶娃,除了哭还是哭。

    “奶奶,是我,我是大妞,我回来看你们了!”大妞朝奶奶屋子里喊道。

    大妞,那个送给山匪的丫头?这让冯老太太想起了惊魂的深夜,想起了那冰冷的刀,光着脚直接跳下床“你快走,你快走,要不然,山匪来了会连累我们的!”,这丫头,胆子大,是偷跑回来的吧。不行,赶紧的,有多远送多远。

    “冯全,冯全,快把大妞送走,给山大王送回去!”人还没出房间门,声音就传遍了冯家。

    “娘,什么事?”睡梦中的冯全被娘高叫声唤醒了,起床,出了房间门,揉眼,天,家里,什么时候多了个女人?娘是让送她走吗?这女人,送给谁?

    “爹,我回来看看你们,看看我娘,看一眼我就走!”大妞心里拔凉。其实,这早该想到的,他们能将她送给山匪一次,就能送二次、三次,这样的亲人,根本不值得她看。这个家,唯一让她惦记的就是自己苦命的娘和妹妹们。只是,这老半天了,娘怎么还没起来?是病了吗?

    “爹,她住了我娘的房间,那我娘住哪儿?”大妞冷着脸,看着冯全问道,该不会,一年多的时候,有人就飞了天,娘被欺负了吧?

    “你娘、、、”冯全听了大妞的喊叫声,仔细看过,才想起,他是有那么一个被山匪抢走女儿来着。可是,眼下,这个女儿还背着一个奶娃娃完好的回来了,一回来,就开口找他要娘,他怎么知道罗氏现在在哪儿,说不定让杨家给卖了也是可能的事。不过,和离的人,就是陌路,卖了也不关自己的事。

    “你娘早就不在这儿了,你快走,快走!”冯老太太上前,一把推着大妞,一个趔趄,大妞母子差点摔到,幸好一把抓住了门框,这才稳住了脚。

    “什么叫不在这儿了?二妞三妞呢?”大妞人刚站稳,心里就被那句话打蒙了。

    “说不在就是不在,都不在这儿了,你也快走,这个家,与你们没关系了!”宋青青回过神,这大妞,胆子倒比做姑娘时大了,还敢质问长辈了。那时候,可是只会低头做事,让东不敢去西。和离的事让她知道了,闹大了,怕是不好看。

    “我是冯家的女儿,怎么会与我无关?”大妞被气笑了,在山庄,见过庄主家的家规,也知道了小妾丫环婆子该做些什么,再看看这个家,小妾敢说大小姐与这个家无关,这,都是些什么家教啊!

    “是无关了,你快走吧,再不走,你那山匪男人杀进来,我们谁都讨不了好!”冯老太太再次上前,又开始推大妞。宋青青见状,上前助阵,拉着大妞的一只手就往门外拖。这一推一拖的,本就是小脚还背着一个奶娃的大妞当然站不稳,怕摔倒背上的儿子,只得顺势移动着脚步。

    “奶奶,你说清楚啊,我娘呢,我二妹三妹呢。爹,爹,我和二妹三妹都是你亲亲的骨肉,是你的女儿啊,我娘你是的结发妻子啊,你怎么能这么冷血,你把她怎么了?为什么她们都不在这儿了?”大妞被人往门外赶,几乎是哭叫着喊着冯全。

    冯全就像木头一样,凭由大妞叫喊,凭由老娘和宋青青去折腾,这个家,很多事,他都管不了,也不想管!

    “你快走,快走!”将人弄出了大门外,冯老太太又推了两把,然后和宋青青快速进门,“嘣”的一声将大门牢牢的关上了。两人背倚在大门上喘着粗气,这活儿,真累人!

    “开门,开门,你们把我娘怎么了?开门,开门,我要见我娘,我要见我妹妹!”原本打算,趁着天未亮,进家门看一眼娘她们,然后,自己就朝后山去,躲在哪个大石堆边,等大丁子他们买了芋子种就一起回山庄。这会儿,大丁子他们人还在后山休息,等天亮再来杨家买芋子,自己,却不得不弄出响动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娘和妹妹都不见了,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行,得找他们要人!

    手拍红了,拍肿了,里面的人毫无反应,回答她的永远是沉默。

    背上熟睡的儿子也被自己吵醒了,好在,这小子胆子大,睁着大眼睛一直盯着四周看,不哭也不闹。

    大妞这时候很想大丁子能突然出现,一脚将门给踢开多好!

    四下里,没见着他们的影子,当然,这会儿,肯定是不会来的。看到了一块石头,捡了起来,拼命的打砸着大门。

    “开门,开门!”“你们把我娘怎么了?把我妹妹怎么了?”“冯全,你这个软蛋!”大妞发毛了,边打砸着大门,边大声叫骂,并且,勇敢的把老子一起骂了起来。这样的爹,不要也罢!

    “什么情况?”月娘被一阵吵闹起惊醒了,睁眼,看杨大年都起床了,问道。

    “好像是隔壁冯家有人在叫骂,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杨大年也不明所以“我去看看!”

    一家人,被吵醒了无数个,连带着杨子千也从周公家回来了。“冯家没了罗婶婶,依旧还是时常唱大戏啊?”

    “谁知道呢?”月娘道“老的不是个省油的灯,那小妾也是个蠢货,都是一路货色!”

    别人家吵别人的,自己关起门过小日子。月娘没有理会!

    这样想的人家不多,听到吵闹声,三三两两起床的人,都朝冯家走来了。寨子里本就没什么娱乐,偶尔的哪家吵架过孽就是最好的消遣,这茶余饭后,闲摆几句,也是一种乐趣。

    “唉呀,是大妞回来了,还背着一个奶娃,说是回来看她娘和妹妹,被冯家的人撵出来了!”杨大年打开大门站在门外打望了一眼,就把事情看了个清清楚楚,回来给月娘汇报道。

    “啊,谁,爹,你说谁?”杨子千很意外,她怀疑自己耳朵没听清楚。

    “大妞啊,冯家的那个大女儿!”杨大年想着,这些年,寨子里孩子渐渐长大,女娃子出门的多,回一趟娘家也是不容易。

    “天,是她,她不是被土匪抢去了吗?”月娘听了,惊呼,又连忙掩嘴。

    “娘,不是抢,是大妞自愿跟去的!”杨子千连忙纠正道。等着,慢着,大妞跟走的人,可不是善类,是抢了李家粮食的土匪。大妞决不会无缘无故一个人回到寨子里,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偷偷跑回来的,一个小脚的带着奶娃的女人想要逃出土匪窝,机率是零点零零几;第二种,就是杨子千特别不愿意看到的是,大妞是被土匪送回来的。土匪能送她回来,也就能知道杨家最近的动态,那这招人眼的芋子,可不就让人眼红了,是不是,这是冲着杨家来的前兆?

    想到此,杨子千坐不住了,冲出了大门,她要去看看情况。

    砸了半天的门,木门已经陷出一个碗大的窝了,砸醒了寨子里的鸡,砸出来寨子里的三姑六婆,嗡嗡的围着她说着什么,可是,屋里的人,却一个也没有走出来,更不要说告诉她娘亲所在。

    “这是怎么啦?娘,我才走了一年多,你去哪儿呢?冯家这些黑心肝的是不是把你卖了?”大妞喃喃自语,一*坐在地上,手上的石头悄然滑落。

    “这冯家,是有些过了!”看着大妞满脸的泪痕,有人小声说道。

    “对了,没听说大妞出门子,这是嫁哪儿了呢?这孩子都背上了,看她穿着打扮好像嫁得不赖啊!”

    “是啊,当真,这事一直没注意着呢。不过,好像是过得不错,你看,脸上还有肉呢,哪像我们,穷骨头都看得见!”

    “大妞出嫁了,这姑爷怎么没一起回来。要不然,也不至于被人欺负成这样啊!”

    “是啊,这么早就回门来了,怕是连夜走了好多路噢!”

    “唉,冯家做的缺德事,看看,人家闺女回来要人了,看他们怎么自圆其说!”

    “呵呵,能怎么说,现在,你我这些人,谁知道罗氏去哪儿了?”

    “是啊,当初只知道杨家收留了一阵子,后来,就悄无声息的走了。”

    “听说,是和杨家去县城里了,说不定,这会儿,当太太了呢?”

    “太太哪有这么好当的,又不是黄花大闺女,只要是没饿死,没为奴为仆就是万幸了!”

    “是啊,是啊、、、、、”

    七嘴八舌,乱七八糟,说什么都有。

    大妞是一脸悲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直没听围观的人说什么。她想着,娘的屋子被占了,又说不在这儿了,那娘,八成是被他们卖了,又或者,是被害了!

    害了?大妞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激灵灵的打个冷颤,要是真被害了,今天,非要大丁子为她们报仇不可!精神一震,重新捡起石头,又开始了砸门!

    “冯全,你出来,你出来,给我说清楚,我娘到底在哪儿?”娘是冯全八抬大轿娶回来的,不能这么无缘无故无影无踪。不找老太太,不找宋青青,就找冯全要人!

    沉默吧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看大妞砸红了双眼,杨子千有个念头闪过,就让大妞闹一场吧,也算是为罗婶婶出口恶气。自己,暂时不去掺言,这样难得的好戏,看看再说!

    “丫头,走,回家了!”杨大年,也想着,让大妞闹闹也好,省得冯家老太太四六不懂,还装正神!等事情闹得差不多了,再悄情告诉大妞罗氏在县里。

    “噢!”杨子千有些不情不意,真人版乡村大闹剧,她其实很少有机会看到的。越到后面,应该越精彩才是。

    “冯全,你简直就不是个男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出来给你女儿说清楚你做的些什么不就结了!”围观的人,就有大声吆喝,给大妞扎场子来了。

    “就是,你们家不是一直都理直气壮的吗?这会儿,当起缩头乌龟了?”

    “是三,现在罗氏的女儿找你们要人,你们就该交人出来啊,人交不出来,一句话也该有吧!”

    、、、、、

    杨子千正看得津津有味,奈何爹又在拉她,让回家去。

    “爹,妹妹,快回家去,家里,来了好些人!”杨子林此时,飞快的跑到人群中,朝着二人大喊。

    “好,就回!”杨大年随口应答,自己本就打算回去的。

    “啊!”好多人,什么人,土匪!杨子千第一反应,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这土匪也太大胆了吧,大白天的也敢入室抢劫。

    三两步的,父子三人都快速的回了屋。

    可不是好多人,七八个壮汉,都挑着竹筐,一字排开,站在芋子堆前,让她一眼都看不到堂屋里的情形,老娘有没有被要挟?五小丫有没有吓傻?

    “爹,他们都是寨子外的人,说是来买芋子的!”见人进门,角落里,杨子木站出来朝爹说道。

    我的傻大哥,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货色,他们说买你就信啊!

    杨子千朝着大哥使劲的眨着眼睛,无奈,杨子木没有看懂暗号不说,还幽了她一默:“妹妹,你眼睛怎么拉,是不是进沙子了?”

    “噗”一声,林正笑了出来,就说自己不会白跑一趟吧,看看,这丫头,就不会让自己失望,多么有趣的场面。

    杨子千恨不能跳上去捂住哥哥的嘴,无奈,诡计都被人识破了,看看,那为首的,笑得多欢畅!

    咦,这人,眼熟得紧。如果,再用电脑给p上一条黑色套头遮了脸只露出双眼,那,他不是山匪还是谁?行啊,越当越有出息了,敢堂而皇之露出庐山真面目了!是说大妞怎么会回来,原来,人家就在隔壁,隔了一堵墙的距离,怎么不敢了。

    是了,抢大妞的那个大个子男人呢,杨子千一一扫描,依旧凭着敏睿的双眼找到原主。好家伙,女人在隔壁被欺负,他还这么淡定,莫不是,抢回去玩了几天又送给别人了吧。

    大丁子要知道杨子千这想法,非捏死她不可。比原定时间提前一个时辰露面,都因为,得到消息说自己的女人被人撵出了门外,这会儿,人在杨家,心已到了冯家。他有一股冲动,想要提刀去把老巫婆,便宜老丈人给结果了的想法。但是,少庄主说了,这事,现在闹大了,还是趁没牵扯到山庄时及时把事办了就撤退了,女人和孩子就等留在寨子里的兄弟找机会给送回去就行了。他不能出面,一出面,整个岈屿山庄都都为他们夫妻二人陪葬,这样的风险,不是他大丁子可以承受的。

    这边,大丁子心有戚戚。

    那边,杨子千也稳了稳心神“阁下这次带人到我家有何贵干!”豁出去了,这大白天的,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何况,隔壁就好些人呢,真闹起来了消息传出去了,罗虎王三郑和尚肯定是要来帮忙的。还有李家,恨不能挖地三尺找出土匪, 拿下这送上门来的七八个人,或许,不成问题!

    “买你家这个种子啊,一文钱一个,是吧,帮我们把这些竹筐装满了,有多少算多少!”林正看丫头这表情,就知道,上次,她是认出了自己。啧啧,英雄救美的时候没被她记住,这偷鸡摸狗的勾当倒被烙上了烙印。爷爷说得对,果真做不得一点坏事!

    “好,装满是吧,阿河,快来帮忙!子林,你也帮帮忙,数得记清楚了!”杨子林一听大买主上门,喜上眉梢,连忙招呼阿河开工。就差把老爹也指挥上了。

    杨子千心里那个急啊,大哥,大哥,你好吗?你能不能别再这么激动,你装多少,就有多少打水漂!

    当下,又不好开口阻止,更让她郁闷的是,老爹也乐呵呵的蹲下身子帮着捡,边捡边数数了。

    真后悔让夫子教会了他们这些数字!

    “承蒙看得上,不过,本人做生意,概不赊欠!”杨子千决定捅破这层纸,看你一个男子汉还好不好意思说不,要不然,就去隔壁吆喝一声,让你有来无回!

    “呵呵,肯定少不了你的!”林正笑了,难怪,一进门就这么紧张,又是暗号,又是皱眉的,这是怕自己不给钱。这丫头,真正是胆子大,明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却没有害怕,依旧敢要钱。要真会武功了,会不会就是江湖上的辣手娘子呢?

    “那就好!”杨子千心里不相信,根本不能指望得上的东西,相信了就是猪,她决定,还要出去一趟,早做准备的好。

    “姑娘要去哪儿?”林正看人往外走,有些好奇,更有些疑惑,毕竟,人心隔肚皮,这小丫头要是耍滑头,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李家,那事情就麻烦了,因此,连忙上前问道。

    “这儿有我爹和大哥他们,我又帮不上忙,我出去看戏去了!”杨子千指了指隔壁,意思是你各人听啊!

    “噢,没想到,李家寨子还有好戏看,那我也去看看!”林正决定,在自己没离开寨子这前,杨子千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当一个临时的护卫他也不介意。

    大丁子一看杨子千的手势,就知道是说自己的女人的事,少庄主要出去,自己是他十二个时辰不离身的护卫,当下,更有理由去看自己的妻儿了。

    身后有尾巴!杨子千在心里皱眉,这家伙,这么警觉,自己,还真的没机会通风报信了!

    演戏演全套,只得远远的站在围观的人群后,看冯家的大戏。

    也不知道,自己走开的那段时间,都错过些什么好戏,这会儿,冯全居然出来了。

    “我娘呢,我娘呢?”大妞嗓子都哭沙哑了,她背上的奶娃娃,这会儿,也在哭。母子娘哭得那个凄惨,让不少心软的女人都擦着眼泪。

    大丁子眼睛一下就红了,脚步移动,就想上前。

    林正暗叹不妙,手指一动,将大丁子点了穴!

    可怜的大丁子,眼里耳朵里全是妻儿的哭声,却动弹不得,当了林正身边的一根木桩。

    “冯全,你太要不得了,这大妞,也是你的骨血啊!”

    “就是,冯全,你有本事做,就有本事说啊!”

    “冯全,你说啊,你告诉大妞你把罗氏怎么了啊!”

    身边的三姑六婆,第一次这么团结,矛头一致对准了眼前软弱无能却屡干些不靠谱的事的冯全。或许,她们在家没胆子主事,这次,也是矛盾的转移!

    “闹什么闹,关你们什么事?罗氏心毒,偷家里的粮吃,被我们休了,你们不是不知道,在这儿瞎掺和什么!”冯家的大门再次打开,冯老太太厉声喝斥!

    “我娘被休了!”大妞从地上爬起来,眼睛盯着冯全:“你说我娘心毒?你把我娘休了?那我娘现在在哪儿?”这个爹,再也不要了,如果可以,宁愿重来未曾有过。

    “不知道!”冯全木讷出口。

    “居然不知道?连二妹三妹一起,都不知道在哪儿?”大妞才刚燃起的希望,迎头一瓢冷水泼灭了。

    “大妞,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是算计了你娘,你娘是和离的!”

    “大妞,你娘没有偷吃,三妞都说了,那是杨二嫂给的吃食,冯老太婆还是要休你娘,就是为了省下她们三人的口粮呢!”

    有人,就怪声怪气的变着腔调捂着嘴巴说道。

    早看不怪这家人了,这老太婆才是真正的恶毒。

    不敢正面出来指责,就这样阴声怪气煽煽风点点火,让大妞将这冯家的房子烧了更好。

    “你们,你们,太恶毒了!”大妞的眼里,早已没有了老幼尊卑,右手,指点着冯老太太和冯全,气得浑身发抖。这事,他们肯定干得出来,也的确这样干了。因为,自己就是他们为了活命,为了不缺胳膊少腿给拱手送出去的。去年天灾缺粮,为了省下几口粮食,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你们知道什么?罗氏是恶毒的,这大妞也不是好人,她是山匪的女人,你们现在帮她,赶明儿,她男人就来抢你家杀你人!”冯老太太看大妞眼睛充满了仇恨,有些害怕,突然想起什么,大声嚷叫出来。

    “坏了!”林正一听,心里暗叹不妙。恼怒的眼睛扫过大丁子的脸,你俩口子,当真要把山庄害了!

    大丁子使劲的朝少庄主求情,现在,他只想解开穴道,只想带着自己的女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什么?冯老太太,你说清楚,大妞什么时候成了土匪的女人了?那这个孩子,就是狼崽子了?”有李家人听了,当下质问?李老爷没来,但他家喜欢看戏的人也不少。

    “就是那晚,就是你家被抢的那晚,我家也来了山匪,看我们家没什么值钱的,就把大妞抢去了!” 冯老太太毫无保留的说道:“你看,现在,却又跑回来找她娘,你们想啊,这土匪窝里的女人,哪有活着回来的,还带着孩子,这说明,她很得宠,一个土匪的宠妾,你们帮着她说话,真正是非不分!”话里话外,将大妞贬得一文不值!

    大丁子恨不能一刀结果了那个多嘴的老巫婆!林正发现,事情,越来越无法控制了。

    “难怪,是说没听说出门子,这会儿,就背了孩子回来了,原来是土匪的女人!”四下里,人们又开始议论开来。

    大妞回过神,知道自己坏事了。娘她也没办法找了,她得尽快离开这儿,要不然,得拖累山庄。看了看人群,当然,也看到了冷面的少庄主和红着眼的大丁子,赶紧的,大妞准备先走了,不往回山庄的路走,往相反的路走。

    “土匪的女人,一定知道土匪窝在哪儿!”李家人回过神,有人上前拦住了大妞的去路,有人,就跑回去禀告李老爷。

    杨子千侧身,看了一眼林正。小子,这次,看你们还怎么抢我家,这会儿,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又看家门中走来一个汉子,似乎是来报什么信的。

    “主子,装好了,一共装了八千个,八十两银子也付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来人轻声说道。

    真给钱了?杨子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看天,难道,今天太阳出西边出来的。

    “大丁子,你给我听好了,你们现在就走,这儿的事,你别想着有动静!否则,几百号人,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林正凑进大丁子耳朵边,冰冷的说道。

    杨子千隔得近,也听到了。

    天,这土匪窝,真够大,几百号人!啧啧,幸好自己没轻举妄动,否则,这斗得过初一,也斗不赢十五啊。几百号人啊,早晚得把自己家踩平了,可不是许四几个混混那么小的蚂蚁,这简直就是狼群!

    “将那个女土匪给我拿下送官,不说出土匪窝在哪儿,就在大牢里住一辈子!”人群议论声中,李老爷的声音从远处厉声传来。

    刚要动手解大丁子穴道的林正也停下了手。

    看看,怕什么来什么,这真正的仇家来了,这次,怕难了。这女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严刑拷打,只要她吐出一个字,山庄,就全军覆灭。林正恨,恨自己一时冲动抢了李家粮;恨自己一时心软,让大丁子带了妻儿出门!土匪果然是土匪,哪怕自己想当然的给他们看日子,过明路拜堂摆酒,依旧没能摆脱永远见不得天日!一见天,就得变天!

    事隔一年多,依旧被人清晰的提起。这灾难,就要来了吗?真如爷爷所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就在林正想事的瞬间,李家两个老妈子上前,一人拉住了大妞的一只手臂,让她动弹不得。背上的孩子,哭得更大声。

    “这孩子,怕是饿了!”有才当娘的人,听到孩子的哭声,就于心不忍。

    “唉,大人做的孽,连累着娃儿,这大妞,当真当了土匪的女人?”

    “八成是,要不然,冯家老太太说得头头是道,斩钉截铁的!”

    “天啊,土匪窝是个什么样子?”

    “谁知道,谁要知道,也得有命出来说才行啊!”

    “怎么没命出来了,你看大妞不是完好的出来了?”

    “啧啧,土匪窝呀,那是男人窝,可都是男人,哪见过女人?这女人,能出来,不知道,受了多少男人呢?”

    “呵呵,你这样说来,那大妞也是一个强悍的噢,受得住不说,还给生了孩子,也不知道,这孩子的爹是谁?”

    “哈哈哈,管他爹是谁,这孩子也只有跟着大妞一起去牢房里了,可怜的,怕是长不大噢!”

    人心,都是善变的。由刚才的同情,到现在的嬉笑。

    杨子千听了都禁不住皱眉,这群女人,真是闲得发慌了,连这些话都说得出来!

    杨子千如此,可想而知,当事人大丁子是如何的愤怒,自己还在面前呢,就被人为的戴上了花花绿绿的帽子,侮辱自己不说,还深深的伤害了他心爱的女人。还有那两个婆子,那个狗屁李老爷,老子早晚打断了你们的腿!

    “不,我不是土匪的女人,凭什么要带我去见官!”大妞心下害怕,嘴上,却不依不饶,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连累了男人,不能连累了山庄!早知道会惹下这样的祸事,说什么也不该回来的。不,无论如何,自己不能说出山庄,儿子,可怜的儿子,早知道,就不该带你下山。都是娘不好,娘太固执,说不定,咱们母子,真要在牢房里过余生,或者,九泉之下再续母子情缘!现在,说什么也是后悔莫及了!

    冯家,都是冯家,冯老太太,冯全,这一对黑心的母子,把自己害了,害了娘和妹妹,现在,又要害山庄了。

    大妞一边和粗使婆子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反驳。回过头,她只瞄了一眼,就看到了男人的眼睛里全是血丝。就算是自己母子死了,大丁哥也会为我们报仇的。那,自己还怕什么!

    想到此,大妞却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题外话------

    为了鲜花月票评价票,竹枝又来了个万更,亲们,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