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九章 树大招风-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哪来什么心仪的人?”被妹妹猛然问到这么敏感的问题,杨子木呆呆的心里跳进了一头小鹿,一下就安宁不起来。爹娘都没问过么这么高深的问题,更没在乎过他的感受,时不时的,在饭桌上说着某家的女哪家的孩子,讨论一番,也没个结果,把他一个当事人完全排除在外了。

    “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妻子?”让大哥划出一个圈,就给他比着这个模子找大嫂,想要的得到了才会珍惜,要不然,左看右看看不顺眼的,还同床共枕几十年,想想都憋屈。

    “呵呵,像娘那样贤慧心好的人就成!”杨子木笑笑,爹和娘过得很好,这个家也很好,不吵不闹,平平淡淡的,却让人感到温馨幸福,多好。当然,如果能有妹妹那样的小聪明就更好了,不过,难找!

    “我偷偷的告诉你呀,我看到一个姐姐,长得不算漂亮,但性格还不错,手很巧,编织出来的东西活灵活现的,而且,胆大心细,上次,还救了三哥。”当下,就把邱姑娘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悄悄给杨子木说了。

    “啊,小三子没事吧!”杨子木听完,急得跳起来问。

    “没事,没事,那点小伤,早好了!”杨子千一把拉着大哥按在凳子上,重点,故事的重点没抓住,是告诉救人的英雄是位姑娘,是我想要给你找的大嫂,怎么只记得关心自家人了。看来,杨家的血统就是见不得亲人受苦。“这事,可千万别告诉爹娘!”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秉着报喜不报忧的原则,杨子千可不想让过去了的事平白增加了爹娘的担心。

    “嗯,不告诉,不过,以后,有什么事,都得告诉我,我是大哥,知道吗?”杨子木显然对几人不放心了,板着脸对妹妹说道。

    “行,行,行!”杨子千无奈苦笑:“你说,这姑娘如何啊?”

    “这!”杨子木刚要继续教训,却被妹妹插了话,能这么机智勇敢救下小三子的姑娘,心肯定是好的!“行,不错!”,潜意识里,杨子木无比的信任妹妹,经过她眼睛看过的人和事,重来没有差错,这一次,也不例外。

    “确定了?那我这就告诉爹娘,等谷子收完了,你和爹到县里去一趟,上门提亲,明年,就把大嫂娶回来!”杨子千得意的笑了,都说现在剩男剩女多,瞧瞧,那是没遇上自己这个杨红娘,一出马,分分秒秒搞定!

    “邱柱子这人不错,老实肯干,心眼实,想必,他教养的孩子也不赖,丫头说见过,人不错,这事,我们去提,八成能成!”杨大年听女儿说有好的目标,又是熟人的女儿,当下就觉得可行。月娘没见过人,但丫头和孩子他爹都认同的,总比找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强。当下也很高兴,决定明天就去将李家的口信退了。

    “只是,听邱大叔说,邱家姐姐的饭菜做得不太好吃!”这是一个不擅长于煮茶饭的媳妇,可得提前给老人婆打下招呼,省得月娘期望过高,到时候失望。

    “只要能煮得熟,会做就成,哪有个个都做得好吃的。再说了,还有娘呢,要吃好吃的,娘做给你们吃!”月娘就这样大包大揽的,把活儿承包了。

    杨子千抿嘴微笑,邱家姑娘进门,大方向错不了,做一个贤惠的妻子,上敬公婆,下待叔嫂姑妹,只要做好了她的本份,会不会做饭算个什么事,到时候,丫头婆子一堆,还找不来一个厨娘?

    “还有,她好像不会针线?”杨子千又来了一句。

    “这丫头,她都有些什么缺点啊,全说给我们听了,省得一句一句的来,这不会针线的女子,倒是很少。但,也不是例外,比如,娘眼前就有一个呢?”月娘瞪了一眼杨子千,说别人,你自己呢?“你要说不会针线嫁不出去,那从现在起,你也得好好的跟我学学了!”

    杨子千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笑道:“那这个不算是缺点了!”才不要学,太费神了,眼睛脖子都受不住,关键是,心,根本就静不下来,到时候,走神,一针扎进手里了,疼在自己身上,娘还不是一样要心疼。

    “对了!”杨子千又要开始说话了,杨大年都忍不住笑了,这丫头,哪有这样说事的?看着发笑的夫妻二人,她还是说道:“她会编织东西,编得相当好,我用了她编的物件做配饰,这次,等徐家的银子收回来完,我还打算分一些红利给她!”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这丫头,怕是看上人这一点能干吧!她的眼光,从来就异于常人。罢了,到时候,还是自己亲自看看去,杨大年决定道。

    “说起银子,我倒想到一个事儿?”杨大年看着围坐在一起的家人,郑重的问道:“秋收了,芋子堆放在哪儿?”

    以前是天干,要防备着,才做了羹糊了墙上。不可能天干后又涝灾,那么,这芋子,这么金贵的东西,眼下,想要再次来个神不知鬼不觉也是不易了。寨子里好多人家都在打听这菜怎么种,要不要卖种子的。估计,大家都有所猜测,饥荒时,是这种大叶子菜救了命。

    “卖种子吧!”留下自己的后,都卖掉,早就想要发一笔了,只是时间未到。眼下,是最好的机会!

    “那得多少文钱一斤才行?”这东西,比谷子麦子金贵,卖少了,杨大年都舍不得。

    “不论斤卖,论个数,大的留下自己吃,小的当种子卖,一文钱一个!”杨子千想了想,论斤卖,都像芋母子那么大差不多。哪怕是拇指那么小的一个芋子,来年,也是可以发一窝儿子的,论斤卖了,亏得慌!

    “论个数卖,一文一个?”杨大年惊讶,杨子木想了想,点头确认。

    “对了,爹,卖了芋子,银钱也别放在家里,都花了吧!”树大招风,财多招匪,可不能重蹈李家的覆辙!

    “花了!”一家人都不可置信的盯着她。这孩子,当真是没当过家,哪有有钱就花了的道理。这个家,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嗯,卖了就买地,多买点,还有,修房子,把房子修好一些,多修几间,哥哥们都要成家了!”杨子千知道他们想岔了,连忙说道。

    买地,修房,这,都是正道理。当下,心里就明了了一些。

    “县里的产业,知道的人都是可靠的,所以,家里挣的你们尽可以花了,外面有我们呢!”瞧瞧,有钱腰杆就是硬,多有气势!

    “这丫头,人精一个!”月娘看她每一件事都安排得头头是道,忍不住又点着女儿的额头,爱怜的说道:“也不知道,到时候是谁家有福气娶了去!”

    “娘,我才不出门子,我们家到时候会挣很多很多钱,你却想要把女儿撵出门去看人脸色,那可不行!”杨子千不依不饶,歪着头,靠在月娘的手臂上撒着娇。

    “多大的人了,还靠着你娘,这么热的天,你娘还怀着身子呢,也不怕她热着了!”杨大年瞪了一眼女儿,这孩子,就算是这样装出个孩子样,心,却真正是玲珑无比啊!

    杨子千又吐了吐舌头,朝老爹扮了个鬼脸,逗得一家人又是开怀大笑。五小丫一直在旁边看着听着,大人说的事她不懂,不过,四姐脸上的变化倒挺有趣,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悄悄的模仿着。

    “什么,李家门槛高了,高攀不上?”李夫人听媒婆一说,脸上就挂不住了。都是老爷想出的馊主意,非要把三小姐给嫁进杨家。门槛高攀不上,眼下就让你们攀了,居然还敢拒绝,不过,这样也好,有自知之明。三小姐,大姨娘发卖了后人越发少言寡语,按自己的意思,就给找个大户做个妾就是很不错了,姨娘生的小姐不做姨娘做什么?看看,老爷还认为杨家有点本事,说嫁过去当一个正头娘子,有吃有喝,关键是离家近也能照应着。照应什么呢?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养到这么大,这个家也算对得住她了。

    “高攀不上?”李老爷听了夫人的汇报,心里很是恼火。杨家,真是太不识抬举了,居然敢打自己的脸。别忘了,这个寨子是李家寨子,自己,姓李,是寨子里唯一的大户,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如此的轻微,连上赶着嫁一个女儿出去都被人拒绝,如此,杨家,最好不要有事求到我面前!

    杨家没求人,但是,收谷子时,田里的人,却不少。

    一些免费工没做完的人,这次,都主动的来了。人多,又有拌桶,有人割把子、有人递把子、有人在拌桶上拌谷子、有人就拴谷草,拌桶满了,王三罗虎几人又争抢着挑回坝子里晒。

    不到一个时辰,一块田就打完了,又热火朝天的搬家什到另一块田!

    “罗大婶、王三婶,你们快别晒谷子,你们现在可不是一个人!”杨子千用晾耙扒拉着金*的谷堆,见她们也在帮忙捞谷衣子,连忙阻止道。

    “呵呵,四姑娘,这活儿,我们哪年不做?也就是现在过得好了,就以前,要生了还一样的做呢!”罗大婶边笑,边把谷衣子刨到了一边,这些手脚活儿,天生就是女人做的。

    “是啊,我们可没那么娇气,也没那福份去惯养!”王三婶也动作麻利用晾耙把另一挑谷子摊开,自己又不是有钱人家,男人说了,在杨家帮工,一个月几两银子呢,不要说生这个,再生几个,他都能养活了!月娘也是好人,这样的东家,多帮衬着点都觉得高兴。

    “郑婶婶,你把孩子丢在屋里和子禾那丫头在一起,怕是不行吧,你快去照看着他!”杨子千给这个打了招呼,又去招呼另一个。眼前,郑和尚的女人雷氏直接把儿子丢在杨家屋里也跑来了坝子里帮忙。

    “没事,他刚会走路,又正巧喜欢比他大一些的孩子一起玩。这会儿,两孩子玩得可高兴了。罗大嫂、王三嫂,你们回去休息吧,要不,帮杨二嫂煮煮饭也行,这坝子里,有我和四姑娘就够了!”雷氏人长得瘦小却精干,说话声音中气十足,一看就是个利索的人。

    “今天打谷子的人多,时不时就挑两挑回来了,大家帮衬着做一点是一点。就靠你俩人的话,在这么热的坝子的顶着干上一个时辰都受不了!”罗大婶依旧没有停手,自己是来帮忙的,可不是来混饭吃的。

    杨子千看她们都争着抢着干,自己这会儿被晒得背心的汗直流,却也不好躲回去。在现代,上班受气了,就想着躲回老家种田,这会儿,真种田了,才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难,这晒谷子都不是人做的事!

    热啊,真的好热。

    脚下踩着谷子,时不时的,还跑几颗进鞋子里,扎得脚板心生疼;头上身上汗水长流,还有,谷草衣子毛耸耸的,觉得浑身都发痒,不行了,受不了了,越想,杨子千越难受,索性,丢下手中的工具朝几个女人喊道:“婶婶们,我们回家休息一会儿吧!”

    三个女人正干得起劲,听四姑娘一喊,愣了一会儿,然后,明白过来,都笑了:“你先回吧,我们把手上这点事做完了就回!”

    给了你们机会,自己不休息的,可怪不得我不厚道,杨子千几步跑回了屋里。钻进灶房,抓起水瓢舀了半瓢水,“咕噜咕噜”灌下了肚。“这晒坝子,真不轻松”边抬手擦去脸上的汗水和嘴角的冷水,边叹气!

    “丫头,你怕晒就别出去了,下午,让你大哥和阿河在家晒坝子就行了!”月娘看女儿小脸晒得通红,她也心疼了,又连忙出门把三个女人都喊了回来。

    “这要在几年前,十来亩地,非得将人折腾掉一层皮,前前后后得忙上一个月才能收完。看现在,人多,这点地还不够三五天就收完了!”罗虎和王三挑了谷子在路上歇气休息,两人闲聊着。

    “是啊,杨二哥这次可发了,这谷子,交了捐税又不用交租子,顿顿白米干饭都能吃个对年了!”王三看着颗粒饱满的谷子,突然间说道:“罗大哥,我们两家都没种地,要不然,这两个月的月钱,干脆让四姑娘用谷子代替算了,也省得我们大老远的去镇上买米买面。”

    “我看行,给大年和四姑娘说说!”罗虎一听,觉得这主意好,当下也很高兴。

    等谷子打完,晒了干谷子,将要交的捐税堆放在一边,上交国库的倒也不少,几乎占了一半了。想一想,若再交租子,自家的余粮就少之又少了,幸好,这田姓杨了。

    “听夫子说,三哥若考中举人,家里的田产就不用交捐税了,那这些谷子,就都是我们自己家的了!”指着那一堆即将被送走的粮食,杨子千畅想着未来。

    “呵呵,到时候,可得修几间粮仓才行!”杨大年这会儿,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转变,很淡定的接受了儿子可能会考上举人的梦想,不再惊讶!

    “眼下都该修一个粮仓了!”杨子木看着箩篼重箩篼,足足占了半间屋,后悔没早动手想方办这事。

    “这么多谷子,罗大伯和王三叔不是要用粮换工钱吗?让你们两家挑些回去还帮忙分担了负担!”什么东西都不能拘泥于形式,这是杨子千一贯的作风。这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当然得尽快办理。

    “瞧见没,罗家和王家都去老二家挑粮呢,怎么没让你这个当哥哥的去挑几挑?”王花儿看着来来回回大挑挑着粮回自家屋的罗虎,忍不住又开始数落起来。

    “他们俩,整天整天的给老二下地干活,做起事来就当自己的一样,我呢,我去帮一天工,你就在那儿跳起脚来闹,别说挑粮,缺粮那会儿签的契约免费工都还没做到一半呢,你还好意思说!”杨大富总算是看明白了,这女人,不能惯,当硬气时就得硬气。以前,说是靠她的表叔一家扶持,给她面子,很多时候就忍气吞声了事。结果,越发变本加厉,到最后,和老二一家活活的生份了,还不如一个外人来得亲热。

    “怎么又怪起我来了,你就这点本事?你没能力挣来养家糊口,欠了工关我什么事?哟嗬,你要有本事,像你家老二一样买地啊,你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显什么能干!”王花儿的机关炮,一连串的打出来,将杨大富气得个半死。

    这婆娘,就是拎不清!

    杨子强看着爹娘又在那儿争吵,当下默不作声,二叔家的兄弟姐妹,和他的关系,比着罗大牛王大丫都不如,造成了今天这局面,他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点的。靠人不如靠己,自己也要努力,挣一份家业,摆脱佃农的身份!等明年,去找二叔要点宽叶子菜种子种上,至少,一家人不会再挨饿。

    “明天就收芋子,并且,打算明天就开卖?”杨大年听完女儿的提议,觉得动作快了些。

    “明天开始收,来帮工的人,一人免费送十个给他们,是吃还是留种,随便他们!其他的,就卖一文钱一个,”杨子千想着,再过三四天,又该回县城了,走之前,得亲眼看着这事办好。

    杨家那种宽叶子菜,叫芋子,开始收了,果然,叶子只是零头,重要的在地下,在根部。一文钱一个,可以留着明年春上种下。饥荒时期,寨子里的大部分人去换工,都是换以芋子为主的羹羹!

    这个消息,如长了翅膀,不一会儿,全寨子的人都知道了。

    除了李姓几家人、出门做工的张木匠,一直听老娘指挥的冯全外,寨子里有壮劳力的好些人家都来下地帮忙收芋子了。不仅是欠工的,那些不欠的,或者,早在以前就没有什么关系的,这会儿,都来给杨家帮工。

    “呀,你小心点,挖烂了一个,就是一文钱呢!”当下,有人就招呼下锄的人说道。

    “啧啧,快看,这小的,听说一文钱一个,看看,这得多少个,一、二、三、四、、、、、足足十二个!一锄挖下了十二文钱,这哪是挖地,是挖金娃娃还差不多!”连根提起一窝,边抖了泥土,边数,惊赞不已。

    “听说,这东西,不怕水涝不怕天干,又好种活,我今天这十个,留着明年也种!”有人边抹着泥,边说着自己的打算。

    “就是,我也要做种,好吃的在后头呢,哪能这么嘴馋,只贪图一时的吃!”收拾叶子的人边将一根根芋子叶捡起放在竹筐里,一边说道。

    “是啊,唉,可惜了,收的人太多,可能今天一天就收完了,要不然,可以多帮几天工,多挣几十个种子了!”有人就看着几块田里满满的人头,遗憾的说道。

    “哪有那样的好事,要说这杨老二家的帮工,委实做得。他们家厚道,你看罗虎和王三,没种地,一样不缺吃,还大挑大挑的谷子往家里挑,比我们这些佃田的人家日子都过得滋润!”试了试竹筐里重量,确定挑得动,弯腰拱身,挑起芋子叶就往杨家走,他说的这句话,却深深的震撼了身边听见了原话的几人。

    是啊,忙忙碌碌图个啥,不就是填饱肚子吗?真要靠上了杨家这种厚道的东家,哪有吃不饱饭的?等契约到期了,干脆也不种地算了!

    杨老二家,这些年,一年一个变化,这次,单靠这几块田的芋子,怕也收获不少。以后,还指不定有多大的造化呢,以后,还是多向他们家靠拢吧。

    半间屋子的谷了;等芋子收完,又得堆半间屋子,杨大年这会儿都嫌弃房子小了。到时候满满一个堂屋,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娘,那芋子杆杆做的盐菜我们家都还有,这次,就都不要了吧!”杨子千看着坝子外堆放的那一堆,想着再让怀孕的老娘日夜操劳,觉得不划算,当下就建议道。

    “唉,这丫头,好了伤疤忘了疼。头几年,吃得,吃不得的野菜野花都往家里折腾,这会儿,大堆大堆的能吃的,却让不要了,你都不觉得可惜!”月娘瞪了一眼女儿,这孩子,大手大脚的,这习惯可不好!

    “不要了,不要了,娘,你看看,这芋子卖了就是钱,这谷子,能吃到明年秋收,你不缺吃不少穿了,还这么累干嘛,好好的养好你的身子,给我们添个胖胖的弟弟妹妹才是正道理!”杨子千的消费理念是:该省则省,该吃就吃,人生苦短,何必虐待自己!

    “怪可惜的!”月娘依旧操刀,划着芋子杆杆去晒。

    “爹,娘,田里都收完了!”果然,一挑挑的挑回家,堆放了半间屋子,杨子木看着这些成就,很是高兴。

    “大哥,让他们各人找东西来装,等会儿就分发一些出去,要买的也可以来买了。堆在家里实在碍眼!”杨子千回首看着堂屋,觉得这阵仗太显摆了,大有土豪金的范,就怕,这消息传到土匪窝去,杨家也要遭难了。不过,那土匪,可能也不是土匪,也不知道被抢去的冯大妞过得如何了!

    杨子木转身,告诉了今天帮工的人,当下,近的人家就拿了篮子提篼过来等着分发了。

    “大哥你记个数,阿河,你来发,记住,帮工的每人十个,可不能多发了,多发了就扣你的工钱!”杨子千站在阿河面前威胁他道。

    阿河无言苦笑!

    当下,数了个数,挨个儿的分发出去。

    “那个芋子杆杆,想要的,一家可以拿一大把走!”看月娘固执的坐在那儿划得挺起劲,索性,送人算了,送完了,老娘也就没得来做了。

    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当下,人人都是抓了一大把。帮工的分发完了,月娘面前的芋子叶堆也所剩无几了。瞪了女儿一眼,无奈的起身洗手休息。

    “妹妹,共发了五百个出去!”杨子木连脚趾头都给用上了,这会儿,总算是统计出来了。

    五百个,就是五两银子,杨大年看了看女儿,这孩子非要这么做,说是不惹众怒,瞧瞧,五两银子就没了!

    “嗯,如此以来,没来帮工的人家,想要就得来买,有余钱的,也想来买,地洞里依旧装满了,余下的,都卖了!”杨子千想着,这招风的大树,早早的砍了更好。

    “看看,我就说那个大叶子菜有问题,如何,被我猜中了!”李老爷听说杨家的吃食就是大叶子菜时,对家人说道。决定,明天也去买两百个做种。这地里,长年帮工少,种谷子还不如种这叫芋子的来得轻松,至少,不赶时节必须多久之内就收回来。

    “留着做种子吧!”杨大富将十个芋子拿回家,准备收藏起来时,却被王花儿一手给拽了过去。

    “留什么留,留到明年春早烂了,到时候,你去你老二那里拿点做种就行了。”王花儿边看着这黑糊糊的芋子,边想着这玩意儿要怎么做来吃。“看你们老二一家嘴好紧,前年就种了老多,一点消息都不透露出来,生生的给凭它发了财,啧啧,这心,黑啊!”

    “说好说坏都是你一张嘴在说,你就少说两句吧,他心就是不够黑,真黑,这个寨子里完完整整的一家人的怕不多;他要心黑,这会儿,你坟头上的草都长得多高了!”杨大富实在受不了王花儿这德性了,忍不住还口。

    可想而知,王花儿的反应会有多少的激烈,少不得的,又是一场戏。

    杨子美听得心烦,想着,什么时候嫁出去了就安宁了,省得听他们没完没了的吵;杨子强听得吵架,无奈摇头苦笑,遇上了这样的爹娘,真是不幸!

    第二天,李老爷派人来买了四百个芋子,用脚指头都能想到,他是买来做种子的。

    意料之外的是,张木匠居然上门了。

    “师傅,快进屋里坐!”杨子林见师傅上门,连忙上前招呼。

    自打天灾将杨子林遣回了家,张木匠也不太好意思再进杨家门。这会儿来,还是因为女人的唠叨。

    “坐就不用了,你师娘听说这东西好吃,让买点回去偿个鲜!”边说,边掏出一两银子给专门收钱登记的杨子木,并将筐子递给阿河,示意他装上一百个。阿河接过筐子,就认真的捡着芋子。

    “买什么买,这是自家种的,我正说要给你送去的,可巧你就来了,少不得让你受累了!”杨子林这些日子下来,也学了些生意人的腔调,说起话来滴水不漏。边说,边蹭下身子,将筐子倾斜,用力扒拉着芋子,满满一筐,少说,也得两三百个。转身,又从桌面把那一两银子拿了往张木匠怀里塞!

    “这怎么行,不要这么多,还有,我是掏钱买,这钱你得收下,下不然,传出去,说我张木匠倚老卖老,那不丢脸死了!”张木匠连忙拒收,师徒二人,你来我往,争执不下。

    “张师傅,你就收下吧,这是孩子的一番心意,又是自家产的,不值几个钱的!”杨大年见此,上前劝说道:“这徒弟孝顺师傅,是理所当然的事,谁会笑话你,哪就丢脸了?”

    “唉,这怎么好意思呢?”张木匠缓缓收手,却也不太自在。“当真,子林,目前生意好些了,要不要跟着我再去做几家?”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运气来了,好多以前没做过工的人家都在请他,自己也有些忙不过来了。

    “谢谢师傅,我在县里做着工,就不来帮你了!”杨子林不好说自己在当老板,做着工倒是大实话,哪一个工种不是他想出来的,又有哪一个工不是他亲自验收呢?

    “噢,县里啊,那不错,好好干!”张木匠提了筐子,拍了拍杨子林的肩膀,告辞而去。

    “呵呵,二哥,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看着人的背影消失,杨子千失声笑道。

    “你个丫头,没规矩,连你二哥都要笑话!”月娘看孩子们打趣,时不时的,掺言说上两句,

    一家人,又是一阵欢快的大笑。

    ------题外话------

    感谢亲亲的钻石花花月票和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