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八章 能掐会算-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子森,你没事吧?”待邱家父女走后,夫子心疼得抓自己得意门生的手,关切的问道。

    自己容易吗,没成家膝下无子,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聪慧的孩子,眼看就要有所成就了,差点就被那帮*给打折了腿,或者丢了小命,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唉哟哟,夫子,你轻点!”杨子森尖声惊叫。不知是疼还是委屈,眼里,赫然包着晶莹的泪珠。可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皱皱鼻子,立马止住快要开闸的泪水。瞧瞧,二哥和妹妹的眼里,都只有邱家姑娘,连自己伤没伤都不问一声,还是夫子最疼我!不过,堂堂男儿岂能和女子争宠,更何况,那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所以一直没吭声。当下,对夫子的关爱,更是感动极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夫子,学生一定为你养老送终!

    “怎么啦,子森(三哥)”二人听得嚎叫,这才回神。看他一副悲摧的模样,杨子千在心里也内疚,刚才都忘记了问他有没有受伤。看这样子,八成是伤了,而且,伤得有点重!双胞胎心连心,这会儿,杨子千也感受了到杨子森心里的委屈。

    “被踢打了几下!”呲牙裂齿,要不是邱姑娘,自己这条小命就算不交待在那儿,估计也只能拖着残腿爬回棚子了。

    杨子林上前,掀开小三子的衣服,身上背上腿上,好些於青的伤痕。看得他也心疼不已。爹娘和大哥不在身边,自己就最大,却没有好好的照顾弟弟妹妹,头几天妹妹差点受伤,阿河垫了底;今天,弟弟又被人打成这副样儿了,自己真是太没用了,居然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们。

    “二哥,快带三哥去医馆!”杨子千看得心疼不已,自己还是太弱小了,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受欺凌,还不敢去报仇。

    “嘶,不用,不用,在李家寨子时,哪有不磕了碰了的,身上的於伤也没少过,我又不是娇小姐,受得住,不用上医馆!”杨子森边疼得嘶叫连连,却又固执的不去看大夫。

    乡下孩子皮实!满山遍野,后山河沟里每寸土地都有自己留下的脚印。有一次还和罗大牛他们一起从高高的土坎跳下,比赛看谁更勇敢,结果,勇敢的小子摔了个狗啃屎,地面是一块石头,当场就摔断掉了一颗门牙,好在正是换牙时期,要不然,槽门都关不严。也因为从小帮家里做惯了农忙,锻炼出了一身结实的小身板,这些伤,当然还受得住。

    “三哥,你头上有没有挨打?有没有头昏想发吐?”杨子千突然想到,许四那个王八蛋别打了他头上,给打出个脑震荡就麻烦了。

    “没,那群家伙一心想要打断我的腿,全都往身上,特别是下半身招呼,这手是去挡的时候挨了几脚!”杨子森恨恨的说道:“唉,要是我会武功就好了,非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不可!”

    会武功?杨子千一听,这东西,在西宋倒是真实存在的。要不,过段时间,给三哥找一个护卫吧,要不然,谁知道那许四还有些什么后招?

    “我看,明天开始,你上下学,我和王三都给接送一下的好!”罗虎看着眼前的场景,连忙建议道。庄户人家不会武功,长年下着苦力重力,手上的劲道也不小,那许四几个混混无赖也没有武功,论理,打起来,自己和王三应该能应付!

    “好,明天开始,我和罗伯伯王三叔一起送你上下学,还有,妹妹,你出门时,也给我们打个招呼,身边至少得两三个人一起!”杨子林后怕不已,也交待了,现在家里人出门,都多带人,不能再给许四机会。

    想着邱家姑娘是撒的面粉,要是,换成后山的石灰石,估计,就得够那几爷子受了。下次,回李家寨子,带一些回城,家人身上,人手给准备一包。对了,现在没有石灰石,罗氏做饭的灶房里倒是有海椒面。杨子千想到此,就让罗氏缝了三个布袋,装了差不多半斤海椒面,兄妹三人一人一包。别人是随身携带香囊,自己家,来得独特,携带佐料。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豺狼来了,等待他的是海椒,红红的,多有颜色啊,烤了煮了炒了什么的,就看到时候的火候了!

    “四爷,这是什么药粉?白色无味?会有什么毒性?”四人好不容易抹开眼睛,连忙窜回了家。进屋就大声喊要冲凉,其他三人也选择了下人房打整自己的一身毒粉。

    没有不良反应,也没觉得哪儿不舒服,洗漱后,四人聚在一起,恐慌的商讨着。

    “你们可看清了,是那小子撒出来的还是旁边的人撒出来的?”许四自认在河包县是横着走的人,却不想,一连两次,都败在了杨家人的手中,心里那个火啊。

    “好像是一个黄毛丫头,对,可能就是上次那个什么四姑娘!”毛子想了半天,觉得那女孩好像长高了不少。也是,有几个月没见了,长高也是应该的。

    “他娘的,这鬼丫头难不成能掐会算,知道爷今天要在那个地方那个时辰动手?”许四破口大骂,没有比失败更让他感到更憋屈的事了。

    “是啊,四爷,你看,准备得这么充分,连毒药粉都给用上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胆颤心惊的,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看到太阳从东方出来!

    “四爷,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我们可得做长久打算,小心行事的好!”一直没开腔的人,一句话,与许四不谋而合。

    “都回吧,今天出门不利,休息休息!”许四心里也有些忐忑,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个什么毒,时辰隔了这么久了,还没发作?那一旦发作起来,是不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想到此,连忙打发了三人,要死在自己家,三条人命官司够这个家破产了。自己脚一蹬升了天,留下一群女人一群幼儿,怎么也摆不平人命官司的。

    打发走三人,许四回了屋里,也不敢睡,就坐在床前的茶桌旁静等最恐怖时刻的来临。

    一等二等,左等右等,等来了周公,依旧没有什么感觉。

    “小美、小美!”许四起身,大声叫着丫头。

    “爷,你这是要就寝了吗?”丫头上前,摸索着,准备给他宽衣。

    “晚上回来换下的衣服扔了吗?”一边,任由丫头宽衣解带,一边问。

    “爷,那是六姨娘给你做的,今天才上身的新衣,不合身吗?”丫头得了六姨娘的银子,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好话,就让把衣服给扔了,这人老珠黄的,人不受宠连带着衣服都不受待见。

    “那上面撒了些粉,怎么会再穿?”没说是药粉,要不然,这丫头必定惊叫。虽然女人众多,这小美,从小一起长大,照顾着他,也比较合心意,当然就更宠爱一些,这会儿,还想着她的感受。

    “呵,爷,那些面粉,见水就融化了,多冲两次水就没了印迹,洗干净了,原封原样的。你要是喜欢的话,也可以多穿两天的!”小美抿嘴笑了,这四爷,有时候就像小孩子,得哄着。

    “什么?面粉?”许四一把抓住小美的手,激动的问道?

    “是啊,是面粉,也不知道哪家粮油店敢往爷身上撒一身面粉,他是不想活了吧!”这主子欺行霸市,强势无比,去个粮油店弄了一身面粉回来也是正常的。

    “娘的,居然是面粉!”许四抓住的那只手越捏越紧,恨不能直接捏碎了!

    “爷,你放手,放手啊,你弄疼小美了!”丫头疼得眼泪汪汪,连忙求饶。

    转眼,看着女人梨花带雨,心里一软,一把拉进怀里:“弄疼了是吧,爷还没开始弄呢!”

    “爷,你真坏!”丫头不仅仅伺候衣食住行,还得伺候*。虽说只是丫头,但有些体面,是那些姨娘也得不了的。小美半推半就,成就了许四的威风。

    “爷,这场子,我们得找回来!”当听说昨天只是虚惊一场,是普通的白面粉时,其他三人也情绪激动,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吃着不明不白的亏,他们都不用在河包县混了。

    杨家四姑娘,臭丫头,咱们这梁子,结大了!

    “四姑娘,徐伯伯可是给你推荐了好些人了,连一些外地的商都在说,你这圆桌上档次,准备要找你买,你还要收我这么多钱啊?”见做了十张桌子,先给送了过来。徐老板心情大好,边掏银子,却也心疼的开着玩笑。

    “徐伯伯,多谢你了。不过,亲兄弟明算账,咱们都是生意人,都养着工人小二呢,不收钱,子千可养不活他们,到时候,他们一家老小打上门来,我只得给你老带过来了!”杨子千边笑嘻嘻的接过白花花的银子,边打趣道。

    “你个丫头,就是心狠的,敢把人往我这儿带,真正是亏你想得出来!”徐老板有时候都在想,这杨家,究竟是上辈子修了多少福积了多少德啊,一个普普通通的庄户汉子,生的儿女都那么精明能干,让他都有些嫉妒了。

    “呵呵,放心吧,徐伯伯,你都拿钱给我了,你对我不狠,我肯定也不能心狠着来对付你啊!”一边吐着舌头,一边呵呵笑道。该狠时就得狠,要不然,人家都以为自己好欺负呢。那个许四,没招他惹他,居然三番五次的挑衅,什么时候,有资本了,就得狠狠的收拾一顿,要不然,还以为姐是一个软柿子-好拿捏呢。

    “余下的,什么时候拿过来?”徐老板知道,给这伶牙利齿的小丫头磨嘴皮子,讨不得半分便宜!看了眼布置好的十张桌子,他满意的点头,顺带问了一句。

    “估计要晚一些了。这立秋了,家里也该收谷子了。我们得回家去一趟,你的桌子,就等回来后再送过来可好?”杨子千仰着一张小脸,讨好的看着徐老板。

    这哪是一个生意人啊,就是一个乖巧变脸快的小孩子啊!徐老板后悔中了小丫头的计,没签契约,余下的五张桌子还得等上一些时候才能置换完,多可惜啊。

    “放农忙假和探亲假?”活儿忙不完,四姑娘居然还要放假,简直不可思议。工棚里的人,都觉得放假不划算。

    这个世界真是疯狂了,现代的人,是脑袋削尖了想休女性假、年假,甚至于才结婚就想着把产假一起给休了。这会儿,自己这当老板的人放带薪探亲假,工人,却还不愿意放。可见,这些工人的主人翁意识是多么的强烈!

    “放!”杨子千坚决的决定。

    家里,有免费工,有郑和尚帮衬着,打谷子,她倒不记挂。她担心的,是芋子的收成。这事,只能她回去才放心。但是,山路上有豺狼,一两个人走路肯定不行,就要把罗虎王三带上。放了这两人的假,不放黄顺子邱柱子的也说不过去。索性,都放了!好事不在忙上!这好东西,吊吊买家的胃口,显得更为珍惜!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自己内定了大嫂的事,爹娘还不知道,自己得早点回去告诉家里,再让爹来县里找媒婆上门去提亲,要不然,好姑娘就成了别家的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们放假后,还得麻烦邱大叔和顺子叔接送一下三哥上下学堂,照料着棚子里的诸项事宜!”细细的交待了各项工作,又发了工钱,众人满心欢喜。

    罗氏惦量了一下袋子里的银钱,心里激动极了,二妞的嫁妆钱都足够了!可惜啊,大妞没等到今天,大妞,娘想你了,你还活在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活着,花再多的钱,娘也挣来赎你出来。只是,你在哪儿呢?那个山匪窝是在哪儿呢?

    “啧啧,你们那个杨四妹,经常这样跑上跑下的,哪天把少庄主惹急了,当真抢来给做了压寨夫子都说不定!”大丁子这次学乖了,是静等傍晚换班时才跑回自己的屋里给大妞汇报着今天少庄主的行踪,外带着,也替杨子千担心了。

    “杨四妹还小呢,你说过,庄主肯定不允许他胡来的,我才不担心!”大妞头也不回的抱起床上的儿子,轻轻的拍着他肉肉的小屁屁道:“都不是好人,我们虎子长大了才不要学他们啊!”

    “嘿嘿!”大丁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自己把女人抢了回来,真是一辈子的污点,以后,儿子要问起,你是怎么娶的我娘,要不要告诉他,你老子我,是把你娘抢回来的?

    “说真的,少庄主对她很感兴趣,说了,如果这丫头下次再进城,也跟着去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勾当!”大丁子想着,真跟着进了城,也给孩子他娘扯两身好看的衣裳。

    “劝你一句,最好不要怂恿着他偷偷去,找一个正当理由给庄主禀报了才去,要不然,几十大板下来,谁晚上抱儿子?”大妞心疼男人,却换了一个语气。

    “嗯,知道,知道!”大丁子觉得,自从带回了女人,他的日子,过得比少庄主的还滋润百倍,这样的生活,给个皇帝位子都不换!

    “看看,我就琢磨着,这孩子就这几天快回来了,看看,我算得多准!”月娘看着风尘仆仆的几人出现在面前,得意的朝杨大年喊道!

    “是,你都快赶上神仙了!”杨大年乐呵呵的奉承着月娘,这怀孕的女人,得顺着她的话说才行。

    “大年,什么时候打谷子?四姑娘说了,这次的假只有十二天,可得抓紧时间干才行!”罗虎看着昔日的难兄难弟,再看了眼田里金灿灿的谷穗,想着,也不知道哪一天,得喊面前的人一声杨老爷了!

    “呵呵,丫头说了,是给你们那叫什么探亲的假,可不能又让我给变成了农忙假了!”杨大年笑道:“你们可是我家的工人,不是长年,这些事,就莫再费心了!打谷子,有免费的帮工呢!”

    “唉呀,我忘记了,你们俩,快别在这儿磨蹭了,快回家去,家里呀,有事等着给你们说呢!”看着王三罗虎,月娘连忙撵人了。

    二人相视疑惑,离家又是两三个月了,也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事。当下立即三步并着两步,各回各屋找自家女人,准备问个清楚!

    “什么?”罗虎听完,觉得不可思议!

    “真的?”王三听了,心里一阵激动!

    “不是真的还是煮的?”女人恨恨的瞪了一眼男人,又不是没当过爹,值得这么激动吗?也不想想,自己最近吐得多难受,也吃不下饭。要不是杨二嫂做了好吃的经常送些过来,这会儿,自己哪来力气和他说事。

    “太好了,你们三个女人,都差不多的时候怀上的?”罗虎好半天回过神,这四姑娘的探亲假,当真是探亲,时隔两三个月回来,就有这么个大惊喜给他。“你身子一直不好,这次,可得注意点,有什么,多问问她们,她们更有经验!”

    杨子千一家人,除了小三子苦命读书外,这会儿,又团了圆,月娘看着空着的位置,颇为想念。

    “爹,娘,三哥就要下场考试了,等考了秀才再回来看你们!”杨子千一边揉捏着小胖丫,一边安慰着爹娘。

    “四姐坏,不和四姐玩了!”人在家,一起玩,天天像头小尾声不离左右;人走了两三个月就生疏了,但,一回来,这招牌性的亲昵就让小胖丫记忆犹新,很快的知道这是谁了!大声反抗,拼命挣扎,奈何,还是惨遭毒手!

    “呵呵,四丫头,你再整她,长大以后记仇了,非记你一辈子不可!”月娘看着没规没矩的两个女儿,就开怀不已!

    “娘,我不怕,以后,这丫头长大了是要嫁人的,嫁出去了,还能记得她老姐我的话,那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啊!”杨子千依旧没有停手,这小胖丫圆圆的小脸蛋,滑滑的,细腻无比,摸起来太爽手了!

    “你呀!”月娘摇头!

    “当真,娘,我们家,是不是要添人了!”杨子千想到了邱娟的事儿,得早点给老娘说。

    “可不,丫头,再过几个月,你又要添妹妹或弟弟了!”杨大年笑着插话。

    什么情况?不是添大嫂,居然是添弟弟或妹妹?我的天,老爹的战斗力太强悍了吧,自己已经是五兄妹了,还添,添多少他才罢休,想要凑够一个足球队吗?

    惊讶的看着老娘,月娘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就你话多”狠狠的瞪了杨大年一眼,这事,告诉未出阁的闺中女儿,她都想钻进家里的那地洞里去了!

    啧啧,老娘这样子,这哪是瞪老爹,分别是抛媚眼!杨子千扳着手指算了算,月娘今年,是三十四还是三十五来着,在现代,应该算是高龄产妇了,不过,在西宋,也不算太老!唉,怀都怀上了,生吧,反正,这个家,也不在乎多养一个小不点了!

    当听说王三婶和罗大婶都怀上了,和娘是差不多的时间时,杨子千抚额感叹:自己放这探亲假,是在给送子娘娘找事做!

    只有一个独子的罗虎,估计这会儿乐翻天了吧。失去了两个闺女的王三,也算是填补了一此内心的缺憾了。

    倒是郑和尚,天天在家耕耘,却没有好消息传出来。想必,这地耕种太勤了,也不见得就有收获吧。呸呸呸,自己这会儿,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都想些什么呢,真是羞死个人!

    对了,正事,正事还没说呢。杨子千回过神,再次提起家里添人的大事。

    “你大哥,明年十七了,之前,倒有媒婆上门,有一个是金鸡崖的,另一个是油房沟的,我和你爹都想过,这人隔得远,品行什么的都不清楚,就退了口信!”看看,养儿养女,总有愁不完的事。这儿子大了就得娶媳妇,要放在四年前,自己非得愁死不可,那几间茅草屋,天天吃野菜,谁会把姑娘送进这个火坑。这会儿,有十来亩地垫底,连外村的人,都上赶着找来了。只是,还是愁,以前是愁娶不到,这会儿,是愁娶不好!

    “这大嫂,可得找一个知根知底的人才行!”杨子千点头,爹娘在这些大事上不糊涂!

    “是啊,前几日,媒婆又上门了,说的姑娘倒也知根知底,就是,这门不当户不对的,我和你爹还在考虑中!”月娘见女儿在认真的听,索性,也就当闲话摆给她听听。

    “谁家的闺女?寨子里的?”杨子千一听,立马正襟围坐,瞧瞧,幸好自己回来了,再晚上一步,就悔之莫及了!

    “嗯,说起来我现在都还觉得不太相信”月娘点头,脸上,还带着骄傲:“谈的居然是李老爷家的三小姐!”

    “什么?”杨子千直接从坐位上跳了起来。

    李老爷,自己逼他换了几块田,又卖了十多亩地给自己家,他居然还有把女儿嫁进杨家的打算,这,这太神奇了吧!

    “是啊,我也不太相信,但媒婆说了,考虑着我们家有自己的地,又是一个寨子,还有,说你大哥勤快能干,所以,李老爷看上了!”月娘脸上的笑容,分外灿烂!

    他看上了要嫁,自己家就得娶?这西宋,怕没这本书卖吧!

    杨子千皱了皱眉,这三小姐,一定是庶出而且不受待见的。没见过人,先不说长相,也没办法说品行,但是,自己家,是娶贤,是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媳妇,不是娶娇滴滴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爹,娘,你们怎么看?”杨子千决定先听听爹娘的打算。

    “我们琢磨了两天,觉得,还是不太合适!”杨大年缓缓开口道:“这隔得太近了也不好,远香近臭,有个风吹草动的,对方家都知道了;而且,李家的门坎,也实在太高了些!”

    我的老实的爹呀,李家门坎高,要不了多久就得撤了成平坦的大道;杨家,以后的门坎才是真的高好不好!

    “我也觉得,这三小姐,寨子里见过她的人几乎没有。听说是去年发卖的大姨娘所出,也不知道长成啥样;还有,大户人家的人,听说,都会算计,娘怕、、、、”月娘羞愧的想着,娶了会算计的儿媳,自己这个一根肠子捅到底的直性子人,怕是被她算计得骨头渣都不剩,到时候,下面这几个小的,还怎么活?不说别的,单像王花儿那样的人,也够她受了。

    是啊,大宅门院落里出来的人,谁不会点小把戏。再说,这三小姐自己就是一个小妾所生,一直受着非平等的待遇,骨子里要么自卑,要么就*,要说心理能长得阳光健康她杨子千都可以用手巴掌煎鱼给她吃!

    “对,娘,这三小姐,不合适,赶紧的给媒婆退信!”什么媒婆,尽找些歪瓜劣枣,只想着拿红包不负责任,自己要遇上了,非关门放狗不可!

    对了,大哥呢,自己在这儿急巴巴的给张罗这么大的事,他呢,他心中有没有心仪的对象,自己可不要做棒打鸳鸯的坏人!

    ------题外话------

    上班期间万更扛不住,有多少传多少,亲们莫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