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七章 大恩不言谢-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一进木棚子,杨子千就把二哥拉到一边,如此这般的吩咐。

    做几块圆弧形的木板已经熟能生巧,难不住杨木匠了。这会儿,又要做出一张圆形的比大圆桌小上那么一些的圆木板,说起来,就是圆桌的缩小桌面。杨子林听完妹妹的描述,就开始琢磨着动手了。

    杨子千仔细的想过,在西宋,她目前除了陶瓷和木制品外,就没见着透明的东西。玻璃那玩意儿,估摸着,是舶来品。没有的,就不去想,没有的,也可以用其他代替。玻璃桌面就用圆木桌面代替。但下面的东东,要怎么个做法呢?

    杨子千坐在棚子的一角冥思苦想,这会儿,她无比怀念度娘,不知道的,一上电脑,答案就出来。人脑,终究是没有电脑够用啊!

    眼前的几人都在各忙各的,杨子千时而站立,时而坐下,时不时的,又在各个工位上去看看。她的眼里,没有人,也没有物,有的,只是满脑子的浆糊。

    阿河看这人走上走下的,摇摇头,继续埋头削着自己手上的木屑子。自从郑和尚留在家里后,他的工种就由阿河兼做了。因销路没打开,做工的速度明显降下来了,因此,也就忙得过来。将一根小小的圆木切割成一小节一小节的,然后,再砍成一根根的木棍,慢慢的削成木屑子。

    又转到自己工位来了。

    阿河停下手上的事,看着她,这人,今天又受什么*了!这主家的姑娘,就是一个人精,脑子里装的东西,都异于常人。

    不好,杨子千踩在了一节圆木上,站立不稳,直直的往前扑来。

    阿河连忙丢下手上的工具,冲上前去想要扶住她。

    自己一脚,也踩在圆木上,人没扶住,却先倒下了,紧接着,身上,重重的压过来一个柔软的身子。

    杨子千做梦都没想到,上辈子,自己的初吻根本没机会献给自己最爱的人;这辈子,还是一个黄毛丫头,初吻就给眼前的家奴占了便宜。嘴对嘴,眼观眼,自己,还全身都压在他的身上,这姿势,这场景,奶奶的,姐是这么强悍无良饥不择食的人吗?

    阿河不会说话,杨子千根本没感觉到疼痛。所以,众人都没听到哀嚎声,只听到重物倒地的响声。杨子林抬头看时,整个工棚里,哪还有妹妹的影子?

    “妹妹,妹妹?”几声急呼,操作间就那么大,绕过一堆木板,就看到了这个暧昧的场景,又羞又怒,上前拉起了杨子千。“你怎么不小心点!”责怪不已“没伤到哪儿吧?”心疼不已。

    杨子千红着脸摇头,她一定梦魇了,刚才,就在刚才,她怎么觉得,阿河,长得像那个人?怎么可能,阿河来杨家这么久,以前为什么没这个感觉?而且,那人,不可能和自己一样悲摧穿越到了西宋啊?这十万八千里,上下几千年的事,没那么巧合!

    “阿河,你没事吧!”杨子林上上下下打量了妹妹,除了脸红外,好像没看到哪儿有伤,放心下来,才看着地上还躺着一个人呢,虽然没喊痛,却见眉头紧锁,一个浑身是伤痕的人都没哼一声,这会儿,怕是伤得不轻。

    杨子林上前,去将他从地上扶起。

    后背躺过的地面,赫然是鲜红的一滴滴的血印子。

    “啊,你受伤了?”杨子林惊呼,更后怕,要不是阿河垫了底,妹妹倒下去,脸上身上,还不得戳出无数个的洞来?

    一地的木条木棍木屑,斑斑点点的血印子,杨子千看得心头大骇,自己真要迎面倒下去了,说不定,脸上还得再多几个鼻孔,流的不会是鼻涕,而是鲜血。

    “二哥,快带阿河去医馆上药!”杨子千回过神,忙喊道。

    罗虎和王三等人闻讯早已跑了过来,看着阿河的后背,也是一阵后怕!这伤情,真要放在小姑娘的脸上身上,那不是要了她半条小命,而且,以后可能都嫁不出去了。

    “以后,我们的工位都打整干净些,这样实在太危险了!”黄顺子一边帮忙收拾着阿河工位面前的地面,一边又看了整个棚子,后悔的说道。

    都怪自己走神,不小心,连带着阿河也跟着受罪。杨子千一边帮忙捡着沾着血迹的一节节的圆木筒,一边后悔不已。

    这些圆圆木筒,一踩上去就要滚动,一用力也会转动。

    有了,可以用圆木代替转盘底座。没想到,一跤摔下去,没有摔傻她,却摔出来一个好主意。杨子千根本没想到,要不是阿河垫了底,这会儿,指不定,还真给摔出了一个傻姑娘来。

    杨子千想了又想,决定了,就用圆木,一头固定在桌面上,上面,以木螺丝的形式嵌入小圆木板,再上面,盖一个木螺丝帽。这样想着,觉得可使用性挺大的。

    “对不起,都是我不小心,害你受伤了!”等杨子林带着阿河回来时,杨子千不好意思得给阿河道歉,至于那个算不上初吻的吻,她也不再纠结了,全当风吹过,瞧瞧,别人后背上的伤,那才是实在货,那得多疼啊?一个无意的吻,权当是对他忠心救主的奖赏!自我安慰着自我解嘲。

    阿河朝她笑笑,摇摇头,意思是说,他没事,不用谢。

    当下,杨子千又拉着二哥,要折腾转盘。两三天试验下来。将那些配件抬上自己家的饭桌,大家都跑来看新鲜。

    “这个东西放上面有什么用?”罗氏看了又看,觉得是浪费木材,一张桌子两张桌面,多可惜啊。

    “呵呵,罗婶婶,就快开饭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子千试着转动了几下,虽然转得有点生涩费力,但能转得动,就是一大进步。对了,是不是可以上点油啊,唉,机器转不动才上油,这木头,上什么油啊?

    不管了,上点油润滑一下也行。当下,跑到灶房,将罗氏炒菜的油给拿了出来,轻轻的滴了一些在木螺丝那个位置。

    “四姑娘,你吩咐的给阿河炖的鸡汤炖好了,这都几天了,明天还买吗?”罗氏早听说阿河为了救护杨子千受了伤,没想到,一个家奴,这四姑娘也依旧把她当成家人看,还特意嘱咐买鸡给他补一补。

    “给他端去吧,他这会儿,又在做工了,受伤那天就让他休息都不听,这人,挺倔强的!明天再买一只**”杨子千想着,打着给他补身子的旗号,这人却天天都端到饭桌上,非要每人碗里都挟上一筷子,然后再自己吃一两块,喝点汤就了事。不过,听二哥说,他背上的伤好得很快,差不多要结疤了。再买一只,他也能多吃两口,结疤也更快!

    结果,开饭时,那碗汤又被阿河原封不动的给端上了桌,又要开始每人一筷子分肉了。

    “停下,阿河,就把它放你面前。”杨子千说道:“既然阿河有这心,大家也就不用气了,我转动这个木桌,那碗汤菜到谁面前,谁就挟一块肉!”说完,轻轻的转动,看看,上了油是要好转动得多。

    果然,那碗菜,在杨子千的摇控下,满满的一桌人,转动到了每一个人的面前。

    最后到三妞面前时,她毫不气的挟了就吃。但,包括二妞在内的人,都神奇的盯着杨子千。

    “呀,四姑娘,你说开饭时就知道了,难不成,这就是了?”指着长了脚的桌面,罗氏最先稳不住了。

    “妙,妙,这东西,真妙!”夫子当库管、当账房先生太久了,做文章的华丽辞藻都忘光了,唯有这几个字,熟而又熟,赞了又赞,丝毫不觉得是重复了,重复,可是写文章的兵家大忌!

    “这物件,倒真是神了,如此,那些菜搁得远的,也不用望着流口水了!”杨子森看着桌面,想着夫子教的礼仪,吃饭时,手不能伸得太长太远的地方去挟菜,更不能站起来,要不然,就是失礼。自己要做一个守礼的君子,少不得,就得让肚子受累了。

    “就是,四姑娘,这东西加在圆桌上搭配着卖,估计,会很抢手的!”王三很激动,看看这杨家,隔三岔五的想出新方法,想不发财都难!

    “好倒是好,就是中间这地方,足足可以放下一个海碗,却只能空着。香喷喷的一桌子菜,中间冒出来一个木桩子,有些不妥!”黄顺子子看了看,提出自己的意见。

    其实,杨子千也觉得木螺丝盖置放上去,有些煞风景,影响食欲。但,没办法啊,现代的转盘,是怎么做成的都不知道,自己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如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了,他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自己的一个小进步,西宋餐饮界质的飞跃。

    现代餐桌上,喜欢放点花什么的在上面,提升一下视觉感观。要不,自己也给折腾一个盆栽上去。花盆,看到处都是黑漆漆的陶罐子,放上去,更影响味口。要不,就花篮?花篮只能插花,还真没办法种花,插花费钱!一两天,就得换新鲜的,估计,那些酒店老板没那心思去弄这淘神费力的事。

    “我家闺女,喜欢用谷草麦杆篾条编一些东西,这些年来,没事就折腾,花花草草,小猫小狗的,倒编得不错,看过的人说,像活的一样。要不,明天,我给你带点她编的花过来,四姑娘,你看到时能不能用上”邱柱子想着,这桌子中间,放点编织的花花草草的,倒也喜庆!

    “真的,那太好了。要不然,邱大叔,麻烦你吃过饭就跑一趟,拿一些过来?”杨子千从来是听风就是雨的人,听了邱柱子的话,要不因着他们家是住在学堂旁边,有一两里路远,她几乎都坐不住了亲自去拿了。

    “好!”邱柱子大口大口的吃了饭,丢下碗筷就朝家里走。

    “爹,你们那四姑娘要是用不上,你得一个不少的给我拿回来啊!”被老爹入室抢劫了一番,自己辛辛苦苦编的一些花篮,外带着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甚至于小小的蝈蝈,都被拿走了。邱娟追出了大门外,朝大步而去的邱柱子大喊。

    “知道了,知道了!”邱柱子头也不回的回答。

    知道什么呀,估计,这些东西,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想想都心疼,自己不像其他的闺阁女子爱动针线,绣绣花什么的,打小就喜欢编东西。从小时候扯野草编,到长大一些找谷草、找麦杆、甚至爹划的篾条,一根根的,在她的手下都会千变万化。她享受着自己的成就,娘总爱说,这样的闺女,嫁不出去。可是,嫁不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

    爹这次倒好,一进屋,就说东家四姑娘可能用得上自己的一些东西,一股脑的全给搜刮去了。这,可那是她的心血啊,比拿她的衣服,端她手中的饭碗还让人心疼。

    当杨子千看着邱柱子带回来的那些手工艺品时,她深深的震撼了。这女子,手真是太巧了!这东西,要放在现代,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宝贵财富了!

    一朵菊花,下面,赫然还有一片片叶子,放在木螺丝盖上,整张桌子,就鲜活起来了。杨子千偏着头,左看右看,这花小了点,要是,能让她编一朵荷花,再搭配上一片莲叶,这张桌子,卖二十两都不为过!

    再把青篾编织的仿陶罐类型的杨子千眼中的花瓶放上去,又是另一盘景象。

    一个小篮子置于正中,里面,杨子千突发其想的,让罗氏找来了一把青菜,几个白萝卜,直看得夫子几人放声大笑,笑过后,又是一阵赞叹。

    “四姑娘,你这法子好啊!”罗虎等人看着杨子千就像变魔术一样时不时的变化无穷,桌面就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忍不住赞扬道。

    “不是我法子好,是这邱家姑娘的手巧,这些东西,完全可以当工艺品卖高价了!”杨子千摇头否认自己的成就。这邱柱子,有这么能干的女儿,还当什么劳力做什么苦工,真正是生在宝山不识宝,有眼不识金镶玉啊!又或者,还是眼光见识问题,根本不知道这东西值钱!

    “呵呵,当不得四姑娘的夸奖,你要看得上,拿去用就是了!”邱柱子,眼里这会儿只有四姑娘的魔术,完全把女儿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又或者,干脆就忘记了!

    “这样,邱大叔,我留下菊花、花瓶,花篮等五件东西,其他的,就请送还回去吧!”君子不夺人所爱,能把一些小玩意儿折腾得如此精巧,那不是玩耍,那是用心在做。“等卖了好价钱,自不会亏待你们!”自己,也不能欺负无知的人,搭配着卖,到时,给他每张桌子分点红利。

    “四姑娘说哪里话,既然你喜欢,我就让闺女多做一些这样的!”邱柱子就如当初的杨大年,把女儿的专利拱手送人了,还一无所知。

    杨子千无奈的笑笑:“对了,大叔,你家闺女多大了?”这样的人才,好好的培养,为自己所用最好不过。

    “开了年,就该十六了,这老大不小的人了,啥都不喜欢,就爱折腾这个,她娘没少数落她,还怕以后嫁不掉呢?”邱柱子颇为无奈。听自家女人说,这年纪的人,早该有媒婆上门提亲了,可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月老打瞌睡了,从来没人来过,又或者,是家穷,怕没嫁妆吧。

    “怎么会嫁不掉,这可是一个人才,谁家娶了是谁家的福气!”杨子千最不满,当初不缠脚,老娘就威胁说嫁不出去;这会儿,邱家姑娘拿不起一根绣花针,也说嫁不出去,这世道,真不是女人混的!

    “呵呵,承你吉言,希望这闺女能有一个好姻缘!”邱柱子笑道,眼光,无意中看到了阿河,唉,那孩子,也是一个好的,可惜,不会说话。要是能说话,哪怕是奴籍,做他的女婿他也不嫌弃!

    “一定有的!”杨子千信誓旦旦。突然灵光一闪,也不知道,那姑娘长得啥样,明年16,大哥明年17,倒也般配!要是人才说得过去,不是一见就吓人那种,品行也说得过去,就让她做大嫂。杨子千想到此,突然笑出了声,自己这人,还真是操心,连爹娘的份内工作都要包干了!但也只敢心里想想,暂时,可不能表露出来。改天,寻个由头,约出来见上一面交往一段时间再说。这大嫂,可得找个好的,要是遇上王花儿、冯老太太那种极品,这一辈子都伸不了皮!

    “爹,你怎么能给她这么多?”邱娟翻看着自己心爱之物,少了好几样,她最喜欢的菊花也没了!

    “丫头,这四姑娘,人不错,爹在她家帮工,这会儿,能帮得上忙的就帮上一把,人家也会惦记着我们的好!”邱柱子语重心长的劝说道:“这东西,一不当饭吃,二不当衣穿,留着也是留着。对了,四姑娘说了,你要有空,可以多做几件她拿走的那些物件,说,不会亏待了咱家。”

    “还要啊?”邱娟心疼极了,转念一想,这些年,人人看过后,都只是夸两句。真正难得遇上一个喜欢的人,喜欢的,就是知音,就是爱好相同。这人,什么时候,自己也去见上一面,看值不值得为她多做!

    杨子林又费了几天功夫,终于配置了五张转盘。杨子千决定,去徐老板店里,把这项工程完善了。这会儿,她都有些后悔早收了徐老板的银子,加上转盘,再加上邱姑娘的工艺品,卖十二两银子,她亏得心慌,便宜、太便宜了!这简直就是白菜价。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目前,徐家的生意是最好的,打广告,就得找这样的口岸来做!相信,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四姑娘,你这次,又给老夫带什么新式家俱来了!”杨子千前脚进门,后脚 ,就是扛着转盘的王三等人,一看这阵仗,徐老板心里就明白,这小丫头,是盯上他这块肥肉了。还别说,添了五张圆桌,人来人往的人,都一致好评,说这徐记越来越有自己的独特的味道,不仅仅是菜,连带着用餐摆设都与众不同。

    “徐伯伯,子千给你送惊喜来了!”杨子千指挥着众人,将转盘分别摆上,然后,再将自己提过来的工艺品放置上去。

    徐老板的眼睛越睁越大!

    这小丫头,闹的是哪出戏?

    这是吃饭的地方,怎么布置得像唱戏里天堂宫殿一般美仑美幻了,单看那几张桌子,谁会相信,那会是吃得油珠满桌的桌面?

    只不过,这上面的圆桌面是怎么一回事?

    徐老板忍着好奇,盯着杨子千。

    “徐伯伯,这是移动转盘”杨子千边说,边示范“看,就这样,轻轻的转动桌面,放置在你那一方的菜,就会自动转到我的面前,这样就很方便!”

    就说那丫头是散财童子吧,不说河包县,就算是京城,天子脚下,能有这样摆设的酒家,估计都还没出世!自己这次,不是卖独特的菜,单是这样摆设,都得吸引不少的人前来!

    “四姑娘,这样的桌子,给徐伯伯再送十五张过来,这个大堂里,全都换上新式饭桌!”生意人的精明在于善于把握时机,好机会稍纵即失!徐老板当下立即开口,要求全部置换!

    “徐伯伯,这东西好是吧?”杨子千很想给自己两耳光,先前那么着急收钱干什么?这会儿,卖着卖着就涨价了,怎么开口?不过,一分钱,一分货,这添置了这么多精巧的物件,涨点钱,也是应该的。

    “是啊,怎么?”按说,有生意上门,这丫头就该喜形于色的,偏偏,答非所问。

    “可是,不好做啊,单那个转盘桌面这一套东西,我二哥折腾了十天;还有,还有桌上的配饰,我是找的民间编织大师第十八代传人做的,这些,都费钱的!”编故事,谁不会,这会儿,自己得找点故事将涨价这事说得理直气壮。

    “还别说,我刚才就想问了,这编织的本领真是巧了,我还以为是出自四姑娘你之手呢!”徐老板就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药不简单,多半,处方是涨价。

    “子千才没那本事,我求她编这些,每一个,都许了三两银子,再加上二哥折腾的转盘,里里外外的,我算计了一下,这桌子,得卖二十两一张才有盈利!”杨子千狮子大开口,她都没去打听打听,在河包县,可有二十两一件的家俱出售?

    徐老板听了,心里倒抽了几口冷气,好家伙,这丫头,手指甲深,一掐一个深深的血印子。二十两,自己真要换上十五张桌子,再补前面五张的差价,白花花几百两银子就出去了,这,自己奢华过头了!

    “不过,徐伯伯,你是我的第一个买主,这前面五张桌子的这些就算是赠送的,而你真要十五张的话,我也不能赚了你的钱,就十八两一张吧!”见徐老板一下愣在那儿了,杨子千反应过来,是不是自己出门带了刀,宰得狠了点,不是让他出血,而是要他的命了?赶紧的,补救补救。

    “哈哈哈,我就知道,四姑娘对徐伯伯不会那么狠!”徐老板一见小丫头自己降低了价格,而且,也不用补前面的差价,当下回过神,哈哈大笑。

    “当然,子千本就不狠!”杨子千也跟着笑道:“只是,时间上,要稍微晚一些,预计,在立秋前后才能做好!”

    “没事,没事,这儿离得也近,做一些,就拿一些过来,也不用等做齐了!”徐老板显然很着急,想一想,全厅堂都布置成这样,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从徐老板那儿出来,杨子千心情大好!

    钱途无量!瞧瞧,一家人就订了这么多,差不多得熬上两个月的货了。书柜衣柜都可以暂时停工,专攻圆桌了。其实,她还有关于桌面布置的一些更好的方法,但,不打算全盘交出来了。等这一笔银子到手,自己,也该谋划一个新的产业了。

    这个季节,注定是忙碌的。

    杨记家俱行的工棚里,每天都是加班加点的开工,杨子林带着自己的小队伍越干越起劲,想着妹妹说的,或许,不等徐家十五张桌子交工,就会有新增订单到来,一想到,就美滋滋的!

    邱姑娘也被老爹督促着天天编织四姑娘要的几件物件。算上来,她是最悲摧的人,工钱没说断,东家也没见着,却要天天憋在自己家里折腾。

    杨子森,夜里也是挑灯夜战,夫子给他把了脉,然后,他又去学堂里问了问现在的夫子,都说,今年秋,可以下场试一试。试一试,只是气的说法,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案首这个名字,多么荣光,到时候,自己的弟子,就要冠上这个称号了!

    杨子千也日思夜想,天天在自己家那个空地上转悠,想着,要怎么才能在这片沙地乱石滩挖出金子,长出摇钱树,而且,要最有特色,以最低的本钱,置办最独特的产业!

    因着罗氏的坚持,不是很挣钱的烧饼依然在卖。苦的是她母子三人和梅子,为此,杨子千决定,待日子好过些了,产业起来了,将这些元老级功臣的工钱都提高一倍!

    看着罗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杨子千也有一种感觉,觉得老娘那个圣母,救活了三条人命,而自己,将罗氏带出来,拯救了一个哀怨的灵魂!又或者,改变了身边几个女孩子的命运。

    二妞三妞和梅子,现在走在大街上,绝没有农家女孩子的懦弱和胆怯,有的是精明果敢,还有自信。是的,自信的女人最美丽,这一点,在罗氏身上,表现的最明显。

    王三看着这些孩子一天天长大,一天天不一样,想着,下次回家,把大丫也带出来,让她跟着四姑娘学学。这女孩子,还是要能干才不被人嫌弃,以后,才好找婆家!

    “娟啊,你天天窝在家里,也出去走走啊,今天面粉没有了,你帮娘去买五斤回来,娘这身子越来越沉,不想动了!”邱家,大着肚子的文氏站在女儿的房门前,右手撑着老腰,累得不行,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大是女,却不太听话,不学针线不学家务,茶饭都只是勉强能做得出来,就爱折腾那些编织,说过多少次了都不停。这下更好,连她爹都支持丫头做这事,说什么东家四姑娘喜欢。老二是个儿子,六七岁的顽童,整天整天的乱跑乱窜,不到肚子饿不归屋。这第三胎,快要临盆了,却累得不行,这小东西,还没出世就折腾自己,到时候,得好好的打打小*解解恨!

    “好吧,娘,你休息一会儿,我去买了就回来,要不,今晚,我做饭吧!”抬头,看着老娘的确很疲倦的样子,心下不忍,也骂自己不孝,站起身,从娘手中接过钱,提了篮子就出了大门。

    这条街,大多是卖布匹的,米粮店在通河街,是朝码头那个方向走的。听爹说,他最近几个月都在码头杨家棚子里做工,比在码头等工强上几倍,要不是想着天色晚了,娘又是一人在家,她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识一下爹口中的那个比自己还小的东家四姑娘,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爱好!算了,下次去看吧,买了面粉,转身,准备回家。

    “小子,你跑啊,你再跑啊!你以为,你那个妹妹把老子的脚烫伤了,许四爷我就跑不赢你了?今天,老子非得打断你一条腿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边想着心事,边走。突然,邱娟看着四个恶汉当一个少年的路,并出口狂言。赶紧的,闪身,躲在了一个墙角。这伙人选择的这地方人迹少,自称许四爷,是爹常说的那个码头上的恶霸!这少年,要倒霉了,一条腿,活生生的打断一条腿,那得多疼啊!

    “许四爷,光天化日之下,你敢行凶?”杨子森也听妹妹说过和这许四的恩怨,一直叫小心提防着。谁知道,千防万防,这一天,还是来了。而且,选择了这个人迹罕至的路段,这个时辰动手,真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骨子的,他还是不怕的,他就要考秀才了,秀才最大的本事是什么?讲理啊!

    “呵呵,在这河包县,还有什么我不敢的。我倒是不知道,你那个妹妹,叫什么四姑娘的,倒长能耐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今天,我就要让她偿偿什么叫后悔!”说着,一个眼神,示意身后的三人上前。

    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多月,一百多天啊,妈的,这帐老子不找你算,老子就不姓许!打听来的消息是那臭丫头天天窝在棚子里,而她的这个哥哥,却是天天上下学要经过这条偏僻的小巷子,他决定,报仇就在此地!再说了,就算有人看到了又怎么样,谁能拿他许四有办法,他叫谁大爷!

    “四姑娘?爹口中的东家四姑娘!”躲在角落里的邱娟听了,震惊不已,这人是四姑娘的哥哥,遇到了许四,这,怎么办?跑去码头找人来,估计还没到,腿都被打断了!

    怎么办,怎么办?邱娟提着面粉的手都在颤抖。

    怎么办?怎么办?杨子森看人步步逼近,他步步倒退,打,肯定打不赢;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才跑几步就被追上来了,只怕是,多半跑不脱了!

    “啪!”毛子飞起一脚,将杨子森重重的踢到在地上。这个仇他早就想报了,臭丫头,害他被四爷天天骂!

    杨子森连忙爬起来,顾不得脚、*疼,转身又跑!

    “还敢跑,让你跑!”几人围上前,一把抓住杨子森,又是拳打脚踢。

    “不能再这样了,再这样下去,人都打废了”邱娟咬咬牙,决定上前帮一把。可惜,自己不是女侠,打不赢,跑不脱!

    低头,想着,要不要捡一块大石头上前,狠狠的敲两下也是好的。没看到石头,却看了了手上的面粉。

    见杨子森又挣扎着跑了几步,就快到自己面前了。他身后,是四个壮汉的追击。不能再等了。

    杨子森身影刚闪过,邱娟一步上前,将提篮里的面粉,劈头盖脸,全都撒向了四人。

    白白的,什么东西,满脸满嘴满眼都是!难道是暗器,是毒药?杨家,还有所防备的?

    四人慌乱的用双手去抹脸上,拼命的吐掉嘴里的东西。

    “快跑!”邱娟勇敢了一回,撒了面粉,看着那白尘飞扬,却也傻了一般站在那儿不动。感觉到异样的杨子森回头,才知道自己有美人救英雄,不过,美人自己都吓呆了,连忙拉了邱娟的手,一起拼命往码头而来。

    “二哥,二哥!”拉着邱娟一进门,杨子森就惊恐的大声喊叫。

    “怎么了,子森?”

    “娟儿,你怎么来了?”

    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两人进屋,杨子林和邱柱子惊讶不已。

    邱娟甩掉杨子森的手,蹲在地上,脸通红,半天都没喘过气来。任由老爹在旁边着急的问着什么,她脑子里依旧是刚才那片白尘飞扬,依旧是后怕!

    “什么,许四脚好了,要打断你的腿,是这位姑娘救了你?”杨子千听杨子森上气不接下气将事情的经过说完,心里后怕极了。

    “邱大叔,这位就是你家的巧手姐姐?这次多亏有她,子千在此谢谢你们了”杨子千上前,向邱柱子父女俩深深的鞠躬道谢。

    “是啊,这孩子,从不出门,今天居然买面粉,又恰巧遇上了那一幕,这还真是命中注定的事!当不得谢的”邱柱子连忙扶起杨子千,这会儿已经不用追问女儿了,只把她扶到桌子边坐下,罗氏给她倒了一碗开水,这闺女,是又累又怕,这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呢。

    这世界,恰巧的事会遇到很多,但,能伸手帮一把的,却是世界稀有珍品,少之又少。这邱家姑娘,不仅手巧,心,也和自己家人一样软。再仔细看过,人才,算不上美,却也清秀。这样的人,还真适合当自己家的大嫂。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心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和自己一个傻样,不过,她杨子千,就喜欢这样的货色。

    别人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杨子千倒好,一个人偷偷的内定了大嫂,又在心里评价了一番,瞧着人家姑娘看了又看,也是越看越欢喜,把个邱娟看得回了神。

    “这是四姑娘吧?我经常听爹提起你,承蒙你看得上我折腾的小玩意儿!”邱娟上前,很有礼貌的给杨子千见了礼。

    啧啧,这教养也不错!

    按说,她是三哥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比她还小,当先给她见礼的,这人,却想着自己是他爹的东家,先给招呼上了。

    “多谢邱姐姐的救了我三哥。这样吧,今晚就留下来在这儿吃饭,等会儿和你爹一起回去!”姑娘家家,天又快黑了,一个人回去,她都不放心了,别忘记了,这人,自己是内定了做大嫂的,于是当下安排道。

    “谢谢四姑娘的好意的,只是娘让我买面粉,她身子重,而且家里还有弟弟都没人照顾,我就不打扰了,这就回去了!”邱娟这才想着,买面粉,连提篮子都给扔了,只得空着手回去了。

    “这样啊,那行,邱大叔,你也不用忙了,就和邱姐姐一起回去了吧。”杨子千从口袋里摸出五两银子递了过去:“这权当赔你的面粉钱,请收下!”

    “不行,我不能收!”邱娟拒绝。

    “四姑娘,你这样就见外了,这钱我们不能要!”邱柱子上前也是拒绝了银子:“家里实在走不开,丫头一人回去我也不放心,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带着女儿就跨出了棚子。

    大恩不言谢,杨子千看着夜幕中消失的父女二人,心里,记下了他们的好!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