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六章 柳暗花明-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李老爷是这个充满希望的季节里最悲剧的人。

    原本,断粮饿饭的苦难已经结束,终于走过了黎明前的黑暗,收了小麦,就等着收谷子,收租子。却因为,先前辞退了长年,自己那些地没人种;又因为涨租子,以王三为首的寨子里的好几户人家没再续约。眼看,周围的麦子收了,田地整理出来栽上了秧子。而自己家呢,水田还是能映得出人影的水田;种过麦子的田还是土坎,时节不等人,他天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张贴招工榜,来做工的,依旧只是外村的那几个人。

    不可能一*一*的地空着,空着长野草,也就等于挨饿。

    “大哥,卖一些地吧。我们家,就算卖一半的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寨子里,也是大户!”眼见着,李老爷急得满嘴起泡,整天整天背着双手在堂屋里打转转,下面的几个弟弟看不过眼了,上前建议道。

    “卖地?”李老爷一听,很是气愤,先前拿地换吃的已是割了他的肉,这会儿,说卖地,就是挖他的心。“你们几个,不帮忙想想办法就算了,尽出些败家的馊主意,这地,是祖辈留下来,是我一点点算计经营下来的,你们说卖就卖?”

    下面的几个兄弟,面面相觑,不敢再掺言,各自的心里都想着,不卖,不卖你下田栽秧子啊?就算喊我们自己一家人去种,也是不会的啊?

    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李家寨子的所有田,除了杨大年的外,就只余下他家没有栽上秧子了。听说,杨老二家,几块田又栽了那种做盐菜的宽叶子菜,这家人,还以为再来一个天干,还要靠那种菜过日子?不过,他也管不着了,现在,能收杨家的租,独独只有屋后的几块土了。田,早已经姓杨了!想到此,他心里又是一阵悲痛!自己到底也是败家了,老爷子传到手上的田土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

    别人家都栽完了,自己家,应该好招工了吧?

    结果,还是没人来做。为什么?因为工钱打白条啊?

    咬咬牙,卖,卖几亩地。那钱,可以付工钱,也能给这个家周转一下。

    李老爷要卖地的风声在寨子里传出来。他本家叔叔里正就想着,这个败家子,又卖地!可惜,自己家没有余钱也添置不了!李姓家族其他几家人的家境也不咋样,只能眼睁睁的看它改姓。

    张木匠听说李家卖地,想了想,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了两亩。这地不能多,多了自己也种不过来,但买来的,比佃的稳当,至少,不怕别人上门催抢租子。

    十两银子一亩,算起来,不贵,但,李家寨子里真正能拿得出钱的人家不多。外村的大户,听说卖的地只有十来亩,而且,隔得远不说,地还不是成片成片的,是零星的,不好管理,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十两银子一亩,杨子千在心里算计了一下,比河包县码头的地便宜多了。看来,哪朝哪代,都是经济发达的城市比乡下的地值钱。就像现在,大都市寸土寸金,小山村遍地丢荒。其实,这商业用地,能和种粮的土相比吗?笑一笑,决定了,把那十来亩地拿下。

    “丫头,真要买啊?”杨大年捏着包袱里的银两,听她说,这里还有成本,还有人工钱,可,这会儿,都拿去买地了,那她说的那生意怎么办?

    “买!”不要犹豫不要彷徨,杨子千心里,就只有这么几个字。当初,按揭买个套房,一犹豫,第一年没买,第二年,房价上涨,生生的给涨了她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资收入,而且,由二环路边的房子直接甩到了三环路外。在现代,有钱就买房;在西宋,有钱,得先买地!

    找到里正,找到李老爷,两人活见鬼一样,相互的眼里,都是震惊!什么时候,这杨老二家,有上百的银两了?这还是几年前吃野菜吃得最欢的杨老二吗?

    写契约、签字画押,几人的心情,各不一样,但相同的,都有点时过境迁,如梦如幻的感觉。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杨家,真不可小看了去!

    用一堆银子,换回一张契约,还有就是那些田地,杨大年还来不及激动,又忙着找人整理。最先栽秧子的,这会儿,秧苗都开始返绿了,再不栽,就来不及了。好在,虽然计划种芋子,但依旧做了秧田,那没有移栽的秧苗都漫过田坎了。

    杨家买了十来亩李家的田,这会儿,整理出来栽秧子。

    欠工的人,自己家的也栽完了,欠着的,永远是欠着,还是做一天少一天吧。于是,一传二、二传三,在罗虎几人下田不久,杨大富和王花儿吵了几句,扛着自的锄头来了。而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二三十人。

    “总算是没有全喂白眼狼!”杨子千看着田里的人头,细细数了一下,欠工的,可不止这几人。看来,有些人,还是不自觉。

    “娘,去墙上敲一些吃食下来,等会儿,我做饼给他们垫垫肚子。”麦收了,这些人,目前来看,是暂时不缺粮了。杨家当时说好免费帮工不管饭,墙上差不多还有半堵墙的东西,这不吃,坏了也不划算。今天,就做些饼,让他们都吃两个,也让人看看,杨家的未来,会有多少意外出现!

    “今天帮工的,杨家还每人给了两个饼,听说,味道很好吃!”以前,是吃羹羹,现在,上升为干粮,以后,会不会是管午饭呢?

    “我的工总算抵完了!”有经常来帮工的人,这会儿,就长长的叹气,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不知不觉中,杨家在心目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与杨家无关,就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还早呢,算了,明天也去上几天工!”

    “是啊,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更何况,白纸黑字的契约,想跑也跑不掉,明天我也去上工!”

    “唉,当真,你们发现没,罗虎和王三,都快成杨家的长年了,次次农忙在地里干,当自己家里一样的伺侯?”

    “岂止啊,我看那个郑和尚也差不多是个长年了,听说,前些日子,还在县城里去找工做了,但是,他女人时不时的就去杨家端东西,说不定,就在县城里帮杨家做工呢?”

    “还有,你们发现没,冯嫂和离后,以前不是住在他们家吗?后来,有一次去县里,听说跟着走了,就再没回来过了!”

    “回来干什么,这冯家,越来越穷,跟着杨家吃得饱穿得暖的,傻子才回来。”

    “也是噢,杨家在县里是干什么发财了吧?要不然,哪来钱买地?”

    “啧啧啧,这杨老二,走了狗屎运,翻身翻得快噢!”

    议论八卦后,不约而同的,想着,明天去杨家上工。

    一天天的,田里干活的人在增加。杨子千和月娘,烙了很多饼,每天都在半晌午和半下午时节,给提到田坎上,每人一个。杨大年看着地里的活干得这么快,十来亩地,从整理到栽完秧子,没超过五天时间,总算没误了时节。

    李老爷则是恨得不行,什么时候,自己家才会有的情形,转移到杨家去了?那时候,自己家,十多个长年再加上月活,一块田里,满满的都是人头;那时候,那些田,都还姓李;可是,就那么眨眼的时间,一切就变了样!

    农忙假总算没白放!

    杨子千想着,明后天,就该返城了。

    “爹,家里地多,要不,就让阿河留下帮帮忙?”一下子,有了自己的十来亩地,再加上先前的几块田,秧子栽下去了,还要追肥;等秧田封箱了,就得下田扯稗子野草、直到打谷子都是有活儿的。单靠杨大年父子俩是不成的。

    “阿河是子林用惯了的人手,我看还是算了。这家里,有那些免费的帮工呢!”杨大年摇摇头,在他潜意识里,觉得儿子的事才是大事,是正事,可耽误不得。

    “帮工是帮工,都是些势利眼,没几个靠得住的。这么些地,还得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帮衬着才行!”要说靠得住的,罗虎和王三都是最佳人选。对了,还有一个,郑和尚,他家佃的地还没到期,不如,留他在家里,一方二便,既照顾了他自己的地,又帮衬着杨家了。

    “我不用去县城了?”准备好随身包袱,也跟孩子他娘交待好了,结果,被告知不用去了。郑和尚头一下就蒙了。

    看他的表情,杨子千知道,这人,是误会被炒鱿鱼了!打工的,最怕被告知卷铺盖卷走人,失业,谁都怕!唉,都怪二哥说话没说清楚。

    杨子千只得重新给他解释一遍。

    “四姑娘,你说让我留在寨子里,帮着照顾田里,每个月,还有二两工钱?”这,太好了吧!

    “嗯,你即可以照顾好自己家里,又能挣工钱,一举两得!”看他激动的样子,杨子千再次重复了一遍。

    不用背井离乡的工作,是人人都向往的。虽然比县城里的待遇少,但,杨子千相信,郑和尚是个聪明的!

    果然,听说安排了郑和尚这样的工种,罗虎和王三都开着他的玩笑,表示羡慕。

    “嘿嘿,承蒙四姑娘照顾!”郑和尚知道,这个家,几乎就是四姑娘做主了。

    杨四妹每从山庄门前过一次,大妞都能知道她的行踪。有时候,大妞都想着,这少庄主,当真是无聊得紧!

    林正其实真的没乐子可寻,能整大丁子的招数都用尽了;自己,又被爷爷抓住整天教山庄的各种事务,大有让位的趋势,可是,他对那些麻烦的事务一点都不感兴趣啊。

    好不容易见着一个有点意思的丫头,无奈,最近山路好似都变平坦了,再没有狼豹出没,也就无戏可看。

    无聊啊无聊!

    杨子千一路上,心里装着事,也没有多话说。

    一回城,就要看宋老板来店提货没?

    要不然,又开工了,滞销可是商家大忌。

    不行,得创新新产品出来。要不然,就是坐等死路一条。

    一路无语,一路沉默,也是一筹莫展。

    都不知道哪儿惹了妹妹的杨子林和阿河对视,相互摇头。罗虎和王三更是识趣的闭嘴。

    直到回到棚子里,拥挤的几人坐上饭桌前吃中午饭,杨子千猛的大叫:“有了!”

    吓得三妞直接把碗摔在了地上,众人更是不解,独有夫子,皱眉,相当不满!屡教不改,真不是好学生!

    “怎么了,妹妹?”杨子林回过神,关切的问道。

    “嘿嘿,刚才我梦游了,没事,没事!”反应过来的杨子千,不好意思的向众人道歉,并看着夫子,又吐了吐舌头。

    “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夫子摇头叹气,看看,把自己都气糊涂了,不是食不言寝不语吗,连这个最基本的礼仪都给忘记了,唉,遇上杨家这个疯丫头,所有人都不正常!

    妹妹不是那种遇事沉不住气的人,回城路上心事沉沉,这会儿,又调皮了。那么,她说有了,一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将要发生了。

    “做圆桌!妹妹,你的意思时,我们可以把这种八仙桌,改成圆桌,而且,可以一桌两用?”

    杨子林已经不再惊讶妹妹的奇思妙想,他更在意,要怎么操作。

    就拿自己家的八仙桌做样品。

    四周给镶上了四块木板,只不过,是圆弧形的,下面,再安装上木屑子,轻轻一转,木板放下,就是一个八仙桌;四块木板抬起,分别将木屑子转动一下,圆桌,就大功告成了。

    “这样真方便,阿河可以不挂角了!”杨子森像发现了新大陆,不停的将这东西转动着玩耍。

    “老三,你别像小孩子一样就知道玩那东西,你可别给我玩坏了。你知道吗,为这四块圆弧木板,我都折腾了两天!”做一件事,是多么的不容易,单单掌握那个弧度,就让他试了好些木材。妹妹也不知道怎么想出这个方。杨子林一直在琢磨着,有没有方便快捷的方式制作圆弧木板!

    “估计没办法方便快捷了!”杨子千这两天全程陪同二哥折腾,看他也的确难。唉,西宋不像现代,机器一过,要什么角度有什么角度,这纯手工,真是痛苦!这么辛苦的做出来,定价多少才合适?

    “四姑娘,你定价十二两一张桌子,这,太贵了吧!”宋老板被邀请前来看新样品,好倒是好,只是,这价格,对杨家来说,更好!

    “不贵,这工艺费时,你知道的,东西都不贵,贵在工艺上。普通做工和大师做工是两个概念,相信,这东西一面市,也能引起销售热潮的。”杨子千硬着头皮解释,天知道,书柜和衣柜,宋老板这会儿家里都还有几套的货,迟迟不敢来提第三批。可见,所谓的销售热潮,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算了,算了,这东西,价高,我卖不出来!”宋老板想过,进价十二两,他要不卖十四两就对不起自己。可是,真卖十四两银子,谁家买啊?这只是吃饭的桌子,又不是真能当饭吃!

    宋老板一走,杨子千就一*坐在了木材堆上。晕死,姐出道以来,第一次推销失败。批发卖不出去,要不就降价,要不,就只能走零售那条老路。

    零售就零售,零售也能出业绩,姐明天就挨家挨户上门推销,也像那些推销人寿保险的人一样,厚着脸皮搞一个陌拜!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杨子千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同时,在脑子里计划着第一个拜访对象,当然,是先找熟人,而且,得找开酒楼餐馆的熟人,徐老板,很不幸,成为她的第一个狩猎的对象。

    “四姑娘,今天什么风把你吹到徐伯伯这儿来了?”一进门,徐老板就打着哈哈,欢笑不已。这散财童子进门,今天的财运,不翻一倍都得翻半倍。

    虽然,同住地球村,不,是同住河包县,从码头到酒楼也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生意各忙各,相见也难!杨子千听得徐老板愉悦的招呼,就知道,这人,又赚得满盆满钵了。还是开酒楼好啊,随便一个菜出来,都不愁销路。改天,姐也开酒楼去。

    “那个,徐伯伯,今天子千过来,是想让徐伯伯帮个忙!”杨子千这会儿,脸皮一下就变薄了,刚才在自家棚子里,在路上的豪情万仗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夫子要是在眼前,一定会说,这样子,才是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期期艾艾,小声的说明来意。

    “你是说,你二哥,新做了一种桌子,比较符合我们酒楼,特别是人一起来得较多的人使用?”徐老板重复了一遍杨子千所要表达的内容,带着几分疑惑,这孩子,终于变成了一回孩子样!

    “嗯,真的很适用,是两用的,人少可以坐,人多也可以坐!”杨子千一说起自己家的新式宝贝,底气就足多了。“我的意思是,搬两张桌子过来,徐伯伯你先试用一段时间,看看效果,看我们能不能卖出去!”现代什么都流行试,试妆、试穿、试用、甚至于试婚,不好意思开口让他买下,先让他试试也行!

    “试什么,我正好要添置五张桌子,你让人给搬过来吧!”徐老板对杨家现在是有求必应,反正,杨家这丫头的斤量有点重,到现在,他都还没掂量出来呢。

    “徐伯伯,那个,我打算卖十二两银子一张的!”普通的桌子,才值三两银子一张,这会儿,是它的几倍了,杨子千红着脸告诉徐老板,这东西,贵着呢,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的。

    “哟,四姑娘,你定价十二两银子,以你的眼光来看,必定是值了。要说,别人家卖这样的东西,我可舍不得掏钱,你家的,就是再添上个二两,我相信也划算。下午,就让人给搬过来吧!”徐老板一听价格,心里还是小愣了一下,好家伙,这东西,是什么材质做的,红木还是檀香木,当然,真要这种材料做出来的,远远不止这个价了。想着杨子千的过人之处,他很快决定,买!

    欧耶!杨子千心里给自己打着v形,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也就不怕巅峰遥远了!

    “子林这孩子,也是一个手巧的,他师承何人啊?”第一次,见着八仙桌以外的餐桌。关键是,相当于,花十二两银子买了两张桌子,虽然比普通的贵上一些,但,真如四姑娘所说,很适用于酒店。有时候,一行进来个九个十个人,坐一桌,又拥挤,还得拿一两人挂角;坐两桌,明显是破费,人也不太舍得。现在好了,九个十个人,甚至于,再来一两个,挤一挤,满满当当的,全都坐得下了。

    “这东西,好倒是好,只是,桌面宽了点,菜上桌,隔那道菜远的人,可能就只能望着好菜流口水了!”徐家全看店里搬了新桌子回来,也帮忙打理一下。这会儿,却提出了这个意见。

    “呵呵,桌面宽了,难免有不足之处!”徐老板对儿子看问题的全面性很是满意。

    杨子千听了这话,看了两眼徐家全,这家伙,存心撤姐的台啊?

    不过,他说的,也是大实话,除非,除非,能把酒楼楼面的圆桌转盘也给复制到西宋来!

    呀,这主意不错!

    圆餐桌,加转盘,方便高档次,不行,这桌子的价格,还得上涨三两银子,十五两,好算账!

    嘿,小子,感谢你一语惊醒梦中人。书柜衣柜的销路没打通,餐桌的批发也做不成,没想到,第一次上门宰熟人,却宰出来一个好主意。真正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啊!

    杨子千毫不气的收了徐老板递过来的六十两银子,口袋里揣着钱,心里揣着主意,兴冲冲的回到了棚子里。

    可是,那个转盘,要怎么做?是什么材料做的呢?

    在现代,进餐厅,都是吃饭,谁没事,还会闲得去掀桌子研究转盘怎么做?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花花、月票和评价票。每天下班回家开电脑,看着这些数字的增长,很是激动!

    竹枝患名字标题障碍症,所有的小标,想破脑袋都不行,只得在文中随便抓几个字用一用。别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