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五章 苦尽甘来-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宋老板二十套不到一个月就卖完了。等第二次提货回去,时间隔了很久,直到麦收时节都还没有来,估计这次销得有点难度了。

    也是,一个县城的消费水平就那么大点,这东西又不是易损件,三五天就坏了?一年两百套,说起来,也怪让他为难的。杨子千想着,得想方设法的走出河包县,还得想办法,做新式家俱,多样化全方位的销售才是根本。

    是了,收麦子也就是要栽秧子了,看着棚子角落里堆成堆的成品木板,杨子千想着,干脆也放放农忙假算了。

    眼下,这几人,就只有自己家和郑和尚家种地,可以回家去抢收一下。

    王三和罗虎说自己家没种地,可以继续干活。自己也不是万恶的地主,不流行双休单休,但也不能长年累月的盘剥他们劳动吧。没地,不是农忙假,那他们也回家去看看妻子儿女吧,休个探亲假总是好的。

    想着家里,两个大男人瞬间红了脸。是了,天天郑和尚郑和尚的喊着,这会儿,隔李家寨子山高路远,又是好几个月没回去过,大家都在当和尚呢。

    于是,将工钱好好的藏在身上,一行人,准备明天一早就回去。

    夫子和杨子森是不能走的,罗婶母女三人也没亲可探,把阿河喊回家帮忙突击一下麦收和栽秧子;黄顺子和邱柱子就离棚子近,这半个月的假期,三五天的,让他们来打个照面看顾着点,料想也就没事了。

    烧饼也打算不卖了。可罗氏坚持要卖,只说量少一些就行,杨子千走了,她们几人也忙得开。如果再坚持不让卖,还以为对她们不放心,杨子千秉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既然她们有把握做好这件事,索性,自己就放手罗氏母女去折腾。这些日子以来,耳濡目染的,二妞三妞也跟着杨子千学了很多知识,收钱找补简单的算帐,比罗氏还能干了。

    “孩子他娘,孩子他娘,你们那个杨四妹,这次回李家寨子了,不过,上次带的那个女人和两个女孩子没有和她一起回来。你说,她是不是真的把人给卖了,这次,又准备回拐谁家姑娘了吧!”大丁子当了爹,本就是习武之人,这会儿,走路就是一阵风,突的闯进房门,冲着床上坐月子的人大声嚷嚷。

    “你小声点,虎子睡着了,等会儿吵醒了,你就不用去少庄主那儿了!”大妞连忙打着禁声的手势,着急的说道。

    “没事,这会儿打雷都打不醒他。只是,夜里,可就为难死他老子我了。”大丁子论身高,堂堂七尺,身材魁梧;论武艺,在山庄,除了少庄主和老庄主,打得过他的,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天不怕,地不地,唯有怕儿子虎子夜里哭。

    那小家伙,蛮横起来,真是要命,整夜整夜的要人抱着睡,一沾床,就哭,哭得昏天黑地。大妞在月子里,山庄的嫂子们都说了,不能让她累着了,这抱儿子的活,就得自己亲自上阵了。原本十二个时辰不离少庄主身边的,这会儿,庄主体量他,主动安排两个人帮他值夜。白天,要全天侯的在少庄主身边;夜里,儿子又不离手,这日子,过得太苦逼了。但,手上一抱着柔柔软软的儿子,他那颗心,都融软成了一汪春水。真正是,累并快乐着!

    看着杨子千一行人从山庄路过,偷个空,又回来给这位主子汇报了。

    “知道了,知道了,杨四妹岂会像你们一样?快回少庄主身边去吧,省得等会儿又挨罚。”大妞不耐烦的打发了他。虽然说少庄主人随和,到底是没长大的孩子,脾气怪异,惯于拿自己的男人当乐子,大妞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好,我来就看看你,看看我们的儿子,我这就出去!”大丁子心里甜蜜蜜的,有女人疼,多好!有儿子看,更美!少庄主罚就罚吧,什么都不怕,他那是在嫉妒自己过的好日子!

    那丫头,有两三个月没见了,这会儿,长高了一些,嗯,还长胖了一点。看起来,比较像个女孩了。只不过,还是一个丫头,也没什么乐趣,唉!林正暗叹一口气!

    一行人走远了,林正坐在高高的树枝上,随手摘了一片叶子,猛的向出了庄子大门的大丁子飞去。

    迎面一阵凉风袭来,不好,有偷袭!

    大丁子飞快的躲过,连忙看向少庄主所在的大树,那人,正贼笑看着自己,唉,偷偷溜开,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又被发现了!

    “那个,少庄主,我内急!”大丁子连忙解释道。

    骗人的招数无数个,偏偏笨笨的选择了内急。林正心里憋着笑,这男人,内急,哪儿都能解决,还巴巴的跑回去,非要在婆娘娃儿面前解决不成?既然你要内急,那本少庄主就让你内急个够。

    “快,快,大妞,你抱着虎子,我又要上茅房了!”

    “哎哟,不行了,我得去茅房!”

    “快,把虎子抱过去,我来不及了!”

    一个夜里,独有无知小儿在爹娘轮流抱着的怀里睡得香香甜甜的。大妞的眼睛几乎都没办法睁开了,可还一遍遍的起床抱孩子,索性,就坐在床头,抱着孩子看男人一趟一趟的冲进茅房。

    “大丁哥,你不会是生病了吧!”大妞担心极了,这人越健壮,生起病来更厉害。看看,这跑了八次还是十次了,再这样跑下去,人都不成形了。“又或者,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没病,我身体,像一头牛一样健壮,这你是知道的。”大丁子捂着肚子,不忘记给女人调笑。

    “你、、、、”大妞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这男人,都这副熊样的,还那么坏!

    “也没吃过什么东西呀,只是,晚上回来时,少庄主说那碗炖汤冷了,他不想吃,让我给吃了!”少庄主不想吃的,他解决了也是经常有的事。

    “那就是了,肯定喝了那碗冷汤受凉了!”大妞心疼男人,这人,小时候受过那么多苦,底子里,怕也是经不得折腾的。

    “其实汤根本就没冷,还热乎着呢。”大丁子说着又捂着肚子:“我得再出去一趟。”走到门口,想起什么道:“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回来给你说!”

    “什么?被少庄主发现擅自离开,你说内急?”大妞苦笑不已,男人,这次又没躲过少庄主的阴谋。

    “怎么样?大丁子,这内急的感觉如何?”第二天,双腿无力,顶着熊猫眼,依旧出现在了少庄主的身边。一进门,林正就坐在书桌前,拿着一本书,头也不抬的问道。

    “少庄主,你给下了多少料啊!”大丁子苦笑问道。

    “不多,不多,就只两颗巴豆子而已!”林正抬头看向他:“嘿,脸色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不错,小子,我爷爷果然没看错你!”

    “少庄主,你这样,早晚玩死我!”大丁子哀嚎不已,遇上这样的主子,这是上辈子做了太多过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放心,不会!”林正一本正经,心里,早已笑翻了天。

    杨子千回到李家寨子,月娘一把拉过她,从上到下,给看了个遍。直到确定没少一根汗毛,这才边抹着眼泪,边放手!

    “娘,放心吧,我们都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杨子千擦着月娘的眼泪,心里幸福极了。有人牵挂,有人惦记,是多么美妙的感觉,想到此,她鼻子也发酸。

    “四姐羞羞,四姐还哭鼻子!”杨子禾本是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可能想了半天,终于想起这是她以前最爱跟着一起玩的四姐,这才拍着手边跳边叫喊着。

    “小五丫,你皮又痒了吧,还敢笑话我了!”杨子千一步上前,逮着欲逃跑的小胖妞,捏着脸颊上肥肥的肉肉,打不下手,“啪啪”亲了又亲。

    “好脏,好脏,四姐的口水涂到我脸上了,娘,我要洗脸,我要洗脸!”小五丫最不待见四姐这种独特的亲昵方式,拼命挣开她的魔爪,跑向了月娘。

    “孩子们一回到身边,就感觉热闹多了!”月娘忙一手把小五丫抱住,一边回头给杨大年说道。

    “是啊,五丫头有两三个月没见四丫头了,居然还能记得她!”杨大年笑道,小孩子记性差,隔上一段时间不见面,就可能把最熟悉的人都给忘记。“难怪人人都说,这亲亲的兄弟姐妹,打着骨头连着筋,骨子里都亲热着呢!”

    “呵呵,是啊!孩子们都回家了,你看,要不要去买点肉!”月娘给杨大年说道。今年虽然说麦子收成不好,但,到底是收获了。紧接着田里就栽秧子了,眼见着,只交苛捐杂税不交租子的日子就临近了,家里那点银钱,也是可以动用的了。

    “好,我明天一早就去镇上买!”杨家的家风是,吃好东西,得一家人一起吃。小三在县城里,没办法了。但眼下,老二老四都回来了,说什么,也得给这个馋嘴丫头解解馋。

    “对了,爹,娘,你们看!”杨子千拉着爹娘,进了里屋,从随身包袱里掏出一张纸,还有,就是银子,摆放在他们面前。

    果然是进一回城就来一次惊喜。

    月娘疑惑的拿起那张纸,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是什么。但,这东西,好像和丫头说的那个自己的聚宝袋里的长得一模一样,难道也是双生子。月娘连忙从屋里翻出聚宝袋,掏出里面的那张纸一对照,果然,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东西,有一张就行了,怎么跑出来两张,难道孩子们又借钱了,天啊,这个家,全家人卖光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啊!

    “我看看”杨大年也是这样想的,这孩子,胆子特大,指不定,在自己回家后的这些日子里想出什么花样,又找徐老板借钱了。

    待他仔细看过,特别是看到落款日期后,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咦,这东西,当初是一式两份,自己和徐老板各持一份的。自己的在家,那这份,就是徐老板的,孩子们怎么拿回家了?这多不好,不论是偷还是顺手拿走的,钱没还完,就把借条带回来了,徐老板会怎么看,说不定,还以为自己一家人是骗子,是不打算还那笔巨款了!

    “爹,看清楚了吗?”杨子千一脸骄傲,看向老爹。

    “看清楚了,过几天回城,依旧还给别人徐老板。丫头,咱家人穷志不穷,可不能耍滑头,更不能言而无信。这徐老板不收我们的息款已经是帮了大忙了,我们可不能昧着良心办事!”杨大年板着脸,严肃的看向女儿,这孩子做事,从来都是有头有脑的,唉,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这次,犯了糊涂。

    “爹,为什么要还给他?我们还了钱,这借条就应当收回啊。对了,依我看,这两张借条都可以烧了!”杨子林惊讶的问着老爹,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什么,你们把钱还了?”杨子木在旁边看了半天,这会儿,总算抓住了重点,但也有几分不可置信。才多久时间,那可是六十两银子啊,不是六两更不是六文钱。怎么可能!

    “是啊,我和妹妹亲自去还的。徐伯伯还说有什么事直接去找他,挺热心的人!”杨子林点头给家人确认,这是真的还了,不是做梦。

    “还了?”杨大年回过神,这俩孩子,都长了些什么本事?短短的两三个月,能挣这么多钱。也是,说卖烧饼就卖烧饼,还敢把地皮无奈都不放在眼里。那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自家四丫头不敢做的事?“对了,那个许四,过后有没有上门找麻烦?”把几个孩子丢在县城,完全忘记了这一茬事,真险!

    “没事,他,估计还有两个月才能下床!”西宋又没有植皮手术,许四,你最好在床上躺上个十年八年的,又或者,伤口感染,一命呜呼,那河包县受你欺凌的人家大仇也算得报了!

    “咦,这些银两是怎么回事?”说还了借款,夫妻俩已是激动了,转眼,又看着面前堆放的白花花的银子,又这么多,月娘悄悄数了一遍,没数清楚到底是多少了。

    “这是第二批柜子的货款。只留了一点在那边,全给带回来了,让你们看看!”杨子千想着,货款里面也有成本的,但,老爹老娘,总喜欢看的就是孩子们的成就,这会儿,先让他们过过目,大家高兴高兴!

    “这么多!”果然,夫妻俩双双感叹。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一辈子会拥有这么多钱!

    “其实,也不多的,这第二批货款,除了工钱,还有留下原材料的钱,我们家能赚的,也就只有几十两银子了。”杨子千扳着手指,一五一十的给家人普及着生意经是怎么算的。

    杨子木点头,杨子林微笑;杨大年夫妻俩,似懂非懂,小五丫瞪着大眼,看着四姐,这四姐,真了不起,家里人都听她一个说话呢?崇拜的种子,从这会儿,就开始生根发芽了。

    说完了生意经,杨大年杨子木就分别说着田土的收获安排。

    “目前家家户户都在忙收割,也就没喊他们上工!”自己家,免费的工不少,可憨厚的杨大年却没有上门找他们履行契约。

    “那李家那边什么个情况?”该不会,又跑去挣外水,以为自己家当真好欺负吗?

    “李家也恼火了。因先前处事不周,十里八乡的招长年,都招不着。短工也只有外村的几人来做。寨子里的人家,都没去!”杨大年想到此,看向女儿,这孩子先前那一招,可让人害怕了呢。

    “这样说来,李家也缺劳力了?”杨子千想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商机。

    “缺,缺得紧。地里麦子都还没抢收完,更谈不上栽秧子了。听说,李老爷有卖一些地的打算!”这一家一屋,还真的是经不得点波折,看看,李家,多雄厚的家底子,经土匪一打劫,运道名气就一直往下降,这会儿,连招人都招不上了。

    卖地!是了,他们卖,自己买。原来,商机在这儿。

    “爹,李家卖地,价格合适,我们就买下吧!”杨子千连忙给家人说道。这李家的田土,好好坏坏,这些年,杨大年都是看到的。明码实价的,大家都不吃亏。

    “买下?”月娘和杨大年对视一眼。这个家,果然是要成大户了吗?

    “嗯,买下,我们家人口多,多买些地,过些年,大哥二哥三哥都要成家,咱们家,得多买些地,要不然,拿什么养活这一大家子人!”杨子千郑重的交待。

    是啊是啊,瞧瞧,儿子都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唉呀,这事,不该是自己这当爹娘老子操心的吗,怎么成了四丫头先操起心了。看看,这爹娘当得,真不咋样?夫妻俩脸上就有些羞愧了。

    “妹妹,我们地洞的里那些芋子,我前两天看过,烂了不少!”看家人暂时没什么重要的事说,杨子木连忙给汇报道。

    “啊!”是了,地洞里,还藏有芋子呢。一年多没动过,没全烂光,是不是算幸运的了?杨子千拍着自己的脑门,这脑子真不好使,老是忘记一些重要的事。

    “这正是栽种季节,我和爹商量了,有多少种子,就种多少地!”这东西,实实在在的经饿,等种出来,卖种子也是可以的。救人无数,现在,家里田都不用交租子,苛捐杂税的,等卖了芋子种子拿钱去充抵也是行了。

    “嗯,对,快。快,抓紧时间种下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生根发芽,该死的马大哈啊!说起来,这事,自己也没办法。去年天干,根本没办法种,还有,自己本也不知道怎么收藏这玩意儿,能余下一些,也算是老天开眼了。

    夜里,早早吃过晚饭的一家人闲着没事。杨子林则给老爹和大哥说着妹妹又和人签契约的事。月娘则给杨子千讲着寨子里新近发生的几件新鲜事。

    隔壁的小妾,叫宋青青的,生了,可惜,还是生的女 。冯老太太的脸,比乌云还黑。私下里,人们都在说,是冯家做事太恶毒了,送子娘娘就偏不给送儿子来。

    “这次,给你罗伯伯他们放半个月假也是应该的。你不知道,隔三岔五的,你罗婶婶就要来和我聊天闲谈,虽然没明说,其实也知道,想打探点他的消息。李家寨子离河包县这么远,我也不知道你们的情况,说起来,都挺不好意思的了!”月娘听女儿说这次放了半个月的探亲假,简直举双手赞成。“娘也巴望着你们回来,你不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总想着,孩子们在外面,有没有饿着,有没有冻着,这心里啊,老是放不下!”

    “娘,你就放心吧。我们会照顾自己了。再说了,县里的吃食浆洗上还有罗婶婶呢。”杨子千连忙安慰着老娘。

    “她还好吗?”说起罗氏,月娘又开始操心了。

    “好,她现在,越长越年轻了,人也爱干净,又能干,是女儿的好帮手呢!还有二妞三妞,可不比在冯家那样了,我看啊,她总算是苦尽甘来,离了冯家那个火坑,人越活越精神了!”杨子千又把几人摆摊卖早点的事当趣事,一一说给月娘听。

    家长里短的,一家人,围坐在昏暗的油灯下,轻轻的摆谈着,甚是温馨幸福!

    这天,大清早的,杨大年就要上街,还问了女儿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不去,不想走。爹,除了买肉外,看着那老人卖山货,有多少买多少回来。还有,买一些布回来,咱们家,都该置办两身衣服了。”杨子千摇头拒绝,看着老爹的补丁衣服,连忙安排道。

    “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些年来,除了你二哥,大家都没做新衣。按说,新衣是过年时做来穿的,反正,我们家过年出没亲戚走动,现在买和过年买也一样,买吧!”月娘忙又递给杨大年一些钱。

    待杨大年从镇上采办回来时,看着自家田里,罗虎父子、王三和阿河、子林子木,都在忙活着。将肉和布匹丢给月娘,自己也下了地。

    午饭时分,杨老二家里飘出浓浓的肉香,深深的*了冯家老太太和路人甲、乙、丙、丁。

    “杨家现在发了,不逢年过节的,居然还在吃肉!”

    “肯定嘛,你想,这一年多,人家光换工都换了多少?”

    “说起,我还欠他们家几十个工呢。明天秧子栽完了,我得去做几天抵掉一些算一些!”

    “就是,我也有,我家今天下午就栽完了,明天就去上工!”

    免费的工,大家从心底在排斥着,却又不得已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