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三章 自作自受-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哈哈哈哈、、、、”几声怪笑,让杨子千浑身汗毛竖立,好家伙,清早八晨的,给遇上鬼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人一开口,就知道自己少见多怪了,哪是什么官啊,是管,无品级最大的现管。小摊小贩的谁不怕这号人?

    看看,四下里,远远的,就有人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小摊子。

    四比四的比例,不过,是三个壮汉对阵四个妇弱,小姑娘,赶紧的,跑啊!

    罗氏捞起锅里的熟了一半的饼子,忙向二妞三妞使着眼色,收拾收拾,准备撤退。

    杨子千在笑声中,眯了眯眼,奶奶的,姐今天开张大不吉,当真是没看黄历,招来这几个苍蝇。这是要收保护费还是要砸场子,又或者,动刀子。一个饼子引发一场血案,事情闹大了,却得不到好处。算了,姐不跟你一般见识,撤!

    将手上捏着几文钱揣进口袋里,手脚麻利的赶紧帮忙收拾。

    “哟嗬,脚底抹油-想溜,没那么容易!”许四身边一个离罗氏近的男子,一把抢过她手上的锅铲,怪笑道。

    这东西被抢不要紧,一个锅铲四姑娘还买得起。罗氏不敢去要,又连忙收拾其他的。

    “看来,你们是不知道爷的规矩,毛子,给她们说说!”许四奸笑,不来拜会爷,看爷怎么收拾你们,几个女人孩子,要是长得好看点,或者女孩再大上一点,收了回家当第十八房小妾也是你们福气了。

    “听清了”被唤作毛了的男子清了清喉咙,大声说道:“凡在码头长期做生意的人,每个月五十文,临时摆摊设点的,每天十文钱。”“拿来吧!”说完,一双大手就伸到杨子千面前。

    这些个钱,在许四的眼里,根本就不算钱,可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许四爷的也不是一天就起来了的。大大小小的生意人都得交费,这样说来,杨子千懂了,这码头就是许四的提款机。

    姐好不容易才开张卖了几个饼,收到手上的钱,还没捂热乎,强盗遇到了拐子手,连本带利的,一句话,伸一只手过来就想拿走,岂不是美死你们了!

    茫然的看着这个叫毛子的人,假装不懂。

    “爷叫你拿来,知道不,听得懂人话不?”手都伸酸了,伸软了,面前的女孩居然一动不动。这是个哑巴,不对呀,刚才明明还听她招呼要多少钱一个饼来着。

    有意思,居然有敢不拿钱消灾,还这么淡定,都说无知者无畏,看来,许四爷的威名有缓减的趋势了。

    看罗氏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杨子千朝她们点点头。二妞三妞就把一些盆子面食之类的往棚子那边端。杨子林昨天连夜做的条桌有点重,罗氏就去搬。

    “罗婶婶,我来搬吧!”罗婶虽然是成人,奈何是小脚,搬得起,走不动。杨子千连忙上前接过桌子。

    同时,两只大手也给按在了桌子上了。

    “想走?你以为这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张桌子而已,犯得着两个大男人来拦截吗?杨子千懊恼极了,都说盗亦有盗,不想,无赖却没有道,真不是一个男人。

    “几位,你们说要给你钱才能摆摊是吧?”杨子千深吸呼一口气,惹不起,躲也不让躲,这还有天理吗?尽量让语气显得平和一点,问道。

    “那是必须的!”三人异口同声!

    “好,先前,是小女子不懂规矩,在这儿摆了一会儿摊,现如今,你说了,我交不起这个钱,就不摆摊了行吗?你们为何还要咄咄逼人,非要我拿钱呢?”讲理,自己其实是最不在行的,一说理就容易激动,一激动,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咳,就流眼泪。往往理还没说清,自己先急哭了!

    “没钱,没钱就别出来丢人现眼!”许四火了,这丫头,胆子倒大,敢给他说理!

    “我也不想出来丢人现眼的,可是,这拼我的双手挣的钱,总比抢来得正道吧!”丫的,你一个无赖敲诈勒索还有面子了,姐起早贪黑卖个饼却是丢人现眼,这都什么逻辑?

    哟,遇上个刺猬了,一个钉子一个眼的敢还嘴,许四眼睛四下里看了看,见好些人远远的在观看。今儿个,老虎不发威,还以为自己是病猫了!得给她点颜色,要不然,自己都不用在码头混了。

    “把今天的费用交了,立即消失在码头上!”许四下着最后的通碟。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杨子千很想硬着脖子迎上去的,但是,无赖最不讲理,惹急了要真给自己一刀,这小脑袋岂不是搬了家?不行,自己这条命,再降价处理,也不止只值十文钱。

    “不在码头上摆摊,就不用交钱了,是吗?”杨子千看二妞三妞都走远了,罗氏也将和面团的盆子之类的拿起了,暂时不能搬桌子,咱先把昨天买的这口小锅给端回去。哟,这锅里的油,还烫得慌!

    “除了这个码头,任你在哪儿摆摊,老子也不管,今天,占了地盘,就得交费!”这都是哪来的野蛮女子,说了半天油盐不进,这东西眼看都收拾得差不多了,还真打算就这样了结此事了?

    一个眼神,毛子就上前抢锅。正打算丢手的杨子千,索性,就放手了,你要是吧,这烫手的锅,要就给你,还顺势推了一下。

    就这么一推,毛子站立不稳,再加上感觉到手上烫得*辣的疼,人往后仰,双手一松,“咣”一声,锅掉在了许四的面前,锅里的油全都泼在了许四脚上。

    “哎哟!”许四一*坐在地上,抱着双脚,杀猪般的嚎叫。

    “哎呀,天啊,你们俩有什么仇,要用这沸腾的油去烫他的脚;还有,你赔我的油!”杨子千一看锅儿掉地上,就在心里祈祷着快快现报应,果然,菩萨就在上方,报应来得又快又准。

    喜得她就差点跳起来了,不过,这会儿,还真跳起来,祸水东引,一边还卖萌让赔油。丫的,坏事做多了,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让你抢姐的油锅,抢啊,现在爽歪歪了,脚被烫熟了吧,自作自受,活该!

    “四爷,四爷,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想要烫你,是那臭丫头,是那口锅、、、”毛子和刚才拦着桌子的两人都跑了过来,扶着许四。毛子害怕得连忙解释,越说越说不清楚。

    “啪”的一声,虽然是坐在地上,毛子刚靠上前,许四一巴掌重重的打了过去“毛子,你个王八蛋,你要烫死老子啊!”这会儿听了杨子千的话,更是恨不得当场宰了那个*。

    “四爷,毛子也不是有意的,快,我们去医馆吧!”几人七手八脚的,将许四扯了胳膊扳了腿,抬了就往城里医馆跑。许四的嗷嗷惨叫声越来越远,终于消失在了码头上。

    “姑娘,你惹了许四,还是快些跑吧,小心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路边,有看这会儿连忙上前好心提醒道。

    “就是,快别在这儿卖了,这码头你都别来了!”有人连连点头,劝告道

    “嗯,我不在这儿摆了,但是,我没惹他啊,是他自己的人报复他,我还要找他们赔油呢。”杨子千忍着心里的笑,懵懂的说。

    “唉,这孩子,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旁人见劝不听,摇头叹息!

    “丫头,你没事吧!”杨大年听得二妞三妞回屋说有人欺负四姑娘,在摊子前*,三两下跳下棚子,捏了一把砍刀就飞快跑过来了,他身后是了拿木棍、棒子、石头、菜刀的杨子林、罗虎、王三和郑和尚。黄顺子和几个兄弟一听有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许四,往日可能还有些怕,这会儿,人多,壮胆,也操了家伙跟了过来。

    “爹,没事,狼跑了!”杨子千看着身后的众人,眼圈都红了,却又破泣而笑。怕什么,姐身后,站着这么多护花使者,奶奶的,真打起来了,四个人,还不够他们的一盘菜!

    哟,这是谁家,还有不怕许四的?看热闹的人又好奇不已,不过,把许四比喻成狼,倒是最恰当不过。无声笑笑,这世道,就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看看,人多力量大,许四当真要为难这姑娘,到最后,还不知道谁强过了谁!

    “妹妹,咱不卖这饼了!”杨子林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做加工厂,什么都是妹妹在操心,这会儿,妹妹想卖点饼暂时应应急,却要被坏人欺负。

    “卖,怎么不卖,不在这个位置卖就是了!”杨子千吸了口气,擦了擦激动的泪花,朝着路人大喊道:“又香又脆的武大郎烧饼,杨家棚子门口有卖,只要两文钱,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

    “这丫头!”杨大年鼻头也是泛酸。连忙捡了地上的锅,罗虎等人搬了桌子,收拾一下就把摊位移到了才搭建起的棚子面前。

    杨子千回转身,朝自己家门口走来,在家门口卖,许四那个*总不至于再来收保护费了吧。当然,这会儿,他的脚,估计都可以加点孜然当烧蹄花了!最好,让他在床上躺上一年。

    小小杨子千坚毅的身后,跟着长长的一群人,有真正想买饼的,有来看稀罕的,什么时候,码头上,冒出了一个杨家棚子?还有,这杨家人,是什么来头,居然不怕许四?

    其实,怕,也不抵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听黄顺子说了那许四是什么货色,要说真正只在码头摆摊设点,可能还真的躲着点这号人。但,这会儿,杨家是自己买了地,在自家地盘上经营,要*,除了没关系外,人有的是,谁怕谁!

    杨家的武大郎烧饼好吃!杨家的棚子搭得好快!杨家,听说在搞什么木材加工;一道道小道小消息,从这个棚子面前衍生散布开来。

    不到半个月,杨家伴随着杨子千折腾的饼,在河包县码头,已小有名气!

    杨子林顺利的交付了六个书柜出去。书生是来料加工,收了他二十四两银子。按黄顺子说,他们现在在码头,一天最好时也就挣二十文。于是,将几个人的工钱结算了。

    既管饭,还能拿高工钱,邱柱子几人,喜出望外!

    “顺子,以后,有什么活,都把哥几个叫上!”临走时,拍了拍顺子的肩膀,在他们的眼中,顺子就是小包工头了。

    “好!”顺子也高兴。看得出,四姑娘,是一个心善的主家。经老表介绍,自己就要留下来帮工了。真好,不用去和外面兄弟们抢活,更不用日晒雨淋看雇主脸色赔笑脸!

    晚饭时分,大家坐在棚子里,吃着晚饭,闲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都在说,买了两亩地,搭棚子才用了上一点,这空了,不如多搭几个棚子。

    “丫头,目前就只搭了这几个棚子起来,余下的地,咱们就只能空着了!”杨大年是庄稼人,想着这沙地乱石滩的,又不能种菜种粮,空着就心疼。

    “没关系,爹,能搭这几个棚子已经不错了,暂时先用上。”杨子千盘算着,还得先把工开起来,才能财源滚滚来。这烧饼,每天卖的钱,刚好够当天的生活开支。但原材料也快没有了,要不,让爹回家去一趟!

    “爹,我看,要不你就先回家,这边目前没什么大事了。你回家和大哥管好家里。对了,让阿河来这边帮忙,还有,春上来临,让夫子和三哥来县里,准备上学堂吧。!”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杨子森今年都12了,可不能再耽误了,要不然,得搞得和范进一样,中个举胡子都花白了。

    “也好!”杨大年想着,丫头什么事都操心完了,自己在这儿,除了下点苦力,也搭不上手。还不如回家,看好自己的那几块田的庄稼。

    “四姑娘,让你爹一个人走,怕路上遇到狼,不如,我跟着走一趟,顺便,也把梅子给带回来。”王三听说杨大年明天要回李家寨子,想着老表在杨家帮工,生活上也就不担忧了,干脆,把女儿还给他吧,也能照顾一下五娘和那几个小的。

    “行,王三叔陪爹回去,路上有个伴。来的路上,也能照应着夫子他们。”这文弱书生和孩子,看面相都没有庄稼汉子有安全感。

    “杨家家俱行大量收购木材!”新建的棚子边,竖起一张木板做的广告牌,如此上书道!

    更搞笑的是:广告牌上,分别画上了大碗、盆子、陶钵,明码标价,碗口大的二十文一根;盆子般大的五十文一根,陶钵一样的值八十文!

    “那树,砍了,过几年就又长起了”

    “就是,树子也能卖钱了?”

    “我那地里还有几棵陶钵一样大的,哟,要不,哪天砍来卖了,能值钱了,要被人偷了咋办?”

    看了贴的告示,人们就议论纷纷,都打着各自的算盘。

    “妹妹,这树堆这么多了,我们做都做不赢了!”看着络绎不绝抬树进来的人,杨子林先是无米之炊,这会儿,却又泛监成灾,怎么都是一个愁字!

    “二哥,像你那样,什么都亲力亲为肯定做不赢,我也没打算要你一个人做!”这二哥,什么都好,就是心眼不够用。

    当下,杨子千拉着他,在棚子的角落里,兄妹俩蹲在地上,写写画画,说的说得口水唾沫满天飞,听的听得点头脸红青筋跳。

    “妹妹,你这主意太好了!明天阿河和王三叔就该回来了。我去理个头绪出来,明天就可以开工。”杨子林猛的起身,拍手大叫。

    杨子千也站了起来,微笑,开玩笑,你妹妹我,是从现代流水线上出来的人!

    “顺子叔和王三叔,负责拉锯开料;罗伯伯负责下料;郑叔叔,你负责打孔钻洞;阿河,你要做的就是削木螺丝和木角码!”杨子林将众人招到一起,分工安排“还差一个人推面,上哪儿去找?要是爹没回家就好了!”

    “要不,找邱柱子吧,他做事不错的!”听说差一个人,黄顺子立马推荐了昔日的患难兄弟。

    “行,看他来不来!”杨子林记得那也是一个踏实肯干的人。

    邱柱子没想到,自己在码头下了十多年苦力,有一天,会做技术活----木工。

    其实,罗虎几人,也是一直忐忑不安的。这木工活,自己可重来没做过,拉大锯,都是一个问题。经过杨子林一一教导,不到两天的功夫,就做得顺风顺水了。

    杨子林这个技术总监,只做过经过脉的重要地方,还有就是画组装图,木板标号之类的。

    “唉,我说,你们,总得找点事给我做吧!”看众人都忙得热火朝天的,夫子这两天,耍得浑身不自在,自己带来的那几本书,都被翻烂了,杨子森被杨子千送出去的五两银子卖进了学堂关起了,只能晚上回来,不懂的地方他再给讲解讲解就行了。白天无聊的日子,他过得很是无趣。

    哟,这人,还是一个闲不住的主。

    杨子千看着夫子气鼓鼓的样子,很是好笑。人人避活儿都避不赢,他倒好,上赶着没事找事做。

    还别说,真有一事,他做正合适,可,到底是夫子,是请来教育小三子的,让他做这事,合适吗?

    “夫子,你真要做事?”杨子千不太确定,试探着问道。

    “老夫在你们杨家,本就是一个吃闲饭的,这会儿,子森上学堂了,更显得我一无用处了!”夫子叹息道,读书人心比天高,平生最怕英雄无用处。

    “夫子,事倒是有,就是,”杨子千犹豫着,真要让他做?

    “我能做什么事?”夫子一听有事可做,兴致很高。

    “那个,夫子”杨子千想着,是你上赶着找事做的,可不是我安排给你的啊:“夫子,你看,这来来往往送树木来的人,还有,我二哥这边做好了,准备卖出去的货,这些,得找一个人做登记,我看着,这一群人里,就你,最合适!”管你做不做,先给你戴一个高帽子。

    “行啊,你真安排挑啊抬的给我,恐怕还做不了,这事简单!”夫子一口应承下来,自己总算不是吃闲饭的人了!

    当杨子千将入库出库统计登记表交到夫子手上时,他感觉,自己怎么像账房先生了呢。想着,去年的某一个时侯,他在心里就想过,若这姑娘经商,自己还可以给她做个账房先生,这会儿,不就来了吗?哟,读书人,读到我这份上,真是丢脸丢到孔子家了!

    但,又是自己主动找的,应承下来的事,不干,也得干。

    看着捏着两张表在那儿慢慢研究的夫子,杨子千在心里偷笑,夫子,不好意思,人手少,让就你暂时当一个库管吧!

    真正应了那句话,杨家养的人,个个都不是吃闲饭的。连带着,梅子,都被喊来帮忙做饼了。这武大郎烧饼,搬到棚子门口摆摊,每天的生意依旧好得很。烧饼维持这个加工厂的日常开支是完全没问题的。

    问题是,现在,家俱做出来了,得找销路啊!再不卖点出去,原材料堆积如山不说,再也没钱买原材料了。没挣钱事小,失信益事大。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亏本,也得打出杨家的招牌!

    这会儿,没有现代的通讯工具,没办法打骚扰电话广撒网重点培养;也没有电视打广告。怎样才能让人人知道杨家家俱的好呢?

    杨家棚子门前,矗立着书柜和衣柜,这是最原始的守株待兔方法。希望这口岸,能吸引来几个人的目光,最好把零售分包商招来洽谈生意。

    说起分包商,杨子千想到了第一次卖家俱时,迎祥街就有一家人曾经买过。

    对,明天,去摸一摸这个市场的底!

    上次,阿河是一起去送过货的,这会儿大家都忙,独有阿河比较闲。

    “阿河,你能找到上次迎祥街买家俱那家人对吧?”杨子千上前,问着埋头做事的阿河。

    点头,阿河放下手中的工具,疑惑的看着杨子千。

    “你带我去一趟那里”下家不来,自己主动找上门去。杨子千拿出现代厚脸皮的勇气,果断的带着阿河出了门。

    经过无家巷时,看着那些蹲在墙角静等买主的人,杨子千心又莫名的心酸了一回。想着身后的阿河的经历,忍不住回头看他。结果,这人,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面无表情,一直往前走,这会儿,还差点撞上了停下了脚步的她。

    啧啧,这人,是个无心的。不记仇,不怒不喜!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像自己一样天天愁这样,愁那样,焦虑过度,容颜易老!

    这样边想边走,猛得被阿河拉住了。

    茫然回首,阿河指着街边的一家铺子,朝她点头!

    噢,是这家。

    “姑娘,买什么家俱?”老板最近比较闲,也比较愁。自从年前卖出一个书柜和衣柜后,隔三岔五的,就有人上门打听,那两样家俱有没有新到货。

    谁知道啊,亲自去码头看过几次徐家棚子根本就没再卖过家俱。就像凭空冒出来一般,又凭空消失了。

    “我随便看看,看你这儿有没有好看适用又方便长途运送的家俱!”杨子千是这样为杨家家俱定性的。当看到没有那两样东西时,心里就亮堂了。

    唉,又来一个!

    老板很失望,有钱,就摆在你面前,可惜,就是伸手够不到。他现在都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卖那两样东西,找一个技术好的木匠,仿制几个出来也是好的啊!

    “姑娘的要求倒很多,可是,像你说的这样的家俱,怕是不存在的吧!”生意人,全靠嘴上的两块皮,只要是自己认定好的,就是坏的也能说成好的。

    “怎么不存在了,记得早几个月,还看你这铺子上有那么两样呢,莫不是,你贵人多忘事!”杨子千也难得给他磨嘴皮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姑娘怎么知道的?”老板心里咯噔一下,惊讶的问道。

    “因为,那两样东西,正是出自我二哥的手!”杨子千看着老板的眼睛,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什么?”老板眼睛瞬间变得又大又亮,看着杨子千,仿佛看到了一口鲜美的肉。

    阿河听得惊叫,再看老板瞪得如牛般大的眼,他悄无声息走过去,直接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小哥是?”老板看着阿河,莫不是,这位就是财神爷?真正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太眼拙了!

    “阿河,你在一旁站着就好!”杨子千扯了一下阿河的衣角,示意他别挡了自己的财路。

    噢,不是小姑娘口中的二哥。

    “姑娘,那请问你家兄长在何处?”既然知道财神爷现世,赶紧的去烧香拜佛啊,还愣在这儿干什么?

    “我哥在做家俱呢!”吊足了你的胃口,看你还能不能稳住。

    “你家在那儿,我这就去拜访拜访你二哥!”生意也不用做了,转身就招呼家人,他要出去一趟。跟着杨子千,就恨小姑娘走路太慢。

    码头,熟悉的地方,难道,这家人,又在徐记开卖了?

    ------题外话------

    打瞌睡了,先上传这些,晚些时候再补够一万!亲们,周末愉快!